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3章 神魂经络
    嗤啦!

    一阵轻微的异响响起,石板上的雕刻如同是活了过来,每一个符纹曲扭摆舞着,诡异地蠕动。

    与此同时,石板陡地发射出了朦朦的光芒,无数金色的星点,飘扬飞舞,在空中凝成了奇异的影像。

    “原来是这样!”

    望着眼前的情形,张横心中恍然。此刻的现象,与当时在神主教堂内感受到的完全一样。

    不仅如此,张横也敏锐地觉察到,石板其中的一些符纹上,被穿透了无数的细孔,一缕若有若无的香料味,从那些细孔中散逸出来。

    “香料的来源就在此处了。”

    张横眼眸骤亮,到此为止,他已完全弄明白了,神主教堂内所谓的大撒满的内幕。

    而且,通过对这块石板的细细洞察和研究,张横也基本了解了诸神复活这个组织,所制造的道具的特性。

    事实上,他们的道具与张横所制作的风水道具,有着类似的相同之处,都是利用奇异的符纹或符篆,架构成阵图,从而发挥出其力量。

    不同的地方在于,彼此所用的能量方式不一样。张横所用的是真元,对方却是所谓的神的力量。

    “看来,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玄门的基本原理应该是相通的。”

    张横的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终于第一次认识到了这个道理。也是第一次揭开了东西方玄门神秘的面纱。

    收起那块石板,张横小心翼翼地把装有黄帝内经的木盒拿了出来,从木盒里拿出了那卷羊皮卷。

    事实上,这并不是羊皮卷,而是上古某种兽类的兽皮。经历了这么多年,兽皮依然保持着它原先的模样,不但没有丝毫破损,而且上面的字迹也如新写的那般,似乎还可以闻到淡淡的墨香。

    张横知道,这应该就是这张兽皮的特殊效果,极有可能它能防水,防火以及防虫等非常奇特的作用,这才能让这卷黄帝内经,保留到如今。

    小心翼翼地把兽皮卷摊开,立刻看到它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张横的眼瞳却是微微一缩,他已然被兽皮卷中央的一幅奇异图像给吸引了注意力。

    图像中画的是两个正反朝向的人形,上面曲曲折折地画满了各种线条。线条上还有一个个黑点,相互串连,形成了如同是山川河流般的脉络。

    不用看图像下面的注释,张横当然

    知道,这两个人体上所绘的是人体经脉和穴位图。

    这自然不算稀奇,让张横心头大震的是:在这两个正反人形的图案中,他们的头顶虚浮着两个小人儿。

    从图像所要表达的意思来看,这应该是玄门之人修成了实体神魂后的情形。

    最让张横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虚线刻画的小人儿,正面和背后的身体上,竟然也被勾勒出了一条条虚线,并在几个重要的位置,描上了黑点。

    “神魂经络穴位图!老天,这难道就是玄门千古流传的黄帝内经,所记载的精髓之处吗?”

    张横忍不住要跳起来,整个人都有种亢奋的感觉。

    对于任何玄门修者来说,神魂都是最神秘的存在。即使是象七怪那样的尊者,也不敢轻易触及神魂这一领域。

    因为,一旦神魂受创,那就会是魂消魄散的下场。谁也不敢随便拿它开玩笑。

    然而,在无数强者眼里,最神秘莫测的神魂,却在黄帝内经这本上古医道奇书上,早就记载了神魂真正的奥秘。

    神魂自然不同人体,它身上的经络也完全与**上的经脉不同。如果自己可以参透神魂经络的秘密,那岂不是说,自己就能打开触及神魂神秘殿堂的大门吗?

    一念及此,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心中的激动,已是无以复加。李海这回是真的送了自己一件无价至宝。

    而黄帝内经也不愧是天下医道的老祖宗,已是揭示了人类最神秘的神魂之奥妙。

    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自压抑住自己激荡的心情,张横细细地看起了黄帝内经。

    除了中央的那两幅奇异画像外,四周全部都是对图像各个部位以及各条经络脉理和穴位的解释文字。

    虽然这些文字都是上古的古文,不过,因为张横在古苗十万大山历险时,曾在那地下心冢中,得到过奇遇,所以,这些文字,张横自然而然地都认识了。

    想来,李海这些年手中握有如此神奇的天下医道圣典,却无法治愈他的伤势,只能用七星针这样凶险的方法暂时压制。极有可能,他就是无法识得这卷兽皮卷上的字,因此,光靠对两幅图像所画的画面理解,他所能领悟的也就有限了。

