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5章 桥
    张横突然发现,远处黑暗中有不同寻常之物,他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我先去看看。”

    一边说着,也不待身边众人回话,身形已是急窜几步,刹那隐入了黑暗里。

    “张少,你要干什么?”

    梁荣文一惊,手中狼眼手电立刻跟着张横的身形照了过去,同时也加快了速度。其他人也是如此,不由加快了脚步。

    “旅行包, 是小蕾他们的队伍丢下的旅行包。”

    此刻,张横已是奔到了那边,目光一扫,脸色难看之极:“这么多金冠蛇的蛇尸,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剧烈的人蛇之战。”

    张横喃喃着,眼眸中射出了凌厉的光芒。此刻,砂石滩的地面上,凌乱一片,三只旅行包东一只西一只地丢在地上,甚至其中一只已有一半浸泡在了水里。其他零零落落的物品,也散落一地,有女孩子们所用的化妆品,以及登山用的工具和矿泉水压缩食品手机手提电脑等各种电子高科技产品。

    显然是队伍处于极度混乱时,从他们所背的背包中掉落下来的。

    不仅如此,在这些凌乱的物品间,有上百条粗细各异,全身长满金色鳞片,头上更是长有一个暗金色冠状突起的怪蛇。

    这些蛇正是一种元古凶物,被称为金冠蛇,极毒无比,而且凶残暴虐,对任何会活动的生物,都会发出攻击。

    只不过,满地近百多条金冠蛇,现在全部成了尸体。而且,看它们的死状,似乎是被某种威力强大的爆炸物所炸,有的被炸成了两截,更有的被炸得西巴烂,死状极惨。

    “是我们教庭的焰爆术。”

    正是时,后面的众人也都赶了上来,艾尔莎白和颜彦两人速度最快,最先赶到了张横身边。艾尔莎白一看满地的蛇尸,不由在张横耳边轻声道:“这应该是威尔出的手。”

    艾尔莎白是教庭中的巫妖女皇,已是属于教庭中的高层,对自家的术法自然无比的熟悉。所以,她一眼就看了出来,造成遍地蛇尸如此惨烈的情形,并非什么炸弹,而是有人使用了具有同样爆炸效果的焰爆术。

    尤其是这些死蛇,身上都有被烈火焚烧的痕迹,正是焰爆术的特征。

    “嗯!”

    张横点点头,他也看出了这是施展过某种术法的现象。一边说着,一边已是弯下腰来,拾起了丢在地上的一个旅行包。

    “啊!”

    谢芳紫和露斯他们也到达了现场,一看这里的情形,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不过,她们也知道此时问题严重,连忙捂住了嘴。

    梁荣文和四名保安,早就分散到了四周,严密地警戒起来,所有人的狼眼手电都已然打开,场中立刻亮如白昼。

    西瓦娜也上前帮忙,把半浸泡在水里的旅行包拖了过来,拉开拉链,翻查起了里面的东西。张横更是早把一只旅行包翻了个遍,在检查另一只包包了。

    旅行包里都是些私人物品,而且还全是女性的用品,小内内,背罩等一应俱全。张横也顾不得什么,把这些东西都仔细地翻了翻,脸色总算稍稍放松了些。

    这两个旅行包,都不是小蕾的,他又转头望向西瓦娜。

    “嗯,这包的主人叫赵丽萍。”

    西瓦娜当然知道张横的意思,连忙道。

    张横会意地点头,也不顾四周蛇尸遍地的肮脏,开始仔细地查看起了散落在地上的零碎东西。艾尔莎白和颜彦站在一边,却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就那么看热闹。

    “小蕾的化妆品。”

    这时,张横突然一声惊呼,陡地急冲几步,把一块脑袋大小的岩石一脚踢开。果然,在它与另一块岩石的缝隙里,有一个化妆品的玉瓶。上面赫然写着至尊秀丽。

    这正是以张横秘方,华雪莹改良,马萍儿她们推出的美容化妆品。而至尊秀丽,以张横妹妹秀丽命名,更是这一系列化妆品中的极品,属于非卖品,只有张横的亲人朋友才会有供应。别人就算是想以一百万一瓶的价格,也很难获得这一极品。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已迅速地捡起了玉瓶,感受着玉瓶那温润的玉质,他的心陡地抽紧了。

    这一瓶至尊秀丽,确实就是小蕾之物,还是过年的时候,张横亲自送给她的五瓶之一。

    小蕾对至尊秀丽无比的喜欢,更是珍若性命。现在,这一玉瓶却遗落在此,足见当时的情形有多混乱,多紧迫。以至于小蕾连她最心爱之物丢失,也没时间寻找。

    心中想着,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把玉瓶慎重地放入了口袋里,脸色已是沉重之极。

    从如今现场的情况来看,当时小蕾的队伍遭到了金冠蛇群蛇的攻击,他们的队员慌乱之下,拼命逃跑。队伍中的威尔,甚至不惜在这么多世俗之人面前,暴露身份,施展了教庭的术法。

    那么,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他们的队伍中是否有人受了伤。最重要的是:小蕾有没有事?

