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1章 最难消受美人福
    “张横,我没有死,哈哈哈!”

    西瓦娜突然狂笑起来,与此同时,她猛地推了一把张横。

    西瓦娜的这一推,力度极大,张横措手不及,顿时被她推得向后踉跄了几步。但是,还没等张横站稳,西瓦娜大笑着猛地扑向了张横。

    卟通!

    两人就在湖边,相差也就几步路,西瓦娜这一扑如同是恶狼扑食,顿时把张横扑入了湖泊中。两人抱作一团,西瓦娜嘴里还在狂笑,身形却与张横沉入了水里。

    “啊!”

    这下,旁边的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清醒过来的西瓦娜状若疯狂,竟然做出如此离谱的举动来。

    “西瓦娜,张横他身上还有伤,你快放开他,让他上来。”

    颜彦急了。她还以为,张横从百多米高处跳落,就算没摔死,肯定也是受了内伤。现在被西瓦娜这样折腾,这岂不是要伤上加伤。

    然而,西瓦娜根本不听,现在的她完全处于一种劫后余生的极度亢奋中。她需要发泄心中的那份激荡的心情。可怜的张横正好成了陪她发泄的对象。

    张横心中苦笑:看来,这洋妞的暴力倾向,是出在骨子里啊!

    好一会儿,西瓦娜总算有所安静下来,放开了张横,顾自在湖泊里洗起澡来。张横趁机迅速游了开去,他可不想再在这洋妞身边呆下去了。

    颜彦也跳入了湖里,迅速地游向了张横,她还是不放心,非得仔细检查一下张横的状况,看他是不是受了内伤。

    她也顾不得此刻是众目睽睽之下,就在水里,抓住了张横的手腕,细细地探察起了张横体内的情况。

    张横没有拒绝,就这么任由颜彦抓着自己的手,他能感受到颜彦对自己的关切,心里一团暖意在蒸腾。

    “阿!”

    崖上崖下的人们,却是一个个看呆了。在他们的印象中,莲彦是个冷漠不合群的女子,别说是象现在这样,主动去关怀张横,在以前,她可是把张横当仇人似的,一向是冷眼以对。

    可是,仅仅过了一夜,她咋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对张横象是妻子对丈夫那样体贴起来?

    “你真的没事?”

    等细细探察过张横的身体,颜彦的俏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张横竟然毫发无伤,确实是把她给震呆了。

    “嗯,彦儿,我没事。我曾得到蛮族蛮神之力的萃练,一旦运起蛮神之力,身体堪比精金。”

    张横简略地把自己当日在蛮族的奇遇说了一下,颜彦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她望向张横的眼神却也有些不同了。

    这个与自己有过神交的男子,在他的身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这个时候,艾尔莎白也从空中降落到了地面,望望那头长达十多米,身躯如同一座小山的怪物,再看看水里正在洗刷身上污血的张横,艾尔莎白那碧蓝的眼眸里,浮起了复杂的神情。

    纵然她是一位四品的强者,可是回想到先前那惊心动魄的情形,还是让她心头无比的震憾。

    眼前的那个男子,他到底修练了什么奇异的功夫,能让身体如同铜铸铁打一样强悍。还是他当时受到了神的庇护,才能在砸掉了怪物脑袋后,他仍可以一点没事。

    艾尔莎白可没忘了,当时的张横全身发射出了耀眼的银光,整个人就如同是天神降世,坠落时更如同是流星破空,那股声势,确实骇人之极。

    “张横,谢谢你。”

    突然,西瓦娜向张横和颜彦这边游了过来。

    两名保安下湖洗澡,顺便把刚才张横从崖上跳下,救了她一命的事,说给了她听。

    这下,西瓦娜是真的震憾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张横竟然是用那种不要命的方式,才救下了她一命。

    说来也是西瓦娜命大,如果不是怪物捕食的方式奇特,是先以长舌卷住猎物,然后才咬噬。正是如此,才让她还留有一命。否则,她早被怪物给一口咬成两断了。

    “西瓦娜小姐,不用客气。”

    见到西瓦娜游过来,张横连忙摆手,一边却已是暗暗拉了拉颜彦,迅速向岸边游去。

    张横如今对西瓦娜这个暴力女,心里已是有阴影了。她的表达方式实在是太不靠谱。先前庆贺死里逃生,就把张横扑入了水里,那情形可是好说不好看,张横更是不愿再被她来一次。

    爬上岸来,这才有心思细细观看那头掉了脑袋的怪物,张横自己也啧啧称奇。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选定了它的脖颈创伤处为落点,无论是掉到它身上的那个部位,张横都会吃不了兜着走。这怪物头上长有一根独角,隐藏在两块隆起的头骨后,而它的背上,全是被折断了大半的骨刺。

    要是落在这些地方,只怕现在的张横是个被刺个透心凉的惨状,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说来也是幸运,当时的张横在看到西瓦娜遇险,根本连思考都没思考,就做出了以自己为武器,攻击怪物,拯救西瓦娜的决定。不管怎么说,西瓦娜是这个旅游团的成员,貌似还是他的合作伙伴。张横岂能见死不救?

