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5章 再起波澜
    “露斯!”

    张横正寻思着,突然艾尔莎白的声音响起,眼眸里奇异的光彩变得更加的炽烈:“那么,你是不是就是这一代族长和长老会挑选出来,调查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人?”

    艾尔沙白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想弄明白这个掌握了无数巴卡阿米族秘密的少女,在巴卡阿米族中的真实身份。同时也想从她的身份,推测出她先前所说之一切的真实性。

    “我……”

    露斯娇躯一颤,她的神情中陡地出现了挣扎之色,似是对艾尔莎白所问的问题,让她内心深处很是反感。原本受到的媚惑术,也突然有了要清醒的迹象。

    艾尔莎白的秀眉一挑,立刻意识到,自己逼得她太急了。也许,关于她身份的事,确实就是她内心最痛的隐秘。自己这一刺激,反尔是弄巧成拙。

    “露斯,你如果真有什么难言之隐,那就算了。”

    艾尔莎白搂住了露斯的柔肩,轻言安慰道:“姐也是为你好,看你每每提到你自己的事,总是感觉你很痛苦的样子。也许说出来后,你就会感觉好一些。”

    艾尔莎白的声音变得异样的柔和,充满了一种难以喻意的亲合力和感染力。露斯原本现出挣扎的神色,也变得渐渐的黯然,神情中突然多了一抹忧伤和悲切。

    就在众人以为,她就要吐露自己身世的时候,突然,张横的厉喝响起:“龟蛋,该死!”

    轰!

    一声爆响响起,张横手一挥,一道劲气已然轰向了前面。

    “阿!”

    殿中响起了一声闷哼,莫沙也怦地被撞向了传承殿的传承柱,嘴角流出了丝丝的鲜血。

    原来,就在大家被露斯所讲的故事吸引之时,莫沙竟然准备趁机偷偷溜走。

    只可惜,他的这一举动,却被一直暗中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张横,完全看在了眼里。张横先前早就想给这家伙给点颜色,只是因为颜彦一直没什么表示,也就强自忍着。

    此刻却那里还会客气,一记隔空拳,就把他给击得直喷鲜血。

    “哼!”

    颜彦冷冷地望向了莫沙,眸中闪过厌恶之色。

    先前在那火山的奇异空间中,遭莫沙暗算,最终被他囚入神图中。颜彦原本就感觉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心中对莫沙也是充满了恨意。

    只不过,当张横在最后危难之时,把她从神图中救出。当时的颜彦已几乎灯枯油烬,根本无遐对付莫沙,急着暗自调息,恢复真元。

    等有所恢复,却看到艾尔莎白暗中对露斯使用媚惑术,诱导露斯吐露他们巴卡阿米族的秘密。

    露斯所讲的隐秘,确实也是吸引了颜彦,所以她也就把对付莫沙的事,暂时放在了一边。

    那知莫沙一直在寻找机会逃跑,现在更是被张横当场看破,颜彦也陡地回过了神来。

    望着畏畏缩缩满是惊恐的莫沙,颜彦心头一团怒火就刹那燃炽,素手一挥,猛地就是凌空一个大巴掌抽了过去。

    啪!

    莫沙应声惨号,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落下来时,怦地又撞在了传承殿的墙壁上,被撞了个鼻青脸肿,样子狼狈之极。

    “不,圣母,不要,圣母!”

    看到颜彦又要动手,莫沙什么也顾不得了,挣扎着爬了起来,卟通一声跪倒在地,向颜彦哀求道:“圣母,我最也不敢对您不敬了,看在母后的份上,求您饶过我吧!圣母,圣母……”

    传承殿中响彻了莫沙凄厉的求饶声,四周的人却是面面相觑。众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王子竟然是这样一只软骨虫。

    颜彦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以莫沙先前对她所做的行为,杀之也是罪有应得。但是,想到他所在的皇室,确实也算是对自己有恩,尤其是他的母亲尼西雅皇后,平日里更是与自己情同姐妹,她的心却怎么也硬不起来了,举起的手也不由缓缓地放了下来。

    “唉!”

    颜彦暗叹一声,她为尼西雅皇后有这样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而感觉不值。心中也对面前这个期软怕硬,身上没几两硬骨头的怕死鬼,也失去要报复的心思:“看在你母后的份上,我今天饶过你。待我把你送往你母后那里,看她如何处理吧!”

    说罢,颜彦再也不愿理会莫沙,顾自转过了头去。

    “感谢圣母,我就知道,圣母一向慈悲为……”

    莫沙大喜,自然不吝啬对颜彦的赞美,赞词就欲狂喷而来。不过,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张横已是手指凌空一点,莫沙的声音也嘎然而止,整个人顿时瘫软在了地上。

    张横可不想这家伙的声音污染了自己的耳朵,直接以强悍的真元,封闭了他的哑穴,让他当场瘫软,也免得这龟蛋儿再生事端。

    “阿,张先生做的好,象他这样卑鄙的人,早该受到惩罚了!”

