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5章 岩壁上的鬼画符
    湖泊边满是嶙峋的怪石,小的仅成人脑袋大小,大的却有十数人合抱,遍布四周。地面上却是寸草不生,只有湖边水底的水草,漫延向岸边,才有一点苍翠的绿意,看起来很是荒凉。

    张横此刻就是直接奔向了湖泊左侧,那里有一块巨大的岩石,高达数十米,恍然半壁山崖,在这湖泊边,如同是矗立了一道屏风。

    身形转过这块巨岩,张横的眼眸顿时一亮:“篝火,这里有篝火的残余,小蕾他们在这里宿过营。”

    果然,细察那缕血赤的轻烟,也盘旋缭绕在此处,渐渐地化为了乌有,消失在了空气中。

    张横当然知道,每缕轻烟都有一定的存在的时限,这缕轻烟想必也是时间差不多到了它消亡的时候了。

    “张横,怎么了?”

    听到张横的惊呼,一众人都赶了过来。立刻,大家也看到了在巨岩后的那堆篝火的痕迹,顿时一个个脸现惊疑。

    “张大哥,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篝火堆,难道这里也有人来过吗?”

    谢芳紫满脸的震惊:“而且,看这堆篝火,好象挺新鲜的。象是刚被人用过没多长时间。”

    “嗯!”

    张横点点头,却没有说什么。他不愿向谢芳紫透露自己此行的目的,更不会把自己是追寻着失联大学生的痕迹,才会进入此处的事,告诉她。

    西瓦娜的俏脸上,已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她问询的目光望向了张横。

    张横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洋妞是在问,这堆火篝的残留,是不是失联的十名大学生所留下。张横心领神会,朝她点点头。西瓦娜的神色顿时变得无比激动。

    她也不迟疑,立刻走到了篝火边,细细地搜索起了四周的痕迹。

    艾尔莎白甩了甩她满头白金色的长发,长长地舒了口气:“咯咯,张先生,是不是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在这里宿营了?”

    “是的,艾尔莎白小姐。”

    张横会心地一笑,在整支队伍中,只有艾尔莎白与他一样,知道进入这里的真正目的。

    这个时候,梁荣文等五名保安也赶了过来,看到这里的篝火,也是无比的诧异。不过,张横却已是笑着向他打招呼,决定在此宿营。

    时间不知不觉已是傍晚六点多钟,大家从中午的时候,进入这处地下河流的所在,已是过去了近六七个小时。这一路走来,确实也是人人疲惫,需要好好地休息。

    于是,众人开始行动起来,梁荣文让他的同伴,到四周河流边的崖壁上,把生长在崖缝中的灌木都砍了过来,做为燃烧篝火的木材。

    不一会儿,篝火重新燃了起来,熊熊的火光,给这片阴暗的空间,增添了不少的暖意。众人相互合作,烧水的烧水,收拾食料的收拾食料,准备好好地吃上一餐。

    梁荣文不愧是特种部队出身,对于野外生活很是在行。不一会儿,他就从湖泊中弄来了两条有半尺长短的大鱼,活蹦乱跳地扔在了地上。一时间,湖泊边响起了众人的嬉笑声,原本的压抑情绪,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西瓦娜仍忙着探察四周,看失联的十名大学生是否留下了什么线索。

    只是,四周很干净,连张餐巾纸都没有留下。显然当日的小蕾他们,还是挺有素质地,没在野外乱丢垃圾,连这样的地方也是如此。

    当然,西瓦娜还是发现了不少痕迹。不但有各种大小不一的脚印,还发现了曾经在此扎帐蓬留下的痕迹。最让西瓦娜振奋的是:在一块岩石上,她发现了一行字迹,上面用英文写着“克林.威尔,到此一游!”

    “克林.威尔?这不就是十名失联大学生中,那位出身世界百强大财团家族的威尔少爷吗?”

    西瓦娜兴奋不以,立刻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张横。

    张横马上赶了过来,望望岩石上的字迹,眉头立刻凝成了一个角度,心中暗道:“看来,这位洋兄,在华夏呆的时间长了,连国人的一些陋习都学来了。嘿嘿!”

    心中想着,目光不禁望向了艾尔莎白。

    艾尔莎白此刻也是饶有兴趣地在观察地上的留字,碧蓝的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威尔留在地上的字迹,进一步印证了自己和张横的追踪方向没有错,他们曾经确实走的是这条路。

    西瓦娜也是无比的兴奋,从这些线索,她已然肯定,自己跟着张横进入的这处地方,确实就是当日失联大学生们走过的路,她这回算是跟对了张横。

    “耶!饭做好了耶,大家快来哦!”

