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4章 情非得以
    梁荣文突然提出,这巨洞的暗流如果通向海边,那它就是一条可以让大家走出这鬼地方的出路。

    这顿时让西瓦娜的眼睛一亮,旁边的谢芳紫和露斯,更是欢呼起来:“啊呀,要真是这样,我们岂不是能走出去啦!”

    望望兴奋的谢芳紫和梁荣文等人,张横心中却是苦笑:“这可怎么办?”

    那缕指引的血赤轻烟,依然飘荡在前面。这也就是说,当时小蕾他们走的方向,就是现在自己走的这条沿地下河流的路。并不是巨洞那边的暗流。

    张横费尽心思,才打开了迎宾门那边暗藏的门户,进入这里,他岂能半途而废。

    可是,现在梁荣文指出了巨洞那条暗流,是一条出路,能让大家离开这里,张横却又不能公开反对。难道他还能说,我不想出去,我就是特意选择这里而进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必然让整支队伍分裂,甚至让梁荣文等人误会张横,他是故意把大家带到这诡异的地方,是用心不良。

    一时间,张横还真是进退两难,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从这条地下河流的情况来看,我相信,那条巨洞的暗流,也应该象这边差不多。只要我们泅过这交汇处的河水,进入巨洞,有可能就会看到暗流也会有两岸可容人行走的砂石滩。”

    梁荣文的眼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为自己发现出路而心情无比的激动。

    说着,他目光炽烈地望向张横:“张先生,你以为如何?”

    张横是这支旅行团的组织者,他做为被雇用的保安人员,自然不能擅自作主,是必须征求张横的意见。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脸上,大家神情各异,却都期待着张横做出最后的决定。

    “梁队说的不错。”

    张横无奈,只得接口道:“只是,要泅度眼前的这段河水,却是有困难。”

    “你们看,河水被血污染,现在还没有完全散去。”

    张横只好挖空心思地找起了理由:“而且,水底里有那么多的尸体,这条河实在是无比的肮脏。”

    “不仅如此!”

    张横神情一肃:“大家刚才也看到了,这河里出现了怪物,而且还是三头。虽然那象大蜥蜴样的东西,被两只大猩猩模样的怪物给打跑了。但两只大猩猩样的怪物,却是沉入了水底。说不定它们仍在下面。要是我们冒然下去,岂不是有危险?”

    说话间,河水又是一阵翻腾,两河交汇处的大旋涡里,陡地传来了哗啦啦的巨响,一团黑影猛地从水底里窜了出来。

    “啊,是那两只大猩猩!”

    谢芳紫眼尖,立刻看到了大旋涡里窜出的是什么玩意,不由吓得一声尖叫,又扑入了张横的怀里。

    “靠!”

    梁荣文的脸色顿时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两头海狒王的再次出现,完全破坏了他提出的建议。就算大家不怕水中被污染的血和尸体。但是,有这两头怪物在,谁敢下水?

    立刻,所有人都沉默了,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刚发现的一条出路,根本不可能实施,众人还有什么办法?

    张横心中暗叫惭愧,两头海狒王自然就是他再次释放出来的。为了阻止梁荣文往那边走,张横也不得不使些手段了。

    “我们还是往前走吧,这里太危险,而且,水里的尸体在此回旋的旋涡里,根本不可能全部随着河流的流向流往下流,时间长了,尸体会腐烂。”

    沉默良久,张横终于开口道:“也许,前面也会有出路,这条地下河流,不可能没有源头。”

    “嗯,我同意张先生的意见。”

    艾尔莎白适时地表示了她的意见。一边的西瓦娜望望张横,似是明白了张横的意思,也点了点头:“张先生说的不错。”

    “嘻嘻,张大哥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谢芳紫完全就是以张横的意见为意见。

    “哼,我无所谓。”

    最后,冷漠的莲彦道。

    整个旅游团的成员,都同意了张横继续向前的建议,梁荣文等五名保安,也只有服从的份。梁荣文暗暗叹了口气:“好吧!那大家注意安全。”

    当下,队伍仍是按照先前的排列,继续向前。只是,这次整个队伍显得更加的沉默。

    经历了刚才的事,见到那么多的尸体,对每个人的心灵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现在众人确实是心情都有些沉重,没有了说笑的兴趣。

