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2章 可怜的莫沙
    “果然是好宝贝!”

    神王传承殿中,张横也总算回过了神来,望着手中的神之护佑碎片,眼眸里一片晶亮。

    见识了这片小小碎片的神奇,张横对它已是越来越有兴趣。先前还只当它是块废料,随便丢在江山社稷图中。现在却已是把它视若珍宝。这可是他在这片神王殿建筑群里,一张免死金牌。

    心念一动,神之护佑已被他收回,目光望向了传承柱,脸上却是浮起了一抹狠色:“莫沙,这回看哥们怎么收拾你。”

    嗡!

    手一招,摔在一边的赶山鞭立刻飞回了他的掌中,张横就准备击碎传承柱,把凝固在里面的莫沙放出来。

    “啊呀,张先生不要!”

    正是时,门外传来了露斯的惊呼:“张先生千万不要对传承柱攻击,要是它碎了,极有可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是吗?”

    张横眉头一蹙,有些半信半疑。

    “是的,据我所知,诸神长眠后,所留下的传承柱都会有自我毁灭的阵势。一旦有外人意欲强行破坏传承柱或是得到其中的力量,就会遭到可怕的反噬。”

    露斯急急地道,一边说着,一边已是走进了神王传承殿。

    “张横,露斯的话没有错。”

    此时正在运功疗伤的艾尔莎白也睁开了眼来,她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内伤已然恢复了七七八八:“我们教庭也有类似的传承之物。确实是会有防止外人破坏的自爆装置。”

    “原来如此。”

    张横点头,目光望向了艾尔莎白:“你没事了吧?”

    “嗯,我没事了,多亏了你的疗伤圣药。”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闪过一抹感激之色,与威尔一起,也步入了传承殿里。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传承柱,仔细地打量着被凝固在里面的莫沙。

    现在的莫沙就如雕像一样。因为接受传承时,他被那道光柱牵引,进入透明的传承柱里。现在,传承停止,他却就这么被镶嵌在了其中,就象是天然形成的琥珀一样,说起来还真是怪异之极。

    “必须把他弄出来。”

    艾尔莎白秀眉紧蹙:“彦姐还在他的神图里被困着。”

    一边说着,脸上却露出了惊惧的神色。她可没忘了,刚才就是被传承柱发射的电弧,一击重伤,直飞出殿外。所以,现在望着传承柱,仍是心有余悸。

    “是啊,是啊!他身上还有我们巴卡阿米族的一本秘典。”

    露斯也忍不住焦急地道:“一定要把他从传承柱里弄出来。”

    张横苦笑,心中暗道:既不能破坏石柱,又要把他弄出来,这该如何办?

    正寻思着,突然传承柱又闪起了淡淡的光芒,殿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不过,张横立刻发现,此时传承柱散发的光芒,与先前完全两样,尤其是暗自蕴含的威压,根本不能与刚才同日而语。

    “这是传承柱重新在积聚能量。”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看来,此处应该是布置了一个类似我们东方玄门的聚能阵。”

    果然,传承柱的光芒越来越亮,已处于死寂一片的柱中,无数的炫光也流转起来,仿佛是活过来了一样。

    嗡!

    传承柱一震,整根柱子缓缓旋转,顶端又透射出一柱光柱。不过,这次光柱并没有照射向场中张横等任何人,而是柱子里的莫沙,身形被这柱光柱所牵引,从传承柱中,向上悬浮而起。

    “他出来了,他出来了。”

    艾尔莎白以及露斯和威尔三人,尽皆脸现喜色。

    张横更是眉毛一挑,眸中异芒闪过:“莫沙啊莫沙,这回看你哪儿跑?”

    传承柱先前被神之护佑碎片,吸取了大部分的能量,以至传承停止。现在,能量重新积聚,但停止的传承却不可能再继续。所以,莫沙终于被那道神奇的光柱,送了出来。

    “哈哈,本王子竟然突破了,竟然已突破到了四品,哈哈哈!”

    缓缓地,缓缓地,莫沙的身形终于被送出传承柱,空中也顿时响起了他疯狂的笑声:“哈哈,神王传承,神王传承,本王子终于接受了神王的传承。”

    此时此刻的莫沙,激动之极。他先前在传承停止时,思维也立刻被冻结。所以,那一段的记忆,并没有出现在他的意识中,也根本不清楚,他所接受的传承,只不过是小部分,可以说是极不完整。

    不过,他毕竟吸收了传承柱中的小半力量,让他的修为在极短的时间内,已是从三品初阶,直接突破四品。他也根本没时间研究得到的传承是否是全部。所以,他此刻处于了极度的亢奋中,自以为是得到了当年神王宙斯的全部力量。

    啪!

    正是时,光影一闪,一个巴掌就狠狠地抽在了莫沙脸上。

    莫沙疯狂的笑声嘎然而止,整个人更是被这一巴掌横拍得飞了起来,怦地一下撞到了旁边的殿壁。

    “啊!”

