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6章 灼热的虫卵
    “为什么谢芳紫会不受影响呢?”

    张横心中暗道,脸上的狐疑之色更浓:“我和彦儿以及艾尔莎白昨晚颠倒梦乱,她却不仅没事,而且还修为有所突破。今天一早,那团光团出现,她只是现出震惊之色,却并没有受其攻击。这是不是说……”

    张横的身形微微一滞,他陡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不过,稍一沉吟,他不禁摇了摇头。

    谢芳紫一直克意掩饰真实的身份。自己虽然经艾尔莎白的提醒,终于发现她确实并非普通人。但是,直到如今,张横都没有看出,她对自己有什么企图,或是她对自己怀有敌意。

    因此,就算揭破了她的身份,张横也不能怎么样,只有等明白了她真正的目的,才能采取相应的措施。

    当然,现在的张横,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对这小丫头毫无防犯,对她生出了警惕之心。

    一路前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那缕血色的轻烟,也一直飘飘扬扬,在前面引路,不见有任何的异状。这让张横很是欣慰。

    不过,快到中午的时候,沿途而来的砂石滩,再次被一块巨石所阻挡。

    巨石高有十多米,宽也有十数米,几乎遮掩了半条地下河。以至河水到了这里,也变得湍急起来,与先前的平缓大相径庭。

    众人聚集到了巨石前,一个个拿出了狼眼手电,在巨石的侧面上扫射着,细细打量起来。

    大家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先前的那处平台样的地方,露斯说是诸神的祭台残块。那么,这回的巨石,又会是什么东西?

    “这块石头看来是人工雕镂过。”

    西瓦娜的声音响起:“而且,看起来好象雕镂的是石鼓!”

    经她这么一说,众人纷纷点头。眼前的巨石,侧面有一个明显的圆弧度,确实就如同是一只鼓。只不过,十多米高的鼓,貌似也太大了点。也不知古人雕刻这样的石鼓,用于装饰在何处?

    “啊,是神之天鼓,是传说中神殿门口的神之天鼓!”

    露斯一直凝眉思索着什么,这时猛地惊呼道:“据说,这是神王有事召集诸神时,才会敲响的天鼓。想不到它竟然落在了此处,化为了石头。”

    “是吗?”

    西瓦娜半信半疑。

    “当然是。”

    露斯肯定地点点头:“据我们祖辈记载,神之天鼓就是一个十多米长的巨鼓。除此之外,这天下还有这样的大鼓吗?”

    说到这里,露斯很是笃定地向四周众人道:“如果大家不信,只要爬上去看看,这石鼓的上方,一定会有一个特别的标志,那是诸神之主神王宙斯,为了增加这天鼓的威力,亲自烙下的烙印。”

    “哦!”

    大家顿时都来了兴趣。反正,要通过这里,必须从这巨石上爬过去,也顺便能印证露斯的话。

    现在,所有人对露斯也都已是另眼相看,这位出身神秘而古老的巴卡阿米族的少女,她所讲的故事,很多都得到了印证。因此对她所说的话,大家也都更加的相信。

    圆弧形的石壁要爬上去很难,不过,梁荣文他们不愧是国际雇用兵出身,身手确实是了得。他竟然能象壁虎一样,就这么贴着石壁,缓缓地向上攀登,十几米的石壁,很快就被他爬了上去。这让张横都不得不暗赞一声:看来,梁队虽然不是玄门中人,但本身修练的内家功夫,在俗世也能堪称一绝了。怪不得他是黑猫保安公司中的第二号强人。

    爬上顶部,果然如露斯所猜测的一样,上面是个标准的圆面,直径大概在六七米左右。

    张横是最后几个上来的人,当他上来的时候,众人已是围在了圆平面的中心,正一个个发出惊叹:“哇,露斯真厉害,这里果然有一个奇异的标志。看来,这应该就是什么神之天鼓所化的了。”

    张横挤入人群,这才看到,地面上有一个米许见方,如符如篆的怪异符号,看起来象是某个文字。只不过,张横根本不认识。

    谢芳紫早就在两名保安的帮助下,开始在拓印这个怪异的符号,神情显得特别的兴奋,就象是捡到了宝一样。

    张横微微蹙了蹙眉,却也不会去打扰谢芳紫的举动。当下,拍了拍手:“诸位,我们就在这里临时休息一下,顺便把五脏庙给祭了。”

    “耶!张横真伟大!”

    西瓦娜第一个响应:“终于可以休息啦!”

