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8章 分裂
    艾尔莎白提出要去追颜彦,这让张横很是为难。两人之间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四目相对,张横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艾尔莎白,我和队伍需要你的帮助!”

    好一会儿,张横终于说道,他想挽留她,做出了最后的努力。

    张横可不想再有人离开,尤其是艾尔莎白,现在是他的左膀右臂。在莫沙携持了露斯后,对西方世界比较了解的也就只有艾尔莎白。所以,张横需要她协助自己,把身后这么多人,送出此处。

    “其实我对这里也是一无所知。留下也帮不了你什么。”

    艾尔莎白脸上露出了歉然之色,说着,已是低下了头去,不敢正视张横那灼灼的目光:“对不起,张横,我……”

    做为教庭的巫妖女皇,艾尔莎白绝不是个优柔寡断的女子。既然下定了决心,她却是绝不会改变。

    “嗯,艾尔莎白,那你小心。”

    张横暗中长叹一声,却也知道无法阻止她,终于点了点头。

    “张横,我们依然是好朋友吗?”

    艾尔莎白突然抬起头来,碧蓝的眼眸里闪烁着炽烈的光芒,竟然问出了一句文不对题的话来。

    “是的,我会永远记得我们在海王崖下的共历生死。”

    张横轻轻地握住了她的素手,坚定地点点头。

    “谢谢你,张横。”

    艾尔莎白眼眶里似乎有温润的东西在涌动,她用力地握了握张横的手:“我也会永远记得那一段经历。”

    说着,她毅然转过身,向右侧的光幕走去。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威尔,用异样的眼神望了张横一眼,也快步跟了上来。

    嗡!

    光氲荡漾,艾尔莎白和威尔的身形,转眼就消失在了光幕内。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张横却是无声地叹了口气,心中竟然有一种难以喻意的失落。颜彦走了,艾尔莎白也走了,现在此处就只剩下了自己一名玄门修者,支撑这个场面,照顾这么多的普通人。要把他们带出这里,他的心头确实是感受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

    稍一沉吟,目光转向了身后。此刻,韩冰蕾已回到了人群中,正在劝慰她的那些女同学。

    “啊呀呀,真是吓死我啦!”

    在小蕾的劝慰下,一众女生总算都回过了神来,一个个叽叽喳喳地惊呼起来。

    望着一殿乱哄哄的女生,张横有些哭笑不得,他可不敢上前,生怕被这些女生们给包围了,到时那可是一个脑袋三个大,满身是嘴都应付不过来。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露斯!”

    西瓦娜满脸愧疚地走到了张横身边,低着头,象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她一直都在露斯身边,负责保护露斯。但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露斯就被莫沙给携走了。这让她心中很是悔恨,以为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西瓦娜,不关你的事,是莫沙这家伙太狡猾了。”

    张横伸手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你放心,莲彦和艾尔莎白一定会找到莫沙和露斯,一定会把她带回来。”

    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也是完全没底。失去了露斯,让原本就对此处一无所知的张横,完全就象是失去了指路的明灯。等会的行程,也许就要如同摸黑走路般,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的心情都变得有些沉重,这一次突变,确实是让他们措手不及。

    “张横,接下来怎么办?”

    韩冰蕾这个时候从一众女生中走了回来,脸色也恢复了忧愁。她先前离开,只不过是给张横和艾尔莎白一个告别的机会。

    她刚才一直在张横身边,听到了张横与艾尔莎白和颜彦的谈话。因此知道现在的张横孤掌难鸣,心中很是为他担心。

    “没事,小蕾。”

    张横爱怜地望向了她:“幸好,露斯早就交待了,宫殿群的中心轴有一条通道,我们可以一边走,一边摸索,相信一定能走到终点,找到出路。”

    “嗯,张横!”

    韩冰蕾乖巧地点点头,脸色却有些黯然。她心中还是有些难过,自己不但帮不上张横的忙,还需要他分心来照顾自己。她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象艾尔莎白和颜彦一样,拥有超凡的能力。

    “张少,不好了!”

    正说着话,突然梁荣文的声音响起,他急急地向张横喊道:“谢芳紫谢小姐不见了。”

    梁荣文和他手下的四名保安,一直忠于他们的职责,在刚才混乱的时候,仍保持着冷静。等黑烟黑雾散去,便是立刻守住了殿门等位置,以防有其他变故发生。

    与此同时,梁荣文开始清点人数。那知,一一点过,他猛然发觉了不对劲。

    “什么?”

