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4章 难道是她
    张横确实是被屋里的几个人惊呆了,因为参加他那条特殊旅游线路的另外几人,他几乎都认识。

    屋里一共是四人,全是青一色的女孩子,年纪都在二十多岁的模样。站在门口笑盈盈的少女,正是刚才与张横一起来的谢芳紫。他一看到张横,顿时俏脸上露出了得色的笑意:“嘻嘻,张大哥,我可比你早一步哦!”

    说着,再次上前,亲热地挽住了张横的胳膊,把他拉入了屋里。

    “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坐在沙发中的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站了起来,向张横伸出了手,目光却是灼灼地凝注着张横,眼神中掩不住有几分戏谑。

    张横却是暗叫一声苦也,这洋妞除了血弥撒西瓦娜外,又会是什么人?

    张横却不得不伸出手去,与她握了握:“西瓦娜小姐好,您不是刚从欧洲其他地方回来吗?怎么又参加我们这个特殊线路旅游团了呢?”

    “哈哈,因为张先生你参加了啊!”

    西瓦娜毫不回避,直接就说了出来:“张先生参加的旅游线路,我西瓦娜那能错过,那肯定特别的有意思。”

    “呃!”

    张横这回是真的无语了。原来这警察妞,果然是为了自己而来。 “咯咯,张先生!好久不见,想不到我们竟然在爱尔凯伦岛相见了。”

    这个时候,坐在另一边的一个女子起身道。

    女子也是个洋妞,一头白金色的长发,身材修长,虽然也同其他人一样,穿着专业的登山装,下面是一条牛仔裤,整个人却透着一股逼人的英气。

    她那对碧蓝色如宝石般的美眸,悠悠地望着张横,眼神中流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

    “艾尔莎白小姐!”

    张横苦笑:“确实是很久不见你了,我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

    艾尔莎白,号称巫妖女皇,当日曾是欧美磨术团的领队,来到华夏的江南省交流。

    张横与她之间,发生了许多事,从最初的敌对,最后因为在禹王崖海底,被冯慧敏带来的冯家一位强者暗算,两人终于共同携手,反击冯慧敏和那位高人。最终张横获得镇海印,而艾尔莎白也顺利地完成了她的任务,并平安脱离禹王崖沉入海底的险境。

    经此贡同历险,两人之间也可以说是结下了一份深厚的交情。虽然这两年,因为彼此的所属不同,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但偶尔也会彼此联系。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艾尔莎白这次竟然会到此地来,还加入了自己组织的特殊旅游线路。

    “几年不见,你还好吧?”

    艾尔莎白美丽的眼睛凝注着张横,伸出了她的一只纤纤素手。

    “嗯,我还可以,你呢?”

    张横与她握了握,两人目光对视,从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对方的那份惊喜。

    两年不见,双方确实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艾尔莎白的修为,也竟然突破四品,与张横又处于同一个层次。显然,在这两年里,她也是有了奇遇。

    张横对艾尔莎白的变化,充满了好奇。不过,现在却也不是说话的时候,他也只好把所有的疑问,都暂时放到了一边,待有机会再与她好好交谈吧!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屋里的最后一位参与者。

    那人也是个年青女子,黑头发黑眼睛,应该是亚洲黄种人。只是,女子态度冷漠,尤其是望向张横的眼神,冰冷而犀利,仿佛张横与她有仇,或是欠了她钱没还那样。

    张横很诧异,心中不禁咕噜了一句:这妞不会有什么毛病吧?貌似哥们还只与她初见,并没有得罪她!

    心中寻思着,张横还是走了过去。毕竟是对方参与了自己组织的旅游团,在今后的好一段时间里,彼此还需要好好相处。

    “小姐好,在下张横,很高兴你能参与我们的这次旅行。”

    张横伸出手去,用汉语道。他怀疑女子极有可能就是来自华夏。

    “哼!”

    女子轻哼了一声,并没有伸手与张横相握,只是冷冷地道:“莲彦。”

    “原来是莲小姐,欢迎你。”

    对方果然说的是汉语,但态度也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连张横伸出去的手都视而不见。这让张横很是有些尴尬。他只好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说了句没营养的欢迎,收回了手。

    女子更是不屑地又哼了一声,冷冷地瞪着张横,看她的样子,是根本不想与张横多说。

    然而,就在女子目光扫来的刹那,张横的脸色微变,心头更是大震:“不对,这人肯定是我认识的一个熟人,而且……”

    张横的心念滴溜溜地转了起来,女子的面孔虽然陌生,但是,她的眼神,张横有一种依稀的熟悉感。不仅如此,在她的眼底深处,张横仿佛看到了什么,却是让他怦然心动:“难道是她?”

