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6章 魔鬼花王
    “确实是蛇,是两条巨蟒。”

    这时,艾尔莎白和颜彦也看出了远处阴影的不对劲,两女不禁俏脸变色。以两女的见识,也是被那两条怪蟒恐怖的形象给震憾了。

    “蛇?不可能吧?”

    梁荣文还有些不信,竭力凝聚视力,想看个清楚。但终究河面水汽缭绕,根本如同是雾里看花,哪里能看得清楚?

    “大家先在这里临时休息一下。”

    望望四周,看这里正好是一片河弯的狭窄处,砂石滩向河中延伸了几米,特别的宽阔,张横立刻做出了决定:“我先过去看看,到时看情况再说。”

    大家对张横如今尽皆无比的信服,自然没有人反对。不过,张横正想跨步,突然颜彦的声音响起:“张横,我也一起去。”

    “彦儿!”

    张横一怔,正想说些什么,但看到颜彦那绝然的神情,他却什么也没说:“嗯,你要小心。”

    “咯咯,张横,本小姐也凑个热闹吧!”

    这时,艾尔莎白走上前来,来到了两人身边,咯咯娇笑道:“多一个人,也好有多一份照顾。”

    “好,那就辛苦艾尔莎白了。”

    张横点头,他对艾尔莎白的能力,还是非常的相信。有她加入,确实是更添几分把握。

    颜彦却是用异样的眼神望了艾尔莎白一眼,没有任何的表示。她曾看到过张横与这个洋妞几次亲昵的表现,知道这洋妞与张横肯定有着某种关系。

    只不过,她也是没想到,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这洋妞也会站出来,愿意与张横站在一起。

    这让她心中的疑云更甚。只是,现在却也不是追纠这方面的时候,她也就没多说什么。

    一直照顾着露斯的西瓦娜张了张嘴,似是也想说什么。但是,看看远处那诡异的阴影,她终究闭起了嘴,把想说的话吞回了肚里。

    她自然是有自知之明,如果远处的阴影真的是两条巨蟒,她过去不但一点没用,反而是个大累赘。

    不过,想了想,她还是从包里掏出了那剩余的两枚集束炸弹,走了上来:“张横,这两枚炸弹你们带着,也许能应应急。”

    “哼!”

    一边的谢芳紫这次倒是非常乖巧,没有粘着张横。但看到西瓦娜等三女对张横那副模样,她不禁撇了撇嘴。这才转过身去,与露斯扯起皮来。

    “好的,多谢西瓦娜。”

    张横也不拒绝,收起了两枚集束炸弹。

    三人也不用准备什么,就这么缓步向远处走去。后面的所有人,把狼眼手电全部打开,为他们照路。

    手电光把三人的身形,向前投出长长的影子,没入前方的黑暗里。在这片沉寂的空间里,显得别样的孤冷。三人就如同是前往易水的荆轲,众人突然感觉到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张横他们走得很慢,一路除了密切注意前面的那个阴影外,也不忘了四周的情形。特别是张横,他还得观察飘行的血色轻烟。

    不过,两百多米的距离,终究很短,不一会儿,三人已走了近百多米,那边的情形也更加的清晰了。

    横跨在空中那桥一样的阴影,确实就是两条怪蟒。粗达四五米,全身布满了碗口大的黝黑鳞片,一条从左岸探出,另一条从右岸延伸过来,两个如同是卡车头一样的蟒首,相距不到一米,吞吐着红腥,就这么相互对峙着。

    从远处来看,如此庞大的两条巨蟒,在空中形成的拱形,确实就象是一座桥。

    “张横你们看,魔鬼花,好巨大的魔鬼花。”

    艾尔莎白的声音响起,手指也指向了河流上方的崖顶,俏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确实是好大的魔鬼花。”

    张横和颜彦此时也已看到了那朵魔鬼花,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异样:“我看能算得上是魔鬼花的花中之王了。”

    此处是地下河道的一片开阔地,两岸相隔近二十多米,上方的岩顶也足足有近三十米高。整个河道在这里形成了一处如同是小湖泊的不规则圆弧面。

    两条各有十多米的巨蟒横跨其上,它们的脑袋上方十多米处,就生长着一朵巨型的魔鬼花。

    这朵魔鬼花倒长在崖顶,花朵的方圆足足有一张大圆桌的桌面那么大,光是生长它的荆棘丛就宽达十米。

    巨型魔鬼花重重叠叠的花瓣,每一片都如鲜血般艳红,中心巨大的花蕊,上面那张模糊的图案,看起来比其他的任何魔鬼花更清晰,恍然真的就是一张恶魔狰狞的脸。

    尤其是组成魔鬼脸的花蕾,在河风的吹拂下,不断地震颤晃动。却如同是恶魔正在巨口张合,发出无声的狞笑,样子极其恐怖。

    “看来,这两条怪蟒,就是被这朵魔鬼花的香气所吸引。”

