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2章 黄帝内经
    “海先生放心,在下一定会把此物送到唐手流。”

    张横慎重地接过木盒。不过,神情却是陡地一滞。

    木盒入手极沉,竟然让张横托着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往下沉了少许。这已是让张横心中大为诧异。

    要知道,以张横身体经过蛮神之力改造过的情况,双手就算是托着千金之物,也不会有丝毫动摇。那么,这只木盒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

    张横好奇心大盛。甚至有打开木盒,看一看里面为何物的冲动。

    不过,木盒上面虽然没有锁,但它隐隐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波动。显然木盒上有某种厉害的禁制,是为了防止别人偷窥的。

    张横自然不会那样做,也就只是心中想想而以。

    见张横收好了木盒,李海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只是,刚想说话,他又猛烈的咳嗽起来,而且这回咳出的血更多,甚至有些难以抑止。

    张横有些不忍,伸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下,李海这才止住了咳嗽,向张横望来了感激的目光。

    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再次起身来到了保险箱那边,探手从上面一格取出了另一个木盒。

    这只木盒只有巴掌大小,上面也有花纹,古朴而重拙,似是很久以前的古物。

    李海这回并没有迟疑,打开了木盒,从里面拿出了一卷看起来象羊皮卷的物品:“张先生,此是黄帝内经,是早年老朽去东方,偶然在一古迹中发现。老朽的医道,全是学自此卷。”

    “黄帝内经?”

    张横心头剧震。他自然知道,这可是医道中一卷极其闻名的医典。

    这世上流传的黄帝内经有好几个版本,但是,那都是俗世之人所研习的医术。与真正的玄门医道,有着天壤之别。

    只是,张横做梦也没想到,这传说中的黄帝内经,竟然就在李海手中。

    “张先生,我看你也是懂得医道。而且在医道上的造诣,不在老朽之下。”

    李海的目光中浮起了一抹异彩:“所以,老朽就把此卷赠于张先生,算是先生为我送那物之酬劳,也算是把黄帝内经这本上古奇书,物归原主。”

    “多谢海先生。”

    张横那会客气,向李海恭敬地行了一礼,接过了黄帝内经的木盒。

    他能明白李海的意思,黄帝内经本是华夏老祖宗传下来的,他一个韩岛人占有此物,确实是不妥。如今交给张横,也算是真正的物归原主。

    “对了,小宇。”

    李海欣然点头,这次却是转向了徐宇翔:“小宇,这些东西是师父这么多年来的积累。本是为你的修练提供资源做的准备。只是,师父如今不能再陪伴你,这些物品,就提前交由你,望小宇好之为之。”

    “啊,师父!”

    徐宇翔浑身大震,惊呼出声。他被师父要送自己如此一大笔财富给惊呆了。

    “小宇!”

    李海的神情一肃,话声也变得语重心长起来:“别看这里有这么多金子和珍宝。但要让小宇维持到师父我如今的境界,却还远远不够。所以,小宇谨记,不要被俗世中那些阿堵之物迷了心神,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你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

    “是,小宇记住了。”

    徐宇翔心头一颤,他已然明白,这是师父最后的教诲了。眼中的热泪,更是不由滚滚而落。,抱着李海的一只手,呜咽着语不成声。

    “小宇!”

    李海亲昵地爱抚着徐宇翔的小脑袋,微微叹息。他已把要交待的事,全部都交待完毕,心中一片坦然,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意:“你应该为师父高兴,师父承受了这数十年的煎熬,今天总算可以脱离苦海了。”

    “师父!”

    徐宇翔呜呜痛哭,却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只会一个劲地道:“师父,小宇不能没有你,小宇不能没有你……”

    “唉!”

    望着山洞中师徒两人这副情形,张横和张磊互望一眼,心中都感觉不是滋味。

    尤其是张横,更是暗暗叹息,自己这一次拜访,却是造成如今这后果的根源所在。

    如果自己不来,李海没有找到可以托付之人,还会坚持着承受煎熬,撑上几年。

    但是,明白了自己乃是一位凝聚了浩然正气的玄门修者,为了逼迫自己答应他最后的心愿,他不惜自行散去功力,让旧疾发作,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只是为了把木盒中的物品,送回唐手流。

    这足见他的决心。

    心中想着这些,张横的目光不禁又落在了手中的那只长盒上:这里面到底会是什么?以至于李海他需要用生命来维护?

