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9章 传承柱
    轰!

    神王殿大门口的金光炸散,艾尔莎白的身形已然冲入其中。然而,刚冲到殿里,艾尔莎白的身形却是陡地一滞。

    神王传承殿内,一片光怪陆离,上百平米的空间,空旷一片,除了中央处矗立的一根白玉石柱外,别无他物。

    此刻,那根粗达米许,高有至殿顶的白玉柱,正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把整座宫殿,照得幻彩迷离。

    凝目望去,巨大的白玉柱下,莫沙正虔诚地膜拜,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动作,白玉柱散发的光芒越来越炽烈,已然嗡嗡地振颤起来。

    “莫沙,休想做你的白日美梦。”

    艾尔莎白厉喝,手中极光暴闪,一只巨爪赫然现形,就朝着莫沙背后心抓去。

    艾尔莎白此次进入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探察诸神复活这个神秘教派的细底。现在进入祭台下的传承殿,感受到此处神王殿内那股澎湃的威压,她心中已然明白。这才是真正的诸神复活的核心秘密所在。

    一旦让莫沙得到传承,说不定诸神复活真会多出一名绝世强者。这自然是艾尔莎白所不愿看到的事。所以,无论如何,她必须阻止莫沙接受此地的传承。

    “臭婆娘!”

    莫沙自然也已看到了艾尔莎白的闯入,神情刹那狰狞而怨毒之极。

    不过,此刻正是处于最紧要的关头,他祈祷的仪式已到了最后的一步。只要完成祈祷,他就能开启传承,让自己接受神王留在此处的力量。

    因此,面对艾尔莎白的攻击,莫沙拼死一搏,也不愿中断他的祈祷。

    嗡!

    光芒一闪,莫沙身形不动,手中已是掷出了他先前刻绘的本命神图。顿时,点点金色的星芒从他身后蒸腾而起,一团朦胧的宫殿虚影,也赫然现形。

    轰!

    巨爪此时轰然抓来,却正好抓在了宫殿的虚影中,刹那炸成了粉碎。与此同时,宫殿迅速扩大,二十名古装武士,也手持刀斧,无声地咆哮。

    “彦姐!”

    艾尔莎白神情一震,她终于看到了被困在宫殿一处角落的颜彦。

    此刻的颜彦,仍站立在莲台中。只不过,保护她的莲台那层护盾,变得黯淡无光。显然,刚才在被困入莫沙的本命神图后,一直遭受护殿武士不间断的攻击,她已是到了强弩之末。

    颜彦也觉察到了外面的变故,不由抬起头来,望向了艾尔莎白,毫无血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然的笑意。她嘴唇翕合着,似乎说了些什么。只是因为被困在神图中,隔绝了她与外界的交流,艾尔莎白根本听不到她说话。

    “彦姐,不必担心,我一定会宰了那小子。”

    艾尔莎白俏脸含霜,这回望向莫沙的眼神中已充满了杀气。

    嗤啦!

    异响骤急,金光暴舞。艾尔莎白双掌翻飞,一副金色的塔罗牌在她掌指间缭绕,刹那幻化出无数的影像。

    “杀!”

    艾尔莎白厉喝,掌中的塔罗牌已如天女散花般,撒向空中,化为恶魔,小丑以及仙女等各种形象,向莫沙攻去。

    “臭婆娘,该死!”

    莫沙又是怒骂一声,心念暗动,指挥着本命神图所化的神殿以及护卫,迎向了狂击而至的各种攻击。

    轰轰轰!

    双方术法形成的各色人物刹那冲撞在一起,极光暴闪,劲气横逸,神王传承殿内,顿时暴乱一片。

    “哇!”

    莫沙猛地张口狂喷一口鲜血,脸色也惨白一片。他毕竟在修为上相差艾尔莎白一个等级。而且,三品与四品之间,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那是能否动用天星之力的差别,存在着能量本质的差距。

    所以,莫沙顿时吃了个大亏,本命神图轰地一声化为了金点,飞回他的手中。而他也受反噬之力,吐了一口鲜血。

    “莫沙,还不束手就擒?”

    艾尔莎白娇喝,陡然踏前一步。一股凛冽的气势,也轰然压向了莫沙。

    眼看莫沙进退两难,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不就是停止祈祷,放弃接受传承,全力应付艾尔莎白。另一条路自然就是不顾一切,拼着给艾尔莎白生擒活拿的危险,硬扛艾尔莎白的压迫。

    正是时,突然门口金光又是一闪,一条人影再次冲了进来:“巫妖大人!”

    “威尔,你进来干什么?”

    艾尔莎白一怔,当看清来人是威尔时,不禁嗔怒起来。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出什么意外。

    “哈哈,威尔,去死!”