    颜彦紧紧地蹙起了秀眉:“它们之所以会形成拱桥样的怪模样,也是为了能更近距离地吸取魔鬼花的香气。”

    “嗯,这朵魔鬼花肯定有不同寻常的地方。”

    张横目光一眨不眨地瞪着那朵巨花,心中思念电转。巨刑的花他不是没见过,在十万大山那处心冢的地底,就遇到了巨型的食人花,谢老家伙就是最后被食人花所吞噬。

    因此,对眼前这朵不亚于当日食人花的血弥撒,张横心中确实是充满了忌惮。尤其是它竟然能引来两条怪蟒,从怪蟒散发的气息来看,力量绝对的恐怖,甚至不比张横弱。

    事实上,被巨型魔鬼花引来的蛇,不仅仅只有这两条巨蟒。在地下河流的两岸砂石滩上,此刻早就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蛇,数量不知有多少万,结成了两大团,挡住了前方的道路,情形实在是恐怖之极。

    甚至在河流里,也冒出了无数条蛇类,大小粗细都有,一起浮在巨型魔鬼花下面的河面上,蠕动着,拥挤着,吞吐着,看得让人头皮发麻。

    凝望良久,张横三人的眉头蹙得更紧,不禁互望一眼,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们确实是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如果这些蛇一直挡在这里,他们根本无法再向前,这岂不是要困在此处?这可是张横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可是,如果想硬闯这里,势必引起群蛇的反击。

    光那两条巨蟒的存在,就足够张横三人头痛。更不要说两岸和河中有数量如此庞大的蛇群。要是这些蛇被刺激,张横三人虽然不怕,但远在后面的谢芳紫,西瓦娜和梁荣文等人,绝难幸免。

    “是不是可以把那朵巨型魔鬼花打下来,让它掉到河里,这样,此处的蛇就会追着它去往别处?”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不由提议道。

    “这个好象不妥吧!”

    张横望望四周,却是摇了摇头:“艾尔莎白,你看,我们的人是逆流而上,如今正处于下流。一旦这朵巨型魔鬼花被打落掉入水里,一定会顺流而下。如果群蛇紧追不舍,这岂不是把蛇群引往梁荣文他们那边吗?”

    “而且,现在这两条巨蟒完全被魔鬼花的香味所吸引,这才没有注意到我们。”

    张横神情凝重地道:“一旦魔鬼花掉落,必然会惊动它们,到时也不知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嗯,张横你说的对,是我考虑欠周了。”

    艾尔莎白很谦虚地点头,被张横这么一分析,她也自感刚才确实是出了个馊主意。

    正说着话,一边的颜彦却是俏脸骤然变了,用手肘顶了一下两人,手指更是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

    两人一惊,一时却有些搞不清楚,颜彦为什么要让他们噤声,貌似那两条怪蟒和两岸以及河中的群蛇,似乎并无任何变化,仍然如痴如醉地在吸着空气里魔鬼花散发的异香。

    “你们看,那朵魔鬼花的花心鬼脸。”

    颜彦传音密术凝成的话语在两人耳际响起,她的嘴也朝上方噘了噘。

    “怎么会这样?”

    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立刻望向了那里,而一望之下,两人的脸色也是骤然大变。

    此时此刻,那朵巨型魔鬼花花蕾凝成的魔鬼脸,确实是出现了变化。一层淡淡的血色光芒笼罩了它,让它变得更加的妖异。

    不仅如此,原本花蕾就因为河风的吹拂,如同是活的一样,在狰狞地抽动。但是,此刻,这张魔鬼脸象是真的活了过来,它两只巨大的眼睛,正悠悠地瞪着这边三人,惟妙惟肖的眼瞳中,似乎还映出了三人的影子。

    任是张横胆大包天,经历的诡异事情也不知凡几。此刻却也是感觉背脊一阵阵的发凉,整个人都有种要抽搐的感觉了。

    被一朵花形成的鬼脸注视着,这样的感受实在是太诡绝。

    “难道这又应了那些传说?”

    三人互望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骇。而大家的心底,都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来爱尔凯伦岛的旅客,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血弥撒这种奇花。而且,在流传的传说中,血弥撒是恶魔被神镇压后,恶魔的灵魂所化,所以它具有许多奇异的功能。

    现在,这朵巨型的魔鬼花王,它花心的鬼脸,竟然产生了如此不可思议的现象,那是不是说,它就是被镇压于此的大魔王长眠后,它的灵魂所化的那朵魔鬼花?

    正惊骇间,异变陡生。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