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9章 共渡难关
    “彦姐,你看我们的张横张先生好象心事重重的样子哦!“

    一边,艾尔莎白和颜彦两人正窃窃私语着。

    经历了先前的事,两人的关系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就这会儿功夫,已是开始以姐妹相称。

    女人这种动物,真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艾尔莎白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肘碰了一下颜彦:“彦姐,要不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嗯,白莎妹子。”

    颜彦点点头,两女连袂向张横走了过去。

    “张横,怎么了?看你眉头的皱纹都要打结了。”

    艾尔莎白和颜彦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

    “唉,头痛啊!”

    张横按按太阳穴,把心中的烦恼说了出来:“现在,我是真的没辙了。”

    “咯咯,张横啊张横,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哦!”

    艾尔莎白咯咯娇笑道:“其实,你为难的这个问题,我刚才与彦姐也在商量。不过,我们可是已想出了应付的办法哦!”

    “真的?”

    张横精神大振,陡地站了起来:“彦儿,艾尔莎白,你们快说出来听听。”

    “咯咯,别急。”

    艾尔莎白伸手按了按张横的肩,这才继续道:“要解决这个问题,确实是很简单。”

    说到这里,她碧蓝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异彩:“笨张横,刚才我们是怎么撤回来的?你就明白,要想闯过这一难关该怎么办!”

    “刚才?”

    张横下意识地喃喃了一句,陡地身形狂震:“啊,我明白了,谢谢艾尔莎白,谢谢彦儿。”

    “咯咯,你还不算笨哦!”

    艾尔莎白笑得更开心了,一边的颜彦,望着两人,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微笑。

    “不过,张横,我还有一件事要向你证实。”

    艾尔莎白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刚才你那十二面小旗子,凝成的阵势,我突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我本想用我们教庭的光明之眼,洞察四周。但是,却发现纵是在光明之眼下,也根本无法穿透眼前的黑雾。那是不是说,你的这个阵势,同样可以屏敝阵外之人对阵内的窥视?”

    “这个当然!”

    张横点头。

    经过了当日在十万大山心冢中进一步炼化,如今的十二巫祖幡的威力,已比最初强大了不知多少倍,可以算得上是极品的法器。无论是阵内阵外,任何人想凭五官的感知窥视,都是极其的困难。只有张横凭着与十二巫祖的感应,才可以洞观一切。

    “嗯,那就好,我没有其他问题了。”

    艾尔莎白目光望向了颜彦:“彦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颜彦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成功与否,就得看我们张横张大侠的那个奇异阵势了。”

    张横现在的心情已然放松下来,开始细细地推敲艾尔莎白提议的方案,是否具有可行性。当下,三人聚在一起,探讨起了执行时的每一个细节,把能想到的事情,以及有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也做了推测和预防。

    大约半小时,蹲在地上写写划划的三人终于站了起来。张横拍了拍手,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现在的众人都有些惊惶失措,甚至连梁荣文等五名保安,也脸色非常的难看。这次经历,比他们任何一次在战场上所遇到的情况都要可怕,似乎这已不是人力所能抗衡。尤其是如今手中的武器只有手枪猎枪等轻武器,加上西瓦娜的两枚集束炸弹,想杀出一条路,通过那里,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现在他们也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张横艾尔莎白以及莲彦三人身上。他们先前也都看到了三人的表现,明白眼前的这三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诸位,我们现在已想到了通过那里的办法。等会请大家务必听我的指挥,希望能顺利过关。”

    张横充满感染力的声音响起:“现在,我要再次释放先前大家看到过的黑雾。请你们闭上眼,以免受影响。”

    “张少放心。”

    梁荣文望望众人,代大家说道:“我们一切都听您的。”

    “这就好!”

    张横脸上露出了充满信心的笑容:“我一定会带大家通过这里,离开这个鬼地方。”

    说话间,张横手一挥,十二巫祖幡再次现形,昏天黑地风水阵刹那形成,把所有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颜彦也已祭起了她的那座莲花台,让张横把众人都扶上到了上面。

    嗡!

    艾尔莎白双手虚抓,手中顿时出现了一副金色的塔罗牌。她素手一弹,立刻两张牌就自动跳了出来。

    金光一闪,一个小丑模样的虚影,就浮突在了空中,另一个却是背长双翼的天使。

    艾尔莎白也不犹豫,一下子咬破了中指,把两滴鲜血甩向了这两个虚影。同时口中念起了一段抑扬顿锉的音节。

    嗡嗡嗡!

    虚幻的小丑和天使变得更加的凝实起来,隐隐的已是有了实质感。原本一片模糊的脸孔,也变得清晰,尤其是眼睛,闪起了奇异的光彩。

    “主啊!请赐予他们力量!”

