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6章 果然是她
    “张横,我也不知道是谁刻画了这幅图。”

    见张横神情凝重,艾尔莎白也收起了笑容,慎重地道:“不过,我可以肯定一点,这幅图绝不是威尔所刻。威尔是我们教庭的人,而我们教庭的圣术与刻在这里的符纹根本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以我们对诸神复活这些年的研究和暗中的探察,这应该是属于它们独有的符纹。”

    “嗯,艾尔莎白,我明白了。”

    张横点了点头,心中已是有了答案。他需要艾尔莎白回答的,就是此图是否威尔所刻。

    在十名失联大学生中,让张横怀疑的就是那两个老外。现在排除了威尔,自然就只留下另一个人,那位来自中东某国皇室的嫡系弟子了。

    “这是?”

    这个时候,身后又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莫非就是莫沙王子……”

    “莲彦小姐,怎么了?”

    张横和艾尔莎白转头,两人的神情顿时异样起来。

    出现在他们背后的人,正是一直冷漠而不合群的莲彦。只不过,她现在神情微变,目光也正灼灼地凝视着岩壁上的图案,一副吃惊的模样。

    但是,让张横心头更加惊讶的是:刚才莲彦似是自言自语所说的那句话里,其中的莫沙王子这几个字。

    莫沙,正是十名失联大学生中,中东某国皇室的嫡系弟子。可是,莲彦怎么会知道他,甚至看到这幅图后,就喃喃地说出了他的名字。

    “难道?”

    脑海中灵光一闪,张横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望向莲彦的目光中,又多了一抹意味深长的东西。

    “没什么?”

    刹那的震惊,莲彦见到两人转头,俏脸上的神情迅速地恢复了冷淡。她瞟了一眼两人,目光又落在了岩壁的图案上:“我只是感觉这幅图很怪异。”

    “是吗?”

    张横和艾尔莎白互望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

    只是,莲彦却不再理会两人,只是细细地观看着岩石上的图案,脸上现出了思索的神色。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凝滞,三人就这么站在这个角落里,望着岩壁上那些凌乱的符号,似是发起呆来。

    “啊呀呀,张大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突然,谢芳紫那分贝特高的声音响起,顿时把三人惊醒了过来。

    回头一看,张横他们都不由苦笑。

    此时此刻,身后已站满了人,整支队伍的所有成员,包括梁荣文等人在内,已全部都来到了这里。把这个角落挤得满满的。梁荣文等人用怪异的眼神瞄着他们,看他们的样子,是把三人当成是怪胎了。

    不是吗?好好的篝火晚会不参加,却躲在这里看鬼画符,那不是有毛病是有什么?

    “咳咳咳!”

    望着众人异样的眼神,张横不由咳嗽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耸耸肩,自嘲地道:“嘿嘿,对不起,刚才喝多了,所以准备在四周走走,那知就走到这里来了。”

    “切!”

    谢芳紫满脸的不信,望望艾尔莎白和莲彦,又撇了撇嘴。她还以为这是张横与两女在此偷偷约会。

    “好了,我们回去吧!”

    张横那里还愿再在这话题上扯下去,连忙挥了挥手,首先第一个走向了篝火堆。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刚才尽情地又歌又舞的众人,也感觉到了疲惫。当下,众人散去,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帐蓬。

    帐蓬是单独一人的野外旅行帐蓬,空间虽然不大,但里面有睡袋等寝具,拉链一拉上,就自成一个小天地,非常的方便。

    张横却哪里有什么睡意,他甚至根本连睡袋都没打开,只是从江山社稷图里,拿出了一条羊毛地毯,铺在地上,自己却静静地坐在那里,满脑子的疑问。

    凭着玉瓶中的神媒残留,自己终于追蹑到了小蕾曾经走过的路途。现在,可以说小蕾他们失联之谜已是解开,他们当初并没有走正常的路线,而是进入了这处诡异的地下河,这才会导至人们无法寻找到他们。

    或许,现在的自己等人,也正在被外面的人们所寻找,又被列入了失联人员的行列。想到这里,张横不禁有些苦笑,但如今也顾不得外面怎么样了,最重要的事,还是如何找到小蕾他们。

    回想着进入这处地下河流以来的经历,张横又是深深地吸了口气。怪物什么的也就罢了,但是,让他迷惑不解的是:当日小蕾他们在此留宿,为什么那个莫沙王子,要在岩壁的角落里,刻画出那幅神图的推演图。他的目的何在,他到底想要推演怎么样的神图?

