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3章 神奇的碎片
    张横身上,此刻确实是发生了一点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艾尔莎白与他说话的时候,阿大阿二的一个意念,陡地传到了张横的意识里。

    “这两个家伙怎么了?弄出如此的怪嚎?”

    张横很诧异,心念一动,已是把意识探到江山社稷图里。只是,当洞察到里面的情形,张横却是不由惊愕无比。

    阿大阿二所处的那片空间,如今一片血腥。那条魔龙的尸体,它们受张横之命,在众人离开后,偷偷把它搬入了此处。

    两头海狒王自然不会客气,对魔龙进行了开膛剖肚。而且,它们也不用什么刀子,直接就是以锋利的爪子挖开了魔龙的肚皮。

    可怜这条在地下河流不知称霸了多少年的存在,现在却已是成了两头海狒王的食物。这不,现在阿大阿二,就是摘下了它那颗巨大的心脏,撕成了两半,啃得满嘴满脸是血,正吃得津津有味。

    当然,它们呼唤张横,可不是让他来欣赏它们进食,而是它们在魔龙的肚子里,有了奇异的发现。

    只见,在魔龙心脏旁边,多出了一块鼓鼓囊囊的肉球,看起来仿佛魔龙长有两颗心脏。

    只是,这个肉球被好奇的阿大给硬生生地撕了开来,露出了里面一块不规则的东西,看起来象一片薄薄的玉石片。

    不仅如此,这块玉石片,还散发出奇异的波动,让两头海狒王大感意外。它们无法判断此为何物,立刻就通知了张横。

    “这是?”

    张横的意念细细地探察起了那片东西,脸上的神情陡然变得震惊无比:“难道,难道它是……”

    肉球内的物品,确实是一片玉石片,厚有四五厘米,成人巴掌大小,形状并不规则,好象是从某块玉石板上被人硬生生地击碎,留下的残片。

    玉石片的玉质绝对是极品,整体呈现晶莹的洁白,纵然是在魔龙腹内藏了不知多少年,甚至都结成了它体内的一个肉疙瘩,也没有受到魔龙身体分泌物的侵蚀。

    仔细看去,玉石片上还镂刻了无数的符纹。,看起来与诸神国度的符纹非常的类似。让张横震惊的是:意识探察着这块玉石片,他竟然有依稀熟悉感,仿佛是在什么地方曾见过类似的东西。

    只是,一时间他却又记不起来,张横不禁蹙起了眉头。

    “张横,你到底怎么了?”

    见张横神情异样,艾尔莎白和颜彦更加的惊奇了,颜彦也不禁开口问道。

    “是发生了点事。”

    张横总算回过了神:“不过,我的事等会再说,艾尔莎白,你刚才说你也有所发现,对吗?”

    “嗯,是的!”

    艾尔莎白点头,神情肃然起来,压低了声音:“我在这里,又看到了威尔留下的标记。而且,找到了他留下的一封信。”

    现在的艾尔莎白与颜彦关系密切,也已知道了颜彦的真实身份,更清楚了她此次是受莫沙家人所托,前来寻找他。

    所以,她如今已完全没有必要回避颜彦,反正颜彦与她的目的差不多,彼此确实是需要相互沟通交流。

    “是吗?”

    张横脸现喜色:“那威尔少爷说了些什么?”

    “他在信中透露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艾尔莎白语气凝重:“他说,因为他们的队伍中有人被毒蛇咬伤后,没有及时解毒,出现了严重的后遗症。因此,在此逗留了四天。”

    “嗯!”

    张横点头,这已是他和西瓦娜从垃圾堆里寻找到的那些药品等物,印证了威尔所说非假。

    “不过,他提到了一个细节,为何要逗留四天,除了队员重病外,还有就是莫沙的坚持。”

    艾尔莎白继续道。

    “为什么?”

    这下轮到张横惊疑了:“莫沙王子怎么会要在此逗留这么长时间,难道他在这里有什么重要的发现吗?”

