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5章 非我族类
    心中疑虑重重,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这时队伍已经开始从平台上向下攀岩,梁荣文这名保安队长,当仁不让,第一个下去。不一会儿,下面就传来了手电明暗两次的信号,这是表示安全的意思。

    紧接着,就是另两名保安攀下,接下来就会是谢芳紫和露斯。

    “嘻嘻,露斯,看你自从进入这段地下河流后,状态完全改变了,真为你高兴哦!”

    谢芳紫亲昵地搂着露斯的肩,两人低声交谈着。

    “是啊!”

    露斯满脸的感慨:“魔龙地狱的那头魔龙,以及弥撒地狱的那些蛇,实在是太叫人害怕了。幸亏我们都没事。现在到了神罚地狱,那就完全不同啦!”

    “哦!神罚地狱有什么不同?”

    谢芳紫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我看这里的地下河流更宽更阔,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厉害的怪物隐藏在这里。”

    “咯咯,小芳,这个你就放心好了。”

    露斯信心十足,反尔是劝慰起了谢芳紫:“我们祖辈的传说中早就对神罚地狱有了描述。神罚地狱,那是诸神用来惩罚恶魔的地方。”

    “咯咯,你们华夏不是有一个词叫歪魔邪道吗?”

    露斯眼睛亮晶晶的:“恶魔就是那种歪魔邪道,只有象他们这种人进来,才会受到神的惩罚。象你和我这样善良的人,只会受到神的庇护。所以,神罚地狱是最安全的,小芳你更不用怕会有什么怪物出来要吞了我们哦!”

    “那就太好了!”

    谢芳紫半信半疑。不过,她也是闲着无聊,这才与露斯说话。自然也就把露斯所说的,当成是故事听了。

    “歪魔邪道?”

    站在她们后面的张横,眼眸却是陡地一凝:“难道……”

    露斯的话,猛地提醒了张横,让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他转过念来,黑暗的空间陡然微微一震,祭台下的河流里,仿佛是刮起了一阵急风,以至河水都突然腾起了尺许的大浪。

    不仅如此,急风在经过祭台的刹那,似乎停滞了片刻。在祭台上盘旋起来。

    顿时,矗立的那些石柱,竟然闪起了淡淡的微光,好象在回应那一阵怪异的急风,情形实在是有些诡绝。。

    嗡嗡嗡!

    暗芒急闪,空间荡漾,一阵奇异的波动,刹那弥漫了整个祭台。

    “阿!”

    站在张横身边的颜彦和艾尔莎白两人,突然俏脸微变:“不好!”

    这一刻,两女陡地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骤然笼罩住了她们,让她们的神魂都不禁剧烈震颤起来。

    两女身上陡然暴起了一层朦朦的圣光,艾尔莎白手中已握着一张金色的圣杯塔罗牌,而颜彦的头顶,也悬浮起了一朵五彩莲花。

    经历了巨型魔鬼花的事件,两女如今是时刻都有防备。在突然遭到那阵奇异波动影响的瞬息,她们已然祭起了具有圣辉力量的法器。

    不仅是两女,张横的身周也陡然蒸腾起了一圈神圣的光辉,身外更是现出一个头戴高冠的朦胧虚影,隐隐的一阵朗朗的读书声响起。

    顿时,四周嗡嗡的异响被压了下去,那一阵诡异的波动也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突然消失。笼罩住三人的那股强大的精神力,一下子退去。

    只是眨眼的功夫,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河面上尺许高的浪头消失了,祭台上石柱的光芒不见了,眼前仍是一片昏暗。

    “这是?”

    张横的眼眸却是猛地暴缩,他的真实之眼的视野里,已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一团奇异的能量波动,正急剧地沿着地下河逆流而上。

    那团波动就是先前刮过的急风,在真实之眼里,呈现出淡淡的金色,仿佛是有无数个金色的小点凝聚而成。不断地曲扭变幻。而且,张横清晰地感应到,这些金点中,蕴含了强大的精神力。

    “看来,这里也不那么太平啊!”

    金点凝成的奇异光团,瞬息间已没入远处的黑暗,张横也仅仅只是就那么撇到了它一眼。

    但是,想起刚才的情形,张横的脸色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如果不是自己动用了圣人意境,而艾尔莎白以及颜彦用各自的圣物保护,只怕真的会遭到那团金色光团的影响。

    张横清楚地记得,金色光团靠近的刹那,自己的神魂竟然受到了一股强大精神波的影响,几欲从神窍中被引出来。

    可以影响到神魂的奇异金色光团,张横这还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却也是对这处被露斯称为神罚地狱的地方,更多了几分好奇。

    在这里,自己又会遇到什么样西奇古怪的东西?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望向了身边两女。

