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9章 内有奸细
    “对了,彦儿,看你半夜三更的来这里,莫非你能看懂这岩壁上的推演图?”

    张横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不由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颜彦的脸上。

    “嗯,可以看懂一些。”

    颜彦目光转向了岩壁,美眸灼灼地望着上面的复杂符纹,却又微微摇头:“莫沙王子在他的笔记中,纪录了诸神复活神图的基础架构原理。因此,我懂得一些这些符纹。但是,毕竟笔记上所记载的东西太肤浅,现在这幅推演图,已是非常深奥的层次。我直到现在也没看懂它。”

    “原来 是这样!”

    张横有些失望,他还以为能从颜彦这里,获得莫沙在这里刻画这幅推演图的一些秘密。

    “不过,我虽然完全看不懂这图,但是,我从它的架构情况来看,莫沙画的这图,应该是一种破解神图,是为了打开某个地方的阵势。只是,他似乎掌握的信息还不够,所以完全无法推演出来。”

    颜彦想了想又道。

    “破解神图?为了打开某个地方?”

    张横喃喃着,不禁又摇了摇头。颜彦所分析出来的这个信息,非常的重要。只是,张横他们对莫沙王子所了解的信息实在是太少,根本无法从这一点点已知的条件,推测莫沙王子的目的。

    不过,当日莫沙王子带众人故意绕开了正路,进入了这处诡异的地下河流空间,他必然有着特别的目的。

    只是,张横之前一直无法猜测。

    如今,再由颜彦所透露这幅推演图上的信息,却已是让张横明白,那位来自中东某国度皇室的莫沙王子,他进入此处,想来就是为了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否则,他不会在此留下这幅用来开启某个地方的推演神图。

    两人说着话,时间已是不知不觉到了凌晨六点,颜彦手腕上的手表,发出了一阵蜂鸣,显然她给自己闹了闹钟。

    “六点了,我们回去吧!”

    张横会意地朝她点头:“一会儿大家也都要起来了。”

    然而,当两人转出岩石的拐角,正看到谢芳紫从帐蓬里出来。当抬头看到张横和颜彦一起从岩石后出来,她整个人不禁一呆。顿时,她望向两人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小芳,这么早起来了?”

    张横连忙打招呼,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嘻嘻,张大哥,莲小姐,你们真是好兴致,这么一大早就在此处看风景啦!”

    谢芳紫终于回过了神来,不无讥讽地道。

    “嗯!”

    颜彦又恢复了她先前的冷漠,瞟了一眼神情尴尬的张横,却并不理会谢芳紫那带着刺儿的话,只是从鼻腔里哼出个嗯字,顾自走向了自己的帐蓬。

    “切!”

    谢芳紫不屑地轻切一声,脸上浮起了怪异的表情,意思非常的明显:那是对颜彦的鄙视。

    果然如张横所料,一会儿功夫,整个营地已是热闹起来,西瓦娜和艾尔莎白以及梁荣文手下的保安们,全部都起了床,开始收拾帐蓬和一些生活用具。

    昨天晚上在篝火晚会上,已是有了决定,在此宿营一夜后,一早就出发。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大家确实是谁也不想多呆。甚至许多人昨天晚上,并没有真正的睡好。

    草草地吃了早饭,大家全部站到了湖边的那片瀑布下,接下来的行程,自然是逆流而上。

    不过,瀑布是无法攀跃的,只能从形成瀑布的山崖上爬上去,已翻过这段落差。

    张横早就又从玉瓶中用真元逼出了一缕血色轻烟,它所指引的方向,也正是瀑布的上方。这也就是说,当日的小蕾他们,也是爬过了这里,向瀑布的上方去了。

    选了一处山崖壁,这里的崖面比较粗糙,凹突不平的崖面比较容易攀爬,再加上崖上缝隙里,长出许多藤蔓杂树,更是有利攀行。

    梁荣文亲自上阵,他的身手确实是非常不错,身如猿猴,迅速就往崖上爬了上去,足见他在这方面的功底。

    等他爬到了崖上,便放下了两根绳子,以便后来者可以当保险绳,甚至体力稍弱者,就直接用绳索吊上去。

    一众人除了谢芳紫和露斯两女,看起来比较纤弱外,其他人还真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于是,大家把露斯和谢芳紫先用绳索吊到了上方,这才陆续往上爬。

    艾尔莎白故意选择了与张横同时攀爬,等两人爬到了半途,艾尔莎白的声音传了过来:“张横,我发现了威尔留下的警示。”

    “哦?”

