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7章 祸水东引
    “颜小姐,对不起,当日确实是我破坏了你的莲花圣母教。但是,这也是情非得以。”

    张横长长地叹了口气,目光变得炽烈起来:“不过,在下还是有几句话,想与颜小姐说。”

    “哼!”

    想到自己辛苦经营多年的莲花圣母教,被眼前的张横毁于一旦,颜彦心中的怒火陡地燃烧起来,声音都变得无比的尖锐:“你还想说什么?难道你想来嘲笑我吗?还是想猫哭老鼠?”

    说话间,颜彦原本稍有平息的气势,也再次轰然高涨,神情凛冽无比:“滚,我不想与你说话,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唉,颜小姐!”

    张横无奈地摇摇头,但是,他却不得不厚着脸皮:“颜小姐,在下所说的话,就是关于你们莲花圣母教的。”

    说着,也不管颜彦的态度,张横顾自说了下去:“也许,莲花圣母教原本的宗指是好的。但是,你们下面所用的人良莠不齐。许多不法之徒,借用莲花圣母教的名头,大肆敛财,更是愚弄和欺骗百姓。这正是你们莲花圣母教最终受到打击的原因所在。”

    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许老侄女的事,只是一个特例。但是,就算没有这事,以你们莲花圣母教当时的发展,遭受打击也是迟早的事。因为你们只顾着在短时间内,扩大和发展势力,却根本没有系统的管理和监察制度,以至于下面中低层的教会人员,中饱私囊,彼此争权夺利,已是把你们莲花圣母教弄得一片乌烟瘴气。”

    “象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莲花圣母教岂能会兴旺发达,就算得到暂时的繁荣,也会是昙花一现。”

    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无比,目光直视着颜彦那愤怒而犀利的眼睛:“颜小姐,这就是你们以前莲花圣母教的情况,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用人上。”

    “教派就象是一个国际大财伐,没有严密的组织架构,没有优秀的人才,一个财伐会象大厦一样倾倒,教派也是如此,当中下层的教会骨干全部都是一伙贪图私利,尔虞我诈之辈,这相当于是根烂了,你这朵莲花又怎么还能生长得旺盛。”

    张横娓娓而谈,他所说的话,字字发自内腑,也是当年在做出对付莲花圣母教之前,收集各种资料,对当时的这个教派做出的判断。此刻却是把这些全部说给了颜彦听。

    颜彦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对于从前的莲花圣母来说,她所面对的都是一伙阿谀奉承的马屁精,人人在她面前极尽馋媚之态,想获得她的亲睐,从而能提升在教中的地位,得到更大的利益。

    可以说,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些逆耳之话。她听到的全是一片赞词,以至于让她也洋洋自得,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最正确的,也是在为世人谋福利。

    然而,此刻听到张横这些话,字字尖锐,直透心灵,却是让她的心震憾了。甚至让她不由反醒起了曾经自己的行为,一时间,她心神震动,呆在了当场。

    “颜小姐!”

    张横神情依然严肃,整个人甚至隐隐的散发出了一层神圣的光芒。他此刻与颜彦交流,自然是稍稍用了点手段,那就是暗暗把圣人意境渗入了字句里。否则,以颜彦先前处于极度悲愤的状态,心中又是被仇恨所蒙敝,根本会对他的话当耳边风,哪里能产生象现在这样的效果。

    眼见颜彦似是陷入了沉思,在圣人意境的影响下,有了反醒的迹象,张横也就停止了说话,他需要给颜彦一个消化自己话语的时间。

    两人之间突然变得一片沉默,气氛也猛地变得沉寂起来,只有不远处传来的隆隆落瀑声,在这静夜的空间回荡,显得异样的震憾人心。

    好久好久,颜彦突然象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颓然,原本的愤怒怨恨也已渐渐地从她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忧伤和悔恨。

    她抬起头来,复杂的眼神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向张横挥了挥手,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你走吧!不要管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一切都已成为了过去。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消。从此你我就是陌路人。”

    虽然因为受圣人意境的影响,让她有所反醒,当年所作所为,确实是有许多不是之处,以至最终导至了莲花圣母教的崩溃。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子,毕竟是加速了那一过程的罪魁祸首,在心里她还是无法原谅张横。

    如今能说出恩怨两消,这已是对张横最大的宽容。以莲花圣母教各大元老的意见,那是非把张横碎尸万段,用以祭奠圣教。

    “不,颜小姐,曾经的莲花圣母教虽然成为了过去,但是,只要你还存在,莲花圣母教就不会消亡。”

    张横的目光陡地变得无比的灼热,凝注在颜彦那张满是忧伤和黯然的脸上:“只要你愿意,莲花圣母教还会有辉煌的那一天。”

    “什么?”