    果然,一见威尔,莫沙顿时脸现惊喜。他那里还会迟疑,手指一指,焚天神图已然现形,朝着威尔发出了一道惊天的火柱。

    这家伙确实是卑鄙之极,把全部的攻击,转向了威尔,他可不信,艾尔莎白会见死不救。

    “快出去,威尔。”

    艾尔莎白又气又急,先前莫沙用露斯做挡箭牌,已是让她看透莫沙的无耻为人。现在莫沙再次使出类似的手段,确实是让她愤怒之极。

    但是,正如莫沙所猜测,她却也不能不管威尔的生死。不得不暂时放弃对莫沙的攻击,救援威尔再说。

    怦!

    恶魔的巨镰半途拦截了莫沙发出的火柱,艾尔莎白更是双手一推,把刚进入神殿内的威尔,送出了殿门。

    “该死的莫沙!”

    艾尔莎白怒不可歇,陡地转身,就准备以雷霆手段,全力对付这个卑鄙的家伙。

    然而,身形一转,艾尔沙白的脸色骤变,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

    嗤嗤嗤!

    此时此刻,殿中响起了刺耳的嗤嗤异响,那根宙斯的传承白玉柱,光芒大耀,让人几欲目盲。

    不仅如此,白玉柱上刻划的无数符纹铭篆,已然如同是活了过来一样,一个个悬浮到了空中,急剧地旋飞怒舞。

    嗡!

    空间剧震,金光暴舞,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轰然狂涨,向艾尔莎白直迫而来。

    “阿!”

    艾尔莎白脸色剧变,身形更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目光死死地瞪住了眼前的白玉柱。

    她终于发现,白玉柱的变化因何而来,竟然是莫沙刚才喷出的那口鲜血。

    血液正被白玉柱迅速地吸收,原本缓慢变化的柱子,这才会突然产生了急剧的反应。

    “神啊!”

    莫沙也发现了这一突变,更是看到了艾尔莎白的震惊。他陡地一咬牙,那里还顾得了什么,又是一口鲜血喷向了白玉柱。而且,这次他不惜损耗修为,在鲜血中渗入了一滴本命精血。

    轰!

    白玉柱剧震,光芒更甚,已耀得人睁不开眼来。柱子上的符纹铭篆怒旋更急,那股凛凛的神威也轰然高涨。

    只是,那股威压完全是针对艾尔莎白,跪在白玉柱面前的莫沙不但丝毫不受影响,而且还如同是沐浴在春日阳光下一样,脸上露出了舒坦的神情。

    “教庭圣光术法残留的气息?”

    正是时,祭台的上方,张横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张横追蹑颜彦神魂烙印的感应,终于一路逢关破关,硬生生地在石柱林中,破开一条出路,从里面走了出来。因此,他的速度,比莫沙和艾尔莎白他们,要慢了许多。

    当发现旷野远处的祭台,张横丝毫没有迟疑,顿时就狂奔而来。在他的感应中,颜彦的神魂烙印,就出现在某个祭台里。

    距离越近,他的感应更强烈,更是在接近的刹那,确定了中央的那一座祭台,就是颜彦神魂烙印散发的源头。

    张横怒喝一声,身形纵身而起,就飞跃上了祭台。立刻,他的眼眸一凝,脸上也现出了诧异之色:“艾尔莎白也在此处?”

    张横的真实之眼,已是敏锐地洞察到了,祭台的石柱间,残留着圣光术法留下的能量波动。而圣光术法乃是西方教庭的招牌。由此,他立刻就想到了艾尔沙白。貌似在这处诡异的地方,也就只有艾尔莎白和威尔,是属于西方教庭的修练者。

    “嗯,看来他们是进入了祭台的暗门里。”

    细细洞察四周,张横很快就觉察到祭台上矗立的三十六根石柱有问题。他的眼眸里顿时闪起了淡淡的暗金色光芒,奇异的巫字也现出了形来。

    暗门可容不得强来,要是破坏了它,张横根本就无法入内。

    很快,他就洞察到了祭台石柱间暗门的所在,身形一闪,张横也消失在了祭台上。

    “啊,张横,是你!”

    身形刚出现,耳际立刻传来了露斯和威尔的声音。

    两人此刻正紧张地望着面前的神王传承殿,却又不敢进入,急得在外面团团转。

    突然看到张横现身,露斯顿时惊喜若狂:“张横莫沙在里面,他要接受宙斯神王的传承。艾尔莎白小姐进去了,但直到现在还没出来。”

    露斯急急地道,她和威尔现在都在为艾尔莎白担心。因为,神王殿的异动越来越剧烈,不断地发出隆隆的震动声。显然,里面已发生了他们所无法预料的变故。

    “什么?”

    张横身形一震,陡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也来不及再细问露斯和威尔,急步就朝面前这座袖珍版神王殿冲去。

    然而,还没等他冲到门口,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笼罩神王殿大门的金光轰然振动,一声惨呼也陡然传来。紧接着,一个人影如同是一段木桩般从里面倒飞而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