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4章 癫乱梦想
    自己竟然意外地得到一块传说中的神之护佑碎片,这让张横又惊又喜。只不过,仅仅一片巴掌大的碎片,也就只能感受到它玉质的奇异,蕴含了某种阴晦不明的能量,其他却并不能看出什么。

    艾尔莎白和颜彦再次细细地端详了良久,但两女也似乎没有从中看出更多的端倪。只好摇摇头,把它还给了张横。

    收好碎片,目光望向场中。此刻这近千平米的祭台残留上,一片忙碌,不仅梁荣文等保安全在帮谢芳紫拓印,甚至连露斯和西瓦娜也已在帮忙了。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里所有的石柱上的图案,全部拓印下来。

    三人互望一眼,也走上了前去。不管怎么说,他们也不能在旁边看热闹,他们也加入了拓印的行列。

    当然,张横这回可是多了点心眼,示意艾尔莎白去帮谢芳紫。

    艾尔莎白会意,便来到了谢芳紫身边,很亲昵地搂了搂她的肩头:“小芳,看你忙的,要不要姐姐帮忙?”

    艾尔莎白这位外国美女,因为特别的气质,在队伍中人缘非常不错。与谢芳紫这两天来也相处的很好。

    “嘻嘻,有姐姐你来帮忙,那就更好啦!”

    谢芳紫擦擦额头的细汗,俏脸上露出了个甜甜的微笑。

    “嗯,小芳,这些石柱上的图案有什么特别含意吗?”

    艾尔莎白一边帮着谢芳紫铺开纸张,一边似是好奇地问道:“我看上面也就是古尔西腊的神像有点意思,其他的根本就象你们华夏人所说的鬼画符哦!”

    “嘻嘻,其实我也看不懂。”

    谢芳紫很自然地回答,没有丝毫的做作:“只不过,拓印是我的爱好。每到一处名胜古迹。要是有什么可拓印的。我都会把它们拓印下来。”

    说到这里,她又兴奋地道:“姐姐,你知道我们华夏的碑林吗?我曾经去过那里,化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把碑林里的字碑全部给拓印了下来。”

    仿佛是为了证明她对拓印的爱好,谢芳紫说起了这事:“我还把它们全部拍成了照片。要是姐姐有兴趣,等有功夫了,我让姐姐好好看看。”

    “哦,是吗?”

    艾尔莎白美眸一凝:“那就太好了,等有时间,姐姐一定去小芳那儿看看。”

    一翻交流,根本没有从谢芳紫那儿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艾尔莎白也只好无奈地向张横耸耸肩。张横的眉头却是蹙得更紧了。

    感觉上,今天的谢芳紫,确实是有些特别的活跃,让张横很是有异样的感受。但是,要说她到底异样在哪儿,张横一时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所有人一起上阵,帮谢芳紫拓印石柱,终于在十二点左右,完成了这份艰巨的工作。

    谢芳紫显得无比的兴奋,一边仔细地收拾拓印下来的纸张,一边满怀感激地向帮忙的诸人道谢,还一再承诺,要是出去了,一定要好好请大家吃一餐,以表达今天晚上大家对她的帮助。

    此刻众人都已是筋疲力尽,纷纷向她打着招呼,一个个进入了各自的帐蓬。除了留下一名守夜的保安,整个祭台残片上的人们,很快都去休息了。不一会儿,空旷的祭台上,响起了一阵阵的酣声。

    夜,很宁静,除了祭台边的河流发出哗哗的水声,万赖俱静,显得非常的空寂。

    张横原本一点没有睡意,而且还回想着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想理出个头绪来。尤其是露斯所讲的那个本地土着间才流传的古老传说,更是让他感觉难以名状。

    传说故事中的许多东西,好象都在现实中一一印证。无论是那条魔龙,还是魔鬼花是恶魔的灵魂所化,都让他们见识到了。

    那么,在这最后一段被露斯称为神罚地狱的旅程中,接下来又会遇到什么呢?

    更重要的是:小蕾他们的那支队伍,如今是否还被困在此处的某个地方,或者是已然走出了这诡异的所在?