    这个时候,露斯也完全清醒了过来,她意识似乎还有些迷糊,对先前她吐露自己族中秘密的事,却是一无所知。当茫然的眼神看到瘫软的莫沙时,她的身形陡然一震,这才完全清醒,不禁为张横的举动叫好。

    一边的艾尔莎白却是无奈地耸耸肩。莫沙的横生事端,已然破坏了她施展媚惑术。要想再让露斯象先前一样,被她所迷惑,此刻却已是不可能。

    所以,她也只能把其他的疑问,暂时压在了心头。看以后是否有机会,再从露斯这儿打听出来。

    “彦儿,艾尔莎白,我看你们也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们走吧!”

    望了望颜彦和艾尔莎白,张横道。他现在确实是不愿在此多呆,山谷中还有小蕾以及西瓦娜等一众普通人,等在那儿。

    张横可不想再节外生枝,生怕他们在自己离开后,会出什么事。现在是急着返回。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小蕾他们送出这个诡异的地方,这才是目前最紧要的事。

    “嗯,张横!”

    颜彦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艾尔莎白似是有些不甘。不过,想到先前的遭遇,她脸现苦笑。知道凭自己和威尔的力量,如果没有张横之助,根本不可能在此处硬闯。所以,她也就耸耸肩,没有表示反对。

    反正经历了这次历险,救回了威尔。再加上也算是探察过了此地的隐秘,明白了当年传说中的诸神,确实是在此留下了传承。

    对于艾尔莎白来说,她此次的任务,也已算圆满完成,可以向教皇交上一份很满意的答卷了。

    心中想着,艾尔莎白上前搂住了露斯的柔肩:“露斯,你受惊了,我们一起走吧!”

    说着,领头向传承殿大门走去。威尔连忙在后跟着。张横瞟了一眼瘫软在地的莫沙,伸腿踢了他一脚。

    莫沙一声闷哼,终于能动弹了。他怨毒地望了张横一眼,挣扎着爬了起来,在颜彦冷冷的目光中,踉跄着走向了门口。

    一众人零零落落地走了出来。当他们再次现形的时候,已是回到了祭台的上方。

    天空仍是灰朦朦的,似乎此地并没有日夜的变化。昏暗的光线让四周的一切,都变得非常的模糊。

    不过,站在这座最高的祭台上,仍是可以依稀地看到四周的情形。一眼望不到边的旷野,显得特别的荒凉,不远处矗立的其他祭台,在这静寂荒芜的世界里,显得无比的孤寂和苍桑。

    众人站在祭台上,一时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从一边的台阶拾阶而下,准备离开这里。

    “啊,你们看,那是什么?”

    突然,露斯的尖叫响起:“神啊,那好象是个人。”

    “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转向了祭台。立刻,大家发现,在祭台不远处的野地上,正蜷缩着一个黑影。

    看起来果然象是个人。而且,从黑影纤瘦的身形,以及她被风吹散而飘扬的长发,依稀可以看出,那黑影应该是个女子。

    “怎么还会有人?”

    张横和艾尔莎白以及颜彦神情尽皆一凛。此次因莫沙而进入这里的所有人,全部都在身边。那么,这个突然出现的黑影,又会是谁?她又是怎么会来到此处?

    无数疑问在几人心底冒泡,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惊疑之色。

    “彦儿,艾尔莎白,你们暂时留在这里,我先下去看看。”

    微一沉吟,张横立刻做出了决定。

    也不待两女回答,张横已然纵身一跃,从祭台上直接跳了下去。他虽然也不能看到那个女子的面貌,但是,从她的衣饰和打扮上,隐隐地感觉到了熟悉,心中猛然似是想到了是谁。

    这让张横暗自吃惊,为了快点印证自己的猜测,张横此刻确实是有些迫不急待,想看看趴在那里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心中所想。

    三步并做两步,张横急速地向那黑影接近。当然,张横可也不敢太大意,暗中体内真元鼓荡,手中已握住了赶山鞭,做出了随时准备应付一切变化的可能。

    终于,他来到了那黑影两三米的地方,他已然可以清晰地看清,地上趴伏的果然是个女子。只是,也不知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就那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好象是昏死了过去。

    幸好,以张横的敏锐五感,已能感受到她身体的微微起伏,显然还有呼吸。张横那里还会犹豫,陡地一步窜到了女子身边:“小姐,你怎么了?”

    张横手中赶山鞭轻轻地把女子翻了过来。但是,当女子的面貌出现在张横眼前的时候,张横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憾无比:“啊,是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