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6章 再见谢芳紫
    “小芳,你怎么会在这儿?”

    张横惊呼。趴伏在地上的女子,确实就是早先在神王殿外突然失踪的谢芳紫。张横是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此处。

    不过,现在的谢芳紫样子无比的狼狈,一身衣衫早就泥泞一片,也不知是从那个泥潭里滚了一遭,原本清纯秀丽的小脸蛋,也满是泥水污秽。幸好,张横一缕真元探入,发现她并无什么内伤,只不过是脱力而晕倒。

    “阿,这是哪里?”

    谢芳紫终于微微地睁开了眼来,她的意识似乎还处于迷糊中,嘴里含湖地喃喃着。

    不过,当她的目光聚焦,看清眼前近在咫尺的张横时,不由娇躯剧颤:“啊,张横,是你,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小芳,你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祭台上的众人也走了下来,艾尔莎白目光灼灼地凝注着谢芳紫,关切地问道。

    对于谢芳紫这个女孩,艾尔莎白以及张横和颜彦三人,都对她心怀戒虑。

    谢芳紫本是位西方玄门的修者,但一直表现得象是普通人一样。这只能说明,她一直在伪装,也说明她参加张横的旅游团,肯定怀有什么目的。

    只不过,谢芳紫一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企图,大家也看不清她的目的何在。因此,几人对她暗自警戒外,却也不能对她做什么。然而,此刻她却突然出现在此,而且还弄得如此的狼狈,确实是让艾尔莎白又惊又疑。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当时在神王殿外,被那里的宫宇群宏伟的气势所震憾,一时没有赶上你们。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你们都进神王殿了,我立刻就追上来,也想进神王殿。但是,就在跨过神王殿大门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道电光闪过,我的意识里嗡的一声,就不醒人事了。当我再次醒来,就是在这里了。”

    谢芳紫脸上现出了惊疑之色,说起了她先前的经历。众人却是听得面面相觑,一时谁也不知该说什么。

    谢芳紫的经历实在是太离奇,说她是说谎,但看她满脸惊色,又是双眼茫然的神色,却似乎并不象是在有意欺骗大家。

    但要让大家就这么相信她的话,却也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了,张大哥,难道你不相信小芳的话吗?”

    谢芳紫也感觉到了众人目光中的狐疑,不禁脸色一黯,转向了张横,神情中现出了无限的哀怨,悲伤和责怪,似乎在瞒怨张横不关心她,两滴清泪,也从污秽的脸上滴了下来。

    “小芳!”

    张横的心无来由的一软,他是最看不得女孩子流泪。尤其是谢芳紫,每每表现出这种责怪瞒怨的神情时,他的心象是被什么捏了一下,会忍不住地心软和疼痛。

    说着,张横已把她抱了起来:“现在没事了,小芳。”

    “张大哥!”

    谢芳紫顿时把身体紧紧地伏在了张横怀里,哽咽着破泣为笑:“我知道张大哥对我最好了,张大哥一定不会不管我,张大哥!”

    她的声音越来越温柔,仿如梦呓。在如此荒凉孤冷的环境里,此情此景,确实是让人爱怜,也让人心酸。

    但是,旁边的艾尔莎白和颜彦却是秀眉一凝,很是不屑地撇了她一眼。

    如果她们不知道张横与谢芳紫的关系,不清楚谢芳紫一直隐瞒着真实的身份,确实也是会被她这小女儿态的可惜相所感染。

    但是,明白谢谢谢芳紫并非是一个普通人,她们对她心中充满了警戒。此刻谢芳紫的表现,更是让她们感觉她是故意在矫揉造作。

    不仅是她们,原本目光充满了爱怜的张横,也是陡地心头一颤,他猛然感觉到了什么,眉头也不由蹙了起来。心中暗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见不得这小丫头的可怜相?”

    张横可没忘了,突然无来由地被谢芳紫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乃至一句娇嗔的话,造成心神的触动,这已不是第一回了。以张横如今的修为,这是绝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身上的事。更何况他也不是没见过美女的初哥。

    那么,这样的现象一再在自己与谢芳紫的接触中发生,这顿时让张横陡地产生了警觉。

    “张大哥,这是哪里?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呀?”

