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0章 人体炮弹
    梁荣文的示警,立刻惊动了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连忙转头向下面望去。然而,一望之下,两人也是大惊失色。

    此时此刻,下面还剩下四人,西瓦娜与颜彦以及两名保安,四人正昂头观看着张横和艾尔莎白攀岩,嘴里还似乎在说着什么,神情轻松自然。

    四人的表现自然没有什么异常。而真正有异常的却是在他们的身后湖泊中。张横可以看到,一团巨大的阴影,正在湖泊边离四人三四米左右的地方,急剧地从湖底浮上来,好象是湖里有什么东西,正要扑向岸上的四人。

    只可惜,因为四人是背朝湖泊,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幕情形。再加上隆隆的瀑布声,掩盖了四周一切的声响,他们似乎丝毫未觉。

    哗啦!

    正是时,水底的巨大阴影,终于从水面上探出了身形,张横却是骇然惊魂,不禁大叫:“不好,是那头怪物,西瓦娜小心。”

    不错,从水底冒出来的正是先前在两河交汇处看到过的怪物。不过,现在的怪物,样子却是惨不忍睹。背上的那一排狰狞的骨刺,大半被折断,长长短短地矗立着,看起来怪异之极。

    不仅如此,它全身那如同是铁甲般的鳞片,也早就零落一片,许多地方更是露出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创疤,显然当时被阿大阿二一痛狂奏,已是让它遍体鳞伤。尤其是在它的脖颈部,有一处特别巨大的创口,足足有脸盆大小,深可见骨,直到如今,仍是在汩汩地流着鲜血。

    这个创口,正是最初西瓦娜用重磅集束炸弹炸出来的,对它形成了极大的伤害。以至于它在面对两头海狒王时,根本没有了还手之力。

    这头怪物显然已是有了很高的智慧,能记得伤害它的人是谁。因此,它一冒出水面,一对铜铃般的巨目,就死死地瞪住了岸上四人中的西瓦娜,眼瞳里浮起了血丝,眼神中更是透出了无比怨毒和仇恨的光芒。它的目标就是伤害它的西瓦娜。

    说来也是凑巧,这个湖泊正是这头怪物的老巢所在。它被重创后,一口气就逃回了湖中。当张横这支队伍到来的时候,它立刻警觉。只是,当时它伤势太重,又感受到队伍中有强大的气息,却是根本不敢出来。只敢在水底偷偷地窥视,时刻注意着张横他们的动向。

    直到张横他们要离开,而队伍中最强的张横和艾尔莎白也爬上了崖去,它总算是等到了机会,这才突然冒出水面,要向西瓦娜攻击,以报先前伤害之仇。

    “西瓦娜小心!”

    张横居高临下,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不禁大喊。

    但是,隆隆的瀑布声把他的声音几乎淹没,西瓦娜他们虽然看到了张横似乎在喊叫着什么,却根本听不清他的话。反尔是一边的颜彦,陡地有所感应,转过了身来。

    然而,颜彦的反应仍是迟了。

    嚎呜!

    怪物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巨尾一甩,整个身形猛地从湖水中狂窜而上,扑向了还是未知未觉的西瓦娜。

    两名站在西瓦娜身后的保安,以及已然觉察的颜彦三人,被怪物带起的劲风巨浪卷携,顿时被撞向了一边。

    颜彦虽然修为堪达三品顶峰,但她毕竟并不擅长近身搏斗,更不是**强悍的力量型战士,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完全无能为力。

    “啊!”

    西瓦娜此刻也感受到了什么,刚转过身,就立刻看到了正张开巨口,露出森森獠牙,疯狂地向她扑来的怪物。

    西瓦娜吓得魂飞魄散,那里还能有什么反应,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嚎呜!

    怪物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张开的巨嘴里,陡地伸出了一条腥红的长舌,就猛地朝西瓦娜卷去。

    “孽畜尔敢!”

    张横在上面看得牙眦欲裂,他哪里能容这样的事发生。陡然一声暴喝:“去死!”

    轰!

    张横全身暴起了一团耀眼的银光,双足一蹬,整个人如同是一颗流星,就从百多米的崖顶直坠而落,朝着怪物猛撞了过去。

    “啊,张少!”

    崖上崖下顿时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谁也没有想到,张横在这一刻竟然会做出如此的举动。他竟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把自己当成了一枚人体炮弹去砸怪物。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部震憾当场。

    嚎呜!

    怪物巨大的眼瞳里,也映出了张横从上方直坠而下的身形。不过,它现在已是根本没有了任何反应的余地,所以狂扑之势依旧不改,反尔更是加快了要吞噬西瓦娜的速度,长舌如血色的闪电一样,骤然狂闪,已然卷住了西瓦娜。

    怪物大喜,就准备长舌一甩,要把西瓦娜送入嘴里,用森森的獠牙,把这个可恶的仇人咬成两截。

    轰!