    张横对李海交给自己的木盒,越来越感好奇了。

    “好了,老朽时间不多了。”

    过了一会,李海的气息也越见微弱,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已是弥留之际。但他却仍是强撑着,端坐石床上,向张横以及徐宇翔和张磊挥了挥手:“小宇,张先生,还有这位小朋友,你们去吧,老朽也不想你们看到老朽等会的惨状。”

    说着,目光望向了洞口:“这山洞是老朽早年选定的埋骨之地,在洞口有一机关,现在已然启动。只要你们出去时,按一下左边通道的一个突起,石洞就会被封闭,永远无法打开。”

    “师父!”

    徐宇翔这个时候,已是哭成了泪人,死死地抱着李海,怎么也不肯离开。

    李海无奈地叹气,目光求助地望向了张横。

    张横自然明白他的心意,老头子是不愿几人看到他临死的惨样。心中暗叹一声,一指点在了徐宇翔的后脑勺,点了他的睡穴。

    这才同张磊一起,再次恭敬地向李海行了一礼,替徐宇翔收拾了保险箱里的全部财物,向洞口走去。

    “张先生!”

    那知,这时李海突然又叫住了张横:“老朽倒是忘了一事,此乃诸神复活那个组织交予我的一件物品,据他们所说,称为神图。先前教堂中的那些玩意,就是全由此物弄出来的,只要输入真元就行。”

    说着,他指了指一直放在他膝前石床上的那块雕刻了图案的石板:“此物现在就交给张先生,我看张先生似乎于诸神复活他们有些怨隙,也许它能让你更了解对方。”

    “多谢海先生了。”

    张横很感激。他也不客气,拿起了那块石板。

    对于这块石板,张横其实进来的时候,就已注意到了。当时,它正散发着淡淡的异芒,并且,所散发的气息,与教堂中所感受到的非常类似。

    因此,张横从一开始就怀疑,此物乃是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东西。

    现在,得到证实,又拿到了这玩意,张横的心中确实是有些兴奋,这还是他第一次获得诸神复活这个组织制造出来的道具。

    终于要离开了,张横满怀的感慨。不过,李海这位奇人之死,即将成为事实,张横却也是无可奈何。

    走到洞口,果然在通道中发现了石壁上的一个突起。按照李海的遗愿,张横慎重地把手按了上去。

    轰隆隆!

    一阵沉闷的声响传来,洞口缓缓地放下了一块类似千斤闸的巨大石块,眨眼间便把整个山洞堵了个严严实实。正如李海所说,从此后再也没有人能打开这里。

    点醒了徐宇翔,张横和张磊再次恭敬地朝着石壁行了一礼,准备离开。

    醒过来的徐宇翔呜呜痛哭,跪在地上,朝着山洞叩了三个响头,嘴里喃喃地念道着什么,还带着稚气的脸上,却是闪起了一抹绝然。

    这个还只有十三岁的小大人,经历了师父之死,他象是一夜间突然长大了,变得稳重了许多。

    “这小家伙果然是根难得的好苗子。”

    望着徐宇翔不知不觉间发生的变化,张横也暗自点头:“李海的确是收了个好徒弟。”

    从棚户区出来,一路三人变得无比的沉默。大家都在为奇人李海的离世哀伤。

    回到维纳斯大酒店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张横的心情却难以名状,既为李海之死而感到可惜,也为自己得到上古黄帝内经这本医道奇书而兴奋。

    进入自己的房间,今天小丫头并没有来打扰,好象隔壁房间十分安静,没有任何的声响传出来。

    张横松了口气,自己今天晚上却是可以安心研究黄帝内经和那块石板神图了。

    心中想着,他已盘膝坐到了沙发上,手一翻,先把那块被称为神图的石板拿了出来。

    这东西的确就是石板,是白玉石切成尺许长短,两三寸厚薄做成的原胚,再在上面镂刻了复杂的图案和符纹。

    张横曾与两老怪进入过维纳斯大酒店最上面六层,偷窥了那里的情形。在诸神国度的空间里,他也大概地窥视到了那里布置的阵势。

    手中的这块石板,比起那里的阵图,当然只能是小儿科。但从这最简单的神图入手,却也能提供给张横最原始的资料。

    张横的真实之眼早就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面前的这块石板。渐渐的,他的眼瞳里,呈现出了一幕无比诡异的影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