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0章 绝境
    “艾尔莎白!……“

    张横双手一推一托,已是用巧劲把倒飞出来的人影,一把搂在了怀里。

    摔出神王传承殿的正是艾尔莎白。不过,她现在的样子却是狼狈之极。一头白金色的长发,似是被雷电炙烤过一样,已然卷屈,发梢甚至出现了焦痕。

    雪白的衣襟上,一滩刺目的殷红,显然是喷出的鲜血。再看她的俏脸,苍白一片,已是失去了血色。

    “巫妖大人!”

    “啊,艾尔莎白小姐!”

    威儿与露斯两人,这时也看到了艾尔莎白的惨样,不禁惊呼。张横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

    在抱住艾尔莎白的刹那,张横已是一缕真元输入了她的体内。立刻,张横探察到了艾尔莎白身体的状况。

    她内府移位,经脉破损,似乎是遭到了重击,这才会受这样的重伤。

    “张横,是你来了。”

    这时,艾尔莎白睁眼看到了张横,不禁脸现惊喜之色。不过,她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脸色剧变:“不要管我,快进殿去,莫沙他正在开启宙斯神王的传承。”

    “什么?”

    张横一惊,但是,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艾尔莎白奋起全力,猛地推了他一把,同时急急地道:“快,张横,不然让他得到传承就灿糟糕了。”

    “还有!”

    艾尔莎白粗粗地喘了口气,这才继续道:“彦姐也被他抓住了。”

    “艾尔莎白!”

    张横似是想说什么,但终于咬了咬牙:“那你快点疗伤。”

    说话间,他拿出了一个玉瓶,生动交给了露斯:“这是疗伤的圣药,拿五粒内服,外伤化水敷就行。”

    与此同时,他把怀里的艾尔莎白,交给了迎上来的威尔:“你好好照顾她。”

    听了艾尔莎白的话,张横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纵然心中担心着艾尔莎白的伤势,却也不得不离开。

    幸好,艾尔莎白伤势虽重,但凭她达到四品的修为,却还不至命。这让张横心中放心不少。

    身形一闪,张横已然冲向了神王传承殿的大门。

    怦!

    金光暴闪,空间振荡,神王传承殿大门上的那层金色光幕,陡然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张横整个人身形一滞,竟然硬生生地被阻在了门前。

    “这怎么可能?”

    张横心头一凛。面前的这道金色光幕,散发出一股如万钧巨岳般的威压,就仿佛门前有一位达到尊者的绝世强人守护在那儿一样,竟然让张横难以寸进。

    轰隆隆!

    正惊骇间, 时整座神王传承殿陡然剧震,仿佛是发生了地震一样,整个宫殿都摇晃了起来。

    “不好,看来是里面的莫沙开始接受传承了。”

    张横神情剧变,也猛地明白了过来:“怪不得门口这道金色光幕,会变得如此强大。这是在保护莫沙这个传承者,免受外人打扰。”

    “不,绝不能让莫沙得到传承。”

    张横心中怒吼,脸上也现出了坚定之色。

    “亚圣意境!”

    张横喃喃,头顶溶合了正气歌的功德光环赫然现形,身周也立刻笼罩了一位高冠的古人虚影。与此同时,朗朗的读书声隐隐响起,一股神圣的气息,也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刹那,光幕形成的威压,如同是流水一样,从张横身周分流而去。他踏着稳定而坚决的步伐,一步步踏入了神王传承殿中。

    “哈哈哈,我终于开启了神王的传承。”

    传承殿中,莫沙发出了疯狂的笑声,眼眸中满满的都是狂热。

    此时此刻的殿里,确实是发生了震憾人心的情形。

    只见,中央的那根白玉柱光芒大作,无数的符纹和铭篆怒旋狂舞,如煮如沸。整根玉柱,象是突然变得透明了一样,晶莹透彻,散发出了神圣的气息。

    不仅如此,白玉柱的四周,电光缭绕,雷声隐隐,凛凛的神威,弥漫整个空间。

    “神的光辉照耀整个世界!”

    莫沙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喊着,:“神啊,请赐予您最中实的仆人力量吧!”

    嗡!

    一道光柱,陡地从石柱的顶端雕像中急射而出,刹那笼罩住了莫沙。立刻,莫沙身形一震,整个人如同一片羽毛般飘了起来。顺着光柱,向石柱飞去。

    “小子,休想!”

    正是时,张横闯入了神王殿中,顿时看到了这一幕诡异的情形。张横眼眸暴缩,他立刻明白了过来:莫沙果然已开启传承,即将接受宙斯的力量。

    “给我停止!”

    张横厉喝,手中赶山鞭赫然现形,朝着空中的莫沙就狠狠地抽了过去。

    轰隆!

    鞭影暴涨,一道惊天长虹横空直扫,就砸向了光柱里的莫沙。

    嗤啦!