    这时,身后响起了谢芳紫兴奋的叫喊声。回头一看,小丫头帮着导游露斯在做饭菜,不知怎么的,弄得一张俏脸上都是一道道的黑灰,模样很是可爱。但是,她自己显然并不知道,还在一个劲地朝众人挥手,这却是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

    气氛变得无比的热烈,众人围坐到了火篝边,露斯主动当起了服务员,给大家盛上了一碗碗的热汤。众人说笑着,梁荣文等人,还拿出了几瓶xo,让众人分享。

    火红的篝火,映得每个人的脸一片通红,先前的阴郁在大家的脸上一扫而净,取而代之的是欢笑。这是进入这处诡异的地方以来,所有人露出的第一回发自内心的欢笑。就算是冷漠的莲彦,也随着大家一起,喝了一杯梁荣文给她倒的酒,脸腮上顿时浮起了两抹红晕,让她看起来不再象先前那样不可亲近了。

    因为有这块巨岩的阻挡,这里不但避风,而且也阻隔了瀑布那隆隆如同雷音般的轰鸣,大家一边喝着热汤,一边说笑着,心情都无比的放松。

    有酒自然不能没有歌舞,一众保安起哄,让诸位美女表演歌舞。谢芳紫第一个站了出来,用她那清纯迷人的甜甜嗓音,唱了一首甜蜜蜜,顿时引来了场中所有人的喝彩。

    众人兴致正高,张横也沉浸在这难得的欢快中。不过,稍一偏头,眼角却是瞄到了梁荣文从旁边的一个角落里走出来,一边还叽哩咕噜着晦气。

    “梁队,怎么了?”

    张横很是好奇,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唉,真是晦气。”

    梁荣文就坐在隔张横两三人的位置上,见张横问他,他走了过来。梁荣文摇了摇头叹气道:“我刚才喝得有些多,所以去旁边小便。那知,那边的岩石上,不知是什么人,在上面画满了鬼画符。半夜三更的,看到那玩意,你说晦气不晦气?”

    “鬼画符?”

    张横的眼眸骤然亮了起来:“梁队,你带我去看看。”

    “呃,张先生对那玩意还感兴趣?”

    这回却是轮到梁荣文愕然了,他还真没想到,张横的兴趣这么特别。

    不过,张横要看,他自然不能拒绝,手指就指向了为大家挡风的那块大岩石:“喏,张先生,那些东西就画在左边的侧面上。满满的一大片。”

    “嗯,谢梁队。”

    张横早已站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已循着梁荣文的指点,向大岩石的侧面走去。

    拐过一个弯,那里是一片砂石地,张横举目四望,身形却是不由微微一震:“这是谁刻画的神图?”

    “不对,好象并不是神图,只是有类似神图的符号和纹路。”

    张横很惊讶。在那块岩石的侧面上,果然有一大幅如符如篆的图画,张横一看之下,还以为是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特有的神图。

    但是,细细观看,却发现这与神图似乎又有所不同。主要是这些符纹并不连接,而且,横看竖看,都没有一种整体的感觉,反尔象是当年在学校时,用数学公式推演题目一样,有种很规律的排列感。

    这让张横大是不解,一时也看不明白,这幅所胃的鬼话符,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是什么人所留?

    “这是神图的推演!”

    突然,身后响起了艾尔莎白的声音,她的语气很凝重,但话语却非常的肯定。

    “神图的推演?”

    张横一怔,却立刻反应了过来:“原来如此,怪不得看起来就如同是神图。”

    任何阵图都是需要经过无数次的推演,才能让所架构的阵势达到完整。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道理都是一样。

    所以,艾尔莎白一说,张横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含意。

    转过头来,立刻就看到了艾尔莎白一脸严肃地站在自己身后,也正美眸灼灼地望着岩壁上的图形。

    “艾尔莎白,你怎么也过来了?”

    张横下意识地问道。

    “咯咯,我看你中途离开,又看你和梁队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所以心中好奇,这才跟着你来了。”

    艾尔莎白解释着,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岩壁,碧蓝的美眸中,也渐渐现出了迷惑之色:“张横,你看这幅推演图,似乎推演此图的人,并没有能真正推演出结果。”

    说着,她手指指向了这幅图案的最后,那里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显然不是符纹中的一个符号,而是代表了刻画者心中的疑问。

    “嗯,看来那人确实是有疑问未能解答,所以没能推演出结果。”

    张横点头,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抹疑虑:“艾尔莎白,你能看出,这是谁留下的吗?”

    张横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问,从图案留在此处的痕迹来看,显然是刚刻画没多长时间,上面的石屑粉末都非常的清晰,更没有被风和水气腐蚀的现象。

    如果这幅图案是十名大学生其中之一所刻,那么,谁会是最大的嫌疑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