    然而,只凭一瓶至尊秀丽遗落现场,张横却也无法判断。幸好,心中并无悲痛的警兆。这说明小蕾应该还活着,只可惜

    张横也就只有这般的手段,却无法进一步推测小蕾的状况。

    场中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个默默地凝注着张横,气氛很是沉重。

    “走吧!”

    好久,张横总算回过了神,望望四周众人,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张少!”

    那知,一直守候在前面,严密观察着四周的梁荣文却喊住了他:“你有没有嗅到,前面有一股特别的香味?”

    “香味?”

    张横一怔,他刚才全部注意力都在地上散落的东西上,确实是没有注意到别的。不过,他深深地嗅了一下空气,却并无什么异常的香味。

    正满脸狐疑地想向梁荣文询问,突然,一股地下河流的浪头,卷携着一阵风儿,急吹而来。

    刹那,鼻际顿时被一股异香所灌满,不禁整个人都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为什么有如此浓重的魔鬼花香味?”

    艾尔莎白和颜彦此刻也意识到了什么,两女不由望向了张横,正好与他目光相触:“难道前面有大量的魔鬼花正在开放吗?”

    先前一路走来,张横他们也看到了许多的魔鬼花。只不过,那些花虽然也散发香味,但也就是若有若无的那股味道,只有张横斩掉的那朵,溅出的血色汁液,才香味比较浓郁。

    然而,比起现在所闻到的这股异香,那根本就不能比,这让张横等三人很是诧异。

    “现在好象更浓了些,先前还没有这么浓郁。”

    梁荣文自言自语道。

    “嗯,大家小心,如果前面是魔鬼花聚集的地方,可能会有更多更毒的蛇类。”

    张横微一沉吟,向众人慎重地道。

    队伍重新上路,气氛却是更加的压抑。尤其是空气中的那股浓烈的香味,变得越来越近,甚至没有河风吹来,也已可嗅到那股浓香。

    香味虽然沁人心脾,但众人感受到的不是那种心情愉悦的享受,反尔是一种无比沉重的压力。

    如此浓香,到底该是多少的血弥撒聚在一起开放,才会有这样的效果?每个人的心头,沉甸甸地都是缭绕着这个疑问。

    张横的心情也非常的不好,他的心思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满脑子都在想象,当无数的魔鬼花一齐开放,吸引来数量难以计数的毒蛇聚集。那么,当日的小蕾他们,又该如何走过这一难关?

    貌似前面百多条金冠蛇,就让他们的队伍丢盔弃甲,扔下了无数的行礼和装备。

    所以,望着前面曲曲折折仍在向前飘飞的血色轻烟,张横的心确实是无比的为小蕾担心。

    “啊,桥,你们看,那边有座桥!”

    这个时候,走在最前面的梁荣文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桥?”

    张横一怔,总算把思绪收了回来,凝目向前望去。

    在离此两三百米的远处,黑暗里果然有一条横跨两岸的阴影。因为距离实在是有些远,狼眼手电的光芒照到那里,已然变成了一片散射的光晕,梁荣文他们,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根本看不清那座桥的样子。

    然而,当凝目细看,张横的脸色骤然而变:“不对,那不是桥,好象是活的东西。”

    张横的眼力自然不是普通人能相比,在他的视野里,远处横跨空中的那个阴影,正在缓缓地蠕动。而且,狼眼手电照过去,那阴影竟然折射出了黝黝的反光,仿佛是金属之物。

    张横心头一凛,立刻真实之眼开启。顿时,湖面的水汽雾晦全然穿透,眼瞳也如是擦干了雾气的玻璃,一切都变得清晰而真切起来。

    “神啊!真的是蛇,而且是两条巨蛇!”

    张横的嘴都张成了蛤蟆,心头的震动以是无以复加。他自认见识过的蛇类也不算少,象在盐水古国的时候,就曾在古墓区遭遇隐藏在地洞中的那条恐怖的怪蟒。

    但是,此刻呈现在真实之眼内的那两条巨蟒,还是让他感觉骇然。也怪不得梁荣文要把它们看成是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