    正是时,白玉柱轰然怒震,缭绕四周的电弧刹那如蛇狂舞,眨眼间汇成了一道粗如水桶的电柱,迎着赶山鞭狂击而至。

    咔喇喇,咔喇喇!

    震耳的异响骤起,电柱与赶山鞭所化的长虹刹那撞在一起。赶山鞭哀呜一声,轰地被击得斜飞出去。

    电柱余势未歇,携着嗤嗤的电芒,劈头盖脑就向张横砸落。

    “不好!”

    张横暗叫一声,他还真没想到,传承柱的反击会如此的恐怖。此刻,他却已是无法躲避,陡然一咬牙,厉声狂吼:“蛮神枪!”

    嗤啦啦!

    银光暴闪,空间撕裂,蛮神枪骤然化为一条银龙,迎着电柱怒射而去。

    轰轰轰!

    惊天的炸响骤起,天动地摇,整个神王传承殿都剧烈地震颤起来,直欲崩塌。

    “该死!”

    张横身形剧震,不由自主地被震得倒退了七八步。但是,当他站稳身形,抬头看时,却是脸色大变。

    此时此刻,莫沙已被光柱牵引,缓缓地没入了那根巨大的白玉柱中。从几乎透明的白玉柱上,可以看到,这家伙正缓缓地下沉,眨眼的功夫,就沉入到了白玉柱的中心。

    嗡嗡嗡!

    石柱疯狂地旋转起来,无数的符纹铭篆化为点点的金色星辉,如同是甘霖一样,向莫沙身上洒落。

    顿时,莫沙的脸上,露出了如痴如狂的神色,双手也做出了一个膜拜的动作。

    传承正式开始了!

    “怎么办?这该怎么办?如何才能阻止他接受传承?”

    张横又惊又急,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根传承柱上传来一股澎湃的威压,四周的电弧如蛇狂舞,显然它又在积聚下一次攻击的能量。

    他刚偿试过传承柱发出的攻击,那可是张横动用了蛮神之力,使出蛮神枪这张底牌,才算是硬挨了过去。

    而且,体内真元消耗大半,当日蛮神赐福所积蓄的蛮神之力,更是几乎耗尽。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张横,根本无法再承受传承柱的另一次攻击。

    可是,自己能眼睁睁看着莫沙这卑鄙的家伙,接受了宙斯的传承,成为一名强者吗?

    张横的脸色难看之极,他现在是进退两难,甚至是有些束手无措。有传承柱的保护,他根本奈何不了在接受传承的莫沙。

    嗤啦,嗤啦!

    正是时,传承柱再次耀起了刺目的光芒,万千电弧曲扭摆舞,急剧地凝结起来,雷电的暴虐能量,在空气中轰然暴涨。

    传承柱已凝聚了力量,又要发动下一次攻击。

    张横心头骇然,现在他几乎是陷入了绝境。现在唯一的倚仗就是亚圣意境。但是,亚圣意境在那次破解维纳斯顶楼的阵图时,已然受损,先前为破开大门上的光幕,又是消耗巨大。他实在不知道,如今的亚圣意境,是不是还有能力,可以挡下传承柱惊天动地的一击?

    “嗡!”

    突然,心头一震,张横的神情也陡然变得怪异无比:“这是怎么回事?”

    不错,就在这一刻,张横江山社稷图里,猛地传来了一阵奇异的波动。

    张横下意识地心念扫过,立刻看到在阿大阿二所居住的空间中,一块玉片正散发出炽烈的光芒,嗡嗡地振鸣,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

    “神之护佑的碎片?”

    张横又惊又疑:“它怎么突然有了反应?这算是什么意思?”

    心中惊疑不定,张横心念一动,已是把它从江山社稷图里取了出来,正想细细察看,神之护佑碎片这到底是怎么了。

    正是时,嗤啦异响大作,传承柱光芒急耀,凝聚已久的电光终于完成了能量的积聚。

    轰!

    极光暴耀,空间颤抖,一道电光曲扭摆舞,如同是一条电龙,撕裂空间,朝着张横狂扑而来。

    嗤啦啦,嗤啦啦!

    刺耳的异响惊心动魄,视野在这一刻也完全被极度的光亮所掩盖,张横整个人都被这条恐怖的电龙所笼罩,仿佛一下子被吞噬了进去。

    “啊!”

    漫天的电火中,传来了张横一声闷哼。但是,刹那被四周刺耳的异啸所淹没。

    整片神王传承殿的空间,再次陷入了一片暴乱,狂舞的电龙,暴虐的能量,横逸四面八方,似是要把存在于殿中,传承柱外的所有一切,全部摧毁。终于,好半天,电弧渐渐消散,整个神王传承殿也恢复了平静。而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也呈现在了面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