    颜彦娇躯剧震,俏脸上却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她怎么也没想到,张横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的目光也陡然变得犀利无比,死死地瞪住了张横,似是想看透眼前的男子,刚才所说的话是不是在戏弄她,或是讽刺她。

    张横的目光与她直视着,丝毫没有回避,神情更是一副坦然:“颜小姐,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绝没有骗你。我愿意为你的莲花圣母教的复兴,尽一份力量。”

    颜彦并没有再说话,只是目光异样地望着张横,感觉上,现在的张横与她以前所认识的张横,象是换了个人似的,她实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而且,她更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张横现在要一反以前的态度,竟然要助她复兴莲花圣母教。

    无数的疑问,在她心中翻滚,这让她实在不敢相信,张横如今所说的话。

    “颜小姐!”

    张横能明白她心中所想,神情变得更加的肃然:“你不要以为我这是在哄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会全力助你。”

    “条件?”

    颜彦一怔,下意识地问道:“什么条件?”

    “其实很简单。”

    张横丝毫没有犹豫:“那就是你的莲花圣母教,不能在华夏的境内发展。得换个地方,到倭岛去。”

    “倭岛?”

    颜彦又是一愣:“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这是在下为你着想的,只有倭岛,才适合你们莲花圣母教的发展。而且,在倭岛,我也有这个能力可以帮你们,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与乙贺流的关系。”

    颜彦身形又是一震。自从知道是张横搞垮了他们的莲花圣母教,她自然对张横进行过详细的调查。所以,张横与倭岛乙贺流之间的关系,她也是有所了解。

    此刻,听到张横要让她把莲花圣母教移往倭岛,她的心头怦然剧震,已是有些相信,张横他并不是在骗她或哄她,而是确实有这样的心思。

    张横自然不会是拿这样的大事开玩笑,他之所以要帮助颜彦,又把莲花圣母教将来发展的地方选在倭岛,自然是有原因。

    据各方面传来的消息,这段时间来,倭岛各大玄门蠢蠢欲动。

    虽然张横暗中掌控乙贺流,凭着当日神使在乙贺流中造成的威摄,还可以驾御。但是,倭岛的玄门可不仅仅只有乙贺流,还有与之同样强大的甲贺流。

    而且,甲贺流刚换了门主,是一位野心极大,极具攻击性和侵略性的人物。最近几次对周边几个国家和地区的试探,已是发生了几场冲突,暴露了他有向外扩展的野心。

    尤其是对台岛暗中的侵入,更是让张横对此大为观注。当年在台岛的时候,张横可是结交了不少玄门的朋友,而杨文竹和小青她们,就是在台岛。所以,张横绝不愿甲贺流染指那里。他一直在想办法,如何阻止或破坏倭岛玄门的这种趋势,斩断甲贺流的那只魔爪。

    当发现参加这次旅游团的莲彦,就是当年的莲花圣母教的颜彦时,张横心中陡地灵光一闪,已是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如果让倭岛的玄门内部自乱,那倭岛玄门还有力量或心思外侵吗?

    此刻,证实了颜彦的身份,张横就把自己心中还未完全成熟的计划对她说了出来。他就是要把莲花圣母教象一枚钉子一样,钉入倭岛玄门的心脏。再配合自己暗中掌控的乙贺流,张横就不信了,还不能左右倭岛玄门的动向?

    对于张横来说,当年莲花圣母教的倒台,虽然根源在莲花圣母教本身。但他终究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看到颜彦时,张横心中还是有些感觉对她有愧。

    所以,张横想帮她重建莲花圣母教,也算是给她一个补偿。毕竟,自己与她有过那一回奇异的神交,相当于是早就有了肌肤之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颜彦早就是自己的女人了。

    张横可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生命中留下遗憾。既然颜彦继承了古老的莲花圣母的传承和遗志,一心想建立一个莲花圣母教为主的国度,那么,张横就有责任为她完成这个心愿。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炽烈:“颜小姐,等这边的事了,我会陪同你去一趟倭岛,为你在那儿传教的事做准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