    张横喃喃了一句,脑海中已然浮现出了另一个女子的影像。

    稍稍沉吟,张横暗自叹了口气,也把心中的疑虑深深的埋藏。虽然怀疑眼前的这个莲彦是自己的一位故人,但对方既然不愿以真面目相见,而且还表现出如此冷漠的态度,张横自然不会再去碰她的冷钉子。

    心中想着,张横已转过了身。吴勇此刻正带了一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等候在了门外。

    “张少,这位就是黑猫保安公司的梁荣文梁副队长。”

    吴勇连忙介绍身边的壮汉道:“他是这次凯撒公司特别请来为你们这次旅行保驾护航的。”

    “梁队好!”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主动伸出了手去,向梁荣文打招呼。

    梁荣文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的年纪,黝黑的脸膛,棱角分明,浑身充满了一股彪悍之气。在一身迷彩服以及身上装备的衬托下,更让他显得很是威武。

    “梁队是黑猫保安公司的副总,黑猫保安公司除老总杨冲外,就他最厉害了。而且,他最擅长野外生存,据说梁队曾在某国参加雇用兵的时候,多次穿越金三角一带的原始森林。”

    吴勇在一边补充道:“他这次会带四名黑猫公司的保安,一路保护张少你们上山后的安全。”

    “张少,很荣幸为你们服务。”

    梁荣文不亢不卑地与张横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张横点头。

    整个特殊旅游线路的全部成员聚集一起,旅行便开始了。

    从市区的凯伦公司旅游展览区到神山,还有十数公里的路程,早有一辆旅游大巴停在了外面。

    张横也不迟疑,向屋里众人打了个招呼,第一个向旅游大巴走去。

    众人陆续跟了出来,谢芳紫象依人的小鸟一样,一直挽着张横的胳膊,就这么粘上了他。

    之后是一脸严肃的西瓦娜以及神情复杂的艾尔莎白。那位态度冷漠的女子莲彦,走在了最后。

    连同梁荣文带队的保安,一共是十人。

    不过,大巴车上还有一位年青漂亮的导游,她会是张横他们这次旅行,前期在开发区的向导。

    导游是个洋妞,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见众人上车,便让大巴司机开车,向爱尔凯伦岛的神山开去。

    此地离神山还有大约十多公里的路程,大巴开了近半个小时,这才来到了神山脚下。

    近距离看到神山,感觉自然又是完全不同,那巍峨险峻的山体,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兴奋而紧张,筹划了两天的特殊线路旅游,终于要开始了。

    “各位尊敬的旅客,欢迎你们参加由凯撒公司组织的这次神秘之旅特殊线路之行。”

    漂亮的导游小姐手中挥舞着一面小旗,在山脚下做了开场白:“因为神秘之旅乃是集野游于一体的特别之行,所以,大家在上山后,一定要听从我的安排,不要离开队伍,更不能擅自行动。这样会有危险。最后,祝各位尊贵的客人,旅途愉快。”

    说着,又介绍了神秘之旅的大至情况。

    神山的登山路途并不止一条,可供游人上下,并得到了开发建设的上山路线,一共是五条,这也是凯撒公司为了给客人提供不同的登山感受而特意设置的。

    张横他们选择的是从正面登山,这条路也是当日韩冰蕾他们登山的路途。在前段的已开发区域,张横就是要沿着小蕾走过的路线,重新走一遍,看是不是能寻找到小蕾他们留下的什么痕迹。

    上山的路是一条经过了浇注的水泥路,平坦而宽阔,可以容两辆汽车交汇。不过,这样的路段仅仅只是上千米,前面的路况就完全两样了。

    “各位尊贵的旅客,从现在开始,就是正式进入了神秘之旅!希望大家遵守登山规则。”

    导游小姐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为了让旅客们感受最原始的原貌,在之后的旅途中,我们公司在开发的时候,尽可能地保持了山体的原来样子。并没有加入任何人工的设置和景物。因此,大家看到的,都是原汁原味的原始面貌。”

    导游小姐还在喋喋着,张横却已是暗暗地有了动作。他的掌心中已多了一只小玉瓶,这正是当日在小蕾房间中找到的残余神媒,并经特殊药物溶合,如今是寻找小蕾的最大倚仗。

    掌心真元透出,玉瓶刹那变得滚烫,玉瓶的盖子是特殊材料制成,一缕细如发丝的血色轻烟,立刻从瓶盖中透了出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