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3章 两全不能其美
    通往神秘之旅的神山脚下,几支旅游团正在导游的带领下,从不同道路上山。凯撒公司的神秘之旅,依然火爆,并不因为前段时间发生的失联事件而受多大的影响。

    正是时,远处的公路上,一名身穿赤色长袍,整个人的面目都笼罩在连衣头罩中的人,正从车流中走来。他看似走得很慢,如同是闲庭信步。但是,他的速度却是惊人之极,每一步跨出,竟然达十数米。

    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已是来到了神山的山脚。

    让人震憾的并不仅如此,此人很快就超越了一支旅游团队。但是,旅游团里的所有人,竟然对他视若无睹,仿佛它是一个幽灵,所有人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

    赤袍人也完全不在意四周的人们,仍是顾自以一种恒定的节奏,迅速向山上行去。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迎宾门所在的景点。

    赤袍人终于停下了身形,目光望着迎宾门,露出面罩外的眼睛里,突然多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良久,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径直穿过迎宾门的废墟,转眼间便站立在了对面的那块崖壁前。

    “多少年了,本使都没有再来这里,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进去,唉!”

    赤袍人喃喃着,眼眸中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复杂:“想不到今天却仍是要再进去一趟!”

    “咦,老大,你看那龟蛋儿是谁?”

    离岩壁四五百米的小树林中,一棵歪脖老松树上,北冥东和北冥西两老怪,正斜躺在树杆上,手里各拿着一瓶酒,不时地灌上一口,又丢入几粒花生米,悠闲自得。

    赤袍人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北冥西不由怪眼一翻,陡地坐直了身体。

    “嘿嘿,老四,你难道看不出那龟蛋儿,很象那天晚上龟壳中的那只老乌龟吗?”

    北冥东此刻也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懒散,原本有些醉眼朦胧的眼神,也陡地变得犀利无比。

    “哇呀呀,果然是那只老乌龟,想不到他竟然也有走出龟壳的时候。”

    北冥西顿时眼眸骤亮:“嘿嘿,老乌龟怎么跑到此处来了?他这是想干什么?”

    自那天张横的队伍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消失,追随在他们不远处的赵子强他们,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之后,他们也立刻赶了上来。但是,寻遍了四周,也没有发现张横队伍中的任何人,更是没有看到张横留下的任何标记或标识。

    要知道,他们另外组成一支旅游团,跟在张横他们不远处。这全是张恒的安排。双方本来约好,会在到达神秘之旅第三段后,在进入原始野生区汇合。

    那知,现在还仅仅是神秘之旅的第一阶段,张横的整支队伍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赵子强等人,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想到十名大学生失联的地方,似乎也是在神秘之旅的第一段。

    那么,张横是发现了失联大学生的某些线索,追了下去。还是因为此处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让张横的队伍,平白无故地消失?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原因,此事自然是非同小可,也不是赵子强等人,现在可以应付。

    当下,赵子强他们那敢迟疑,立刻发出了联络北冥两老怪的信号。

    幸好,北冥两老怪闲着没事,就在附近的山上游逛。接到信息后,立刻就赶了过来。当两老怪知道了情况后,也是大为惊奇。

    两人立刻对四周进行了仔细的探察。但是,让两老怪暗自震惊的是:他们并未在四周有任何的发现,好象张横那支十一人的队伍,已被空间突然出现的黑洞给吞噬了。

    两老怪可不信这个邪,决定在此守候,看看是不是能查出点蛛丝马迹来。

    整整三天,两老怪几乎是把此处的每一寸地方都探察了个遍,却也仍是一无所获。今天,就当两人趁着快到中午之际,在旁边松树林中休息之时,却是看到了赤袍人出现在此处。

    而且,两老怪立刻敏锐地觉察到,赤袍人正是当日夜探维纳斯大酒店顶楼,在神之国度模型世界中,遇到的那位老者。

    两老怪顿时警觉,目光死死地瞪在了赤袍人身上,想看看他来此干什么?

    喃喃了几句,赤袍人双手轻舞,陡地手掌按在了面前的崖壁上。

    嗡!