    正是时,张横已然落到了地面,他的身形如同是一块殒石,正好砸在了怪物脖颈处的那个巨大创口上。

    呜呜呜!

    一幕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情形发生了,怪物发出凄厉的悲呜,整个脑袋竟然就这么被张横一砸,硬生生地滚落在地,那长长的舌头还卷着西瓦娜,就差那么一线,就要被它森冷的獠牙给咬住。

    怒血狂喷,溅起漫天的血雨,把四周的两名保安和颜彦淋得成了血人,却是把颜彦刹那惊醒,她陡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张横!”

    叫喊声中,颜彦什么也顾不得了,就扑向了血泊里的张横,一把把张横抱住,呜呜呜呜地哭泣起来:“张横,不要死,我不要你死,你还没有为我做到你答应的事,张横……”

    直到此刻,颜彦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终于爆发了出来。

    而她也终于明白,这个男子,其实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了自己的心里,她真的不能没有他。

    “彦儿!我没事。”

    突然,浑身是血的张横,在颜彦的耳边轻声道。

    说话间,张横还用他厚实火热的唇,亲吻了一下颜彦的耳垂。

    “啊!你,你,你……”

    颜彦这回是真的惊呆了。在她的想象中,张横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又是落在了身如铁块的怪物身上,就算是真的铁打的,也会一命呜乎。

    可是,现在她明明听到了张横的说话,还感受到了张横吻在她耳垂的异样感觉,这顿时让她目瞪口呆,一时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张少!”

    “张横!”

    崖上崖下的人,这个时候也全部醒悟了过来,一个个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艾尔莎白更是身形一闪,如同是一朵轻云般,穿过蒸腾的水气,向下飘来,她的芳心此刻也是一片如火炼焚。亲眼看到张横从百多米高的崖顶跳落,她也以为张横这回是必死无疑。

    然而,她的身形还在半空,突然娇躯骤然剧震,俏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张横!”

    艾尔莎白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她竟然看到,被莲彦抱在怀里的张横,自己跳了下来,并向怪物滚落在不远处的脑袋走了过去。

    张横竟然没有摔死,而且,看他的举动,根本就象没事人一样。

    张横自然是没什么事,以他被蛮神之力萃练过的强悍身体,区区百多米的高处,还真摔不死他。更何况,在别人看来硬若金刚的怪物身体,毕竟还是血肉之躯,有着一定的弹性,更是减缓了他下落的缓冲力。

    不仅如此,张横可不是盲目跳下来,他选择了怪物脖颈处那个巨大的创口,这应该是如今怪物最致命的弱点,也是它身体最软的地方。

    百多米的高度,近三十多层楼,以张横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从如此高处跳下来,势能估计已是有数十吨到百多吨。再加上他护体的蛮神力量,这一砸之势,绝对如同是殒石摔落一样恐怖。

    可怜的怪物,做梦都不会想到,它竟然是被人砸死的。而且是砸成了脑袋与脖子分家的惨状。

    张横直奔怪物摔出几米外的脑袋,西瓦娜还被怪物的长舌卷住,身体还含在怪物的嘴里。一边跑,一边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西瓦娜没有被怪物一口咬成两断。

    “西瓦娜,你没事吧?”

    终于来到了怪物的脑袋边,看到西瓦娜被怪物的长舌死死地卷住,整个人都被那腥红恶臭的长舌所包裹,根本看不到它是生是死。

    张横心头大凛,也顾不上怪物嘴里满嘴的恶臭,奋力把它的舌头给拉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把西瓦娜从长舌里给解脱出身。

    这时,颜彦和两名保安也赶了过来,一起帮忙。

    “啊!魔鬼……”

    被拉出来的西瓦娜满身是滑腻腻的怪物口水,当她睁开眼,看到面前站着四个血淋淋的人形物,她还以为自己已然是被怪物吃掉,这是灵魂来到了魔鬼的地狱,所以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心动魄的尖叫。

    “西瓦娜,我是张横,你没事了,你还活着,没有被怪物吃掉。”

    张横不得不轻轻地搂住了她,一边安慰道。

    “张横?”

    西瓦娜浑身剧震,似乎张横这个名字,具有某种魔力,让她凌乱惊慌恐惧的心,也刹那有所平静。她充满恐惧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张横,直到认出了张横血污下的面容,她这才相信了张横的话:“你真的是张横,我真的还活着,没有被怪物吃掉?”

    说着,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狠狠地掐了一把。直到感受到脸部传来的疼痛,西瓦娜算是真的清醒了。

    然而,清醒过来的西瓦娜,紧接着做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相信的举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