    张横却无遐顾及其他,他一边暗暗地观注着前面飘飞的那缕血赤轻烟,一边留意着四周环境的变化。

    地下河流看起来非常的单调,就一条滚滚的河水在身边流淌。不过,如果静下心来,细细观察,这里其实也是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不仅是两岸崖壁上各种发光的矿物晶体,不时地闪烁着迷离的光彩,让人如入幻境。而且,河边砂石滩上,各种色彩,各种形状的鹅卵石,也是千奇百怪,要是有心人或是奇石爱好者,必然能在此发现许多珍奇的怪石。

    河里也会偶尔游过一大群体型奇形怪状的鱼类等生物,引起人们的一阵惊呼。

    如果不是这里太阴暗,太潮湿,两岸的崖壁和河流上方的岩壁,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在此处行走,其实也算是一条非常有特色的旅游线路。

    张横自然不会把注意力浪费在这些方面,他一直在暗暗测度地势地理。不管从一位专业的风水大师的角度,还是目前的状况,他必须对四周的环境,要做到了然于胸,也便于自己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张横他们现在所走的方向,正是逆流而上。也许普通人很难感觉到,河流的地势是上高下低,处于一种微微倾斜的状态。但是,张横却是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一点,这条地下河流,存在着一个不意觉察的坡度。

    这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仍是在山上。那么,就是正在向山的上方行走。以张横的估计,从进入到现在,河流的地势已是高了数百米。

    河流的形状也不是一成不变,时尔窄,时尔又会突然放宽,河道更是弯弯曲曲,让人摸不着方向。众人只是沿河而上,也管不了到底去往何处。

    张横心中却是已隐隐的有了个底,他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司南一直不停地在震颤,根本指示不了正确的方位。这说明地下河流所在的地方,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存在,不但让所有高科技设备失效,而且让古老的风水道具,也同样失去了作用。

    不过,力量达到四品准天王的修为,张横现在完全不需要依靠道具来辩别方向和方位。他神魂与天地的感应,可以清晰地定位。

    所以,张横还是能辩别自己正在朝着西北方向行走,地下河流不管如何曲折,它的流向始终会转向西北。

    “看来,这条地下河流的龙气,它的源头就在西北。”

    张横心中咕噜,已是对此做出了判断。

    他把这条地下河流看成是一条地底的小龙脉,而龙脉有一个普遍的规则,那就是龙气产生的地方,会是它流向的坐标。

    这就如同是许多宗教朝圣的人们,会以圣地所在的方向,做为一个坐标。平时要膜拜或做某些宗教仪式,都会朝向圣地一样。

    “张横,你看出了点什么?”

    见张横不断地在摆弄,双手十指也曲张伸合,似乎在演算。一边的艾尔莎白好奇地凑了过来,轻声地问道。

    “嗯,艾尔莎白,我已发现了这条河流最终可能流向的方向。”

    张横自然不会瞒艾尔莎白,把自己推演的结果,跟她简略地说了一遍。

    “西北?”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异彩,她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沉吟起来。

    正是时,突然耳际传来了隆隆的水声,最初还非常的遥远,好象在数里之外。但是,当大家又转过一个河道的弯,却是立刻被眼前的情形给震憾了。

    一道从天而降的瀑布,挡在了众人的前面。瀑布宽达百米,万千条水流,汇成一道如虹白练,轰隆隆直泄而下,那惊天动地的声势,实在是有些骇人。

    瀑布下,更是形成了一个方圆有数百米的湖泊,地下河流的河水,正是从湖泊的一处缺口狂泄而出。

    “神啊,太壮观了,想不到地下还存在这样的奇景。”

    谢芳紫已然从先前尸体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又变得活泼可爱。看到眼前如此气势旁礴的瀑布,不禁兴奋地尖叫起来。一边已是拿出了照相机,噼噼叭叭地拍起了照。

    其他人也是个个动容,眼前如此范围的大瀑布,确实是少见,即使是在地面上,也很少有这样壮观的景象。那如白练横空,又似白龙卷舞的情形,确实是给大家造成了很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是什么?”

    张横的目光从四周扫过,细细地观察起了这里的环境。陡地,他的眼眸急剧地收缩起来,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在瀑布落下的湖泊边,他猛然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顿时让张横的心警觉起来,他那里还会迟疑,迅速地向那边奔去。艾尔莎白等人,也看到了张横怪异的举动,不由把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身上。众人的心中都有些狐疑,张横这是要干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