    艾尔莎白做出了一个礼拜的动作。

    嗤啦!

    天空中一道光芒划过,两柱光柱刹那射在了小丑和天使身上。顿时,原本木讷的小丑和天使影像,象是突然活了过来,变得灵动而活泼。

    下一刻,小丑跳出了莲台,来到了莲台前。在前凌空飞了起来。而天使已是悬浮到了莲台黑雾的空中,全身闪烁起了淡淡的光辉,点点的圣辉如同是雨丝一样,洒落下来,笼罩住了每一个人。

    正一个个闭目的众人,尽皆神情一震,他们感觉到了一种神圣的气息,正在洗涤自己的心灵,让每一个人都有种心神舒坦的享受。

    天使洒落的正是教庭秘法中的圣辉,对人有净化心灵,驱除邪魔的作用。之所以艾尔莎白不惜两滴精血,要使出这一秘法,是为了预防在通过那朵巨型魔鬼花时,受它强大力量的影响。

    要是张横的昏天黑地阵势无法完全屏敝,她的这个天使的圣辉,就能起到效果了。这算是双保险,也是三人在相互商讨后,最终做出的决定。

    至于小丑,它的作用就是试探。此刻它已先一步飞向了那边的蛇群所在的地方,正凌空飞渡蛇群的上空。

    张横在艾尔莎白和颜彦的双眼上一抹,两女的目光顿时穿透了眼前的黑雾,看到了正飞向远处的小丑。以三人的修为,四五百米的距离,其实完全不影响视野,所以可以清晰地看到小丑的每一个动作。

    小丑虽然只是虚拟出来的道具,但因为艾尔莎白的施法,它现在身上已俱备了人类的气息。它从蛇群的上空飞过,就是想试探下面群蛇的反应。

    不过,试验的结果很让人满意,小丑飞越蛇群,根本没有什么蛇对它感兴趣,横跨河流的两条巨蟒,更是丝毫未动。显然,那朵巨型魔鬼花的香气,已把这里所有的蛇给迷醉了。

    只是,让三人没有想到的是:倒挂在崖顶上的巨刑魔鬼花,似是注意到了小丑。它中央那张诡异的魔鬼脸,一阵微微的抽搐,组成眼瞳的花蕾也闪烁了几下。

    顿时,隐没的血芒再现,已凝注到了小丑的身上。

    小丑的动作一滞。不过,它受艾尔莎白指挥,仍是朝着前方缓缓飞去。

    血芒闪烁,终于渐渐隐去,似乎魔鬼花对它失去了兴趣。一切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张横等三人,不禁松了口气。

    “走!”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向颜彦道。

    嗡!

    莲台刹那发出了淡淡的五彩光芒,在外面昏天黑地阵势的包裹下,缓缓地飞向了蛇群。

    三百米,两百米,一百米……

    终于,一团黑雾飘舞着,无声无息地飘向了蛇群。这正是笼罩了莲台的昏天黑地阵。张横等人的心,却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能不能顺利过关,就看现在这一刻了。张横三人的目光,死死地瞪在了河流上的两条怪蟒身上,一边仍不时地观察着河上方崖顶倒挂的那朵巨型魔鬼花。

    两条怪蟒依旧一动不动,只有张开的大嘴里,腥红的舌头在急剧地吞吐伸缩。反尔是顶上的魔鬼花中,那张诡异的魔鬼脸,突然震动了一下,凝成它铜铃般眼睛的花蕾,陡地奇异地震颤起来,两柱血赤的光芒,也向空中的黑雾团射了过来。

    三人的心不禁陡然抽紧,张横更是脸色微变。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那两柱血光,正丝丝地渗透昏天黑地阵势,向黑雾的深处探来。

    此时此刻的空中,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那片原本漆黑的黑雾,突然象是渗入了鲜血,变得黑赤一片,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也弥漫整个空间。

    “不好,十二巫祖幡还是无法阻挡魔鬼花散发的那股奇异精神能量!”

    张横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大叫不妙。

    “怎么办?”

    张横心中电念急转。陡地,他猛然一咬牙:“看来,只有这样了。”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自己的手腕,那里有一只小舟的胎记,正是诺亚冥舟。

    心念一动,胎记闪起了淡淡的暗芒,一只小舟的虚影,缓缓地浮突到了空中。

    嗡!

    空间微漾,小舟的虚影迅速扩大,只是眨眼的功夫,已化为了方圆有数丈的范围,正好包裹在了莲台之外。

    正是时,那两柱血光,也已完全穿透了昏天黑地所凝成的黑雾,刹那照向了这边。

    嗤啦!

    一阵轻微的异响响起,仿佛是油锅里溅了水,血芒已照在了诺亚冥舟的虚影上,血芒顿时急剧地扭曲震颤不以。

    下一刻,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却是在眼前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