    崖壁刹那闪起了一圈光芒,一个朦胧的门户虚影,浮突了出来。下一刻,一道极光闪过,赤袍人已然消失在了视野里。

    “哇呀呀,原来这乌龟地有这样的暗门,尤他奶奶的乌龟蛋,老乌龟爬进去了。”

    两老怪顿时兴奋之极。这三天来的守候,此次总算是有了结果。

    身形一闪,两老怪已迅速冲到了崖壁前。思感一探,脸色立刻变得怪异起来。

    在两人的思感中,眼前的崖壁毫无出奇之处,不仅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更是探察不到任何机关的存在。

    如果不是先前亲眼看到,赤袍人进入这里,他们一定会以为这块崖壁,就是一处普通的石头岩。

    “嘿嘿,看来这扇龟蛋的暗门,是真正的高人所布置。”

    两老怪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不过,正好给我们北冥两位老仙试试手。”

    只要知道此处有暗门存在,以两老怪的修为和对阵势的精通,他们确实是有把握把暗门找出来。

    果然,两老怪不愧是在玄武龟中被囚了百多年的怪胎,只是十几分钟,那道隐去的暗门,再次现出形来。

    “嘎嘎,老大,这扇龟蛋门也不过如此。”

    北冥西怪笑,身形一闪,已然冲入了暗门里。北冥东却不象他那样猴急,手一挥,已是发出了一道信号。同一时间,把这处显形的门户,用障眼法隐藏了起来。

    他们毕竟不是用正宗的方法开启的暗门,可以说完全是用强悍的手段,强行破开了此处的门户。因此,暗门并没有射出光芒,把他们吸入其中。

    并且,暗门要自我恢复,还需要大约半个小时。北冥东却是正好利用这个空隙,发出信号,招唤赵子强等人赶来,让他们随后进入暗门。

    他自然知道,张横的队伍有十一人,其中不少是普通人。以他的身份,可管不了张横身边的普通人怎么样。所以,让赵子强他们一起进来,那些零碎的杂事,就交给这些小家伙去做了。

    身形一闪,北冥东也消失在了崖壁前,追着兄弟的行踪去了。

    不一会儿,赵子强等十五个人出现在了迎宾门外,迅速向这边的崖壁赶来。

    自张横失踪后,赵子强以及曾海洋和张续等人,立刻分散行动,曾海洋以及张续负责打听各方面的消息。而赵子强等一众玄门之人,便扩大了搜索范围。

    因此,这几天来,他们也是一直就在附近。此刻接到老怪发出的信息,赵子强他们振奋不以,这回是总算明白了张横失踪之谜。

    十五人也不犹豫,立刻穿入了北冥东布置的障眼法内,看到了那扇暗门。众人狂喜,迅速鱼贯而入。只是一会儿功夫,所有人也都进入了里面。

    张横此刻是越走眉头皱得越深。四周的环境,每走一段路,就会发生突变。而且是越来越恶劣。

    原先的那条鹅卵石的小路终于走到了尽头,他们的队伍进入了一片山区。崎曲的山道,变幻的幻景,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张横已是使尽了全身的懈数,不但祭起十二巫祖幡。而且,当四周的气温陡然下降,几乎是一下子变成严冬的时候,见阵势内的所有人都冻得瑟瑟发抖,不得不拿出火狐内丹,为众人取暖。

    可怜四品的火狐内丹,竟然成了取暖之用,如果让人知道,不知会让多少玄门人士掉了下巴。

    不仅如此,张横本身承受的压力,也在不断地变大,每走一步,几乎都是背上压着万钧巨岳,再加上维持两件法器,让他的真元消耗无比的剧烈。

    张横心中大凛。要是这样下去,他本身也支持不了多久。到时,只怕所有人都走不出这里。

    心中想着,张横很是无奈,手指一指,镇海印刹那悬浮头顶,镇海印内那奇异空间里的王一鸣老祖神魂,顿时把魂力源源不断地传输了过来。

    张横浑身一震,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红润。心念一动,已是把十二巫祖幡和火狐内丹以及镇海印的操控力量,暂时转移到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处。这样,张横可以抽身好好调养,以便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更大变故。有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助,张横总算缓了口气,带着队伍继续向前。陡地,心头突然一种强烈的不安传来,张横的脸色猛然大变:“不好,彦儿遇到危险了。”

    不错,这一刻,张横心神大颤,整个神魂都骤然变得狂燥不宁,几欲从神窍中跳出来。这是他与颜彦相互的神魂烙印,突然产生反应的现象。而且,是颜彦正处于急度的危险中,才会传出的强烈警兆。

    张横大骇,体内真元刹那鼓荡如沸,就欲朝着感应之处,狂奔而去。

    但是,他身形未动,身边的韩冰蕾也感觉到了他的异样,不由惊疑地道:“张横,出了什么事?”

    “呃!”

    张横的身形刹那如僵化般呆在了当场。韩冰蕾的话,让他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身边还有小蕾以及其他十四名普通人,需要他的保护。如果自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这岂不是要把他们置于万劫不复之死地?

    一念及此,张横额头的汗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彦儿遭险,自己却分身无力。如今实在是两全难以齐美,难道他可以抛弃两边的任何一边置之不理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