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5章 火山爆发
    刷刷刷!

    玉屑纷飞,莫沙手中的玉片上,一个个复杂的神刻符纹迅速成形,他凝重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之色:“哈哈,完成了!”

    因为先前破障神图的成功,如今的莫沙信心大增。在此之前,他绝不敢对莲花圣母出手。但是,掌握了神刻符纹,他已是有欲与莲花圣母一较高低的胆量。

    “去死!”

    莫沙终于转向了颜彦所在的地方,眼眸中也刹那光芒大盛:“焚天烈焰!”

    嗡!

    一滴鲜血滴在玉片上,整块神图陡然焰芒暴舞,腾起了熊熊的火焰。

    嗤啦!

    暴响骤起,一道极焰从莫沙掌中急射而出,朝着颜彦狂卷而来。

    “不好!”

    正缓步前行的颜彦,骤然警觉,抬头看处,只见不远处火山顶上,一道焰芒曲扭摆舞,如同是惊天的火龙,正张牙舞爪地向自己狂扑而来。

    颜彦大惊,她可以敏锐地感受到,这条如火龙般的火柱中,本身就蕴含了恐怖的火元素。更可怕的是:它一路狂彪,却仍在不断地吸取四周空气里的火能量,体积极剧地变粗变大。

    只是眨眼的功夫,最初只有成人胳膊大小的火柱,当射到颜彦面前时,已是粗如水桶,一股焚天炼地的滚滚热浪,已卷携而至,直欲把一切焚为灰烬。

    “叱!”

    颜彦大骇,身形急退,手中阴阳镜陡然光芒骤耀,射出了两道炫光,朝着火柱怒射而去。

    隆隆隆!

    巨响震天,阴阳镜发射的两道阴阳极光,在空中刹那形成了一个八卦图案,正好迎头撞上了惊天火柱。双方如同是酸碱相泼,发出隆隆雷电光芒,却嗤嗤嗤地彼此消融。

    “哈哈,圣母?狗屁的圣母,今天就让本王子看看,你到底算是什么玩意?”

    莫沙狂笑,最后一丝对莲花圣母的忌惮,也烟消云散。他的眼眸里杀气暴盛,多年来对莲花圣母的敬畏,此刻化为了压抑后的暴发。尤其是想到,先前他卑躬屈膝,却遭受颜彦的冷眼,更是让莫沙怒火中烧。

    “去死!”

    莫沙发出嘶哑的怒吼,手指连点,一连发出了两道火柱。

    嗤啦!

    焰芒骤急,火光冲天,其中一道火柱再次狂射颜彦,另一道却是怒彪向了附近的火山顶,刹那没入了正冒起滚滚浓烟的火山口中。

    轰!

    惊天动地的闷响传来,大地颤抖,天空翻转,一道冲天的火焰,携着滚滚的岩浆,从火山口狂喷而出,刹那在天空形成了一朵蘑菇状的焰云。

    轰轰轰!

    大地震鸣,空气哀嘶,那座遭到莫沙攻击的火山,终于全面爆发了,滚滚的岩浆从山顶倾泄而下,所到之处,嗤啦暴响,无论是山石还是巨岩,刹那被熔为浆汁,随着如潮水般的岩浆狂倾怒腾。

    “啊!”

    颜彦刚用阴阳镜挡下又一次攻击,突然听到四周惊天动地的巨响,心头大震。抬眼望去,更是骇然惊魂。

    她是做梦都想不到,莫沙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不惜引动火山爆发,也要至她于死地。

    滚滚的岩浆潮从山上直冲而来,岩浆似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操控,竟然汇成了一道急流,直冲颜彦。

    “孽子!”

    颜彦心中怒极,连连摧动手中阴阳神镜,幻化出重叠的八卦盾。想阻止岩浆的冲击。

    但是,她毕竟修为还只是三品的顶峰,未窥破四品天师境界,根本无法全力发挥出阴阳镜的所有力量。所幻化的片片阴阳盾,在滚滚的岩浆中如纸糊木雕一样,刹那就被焚成了虚无。

    只是一会儿功夫,炽烈的岩浆已然冲到了她面前。焰芒如炼,空气都仿佛被燃烧了。颜彦脸色大变,她只觉心胸窒堵,吸入鼻腔的空气,在胸口燃烧,好象整个人都要被烈焰点燃。

    “莲花神座!”

    颜彦娇叱,素手陡地一指。

    顿时,光芒大作,一座五彩莲座赫然现形,把她承托在了莲台上。

    嗤啦,嗤啦!