    莫沙的惨号这才传来,嘴角鲜血淋漓,半边脸也刹那肿得老高,神情更是骇然之极:“是你,你,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巴掌正是张横掴的,也算是让这家伙清醒清醒。只是,突然看到张横出现在这里,却是把莫沙给震惊了。而且,感受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体内刚因接受传承所凝聚的法力,突然暴乱一片,莫沙顿时骇然惊魂。

    他就算是傻瓜,此刻也已然意识到,他纵然是接受了传承的力量,仍不是张横的对手。

    一念及此,莫沙几乎魂飞天外,心头更是惊骇莫名:这怎么可能?神王的传承力量,怎么可能比不上张横。那么,眼前的东方人,他到底是达到了如何境界的绝世强者。

    一时间,莫沙捂着脸,你你你地你不出话来,完全被震摄在了当场。

    “小子,彦儿在哪里?”

    张横冷冷地望着他,陡然踏前一步:“如果你敢伤她半根头发,我必叫你这龟儿子生不如死。”

    “呃,彦儿?”

    莫沙一怔,他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张横所说的彦儿是谁。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的心头猛地一震,总算明白了彦儿是谁:“啊,我,我,我没伤害她。”

    张横身上还残余着圣人意境的威压,却是让莫沙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位神。莫沙心神被摄,哪里还敢有丝毫的反抗,这回又是变成了软壳虾。

    一边说着,他也不敢迟疑,手一挥,本命神图刹那现形,金色的星点中,一座宫宇浮突了出来。

    “彦儿!”

    张横神情震动,不由惊呼。

    此时此刻,颜彦被困在宫宇的一角,四周仍围着二十名古装洋武士,正各举刀斧枪戟,乒乒乓乓地朝她攻击。

    颜彦处身的莲台,外面的光盾剧列地振荡,眼看就要被这些神殿护卫给攻破。

    突然听到张横的声音,颜彦娇躯剧震。当抬头看到殿外傲立的张横,她的眼眸顿时一片温润,无来由的竟然泪涌如泉:“张横!”

    颜彦喃喃着,声音却有些哽咽。在面临生死之际,张横的突然到来,终于解了她之围。纵然她一直表现得无比的强势,纵然她一向对人冷漠。但是,此时此刻,她的芳心莫名地变得柔柔的,竟然有一种想扑入张横怀里,痛哭一场的冲动。

    “彦儿!”

    张横也不废话,全身银光爆闪,一记冲拳就直接捣了过去。

    轰隆隆!

    金光骤耀,劲气狂逸,莫沙本命神图所形成的宫宇,刹那炸碎,化为点点流光飘散。颜彦也一声娇呼,从宫殿里直摔了出来。

    不过,她的身形还没落地,已是被张横一把搂在了怀里:“彦儿,你没事吧?”

    “张横!”颜彦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张横的宽背,呜咽着说不出话来。这一刻,她感觉 自己是如此的软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肩膀让自己依靠。

    传承殿中,突然出现了一片异样的沉默,场中众人望着相拥在一起的颜彦和张横,神情变得古怪无比。艾尔莎白那对碧蓝的眼眸里,不禁浮起了一抹异样,微微转过头去,不再看两人。

    “啊呀,莫沙,你把我们巴卡阿米族的秘典交出来。“

    突然,露斯的尖叫响起。她如同是一只突然发彪的公鸡,一脸凶巴巴地挡在了莫沙面前。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要与莫沙拼命。

    “你…………”

    莫沙眼中陡地闪过了怨毒的神色,目光冷冷地瞪在露斯脸上。

    被露斯当面讨要秘典,他感觉是受了屈辱。更何况,秘典是他如今的倚仗,他岂肯轻易交出来。所以,他的心中,已是陡然杀机大盛。

    “哼,莫沙,你难道还想再玩卑鄙的手段吗?”

    艾尔莎白冰冷的声音响起,一股凛冽的气势,也轰然锁定了他全身。

    莫沙虽然表面上在应付面前众人,但暗地里却已是迫不急待地在细察所接受的传承。

    然而,他的神情越来越难看,最后眼神里已是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他终于发现,自己所接受的传承,大有问题。不仅残缺不全,而且不知是什么原因,许多印入他脑海的东西,他完全就如看天书般看不懂。

    浑此刻感受到艾尔莎白的气势压迫,他的心更是陡地一沉。接受了传承力量的他,不但根本不能与张横相比,甚至连眼前这位出身教庭的美女,也有着相当大的距离。

    这回,他就算是傻子,也已然明白,他所接受的传承,肯定在中间出了什么差子。一念及此,他刹那面如死灰,整个人都震颤着站不住身形了。

    “莫沙,还不交还我族的秘典。”

    正是时,露斯的尖叫再次响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