    这也就是说,黄帝内经落在李海手中,其实作用并不大,他是空怀宝藏而不得入门之法。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他才会把这卷兽皮卷,在最后临死之前,送给张横,算是还了张横一个人情。

    黄帝内经的内容无比的深奥,张横还只看了一小半,天色已渐渐的亮了起来。

    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似乎完全不同了。

    虽然只是看了一小半,但黄帝内经中许多神妙的论述,让张横获益非浅,原本还浑沌不解的无数疑问,陡地就豁然贯通。

    甚至连昨天晚上,因为功德光环**,受到的神魂元气大损,此刻也有所增补。

    “黄帝内经,果然不愧是古今天下第一医道圣典!”

    张横心中感叹,已是小心翼翼地把兽皮卷重新放入木盒,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

    看看时间也已不早,张横打开了门,准备出去。他自然没忘了,今天是自己让吴勇所约的那条特殊旅游线路被凯撒公司审核通过,今早就可以起程。

    因此,他要早点赶往凯撒公司的旅游展览厅,与还没有见过面的四位同伴汇合,开始这次特殊的旅程。

    刚打开门,旁边谢芳紫的门也突然开了开来,探出了谢芳紫可爱的小脑袋。

    “嘻嘻,张大哥早。”

    谢芳紫向张横打招呼道。

    “小芳也早。”

    张横下意识地望向了她。不过,一望之下,却是不由一怔:“小芳,今天你也要上山野游 吗?”

    今天的谢芳紫,换上了整套的登山设备,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

    张横还是第一次看她穿这副行头,确实是很新鲜,心中也有些狐疑:小丫头怎么与自己同一天上山旅游呢?

    “嘻嘻,张大哥你不也是要去登山吗?”

    谢芳紫望望张横,俏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为了今天的特殊旅游,吴勇为张横准备了全套的登山用品。张横也不能辜负了吴勇的好意,更不能让自己在其他登山者面前,显得特别的出格,所以也就在今天出门前,带上了这些用具,背上还背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看起来也确实象个野外登山者了。

    “哈哈,小丫头,吃过早饭没?”

    张横换了个话题,他可不想与谢芳紫在旅游的事上多扯皮。

    “还没吃了,嘻嘻,张大哥一定也没吃过吧!”

    谢芳紫笑得更开心了:“这回我请你吃。”

    说着,谢芳紫也不待张横反应,上前就挽住了张横的一条胳膊,很亲热地象电梯走去。

    旁边几个房门的门也都打了开来,正是赵子强以及阿娇阿蛮等人,他们今天自然要随张横一起行动。看到张横和谢芳紫这副亲热的模样,一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张横心中暗叫惭愧,也幸亏两位老怪不在。否则,真不知道他们又会怎么个反应?

    在唐嫂中国菜吃了早饭,时间已是八点。吴勇也早就派了辆车,随时听候张横的召唤。

    张横也不客气,乘坐吴勇特别安排的专车,赶往了凯撒公司的旅游展览厅。

    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到了目的地。那里也是一座大厦,凯撒公司的旅游专柜就整整包了最下面的一层。

    吴勇和卡勒扎巴等人,早已等候在了那里。他们提前来此,为张横办好了一切的手续,只等待张横加入刚组织的旅游团,一起上山了。

    “谢吴总。”

    张横见吴勇安排得如此周到,心中也是感动。

    “哈哈,张少客气,能为您服务,也是我吴勇的荣幸。”

    说着,吴勇指了指一边的待客区:“张少,你们临时组织的几位队员,都已到达,就等您一起汇合出发了。”

    “是吗?那真是对不起了,让他们久等了。”

    张横老脸一红,他今天吃早饭确实是时间长了点,主要是被小丫头拖累的。谁让小丫头吃个早饭象绣花,细嚼慢咽的,竟然能吃一个小时。

    “没事,张少,时间其实还早,大家因为都是不认识,所以他们才提前过来了。”

    吴勇解释着,已领着张横向待客区走去。

    此时,谢芳紫也不知溜到哪儿去了,已不见了人影。

    不过,当张横和吴勇推开他们那个旅游团专门的待客室,张横看清屋里的人,神情骤然大变:“是你,还有你,神啊!”

    张横整个人呆在了当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