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5章 目的何在
    血色轻烟飘飘荡荡,虽然山风很大,但它似乎根本不受影响,并没有被吹散。

    张横的眼眸微缩,真实之眼早就开启,一直洞察着轻烟的动向。

    队伍此刻已走上了崎曲的山道,果然如导游所说,山道没有经任何人工的修饰,就是一条在山岩上踏出来的小路,四周长满了野草和荆棘。

    梁荣文带着四名保安在前开道,之后是导游和张横他们那支旅游团的五名成员。依然是先前出来时的顺序,张横在前,谢芳紫象牛皮糖一样粘在他身边。之后是西瓦娜和艾尔莎白,一脸冷漠的莲彦走在最后。

    张横从玉瓶里透出的那缕轻烟,实在是太细了,肉眼很难注意到。所以,队伍中的人,也完全没有发现他的这个举动。

    血色轻烟曲扭摆舞,在前面缓缓飞行,正好是沿着这条上山的小路。

    “看来,当日小蕾他们,就是按照正常的路线上山的。”

    张横心中暗自咕噜:“只是,不知他们会走到何处?”

    一行人不紧不慢地向上攀登,下面的山势比较平缓,偶尔可以看到,在山林间,有一根根残破的石柱,露出地面,看模样似乎是年代很久的古物。

    导游开始介绍起来,说那些残破的石柱,就是当年神山上所居住的神留下的,极有可能,是某种标志。

    不过,现在已无法考究,更不能印证它们所代表的是什么标识。

    张横也细细地观察了这些石柱,根本就没看出任何的异样。见谢芳紫她们都在拍照留影,张横耸耸肩,表示无法理解,几块破石头也有留影的必要吗?

    一行人走走停停,一路向山上走去,从表面上看起来,这支队伍与其他的旅游团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常。

    就在张横他们出发后的一个小时,在邻近上山的另一条路上,又一个旅游团出发了。十几个人组成的团队,在导游的带领下,浩浩荡荡上了山。

    两支队伍虽然不在同一条路上,但因为相距并不远,仍是可以相互看到。张横他们此刻已走到所在山峰的半山腰,远远地看到那支队伍,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嗯,赵子强和阿娇阿蛮他们总算也上来了。”

    不错,那个旅游团的成员,全部是张横这次调遣过来的自己人。因为他所组织的特殊线路旅游团人数已够,所以,他就让赵子强他们,另外组成了一个团队上山,以便需要时可以招唤他们。

    “各位尊贵的旅客!”

    前面的导游停了下来,转过了身,用一种夸张的语气向众人道:“我们即将来到此次神秘之旅第一个古迹—神之迎宾!到时,大家将会看到神在此留下的奇迹。”

    “嘻嘻,张大哥神之迎宾我知道,在资料上看到过,上面的图片就象是雅典的太阳神庙,虽然规模没有那么大,但也非常的壮观。”

    谢芳紫顿时兴奋起来,小脸也红扑扑的,眼睛里更是闪起了亮光。

    “是吗?”

    张横当然也研究过前面已开发的神秘之旅的旅程,知道有个神之迎宾。

    不过,从当时的宣传图片上来看,完全就是一片废墟,那里有导游和谢芳紫说的那么夸张。

    他不禁暗暗摇了摇头,想来,这应该是自己的眼光与他们不一样吧!

    走过一片山崖,前面豁然开郎,出现了一片平坦的山地,一大片掩映在树木中的废墟,也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这就是神之迎宾!是当年神创造的奇迹!”

    导游小姐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变得更加的亢奋。

    神之迎宾建在一片山坡上,从下面往上,需要经过数十阶台阶。

    一眼望去,那些台阶已然残缺破败,甚至许多地方已然缺失了好几阶。但是,大家仍是可以看出,这些台阶并不是用石料砌起来的,而是在整体的山坡上雕凿出来,形成了一个半圆形,围绕着神之迎宾。

    举目再望,首先映入眼里的就是一座类似凯旋门的建筑。高达十几米,上面一根形成拱桥样的石拱,横跨其上。石拱上,雕刻了无数的图案,大多是日月星辰和山川河流,虽然因为年代的久远,已出现风化的现象,但图案依然可以被人认出来。

    这个建筑,就是被凯撒公司宣传为神之迎宾的迎宾门。不过,在张横看来,这东西象牌坊更多于什么迎宾门。

    透过迎宾门,里面就是真正的一片废墟了。无数的石柱,或半歪半斜,或是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四周尽皆是丛生的野草,把许多倒地的石柱都掩盖了起来,一眼望去,很是荒凉。

    导游仍在叽哩呱啦地介绍着,谢芳紫等人都好奇地走上了台阶,绕着迎宾门细细地观看。

    艾尔莎白第一次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径自走上前去。甚至连一直不与任何人交流,始终保持着冷漠的莲彦,也踏上了台阶。

    张横暗中观察着血色轻烟的动向,见它也飘向了迎宾门里的废墟,正想跟过去。

    但是,脚步刚动,衣袖却被人拉住了,同时传来了西瓦娜的声音:“张先生,我们能谈几句吗?”

