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4章 路上的血迹
    “好了,大家上路吧!”

    气氛有些沉闷。不过,此时强效酒精炉上的食物也已飘出了香味,这总算缓解了大家紧张的心情。

    众人纷纷起身,盛饭的盛饭,尽可能地把原本压抑的气氛搞得活跃起来。

    等一餐中饭落肚,大家也恢复了体力,精神上更是振作了许多。

    望望众人回复了原本的活力,张横终于开口说了话:“露斯小姐,至于你所说的血弥撒会引来毒蛇。这一点也请大家放心,在下有驱蛇的灵药,只要嘴里含上一粒,不但毒蛇不敢靠近,一般的毒虫毒物,也会避而远之。”

    说着,张横拿出了一个玉瓶,交给了露斯:“麻烦露斯小姐给大家每人发一粒。”

    “好的,张先生。”

    张横的本领在场所有人都见识过。别的不说,光是他从百多米的崖上跳下去,砸掉了魔龙的脑袋,这一壮举,就足够众人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众人对他的话是无比的信服。如今有他提供的药物,可驱蛇虫,众人顿时兴奋起来。

    大家开始上路,但这回每个人的举动都变得小心翼翼。露斯刚才所讲的传说故事,还是在众人心中造成了影响。特别是见到了魔龙和血弥撒,这一切似乎都在印证那个故事的真实性。

    走出不远,梁荣文又在这边的崖上,看到了一株血弥撒。而且,这一株比先前的那株花朵更大,竟然有脸盆大小,每一瓣花瓣,也有尺许长短,颜色鲜艳得如同要滴出血来。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朵血弥撒只剩下了一半,右侧的一半花瓣不知怎么的,竟然全部没有了。从花朵上留下的痕迹看,是刀切的结果。

    显然,是之前有人用刀切去了它的一半花瓣。

    这回因为距离近,大家总算看清了它花蕊中央的那种诡异图案,场中不由发出了一阵惊叹声。各种书藉虽然都有血弥撒的图案。不过,这东西毕竟在外面很少见。所以那些图案都如出一辙,似乎根本就是同一张图片上复印过来的。而且,只有模糊的一个影像,哪里能象现在这般,近距离地看到真实的魔鬼花。

    “嘻嘻,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花要叫魔鬼花,原来它的花蕊中有一张魔鬼脸。”

    谢芳紫又恢复了她活泼可爱的性子,拉着张横嘻嘻地娇笑起来。

    “是血,这里有血迹!”

    这个时候,突然西瓦娜的声音响起:“啊,还有蛇,不,是蛇尸。”

    “什么血迹?”

    西瓦娜的惊叫顿时吸引了所有人,刷地一下,五六支狼眼手电,同时照向了她。

    为了预防真的有毒蛇蜇伏,大家现在也顾不得要节约电池了,所以,又多加了几支手电以照明,至于头上的矿灯,更是人人开启。

    惨白的狼眼手电光下,一滩血迹赫然映入了众人的眼里,果然旁边还有一条细如成人小指的小蛇,只是它已被斩掉了脑袋,一个三角形的蛇头就在不远处。

    仔细看去,那滩血迹已然发黑,因为是在一块岩石上,所以还残留至今。

    西瓦娜从包里翻出了一件如笔一样的仪器,对着那滩血迹啪地射了一下。顿时,笔尖射出了一道蓝汪汪的光芒,而她的脸色也更加的凝重起来:“这是人血。应该是那十名失联大学生之一留下的。”

    “嗯,极有可能他们中有人被这条毒蛇咬了。”

    张横微微蹙眉:“为了给他或她清理血里的蛇毒,这才放了血。”

    看到这滩血的时候,张横心里陡地一惊。他立刻想到了队伍中还有小蕾,生怕被蛇咬的就是她。

    不过,当凝目细看,看到血色轻烟仍在前面飘飞,他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说明小蕾在此之后,依然是向前而去,更说明当时遭蛇咬的不是她。

    众人纷纷点头,一边的颜彦用一根木棍挑了挑那条小蛇的尸体,脸上表情无比的凝重:“这是极毒的飞翼铁线蛇,早在元古时期就已灭种了,想不到竟然这里还会有遗种。”

    莲花圣母古国,曾经就是在西域某地,那里也是毒虫横生的地方。得到莲花圣母传承的颜彦,对这方面非常的内行。

    经她这么一提醒,众人这才发现,蛇尸的两侧,果然有两排薄薄如同是蝉翼的皮膜。因为蛇尸已是有段时间,开始干憋,如果不提破,还以为是它的皮肤开始腐烂的原因。

    “被咬的人还算是命大,总算有魔鬼花可解毒。”颜彦有些感慨:“据我所知,飞翼铁线蛇无药可解,一般被咬只有等死的份。”

    现在,大家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上面那朵魔鬼花,会只剩下了一半的花瓣。想来应该是当时他们的队伍中,有人也熟知魔鬼花的用途,用它解了蛇毒。

    张横对什么飞翼铁线蛇兴趣不大,他的目光又回到了那朵魔鬼花上。微一沉吟,身形纵起一米多高,同时手腕伏以神尺一闪,已用尖端的刀片,把剩余的花给切了下来。

    嗤啦!

