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4章 不顾一切
    “张横,你没事吧?”

    西瓦娜等人此刻也感觉到了张横的异样,不由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脸上。一时间,整支队伍的气氛,猛地变得无比的凝重。所有人都望着张横,不知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没事。”

    张横终于有所冷静下来,朝小蕾和西瓦娜等人点了点头:“不过,我要离开一会,你们就在前面等我。”

    此时此刻,前面的地方出现了一片山谷。虽然山谷被雾气缭绕,充满了一种阴森的感觉。但是,张横如今也是没有办法,必须先临时把大家安顿好,才能前去援救颜彦。

    “啊,你要离开一会?”

    西瓦娜大惊,正欲开口。但是,张横却没有再答话,拉着韩冰蕾就朝山谷那边走去。

    “小蕾,这条灵犀交给你,它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张横手指一弹,一条细如发丝的金线已出现在了指尖上,正是灵犀:“无论是什么阴邪之物,如果靠近你,都会遭到灵犀的反击。”

    “哇,好漂亮的小东西!”

    韩冰蕾美眸一凝,已看清了灵犀的模样,俏脸上顿时露出好奇之色。

    现在的灵犀,虽然体型仍是如此的纤细。但模样却与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更象是一条袖珍版的龙了,头上都已长出了一个类似角状的突起。

    这正是它力量在不断增加,已达到三品后期的表现。因此,看起来也是特可爱。

    说话间,已是进入了山谷。举目四望,山谷并不大,也就上千平米的范围,三面环山,只有入口处一条道路。

    细细洞察一翻,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存在,张横松了口气,回头向众人道:“时间也快中午了,大家暂时在此休息。我会马上回来。”

    说着,手一挥,已是把十二巫祖幡和火狐内丹以及镇海印重新做了布置,形成了一处方圆有十数平米的封闭空间:“小蕾,西瓦娜,梁队,这里就拜托你们照应一下了。”

    “好的!”

    西瓦娜和梁荣文连忙答应,韩冰蕾却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低声道:“张横,你自己也要小心。”

    与张横交往这么久,她还从来没看到过张横如此神情凝重的时候。心中已然意识到,张横肯定是碰到了什么难题。只恨自己无力助她,韩冰蕾却也不愿成为张横的累赘,所以只能默默地在心中为张横祈祷。

    “嗯,小蕾,放心等我回来。”

    张横免强地朝她一笑,终于硬起心肠,转身向山谷外走去。他怕自己的心被小蕾如水的柔情溶化,再也不忍心离开。

    走到谷口,张横手一挥,两头海狒王也现出形来,守在了那里。张横虽然暂时离开,却也不能不顾及小蕾他们的安全,不仅布置了保护众人的阵势,更是留下两头海狒王当护卫,更是让灵犀贴身守在韩冰蕾身边。

    再次细细地察看了自己在此的布置,转过身来,张横的神情已是凛然一片,眼眸中也射出了犀利的光芒:“彦儿,我来了。”

    嗡!

    手一招,赶山鞭已握在了掌心,轰然发出嗡鸣。张横踏步,朝着感应的方向迅速奔去。

    眼前的景物骤然变化,一道重叠的峰峦,挡住了去路。山势连绵,仿佛无穷无尽,视野内全是起伏的嶙峋怪石。

    “区区迷障之法,焉能挡我!”

    张横冷哼,也根本不愿化时间在阵中穿越。手中赶山鞭轰然一指:“破!”

    轰隆隆!

    赶山鞭刹那化为一道惊天长虹,向眼前的山峦狂鞭而去。顿时,天地翻转,大地震憾,一道惊天闪电划破空间,整个世界都隆隆隆地震颤起来。

    咔喇喇!

    巨响响过,眼前山峦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地的碎石破岩。这一处迷障形成的阵势,已被张横以蛮力直接摧毁。

    他为了尽快赶到颜彦身边,已是有些不顾一切了。

    张横毫不停留,继续向感应处奔去。此刻,他全身的热血都几欲鼎沸,心中只有一个意念,一定要救援遭险的颜彦。

    “哼,莫沙,你还往哪里走?”

    莫沙和露斯刚从魔鬼**地破障而出,立刻就听到了颜彦的厉喝。

    莫沙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煞白一片。回过头来,立刻看到了脸若冰霜的莲花圣母,正双手各握一面铜镜,向着这边走来。

    颜彦也是有些意外,虽然有镇教之宝阴阳镜,可以窥破石柱林的迷宫。但是,在癫乱之境的影响下,她的行进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滞碍。因此,直到此刻,刚刚赶到这里。

    那知,恰好看到莫沙和露斯突然出现。颜彦心中暗喜,这才立刻出声喝止。一边却是向露斯点了点头。

    “呃,圣母,我,我……”

    乍见颜彦,莫沙心头大骇。曾经莲花圣母表现出来的神威,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一时确实是被震住了。

    “莫沙,还不跟我回去?”