    张横蹙了蹙眉,目光扫向了人群。果然,殿堂里哪里有谢芳紫的身形?

    “这小丫头会去了哪里?”

    张横心头一突,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有没有在殿外寻找过,她或许没有进来!”

    说[实话,自进入神山后,他一直没有再观注谢芳紫。刚才进入这神王殿的时候,更是丝毫没有留意。甚至连谢芳紫是不是进来了,他都未看到。

    不过,张横可以肯定,左右两侧的光幕,谢芳紫绝对没有进去。这也就是说,这小丫头极有可能是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去了别处。

    那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在一进入神王殿后,就玩消失?张横的心头不由打上了老大的一个问号。

    “殿外我也找过了,没有任何人影。”

    梁荣文神情肃然:“先前,她是和西瓦娜一起进来的。只是,刚才黑烟黑雾弥漫的时候,我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说不定她就是在那个时候失踪的。”

    “嗯!她可能看到露斯被莫沙携走,当时不顾一切地跟了进去。幸好,莲彦小姐和艾尔莎白小姐已追上去了,相信她们会没事的。”

    张横沉吟起来。如果在艾尔莎白没有揭破谢芳紫身份之前,她突然失踪,会让张横无比的着急。

    但是,自从明白谢芳紫也是位玄门中人,一直在隐藏身份。张横对她已是产生了怀疑。此刻见她突然玩失踪,也就不太在意。

    想来,她克意参加自己组织的旅游团,必有她的目的。而从种种迹象来看,她似乎与神之国度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

    心中想着,张横只好向梁荣文撒了一个谎,也好给在场的人一个交待。

    “原来是这样!”

    果然,梁荣文松了口气。他心中正愁着屋漏偏缝天下雨。在莫沙携走了露斯后,又来一桩谢芳紫失踪的事。他这保安队也太窝囊,也真不知该如何向张横交待了。

    “好了,各位,现在我们要尽快地离开这里,找到出路。”

    张横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声音变得凝重无比:“大家也看到了,我们的队伍出了点事。而且,这里的情况非常的复杂,一不小心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因此,接下来大家必须听从我和西瓦娜警官以及梁队的安排,绝不能私自做出任何行动。更不能离开队伍。否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和西瓦娜警官以及梁队,可不敢保证你们的安全。”

    说到最后,张横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眼前这些女大学生,还必须得给她们一点警告。不然,还真不能震住她们。

    殿堂里一片寂静,好一会儿,众人这才应了一声。

    二十一人的队伍,刚进入神王殿,就变成了十五人。这一变化,确实是给一众女生造成了很大的心神冲击。所以,这些平时刁蛮贯了的天之娇女,现在也都变得乖巧无比。

    当下,队伍继续出发。张横带着小蕾,走在了最前面,之后是西瓦娜和一众女生,梁荣文和四名手下押后。人人脸现紧张。

    张横也不迟疑,跨步向左侧的光幕走去。他和韩冰蕾的身形一触及光幕,顿时荡起了一层涟猗,两人也刹那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大家刚才已看到过这样的情形,无论是颜彦和艾尔莎白,在进入右侧光幕时,都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所以一众人也不害怕,鱼贯着跟了进去。

    只是一会儿功夫,整座神王殿的殿堂里,已是空无一人。

    然而,就在众人进入通道的时候,在神王殿外的走廊中,一团悠悠的星色星点闪烁起来。须臾,一个人影从金色光点中浮突而出,现出了形来。正是先前失踪的谢芳紫。

    她透过神王殿大门的缝隙,望望空无一人的大殿,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嘲弄笑意:“哼,都走了,这就好,现在这里就是本小姐的天下了。”

    说着,谢芳紫一闪身,轻巧地进入了神王殿的大门,举目向四周望去,俏脸上顿时露出了狂热的神色:“十二主神的神像!”

    谢芳紫的身形一矮,突然朝着中央的宙斯和天后赫拉虔诚地拜倒,口中叽哩咕噜地念道着,手中做出了一个个怪异的动作。

    她的膜拜与当初露斯的完全不一样,如果此刻有内行的人在,一定会无比的震惊。因为,她那一套奇异的动作,正是诸神复活核心高层才能掌握的神之手印。

    嗡!

    突然,上方的宙斯神像和天后赫拉陡地闪起了耀眼的金光,一阵强烈的波动,也猛然散发了开去。空中隐隐地传来了一阵晦涩的振荡:“打扰诸神的安息,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