    一声轻响,魔鬼花的花蒂处,陡然喷出了一道血色的水柱,洒向了四周。

    “啊,小心,血弥撒的汁液有剧毒。”

    露斯的尖叫响起。幸好,大家离崖壁都有段距离。而张横在看到血色液体狂喷而出的时候,也意识到了什么,早已用真元卷起了一阵急风,把它卷到了一边。

    嗤嗤嗤!

    异响不断,被血色液体溅到的岩石,竟然在眨眼间被腐蚀了一层,表面也变得黑乎乎的一片。

    只是,让人感觉震惊的是:空中弥漫了一团奇异的香气,却是那血色液体散发出来的气息。

    张横暗叫惭愧,自己对魔鬼花好奇,这才想把它采摘下来,好好研究一下。那知,这花如此的诡异,竟然还能喷出血色毒液。如果不是露斯提醒,自己又是反应得快,只怕这回是要闯祸了。

    心中想着,就准备弯腰去捡落在地上的魔鬼花。这个时候,突然上方的黑暗里,一阵沙沙沙的轻响响起,一种阴森冰寒的警兆,也骤然升腾。

    “不好,大家小心!”

    颜彦和艾尔莎白两女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一直在注意崖壁,已然是发现了上面的异常:“上方有东西在活动。”

    说话间,梁荣文的狼眼手电,也照向了崖壁的上方。顿时,一幕让所有人头皮发麻的情形,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只见,惨白的狼眼手电光下,一条条小蛇,正从崖壁上方一条裂缝中探出头来。

    因为那条裂缝并没有一直裂到崖壁的底部,所以,先前大家根本没注意到上方有这么一条宽有手掌,长达十数米的大裂缝,更是没有想到,这条裂缝中,会隐藏着数以千百计的蛇。而且,从它们三角的脑袋,两侧有薄翼的形象来看,正是莲彦所说的飞翼铁线蛇。

    此时此刻,这些蛇似乎被什么吸引,一条条都从裂缝里游了出来,悠悠的目光,在手电光的照耀下,显得别样的阴森。

    啊!唔唔唔……“

    露斯发出了尖叫,但刚喊出口,却已是被旁边的西瓦娜捂住了嘴,并带着她迅速向前奔去。“快走!”

    梁荣文也开始向前移动,一边挥挥手,招呼在场的人快点离开这处可怕的地方。

    他已然明白,这些蛇应该是被魔鬼花那喷出的血色汁液的香味给引出来的。怪不得露斯说,魔鬼花开放时的香气,极易引来毒蛇。

    幸好,梁荣文一众手下,个个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的雇用兵,面对如此数量的毒蛇,虽然也是心中恐惧。但却是惊而不乱,仍保持着原先的队形,向前缓缓退去。

    至于张横和颜彦以及艾尔莎白,根本没把这些毒蛇放在眼里,所以也不会乱得没有方寸。

    谢芳紫意外地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恐,在张横的保护下,她似乎胆子特大,随着张横他们一起撤离了这里。

    一众人无声无息地缓缓向前,直到离开了大裂逢有四五米,这才加快了速度。

    说来也是奇怪,直到所有人离开这里,那些蛇没有一条向他们发出攻击。因此,这一次遭遇,是真正的有惊无险。

    然而,看到了那么多隐藏的毒蛇,大家的心情也变得无比沉重。梁荣文立刻调整了探察的方式,最前面的三人,一个照前面的路,两人照明崖壁的状况,对四周的情形更加密切地注意起来。

    张横的心也是沉甸甸的,并不是为自己,而是担心小蕾。

    他们的队伍中有人遭蛇咬噬,这说明他们并没有自己这样可以驱赶毒虫毒物以及毒蛇的有效药物。普通的野外用驱虫药品,根本对此地的极毒蛇类无效。那么,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小蕾他们该如何度过?

    就算有魔鬼花可疗毒,但要是遭到大量毒蛇的攻击,还有救治的时间和余力吗?

    果然接下来的路程更加的凶险,由于全方面的探察,一路行来,发现的毒蛇越来越多,大多就隐藏在崖壁的一处处缝隙里,可以说每一道缝隙中,都会隐藏着数量或多或少的毒蛇。

    而且,毒蛇的种类也是各种各样,许多都是长得西奇古怪,连颜彦张横和艾尔莎白他们都叫不出名字。但只要看它们能生存于此,便可见它们绝对的剧毒。

    幸好,众人有张横所给的药丸,所有的蛇对他们避而远之,也没有任何一条对他们发出攻击。这让队伍中的人胆子也都大了起来,不再象先前那样畏畏缩缩。

    “这是什么?”

    突然,张横的眼眸一凝,脸色也骤然而变,他的视野比所有人都强,在离此百多米的黑暗里,他看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在此的东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