    “张横,你确实是厉害,这条魔龙可是我们西方的上古异兽。估计都活了几千上万年了,想不到却是死在了你的手中。”

    艾尔莎白满怀的感慨。

    “是吗?”

    张横淡淡地一笑,心中其实有一种冲动,很想把这头怪物给开膛剖肚,以这怪物活了千儿万把年的悠长岁月,它的体内肯定有好东西。

    不过,看看四周的三女,又望望崖顶上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露斯和谢芳紫。张横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想法。

    开膛剖肚这样血腥的场面,在这么多女孩子面前,实在是做不出来。不过,张横却也不准备放弃魔龙的尸体,这东西全身可都是宝。别的不说,光是它的一身血肉,就充满了奇异的能量,对于阿大阿二两头海狒王来说,就是大补特补之物。

    所以,张横准备等大家全部攀上崖顶,就释放出阿大阿二,让它们把这头魔龙的尸体,搬来,让自己收入江山社稷图里。到时,它就任由自己处理了。

    一场危机总算在张横惊世骇俗的表现下化解,众人在感慨和震憾的心情中,陆续爬上了瀑布所在的山崖。不过,现在队伍中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梁荣文和四名手下,对张横的态度更加的敬畏。他们都是雇用兵出身,最是崇尚强者。张横的表现,完全折服了他们,也让他们明白,自己这次跟随的人物,绝不是个普通人。

    谢芳紫依然如同是依人的小鸟,等张横一攀上崖顶,立刻就象是迎接英雄一样,飞扑了过来,一对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小星星,那一声声张大哥,更是甜得腻死人。

    这让随后上来的颜彦,大皱眉头,但当着这么多人却也不好说什么。

    然而,谢芳紫早就注意着颜彦的神情,看到她皱眉的神色,她顿时如斗鸡一样,向颜彦做了个你想怎么样的动作,望向颜彦的眼神里,更是满满的都是挑衅。

    先前在崖下的时候,莲彦与张横之间那份亲昵,小丫头自然是看在眼里。她心中很不服气,更是非常的生气。想不到莲彦平时表现的那么冷漠,甚至对张横更是象有仇一样。

    那知,他们两人却暗地里早就有勾搭了。否则,先前张横出事,莲彦不会有那种表现。

    所以,她现在是非常不屑莲彦,克意要与她别别苗头。

    颜彦自然不会在乎这小丫头的挑衅,完全无视了她。以她莲花圣母孤高尊贵的身份,岂会与谢芳紫这个黄毛丫头一般见识。

    张横此刻也无遐顾及其他,正细细地观察崖上的情形。

    瀑布上流其实也是一条地下河流,只不过看起来比下面还要宽些,有十四五米左右的宽度。因为在此形成落瀑的原因,这里的水流更加的湍急,看起来比下面的河流更凶险。

    幸好,河流的两边仍留有两三米宽度的砂石滩,可以容人行走。而那道轻烟也正沿着原先左岸的砂石滩,正缓缓地飘飞向前。

    “嗯,看来小蕾他们仍是按着河流的逆流方向去了。”

    张横心中大定,只要血色轻烟的指引没有失去,他仍是有希望找到小蕾他们。

    稍稍修整,大家再次检查了身上的装备,队伍终于重新上路。

    当然,趁着这个机会,张横已是偷偷地招唤了阿大阿二,让两头海狒王去下面搬怪物的尸体。

    再次上路的队伍,排列有了些变化。原本走在中间,被众人保护的导游露斯,西瓦娜和谢芳紫的三人队伍中,多了张横这号大男人。

    这不是张横自己凑上去的,而是谢芳紫硬把他拉到了三女中间。而且,她一点也不避嫌,亲昵地挽住了张横的胳膊,半个身体都倚在了张横怀里,亲热的就象是一对小情侣。

    不仅如此,她还不时地回头瞟一眼莲彦,脸上满是得意的胜利表情。

    这让张横很是尴尬。但是,让张横更加无语的却还在后面。西瓦娜自知道是张横舍命救她后,对张横的态度也变得炽烈起来。这回,她也如同是谢芳紫一样,挽住了张横的另一条胳膊,看她那灼灼的眼神,张横都怀疑她有以身为报的那个意思了。

    一左一右两大美女相伴,那不是左拥右抱又是什么?外人看起来这可是真正的小k享受,但张横可是心中暗暗叫苦,他无福消受这样的香艳啊!

    这不,背脊上总是传来一阵如火烧般的灼热,微微偏头,便可看到颜彦那犀利的眼神,还有艾尔莎白满含深意的微笑。张横那叫一个不自在,如芒在背,这一路走来,简直就这么僵直着,连手都不敢随便动一下,生怕碰着触着了紧挨在自己身上的两女什么部位。

    正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西瓦娜身边的露斯,陡地尖叫起来:“神啊,魔鬼,魔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