    “西瓦娜小姐,不知您想说什么?”

    张横很惊疑,不由回头目光凝注到了她的脸上。

    这洋妞跟着自己来参加这次特殊线路的旅行,这本身就出乎寻常。现在,张横倒是想听听,她到底想说什么,也想了解,她参加自己这个旅游团的目的何在?

    “张先生!”

    西瓦娜望望四周,见场中的所有人注意力全在迎宾门上,并没有人在意他们两人。她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我知道,上次维纳斯广场周边的那些小流氓,就是张先生下的手。”

    “而且,我也知道,你这次来我们爱尔凯伦岛,是负着特殊使命,是为了在神山上失联的那十名来自华夏的大学生。”

    西瓦娜的眼眸变得锐利起来,声音却是压低了几分,只容两人可以听到。

    “原来你在暗中调查我!”

    张横目光一凝,眼神也变得无比的犀利。

    “不,张先生,你错了,并不是我克意调查你。”

    那知,西瓦娜却是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道:“我从欧洲回来后,上面就把一件辣手的案子交给了我。那案子就是前段时间发生的,十名华夏大学生在神山上失联的事。现在,这一案件,已由我主办。”

    “接手这案件后,我翻阅了所有的宗卷,发现华夏方面,为了此事,暗中动用了不少的力量。”

    西瓦娜继续道:“我立刻想到了你。于是,对你进行了特殊的调查。这才发现,你也与华夏官方有关。”

    “那又怎么样?”

    张横神情变得更加的凌厉,目光死死地瞪在了西瓦娜脸上。

    他自然明白,虽然自己一直保持着与华夏方面相关人员的距离,装作是前来旅游的模样。

    但是,只要是有心人,肯定还是能查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象西瓦娜这样,有着西尔腊政府背景的人,要查清自己的来历,那自然是更不用说了。

    不过,现在这洋妞当面揭破自己的身份,却是隐隐有挑衅威胁的意味,张横顿时对她产生了警惕。

    “哈哈,张先生原来也怕人揭老底。”

    西瓦娜哈哈一笑,反尔亲热地挽住了张横的一条胳膊:“张先生,不要这么凶,我们一起去看看迎宾门,边走边聊吧!”

    她显然是想缓和一下气氛,一改以往的强势,竟然破天荒地温柔起来。

    张横却是被她这难得露出的女人味给弄蒙了,一时还真不知该如何应付:“你……”

    “哈哈,怎么了?怕你那个小女朋友吃醋?”

    西瓦娜这几天显然是下了功夫,竟然连华夏语中的吃醋这个意思也已知道了。

    说着,她更加故意地挨近了张横,几乎大半身体,都要挤入张横怀里了,也不怕她胸前的高耸被张横挤压。

    幸好,两人的这些行为,场中现在根本没什么人注意,大家的兴趣全聚集在了迎宾门以及后面那片废墟上。

    谢芳紫已在迎宾门边绕了个遍,拍了无数的照片,现在已进入里面的废墟,寻找倒在草丛中的断壁石柱。

    其他人也是如此,艾尔莎白似乎是被其中一根石柱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正蹲在那儿,细细地研究。

    莲彦仍是一脸的冷漠,望着高大雄伟的迎宾门,却是有些发呆,也不知道是她想起了什么。

    只有梁荣文等五名保安,守在四周,一个个神情严肃,对张横和西瓦娜的行径,却是视而不见,忠诚地职守着他们的保安工作。

    望着西瓦娜那挑衅的炽烈目光,感受到她丰满的身体,张横这回是真的哭笑不得了:“西瓦娜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你说我想干什么?”

    这回,反尔是西瓦娜不着急了,她妩媚地笑着:“我这不是陪你出来旅游吗?”

    张横恨不得叫她洋姑奶奶了,知道这样被她缠上,估计之后自己什么事也不用干。他也只好软下了语气:“西瓦娜小姐,我是说真的,你这次参加我组织的这个特殊线路旅行团,目的何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