    正是时,岩浆流已汹涌冲来,轰轰地冲向了莲台。不过,莲台光芒暴耀,一圈五彩的光罩刹那护在了周围,整座莲台竟然就这么浮飘在了岩浆流中,上下起伏,颠簸不以。

    五彩莲台正是莲花圣母教两大镇教宝物之一,乃是传承自上古的圣物。地火岩浆,确实还无法对它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身在莲台上的颜彦,现在却已是束手无措,根本再也无法对莫沙形成威胁。

    “哈哈,莲花圣母,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王子的手段。”

    突然,莫沙的声音再次响起,抬头望去,颜彦娇躯剧震,俏脸上也陡地现出了惊骇的神色。

    只见,莫沙脑后浮突着一幅神图,正脚踏岩浆,手持两柄金色的短枪,向这边狂冲而来。看他的气势,简直就如同是古西尔腊神话中的火神一样,整个人竟然散发出了一股凛凛的神威。

    这家伙哪里还是先前三品初阶的力量,已然隐隐有突破四品,踏入天师境界的实力。

    “哈哈哈!莲花圣母,你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莫沙状若癫狂,狂笑不止,眼眸里却暴射出怨毒的光芒。

    他也是没有想到,神刻神图的威力会如此的强悍,不仅能让他引动此地的火山爆发,更是可以让他操控空间的火元素。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传说中十二主神之一的火神赫淮斯托斯,这片火山的世界,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中。

    而他现在也已明白,简化神图与神刻神图,那是真的有天壤之别。比起神刻神图的威力,简化神图简直就是小儿科的玩意。以他的状况,同样的修为下,用神刻神图,力量已是超越几个等阶,甚至让他窥探到了四品天机感应的境界。

    心中想着,莫沙的神情更见狰狞,他要把这么多年来压抑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而眼前的莲花圣母,就是他发泄的对象。

    “莫沙,尔敢!”

    颜彦银牙紧咬,手中铜镜陡地射出一柱阴阳光柱,直向莫沙狂彪而去。

    “哈哈,莲花圣母,你死到临头,还要垂死挣扎。”

    莫沙冷笑,手一挥,头顶的焚天神图焰芒急耀,四周的岩浆流刹那如煮如沸。一柱岩浆怒浪冲天而起,把颜彦射来的阴阳光柱,陡地击得粉碎。

    在这特殊的火元素空间里,莫沙的焚天神图得四周烈焰能量之助,威力更增十数倍。反尔是颜彦,被烈焰压制,又因为维持莲台而大量消耗真元。此消彼涨之下,她已是完全处于挨打的境地,甚至连动用阴阳镜攻击,也显得无比的免强。

    “杀!”

    莫沙狂笑:“臭婆娘,去死!”

    莫沙已是稳操胜券,再也无须顾忌什么,恶狠狠地扑向了颜彦,手中双枪一指,已然向颜彦攻出了十数枪。

    怦怦怦!

    枪影如雨,劲风如练,乒乒乓乓地击在了莲台的护盾上。只是,莲台乃是莲花圣母教的镇教之宝,岂是现在的莫沙可以摧毁。

    一连数十枪,莫沙已是气喘吁吁,却丝毫难以攻破那一层护盾。莫沙不由气得哇哇怪叫,却也是无可奈何。

    一通发泄,莫沙也总算冷静下来。眸中寒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嘿嘿,臭婆娘,杀不了你,那本王子就把你永远囚禁起来。”

    说着,手一翻,一块海床玉出现在掌心,他准备当着颜彦的面,现场重新刻划出一块神刻神图来。

    颜彦面若冰霜,冷冷地望着莫沙。她没有再吭声,只是竭力地恢复真元,想尽快让自己恢复过来,也好与莫沙拼死一搏。

    “嘿嘿,本王子真是好期待啊!”

    莫沙喃喃着,手中金钢钻的鹅毛笔刷刷刻划如飞:“用神刻符纹刻划出来的本命神图,又会有如何大的威力?”

    在诸神复活中,每一位被候选的圣子,都会被赐予一幅最适合他的本命神图,做为他终生修练的辅助。

    可以说,本命神图是圣子候选人的底牌,也是他身上威力最大的神图。

    然而,先前在遭遇颜彦的时候,莫沙使使出的本命神图,却被颜彦毫不费力的破掉。以至于莫沙不得不借住石柱林的迷宫逃跑。

    但是,现在明白了神刻神图与简化神图之间云泥之别的差距,他已然重新恢复了信心。要以神刻符纹,重刻本命神图,对付颜彦。

    “啊呀!颜彦小姐这回要糟了,这可怎么办?”

    露斯被莫沙丢在另一座火山上,下面发生的一切,她全看在了眼里。只可惜,她身上受了莫沙的禁制,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露斯心中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在莫沙的逼迫下,把神刻符纹的秘密告诉莫沙,以至于让他领会了神刻神图的奥秘,力量一下子变得如此的恐怖。

    但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莫沙已象是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疯狂而不可理喻。她心里只有默默地祈祷,希望张横能赶来。也许,在这么多人中,只有那个来自神秘东方玄门的张少,可以挽回一切。

    “哈哈,臭婆娘,授死!”

    正是时,莫沙已然完成了他本命神图的刻划,猛地哈哈狂笑起来:“神宫护卫!”

    嗡!

    光芒骤耀,空间振荡,点点的金色星芒中,一座朦胧的宫殿再次现形,两排全副武装的古代武士,无声地嘶吼着,扑了出来。宫殿轰隆降落,向颜彦当头罩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