    颜彦冷喝,手中的铜镜也缓缓地移向了他:“难道还要本座亲自动手拿你?”

    “不,圣母,你听我说,我这是有苦衷。”

    莫沙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心中虽然对莲花圣母充满了忌惮。但是,听颜彦要让他回去,他却如何甘心:“圣母,您不要阻拦我,这是我最后的希望,您就算不愿帮我,也请您不要干涉我的事。母后那里,我回去后会向她解释。”

    说着,莫沙的眼底,陡地闪过了一抹狠色:“你们华夏不是有句俗语吗?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您要是再逼我,那就别怪莫沙对您不敬。”

    “怎么,你还敢与本座动手?”

    颜彦脸现不屑。她早就看透莫沙只不过是达到三品初期的力量,与自己相比,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嗡!

    心中想着,一股无形的气势,也轰然高涨,借助手中阴阳镜的力量,骤然迫向了莫沙。

    果然,莫沙身形一颤,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脸上的神情却是更见狰狞:“圣母,你真的要逼我?”

    “逼你又如何?”

    颜彦是诚心要把莫沙带回去,以挽回自己的面子。那里会有丝毫的客气。

    “好,那就别怪我莫沙翻脸不认人。”

    莫沙怒吼,双手急舞,一块玉片骤然现形,点点的金色星光也刹那闪烁起来:“神卫护主!”

    怦!

    玉片光芒大作,空中陡地浮突出了一座宫殿的虚影,就朝着颜彦兜头盖脑地笼罩下来。

    隐隐约约的,宫殿中窜出了一队全副铠甲,手拿刀枪剑斧的古装武士,无声地嘶吼着,凶悍之极。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神图吗?”

    颜彦冷笑,手中神镜赫然照向了当头罩来的宫殿。

    轰隆隆!

    一道极光闪过,如同是天际突然划破的怒电,直射宫殿。

    刹那,轰鸣骤起,光芒急耀,宫殿和宫殿中的古装武士,还没有完全成形,已是被颜彦的阴阳镜一击崩溃,重新化为了点点的金色星点飘散。

    “莫沙!”

    颜彦娇喝,正想上前。但是,她后面的动作却是陡然一滞,俏脸上也现出愤怒之色:“莫沙,你竟然玩阴谋。”

    不错,此时此刻,眼前哪里还有莫沙和露斯的身形。趁刚才发动之际,这家伙自知不能抵挡莲花圣母,已是脚底抹油溜走了。

    竟然再次被莫沙在眼皮底下逃走,颜彦脸色更冷,目光也变得犀利如剑。她举目四望,立刻发现,前面的一根石柱,正微微的震颤,散发出阴晦的气息。

    “哼,躲入石柱林中有用吗?”

    颜彦冷哼,毫不犹豫就向那根石柱走去。

    嗡!

    刚踏入石柱周围,空间一振,一道光芒骤亮,把颜彦笼罩在了其中。下一刻,她的身形也消失在了石柱林里。

    眼前是一片奇异的空间。天空烈日高照,四周光秃秃的山野,大地干裂,空气都似乎要燃烧起来,充满了一股焰火的味道。

    再看四周,远处一座座山峰上,浓烟火光蒸腾,似乎是处身于正欲喷发的火山群周边。

    颜彦的秀眉不禁微微蹙起,她并没有看到露斯和莫沙的身形。

    “他们会去了哪里?”

    颜彦不禁有些狐疑:“我与他们也就是先后脚进来,怎么就失去了他们的行踪了呢?”

    说着,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铜镜。但里面朦胧一片,出现的任何事物都是模糊不清。而且,铜镜里似乎有火焰在蒸腾,让镜面出现了不规则的晃动。

    颜彦的秀眉蹙得更紧:“此处好强烈的火元素。”

    她的心中更加的警惕,小心翼翼地沿着一条干涸的河床,向前走去。

    “嘿嘿,圣母你如此逼迫,那就别怪莫沙心狠手辣。”

    在一座冒着浓烟的火山顶上,莫沙与露斯站在一块巨大的岩浆岩后,正目光怨毒地瞪着下面的颜彦。露斯脸色有些惨白,她已看到了,莫沙手中已多了一块薄薄的空白玉片,正拿着金钢钻的鹅毛笔,在迅速地刻划着一幅神图。

    “焚天神图!竟然是焚天神图!”

    露斯心中惊呼,脸上也现出了惊惧之色。

    焚天神图已属于高阶的术法,尤其是用神刻符纹镌刻,威力更会增加十数甚至数十倍。

    显然,莫沙是想利用焚天神图,借助此地浓烈的火元素,暗算莲彦。到时,一旦火起,只怕就是真正的东方世界的神仙来了,也只有被焚成灰烬的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