    “确实是这样。”

    艾尔莎白道:“按威尔的说法,他怀疑莫沙在这些石柱中,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威尔看不懂这些石柱上所要表达的内容,也就无法推测莫沙王子到底发现了什么。”

    说到这里,艾尔莎白的目光不由望向了场中,正指挥保安,帮她拓印石柱上内容的谢芳紫,眼眸里闪过了一抹异色。

    谢芳紫似乎显得很兴奋,娇笑着一边忙着从各个角度拍摄石柱,另一边更是不断地与帮她忙的保安说笑着。从表面上来看,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

    但是,威尔留下的信息,却是让艾尔莎白心中疑云重重。因为,当日的莫沙王子,也曾对这里的石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之所以逗留了四天,就是他为了把所有石柱上的图案,全部拓印下来。

    原本队伍中的病人,在三天后已然有所恢复。但为了拓印这些柱子上的图案,莫沙才借重伤队员还需要再休养为由,又硬是拖了一天,等他把所有的石柱都拓印了个遍,这才离开此处。

    想到威尔的信息,再看谢芳紫此刻的举动,确实是让艾尔莎白对她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感觉上,谢芳紫似乎与莫沙有着同样的目的。

    不仅是她,一边的张横和颜彦两人,在听了她的信息后,望向那边的谢芳紫目光也有了异样。他们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

    不过,谢芳紫拓印石柱,这算起来是她私人的爱好,别人还真不能阻止。尤其是,此刻她把五名保安全部都请了过来,加快了拓印的速度,别人更不好上前去说什么。

    “对了,张横,你刚才说你身上发生了点事,到底是怎么了?”

    收回了目光,艾尔莎白似是想到了什么,美眸灼灼地瞪在了张横的脸上。

    “艾尔莎白,彦儿!”

    张横稍一沉吟,手一翻,那片从魔龙腹中取出来的玉石片,已出现在了掌心:“你们先看看这东西。”

    “哦,玉石片?”

    颜彦和艾尔莎白互望一眼,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图。不过,艾尔莎白还是顺手接了过来,与颜彦一起,仔细地端详起了玉片。

    渐渐的,两女的俏脸上,也现出了惊疑的神色,似乎还相互讨论了几句。

    张横自然不好意思偷听两女私下的说话,所以没听到她们在说什么。但看到两女异样的神情,知道她们也肯定是看出了这片玉片的不同寻常之处。

    “张横,你这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

    好一会儿,两女这才转向了张横,颜彦目光炽烈地凝注到了他的脸上。

    “这是我从魔龙尸体的肚腹中所得。”

    张横对自己收取了那条魔龙尸体的事实,自然没有隐瞒她们的必要,毫不迟疑地说了出来。

    “阿,竟然是从魔龙体内取出来的?”

    这下,却是轮到颜彦和艾尔莎白震惊了。两女互望一眼,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艾尔莎白更是喃喃了一句:“看来,这个可能性就更大了。”

    “张横,你认为这片玉片会是什么?”

    颜彦突然问了这样一个看似奇怪的问题。

    “嘿嘿,彦儿,我就是不敢确定,所以才拿给你们看。”

    张横苦笑:“或许,你们能帮我确定它到底是什么。”

    “嗯,张横!”

    颜彦慎重地点点头,再次与艾尔莎白交流了一下眼神,直到得到艾尔莎白肯定的点头后,她才道:“张横,我和白莎妹子怀疑,这是露斯所讲的传说中,维护神殿的那块神之护佑的碎片。”

    “原来你们也是这样认为。”

    张横丝毫没有奇怪,反尔是欣然点头,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实在不敢确定。当时在遭巨型魔鬼花影响后,虽然在那如梦如幻的意境中,亲眼看到了神之护佑的破碎。但是,那毕竟只是很短的时间,当时又是迷失在那种意境里,对神之护佑的印象,并不怎么深刻。”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我想,也许你们当时化身的雅典娜和赫拍,会比我化身的大魔王墨菲斯托更在意神之护佑,所以你们的印象会更深些。”

    张横说的自然就是实话。当他受巨型魔鬼花影响时,当时的情形完全如同是真实的一样。或者,曾经在数千年前的某一刻,就曾发生过那样的情形,巨型魔鬼花只不过是把影像中的人物,让张横三人替代了。

    当然,张横当时也注意到了自己化身的大魔王,击碎了保护神殿的神之护佑,看到了传说中神之护佑的真面目:那就是一块玉石薄板,长宽大约在四五十厘米到二三十厘米之间,上面刻画了复杂的神图。

    它在遭到攻击后,就化为了一幅巨大的图案影像,几乎笼罩了整片天空,把神殿保护在了其内。但是,最后破碎时,它又化为了原本的玉片薄板,碎成了四片,掉落下去。

    刚才张横在江山社稷图中,第一眼看到这块玉石碎片,就有一种依稀的熟悉感。虽然最初还没有想到幻境中的神之护佑。但之后猛地醒悟,已隐隐地感觉,它似乎就是那所谓的神之护佑的一片碎片。

    只是他不敢确定,这才拿出来让艾尔莎白和颜彦看。毕竟当时的两女,也同时出现在那幻境中,共同经历了那一如梦如幻的场景。

    此刻,得到两女的证实,张横心头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复杂之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