    说着,还一个狼扑,给张横来了个热情的拥抱,最后更是狠狠地在张横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了一个香艳的口红印。

    顿时,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一片热闹。张横却是哭笑不得,被这位充满了暴力倾向的洋妞警察,简直要弄蒙了。

    在这处所谓的神之天鼓上,只停留了一个小时,等大家吃完饭稍稍休息,张横就开始了旅程。他心中其实已是有些迫不急待,希望能尽快追寻到小蕾的队伍。

    攀过了巨石,前面的河道又有了变化,竟然又宽了许多。河道里,也不时地有巨大的石块露出水面。在河道中形成了一处处如小岛状的地方。

    如果按先前那块石头是什么天鼓所化,那么,估计能落在河道中的那些巨石,也都是有些来历。

    不过,张横对这些已化成了石头的东西,可没什么兴趣,也无遐去研究它们本来到底是什么,只想带着队伍早点遇到失踪的小蕾他们。

    只是,走了两三个小时,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反尔是河边的植物越来越茂盛,把原本可以行走的砂石滩的面积,也挤占得只剩下了不足米许。

    幸好,河水一成不变,没有涨落的时间段,所以大家还不用淌水或是斩荆披棘走路。

    “这是什么?”

    又走了段路,远处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片奇怪的阴影,张横的脚步不由一滞,眼眸也微微眯紧了。

    在真实视野里,那片怪异的阴影,是无数的藤蔓,从岩顶上倒挂下来。数以万千计的藤蔓,就这么垂挂在河流上方,就象是天然的一道门帘。看起来确实是非常的怪异。

    不仅如此,张横的真实之眼里,更是看到了这些藤蔓上的异样。每一根藤蔓上,都有一个个丑陋的突起,无数的鼓包布满每一根藤蔓,让人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以张横的经验,立刻可以判断出来,这些藤蔓上的鼓包,是某种昆虫的卵。只是,如此密密麻麻的虫卵,也不知是什么昆虫在此育种。

    “大家小心了,前面的情况有些异常。”

    张横不得不在离那片藤蔓区三四百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并提醒后面的人。

    “哇,那是什么呀?”

    大家立刻都停住了脚步,手中的狼眼手电也都照了过去。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看不清楚那里的情形,但大家也依稀地看到了藤蔓布满空中的奇景,一时不禁都发出了惊呼。

    “那里的藤蔓上有一个个鼓包,我看象是虫卵。”

    张横继续道:“只是,我不清楚那些虫卵是什么虫所留下,是不是还能破壳成虫。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大家就在此先停留一下,我先去看看再说。”

    队伍顿时静了下来,也没有任何人反对。遇到一些奇异的事,他们还是相信张横的本领。

    张横也不迟疑,迅速赶到了前方。越是靠近这片藤蔓区,心头陡然浮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等到了面前,心头更是有种被烈火灼烧的感受,仿佛眼前的不是一片藤蔓,而是一片火海。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无比的诧异,这样的情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实在是让他有些猜不透。

    细细地洞察着藤蔓上的那些鼓包,张横脸上更是露出了狐疑之色。鼓包每一个都有小孩子小指头大小,外表呈不规则的模样,颜色却是枯黄色。

    这样的虫卵,张横确实是没有看到过,甚至细想了一下天巫传承以及巫族古典的各种记载,也没有类似的东西。

    一缕思感探了过去,鼓包内的情形顿时呈现在了脑海。里面蜇伏着一只样子如同是蚕蛹一样的小虫,显然就是这虫卵里的幼虫。不仅如此,张横感受到了它还有生命的气息,并且,思感在触及它的刹那,一种先前产生的灼热感,也猛地变得强烈起来。

    “难道这些虫卵是某种会发出火焰的异虫?”

    张横心头一惊,神情变得凝重无比:“否则,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灼热的感觉?”

    微微沉吟,张横手一挥,伏以神尺以是斩断了一根最近的藤蔓。他也不犹豫,收起藤蔓,就走了回去。

    这里毕竟是西方,自己这位东方来的玄门之人,对此处的许多玩意不熟悉。不过,艾尔莎白她可是地道的西方教庭出身,也许她能给自己答案。

    在没有弄清情况前,张横也没有冒然出手,他还是想知道,这些藤蔓上的虫卵是什么,等弄明白了,才会做出应对之策。

    众人见张横这么快就回来,都是脸现诧异。但还没等大家上前询问,张横已把那根藤条拿了出来,向艾尔莎白道:“艾尔莎白小姐,你认识这些虫卵吗?”

    刷!

    数只狼眼手电顿时照在了藤蔓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那里,一时场中静寂一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