    心中思绪纷杂,不知不觉,睡意就涌了上来。张横就这么躺在羊毛地毯上睡着了。

    “啊呀,张横,你这懒虫,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你还不起来。”

    突然,帐蓬外响起了谢芳紫夸张的声音,张横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睁开眼来,眼前昏暗一片,张横的意识还有些模糊,直到甩了甩头,这才记起,自己如今是处身在地底的一条地下河流边。

    所谓的太阳自然是没有的,只不过是小丫头顺口说说而以。似乎听到帐蓬外小丫头还在叫自己,张横哭笑不得,只好应了一声。

    坐起身来,望望四周,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很是难看。他的脑海里,此刻已记起了昨天晚上的事。

    可是,自己怎么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呢?这本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以张横现在的修为,别说是一晚不睡,就算是十天半月没休息,也绝不会感觉有什么不妥。

    不仅如此,让张横心头一突的是:在昨天晚上,他竟然做了许多的梦,好象这一夜间,就是在无数个梦境里度过的。

    然而,这一切更是感觉不可思议。自从他的神魂凝成实体,已是再也没有做梦这种现象了。更不要说是整夜都在梦境里度过。

    最让张横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昨天晚上做了那么多梦,但现在他却一个也记不得了,仿佛那些梦境就如同是过眼云烟,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忆片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喃喃地问了自己一句。普通人做梦,梦后忘记梦的内容,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自从跨入玄门,成为一名修者,张横在神魂没有凝成实体前,只要是做梦,张横都能清晰地记得每一个细节。

    这回却是毫无记忆,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想象,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摇了摇头,还是无法明白自己昨天晚上的状态是怎么了。看看时间,已是早上七点,张横却也不得不走出了帐蓬。

    外面的祭台残片上,已然站满了人。似乎所有的成员,都已起床,鼻际也嗅到了食物的浓香,露斯正忙着在三只野外用的酒精炉上做早餐。

    其他人看到张横这么迟出来,都有些目光异样地望了他一眼。谢芳紫更是嘻嘻笑道:“大懒虫,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坏事,怎么今天起不了床啦?”

    “呃!—……”

    张横无语,只好自嘲地耸耸肩,去一边洗涮刷牙了。

    不过,他也发现,今天的谢芳紫有了些变化,尤其是她的精神状态,出奇的不错,甚至让张横有种错觉,她整个人有种焕然一新的韵味。

    “如果这小丫头真的就是西方某个教派的修者,她应该是修为有所突破了吧!”

    张横心头暗自咕噜,望向谢芳紫的目光也变得异样起来:“可是,是什么让她会突然有所突破呢?难道是……”

    张横心中隐隐地浮起了一个概念,但在未得到证实前,他也只能心中猜测。至于事实是否如此,也只有谢芳紫自己知道了。

    吃早餐的时候,大家再次围在了一起。这次没有燃烧篝火,只是用烧饭的那几盏野外用的酒精炉照明。

    艾尔莎白和颜彦就坐在张横身边,当张横目光望向她们时,不由心里咯噔一下。两女的脸色很差,虽然都化了妆,但从她们有些无神的眼睛里,张横还是看到了她们的疲惫。

    “这是怎么了?”

    张横心头一凛,以两女的修为,这样的现象,在她们身上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尤其是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出任何的事故,大家都是在睡觉休息。

    那么,两女昨天晚上,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心里浮起了老大的疑问。但因为身边另一侧就坐着谢芳紫,张横现在也对她非常的警惕,所以也不敢当着她和这么多人的面,问艾尔莎白和颜彦。把疑问暂时闷在了肚子里。

    终于吃完了早餐,队伍准备出发,趁着大家在收拾装备,场中一片乱哄哄的时候,张横凑近了艾尔莎白和颜彦,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彦儿,艾尔莎白,你们怎么回事,精神怎么会这么差?”

    “真是见鬼了。”

    颜彦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夜的梦,醒来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仍是感觉头痛欲裂。”

    “我也是这样!”

    艾尔莎白无奈地摊摊手:“主啊,这是我很多年都没有遇到的事了,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是主在惩罚我。”

    “呃!”

    张横无语。但是,两女所说的话,却是让他的心陡地一震:“怎么会这样?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夜的梦,醒来后却完全不记得梦境里的东西。”

    “哦!”

    艾尔莎白和颜彦娇躯一颤,目光立刻都望向了张横。

    三人看看对方的脸色,神情都变得异样起来。他们都看出了彼此似乎今天都有些不对劲。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了?昨天晚上三人好象都被梦境所困扰。如果只是一人,也可以说是偶然,但是,三人都这样,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三人的心底陡地都变得沉甸甸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