    张横神情一滞,不由往艾尔莎白靠近了些:“他怎么知道,他留在这里的信,一定能被人看到?”

    “威尔用他们家族特别的标志,标识在附近留下了一些信息。”

    艾尔莎白神情凝重,压低了声音,在张横耳边道:“我按照他的指示,终于在昨天晚上宿营的营地里,找到了一封被他藏在石头缝里的信。”

    “嗯,信里留下了什么?”

    张横下意识地问道。

    “威尔显然非常坚信,他们这支队伍失踪后,他的家族一定会请求我们教庭方面出手。他甚至还认为,以我们教庭的力量,肯定可以发现他们失踪之谜。所以,才会留下那封信。。”

    艾尔莎白解释了一下,这才继续道:“他在信中说,他对莫沙产生了很大的怀疑,甚至认为,当时突然出现的门户,就是莫沙故意弄出来,并有意引他们进入了此地。”

    说着,他把威尔信上的内容详细地说了一遍。

    威尔的信里确实是留下了很多的信息,不但把当日他们如何进入此地的情形说了个清楚,而且还说明了之后的一些状况。

    最初进入此地的门户开启,也正如张横他们那样,是在导游介绍神之奇迹,天空出现那扇宏伟的迎宾门之时。

    也正是莫沙注意到了对面山崖壁上,同样有一道迎宾门的投影。并且,他当时无比好奇地跑了过去,不知是激动还是别的原因,他甚至扑到了那块崖壁上,抚摸起了迎宾门的投影,嘴里还叽哩咕噜地说道着什么。

    当其他同学看到他这一怪异的举动时,都不由赶了过去。

    但是,就在那一刻,山崖壁上突然就开启了一道门户,并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大家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全部被吞噬入了光芒中,等同学们回过神的时候,就已是出现在了地下河流那诡异的空间里。

    威尔还提到了一个细节。当时他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威尔毕竟也不是普通人,曾在教庭经受过几年的严格训练,学了教庭的一些本领。因此,他还保持了几分冷静。

    就在被光芒所吞噬,大家的身形要消失的时候,威尔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比震惊的情形,莫沙竟然一掌拍在了导游的脑袋上,把导游直接拍了出去。

    当时,他只听到导游发出的尖叫,之后就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了。

    “导游是被莫沙攻击后,才导至的失忆和痴呆?”

    张横蹙了蹙眉:“那他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导游与其他学生有什么差别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艾尔莎白耸耸肩,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意:“威尔在信中并没有说明,也许只有找到莫沙他们,才能解答这个问题。”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缓缓地向上攀登,下面和上面的人倒也没什么人怀疑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再加上隆隆的瀑布声,完全掩盖了他们之间的说话,根本不用怕别人听到。

    “进入这里后,威尔更是越来越感觉,莫沙的举动有些怪异。”

    艾尔莎白继续道:“他发现莫沙特别注意沿河岩壁,似乎对于一些阴晦不明,似天然又象是人工画在岩壁上的图案,特别感兴趣。”

    “威尔也曾仔细观察过莫沙感兴趣的那些图案。但他完全就没看出那些凌乱不堪的图案,到底包含了什么。因此,也就只好把疑问埋在了心底。”

    艾尔莎白语气变得肃然起来:“直到他们来到昨天晚上我们宿营的地方,又发现了莫沙出格的行为,心中这才怀疑,他们会进入此处,是莫沙有意而为之。”

    不待张横问话,艾尔莎白自顾自已是说了下去:“威尔发现的莫沙的出格行为,就是我们发现的,刻画在岩石上的那幅推演图。威尔也认出了它是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特有的符纹,从而认定莫沙是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人。也认为他故意带大家进入此地,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

    张横点头。

    “所以,他在信的最后说,之后的行程,他会时刻注意莫沙,并会不断地留下相关的信息,以便给前来寻找他的人,留下更多的线索。”

    艾尔莎白脸上闪过一抹喜色:“张横,也许接下来的路途中,我们能看到威尔留下的更多信息,相信这对于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

    “这太好了。”

    张横也是喜上心头,他还真没想到,小蕾的队伍中,还有这样一位探子存在。

    说着话,两人已爬到了崖壁的上方,只差几步,就可以攀到崖顶。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崖顶上陡地传来了一阵惊呼:“啊,大家小心……”

    声音似乎是梁荣文所发,但因为隆隆的瀑布声存在,他小心后面的话语,张横和艾尔莎白并没有听清楚。只感觉他的叫喊声里,充满了焦急和惊恐。显然,他是发现了什么危险的事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