    谢芳紫也似是意识到了自己过犹不及,连忙改换了话题,一脸茫然地望着四野的荒芜,有些惊惶地道。

    “嗯,小芳,这是神王殿内另外的一处地方。你走后,我们这里也发生了许多事。”

    张横已然回过神来,恢复了先前的冷静:“不过,现在一切都解决了,我们正在回原先的路上。”

    “对了,小芳,你现在好些了吗,可以自己一个人走路吗?”

    张横目光望向了怀里的谢芳紫。刚才是下意识地把她从地上抱起来,但有颜彦和艾尔莎白在身边,张横感觉自己抱着她,背上总有种如芒在刺的异样。

    显然,两女这是在暗暗地责怪他,他自然也不愿再这样抱着谢芳紫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张大哥,我好多了。”

    谢芳紫也感受到了两女对她的敌意。如果以她先前的行为,自然会表现得与张横更加的亲昵,以向两女示威。不过,现在她心中有事,却也不想招惹两女。所以,很乖巧地说道。一边已是从张横怀里挣脱了下来。

    “那就好!”

    张横心里松了口气,把她放到了地上,心中暗叫菩萨保佑。

    先前在搂住谢芳紫的时候,已是暗暗输入了不少的真元,以助她恢复。只是,张横还在担心,这小丫头会赖在自己怀里不肯走,要真是那样,张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见她如此的乖巧,张横自然是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

    不过,谢芳紫双脚落地,身形似乎还是有些无力,不禁踉跄了一下。她更是不由自主地一把搂住了张横的一条胳膊,半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张横刚松懈的心神,不由又是陡地一紧。但是,他却也不能眼看谢芳紫虚弱的样子,所以只好心中苦笑,任由她抱着自己的一条胳膊。

    一行人终于上了路,气氛却变得无比的异样,露斯脸色怪异,时尔迷茫,时尔又现出思索之色。在她的意识中,她刚才似乎做了一个梦。但是,梦里所有的情形,她一点都不记得了。而且,她还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好象自己丢失了某一段记忆。

    这让露斯心中很是惊惶。做为曾经的巴卡阿米族圣女,她知道自己内心掌握着无数关于巴卡阿米族的秘密。她现在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某个时间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了这些秘密?

    艾尔莎白一直参扶着照顾她,看到露斯这副失魂落魄的情形,碧蓝的眼眸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异色。

    她当然最清楚自己巫妖一族的种族异能,一般情况下,受她媚惑术影响之人,根本不会在事后留下任何的后遗症。象露斯现在这样的状况,却完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难道露斯也象谢芳紫那样,一直隐瞒着什么?”

    艾尔莎白的秀眉紧紧地蹙了起来,突然对露斯产生了怀疑。

    要知道,一般只有修为达到三品以上的玄门人士,才会对巫妖一族所施展的种族异能媚惑术会有反应。那么,这岂不是说,露斯至少有三品的修为吗?

    可是,艾尔莎白在施展媚惑术之时,曾对她进行过彻底的探察,确实是没有发现她体内有法力的存在。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艾尔莎白感觉眼前的这个巴卡阿米族的少女,越来越让自己看不透了。

    莫沙垂头丧气地走在队伍中间,他被张横下了禁制,也就只剩下了走路的力气。心中却是万般怨念蒸煮如沸,把张横和颜彦恨到了骨子里。但是,如今身后有颜彦监视,前面有张横和艾尔莎白,他根本连一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只有老老实实地跟着众人走。不过,偶尔抬起头来,望向张横背影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怨毒和仇恨。

    颜彦一边监视莫沙,一边眼角却不时地瞟向谢芳紫和张横。对于谢芳紫象牛皮糖一样粘在张横身上,她很是看不惯。但是,在她内心的深处,却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谢芳紫的突然出现,似乎并不象她所说的那么简单。

    只是,一时间她也猜不透谢芳紫有何企图。颜彦的神情不由渐渐地变得更加的凝重。

    众人走的路自然就是先前的石柱林迷宫。只是,迷宫遭他们来时一再破坏,如今早已不能形成什么威胁。再加上张横真实之眼的存在,要想再次通过,按原路返回,这本是轻而易举之事。

    但是,事情却是在大家以为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有了突变。

    走入石柱林,按先前破出的一条路,张横和谢芳紫走在了最前面。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石柱,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赤色的砂石,也在一片破碎的石屑中显得别样的刺眼。让原本就无比荒凉的环境,更添了几分萧杀。

    “啊哟!”

    就在这个时候,谢芳紫陡地发出了一阵惊呼,整个人也踉跄着歪向了一边。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