    只是,留下的线索实在是太少,而张横对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神图,其实了解的也仅是一鳞半爪,要从那些推演图上,看出点端倪,还真没这个可能。

    他也曾与艾尔莎白交流过,但艾尔莎白的情况与他差不多,她并不比张横对诸神复活了解的更多。

    “莲彦!”

    陡地,张横精神一振,一个名字也从他嘴里脱口而出:“也许她知道些我们所不知的东西。”

    想到莲彦当时自言自语的话里,提到了莫沙王子,再想到这女人自参加旅行团以来,一直表现的冷漠不合群,仿佛与每个人都有仇似的,根本不与大家交流。处处显得非常的神秘。

    “莲彦,莲彦!你到底是不是那个人呢?”

    张横喃喃着,不禁从地毯上站了起来。

    在休息室第一次见到莲彦时,张横就有一种怀疑,莲彦是自己非常熟悉的人。但是,直到现在,他仍是无法确定,因为根本无法从莲彦的举动中看出她有什么特别。

    走出帐蓬,空旷的营地只有梁荣文手下的一名保安在值夜。其他人显然都进入了梦乡。

    那名保安见张横出来,意欲走过来询问。不过,却被张横摆手阻止,意思是他睡不着要到四周走走。

    保安也不阻拦,只是点了点头,做了个小心的动作。

    望望四周,张横下意识地就往那块岩石走去,而且,走向了左侧那刻有图案的角落。在潜意识里,张横对这幅未读懂的图,还是充满了好奇和兴趣。

    但是,当他刚转过弯,神情不禁一滞。在那里,此刻早已站了一个人,那修长苗条的身形,一脸冷漠的神情。此人除了莲彦外,又会是谁?

    “她竟然也在这里!”

    张横很是意外。不过,他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抹狡黠,趁着莲彦全部注意力放在岩壁的时候,陡地低声喝道:“大胆莲花圣母,你还敢公然出现。”

    “阿!”

    正全神贯注在观看岩壁上图案的莲彦,娇躯剧震,陡地转过了头来,身上一股凛然的气势,也轰然高涨。

    不仅如此,她双手一掐一扭,手中已是形成了一朵莲花的虚影,隐隐的红芒闪烁,似是做出了攻击的准备。

    然而,当她回头,看到一脸戏谑的张横,整个人不由呆在了当场。

    “颜彦小姐,还需要装吗?”

    张横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有要与她为敌的意思。

    眼前的莲彦,确实就是当日被张横揭露为邪教的莲花教圣母颜彦。只不过,她这次出现,改变了容貌,这才让张横一时不敢确定。

    但是,刚才颜彦表现出来的强大气势,以及他们莲花教特有的功法,却是再也无法隐瞒她的身份,终于暴露在了张横面前。

    不仅如此,就在颜彦体内真元鼓荡的刹那,张横清晰地感应到了,自己的神窍中的神魂,与她神魂产生的那种强烈的亲切感。

    当日张横被颜彦引入她的莲花空间,想利用莲花教传承的圣物,对付张横。

    那知,最后被张横神魂中的天巫图腾兽所破坏。而且,还成就了两人的一段奇缘,在似梦似幻的意境里,进行了一次神交。在双方的神魂里,留下了彼此的烙印。

    所以,张横才会与颜彦有那种神魂交感的神奇感觉。当日在玉皇酒业,被冯慧敏暗算,把张横困入地底的九鼎大阵。也正是凭着与颜彦的这种神奇感应,让张横最终摆脱了困境。

    也正是从那以后,张横与颜彦的关系变得奇怪起来,非敌非友,连两人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算是什么。

    此刻,终于识破了颜彦的身份,张横的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感慨,望向颜彦的眼神也充满了异样。

    “你!”

    颜彦却是又气又急又是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先前她全部心神都放在岩壁的图案上,突然听到有人喝破她的真实来历,颜彦大惊。下意识地就做出了攻击的准备,要把看破自己身份的人一举歼灭。

    那知,这却是上了张横的当。

    可是,面对这个曾经破坏了他们莲花教大计,让她辛苦经营多年的莲花教,一夜被打回原形,更是因为莲花教被列入邪教之列,不得不隐姓埋名,远遁他乡异国。

    这些仇恨在颜彦心底滚滚翻腾。但张横与她神交的情形,又浮现脑海,两人神魂中的烙印,更是深深地刺激着她。

    一时间,颜彦望着张横,悲欢喜怒百味杂陈,她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脸上现出了极度复杂的表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