    艾尔莎白和颜彦此刻也已恢复了正常,但两人的脸上仍是惊疑不定,美眸中更是疑云重重。

    先前突然发生的怪事,两女根本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直到现在也是西里糊涂一片。

    张横此刻也无遐向两人解释什么,目光望向了四周。

    祭台上现在还留下露斯和西瓦娜,另外还有两名保安,先前还与露斯说着话的谢芳紫,正拉着向下攀岩的绳子,一半身子露在上面,另一半身子已没入了下面的黑暗里。

    显然,她刚准备往下攀。只是,她现在的神情怪异,象是看到了什么让她震惊的东西,樱嘴微张,露出震憾的表情。

    幸好,她的腰上是系着保险带,与绳子紧紧地叩在一起。不然,张横很怀疑,她会直接从祭台上掉下去。

    “看来,这小丫头果然不简单。”

    望着谢芳紫,张横的眼里闪过了一抹异色。从她的表现来看,她应该也感应到了先前那阵奇异波动的异常。

    这时,谢芳紫也好象感应到了张横正注视着她,谢芳紫猛然回过了神来:“啊呀,刚才真是吓死我啦!下面突然刮起一阵急风,河水都猛地腾起了浪头,我还以为是什么妖怪出来啦!”

    谢芳紫一边顾自说着,一边向张横投来了一个满是瞒怨的眼神:“张大哥,你一点都不关心人家,看人家都要下去了,你还呆在那里,都不来帮个忙。要是人家掉下去,那可都得怪你。”

    “呃!”

    小丫头这一翻娇嗔的怪责,顿时让张横老脸都涨得通红,一时无语以对。

    幸好,谢芳紫也不是要针对张横,说着话,轻哼一声,便顾自向下攀去,很快就没入了下面的黑暗里。

    不一会儿,又传来了手电光的信号,是梁荣文传来的谢芳紫平安到达的信息。

    大约大半个小时后,所有人都攀下了这处平台。张横早就释放了一缕血色轻烟,暗中观察着它飘行的方向,正是前方,心里更加迫切起来。

    如果这里的地下河流,正如露斯所讲的传说中的故事那样,只有三段。那么,这是最后一段了,从前两段的经历来看,每一段河流的路程大约需要一天。

    这岂不是说,最迟到傍晚,自己就有可能遇到小蕾他们的队伍吗?

    这一念头让张横无比的兴奋,再次走到了前面,当起了领队。而且,脚下的速度也不由加快了许多。

    队伍仍按照昨天的排列,由张横和艾尔莎白以及颜彦三人,在前中后押队,向前行进。

    一路走去,这里的环境与先前所经过的前两段地下河流,确实是不一样。

    这里的河水虽然宽阔,但水流并不急。偶尔也会从河中窜出一些模样西奇古怪的鱼类,却没有遇到什么怪物以及蛇类等恐怖的东西。

    不仅如此,两岸的崖壁缝隙里,植物的种类也多了起来,甚至还有各种五颜六色,连露斯也叫不出名字的花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如果不是四周依然一片昏暗,还真让人有种错觉,这回是真的走在旅游的路上。

    在前面探察的张横可不那么轻松,先前祭台上发生的事,还是让他无比的警觉。尤其是想到露斯与谢芳紫那无意间的对话,更是让他提高了戒备。

    假定这里就是露斯所讲传说中的神罚地狱,是神惩罚恶魔的地方。而所谓的恶魔,就是那些歪魔邪道。

    那么,这是不是说,对于当时神山上所住的诸神来说,所有不属于他们这一系的,都是歪魔邪道,是属于需要惩罚和打击的对象?

    “非我族类,必存异心!”

    张横喃喃地念道了一句,脸上满是苦笑。

    他现在已是对刚才那团金点子凝成的光团,有了一定的猜测。

    在露斯所讲的传说故事中,诸神因为他们力量的源泉神之护佑被毁,可以说已是失去了立足的根本。因此,他们不惜在神王的率领下,全部进入神殿,以他们最后的力量,把大魔王封闭在三层恶魔地狱中。

    诸神从此长眠。但是,做为远古象盐水女神一样的存在,即使是真的死了,他们仍会留下残魂。

    那么,先前的那团奇异的光团,会不会就是当年诸神所留下的一缕残魂所凝成?

    如果真是这样,昨天晚上自己和艾尔莎白以及颜彦所遭遇的颠倒乱梦的现象,也许也是它在作怪。

    对于曾经的诸神来说,凡是进入他们掌控范围,具有超凡力量的人,就全是被列入恶魔的范畴。至于普通人,那自然不会被诸神放在眼里。

    所以,昨天晚上,今天一早,自己和艾尔莎白和颜彦三人,才会遭遇奇异的怪事,反尔是梁荣文西瓦娜等普通人,一点都没事。

    想到这里,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僵,他猛然想到了另一件让他难以理解的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