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8章 毒咒爆发
    嗡!

    张横手一翻,神之护佑碎片赫然现形。顿时,空间汇聚的雷电轰然巨鸣,仿佛是感受到了来自天地的一种神秘力量,竟然让张横有了一种它们在颤抖的怪异感觉。

    嗤啦!

    还没等张横转过第二个念来,天空陡地一沉,万千雷电汇成滚滚的电龙,向他所在的方向倾泄而下。

    嗤啦啦!

    手中神之护佑碎片异响骤起,碎片的中心处,突然现出了一个旋涡,浮突到了张横眼前。

    旋涡迎风而涨,眨眼间便已然形成了有丈许方圆,在张横和谢芳紫头顶怒旋狂转,仿如是撑起了一道旋涡盾。

    轰隆隆,轰隆隆!

    正是时,天空倾泄的电弧已然砸落。但是,在旋涡的吸引下,毫无例外地向着旋涡汇去。咔喇喇,轰隆隆的巨响震耳欲龙,但却没有任何一丝电弧能透出旋涡。所有的雷电在瞬息间全部被碎片产生的旋涡吸取。

    须臾,四周猛地恢复了一片寂静,雷云电弧消散,天空一片清爽,哪里还有先前电闪雷鸣的恐怖影像?

    “好东西,好宝贝啊!”

    望着手中电光缭绕的碎片,张横纵然是第二次见识到它强大的威力,仍是被深深地震憾,口中不由喃喃地道:“一块碎片就有这样的力量,要是完整的神之护佑,又该是如何的神奇?”

    “真的是神之护佑,神啊!”

    怀里,谢芳紫的小脸涨得通红,眼眸也炽烈得如欲燃烧,心中的震憾更是无以复加。

    亲眼看到碎片吸取雷电能量的奇景,确实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灵冲击。

    说实话,当时在水晶柱中看到的情形,已是让她惊心动魄。但是,比起现在亲身经历,自然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神之护佑的碎片,是我的!”

    刹那的震憾,谢芳紫陡地反应了过来,她可没忘记此次出现的目的。她的神情猛地一凛,手中也做出了一个奇异的姿式。

    嗡!

    一阵轻微的波动,刹那从她身上散发出来,陡然间笼罩住了张横。与此同时,张横的胸口,也猛地闪起了一层淡淡的血芒,与谢芳紫发出的波动,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共鸣。

    “阿,

    张横正在细细观摩手中的碎片,心情处于难以名状的振荡中。但是,他的身形突然一颤,一只手不由捂住了胸口,脸色更是变得震惊无比:“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脏好象有虫蚁在咬?”

    张横猛然惊觉。但是,一切已迟了,谢芳紫在这一刻发动了当日在他身上所下的魔心血图。他只觉心似被万蚁噬咬,意识也刹那陷入了一片模糊中。

    “神之护佑的碎片?怎么会有神之护佑碎片的感应?”

    神山下,一位赤袍老者正仰首上望,原本笼罩着他面目的头罩,不知何时已然被他除去,露出了他真实的面容。

    这是一位看起来神情冷俊的老外,如同刀削斧凿般的脸,棱角分明。一对灰褐色的眼眸神光灼灼,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威严。

    如果不是他灰白的双鬓,以及脸色中的苍桑,让他看起来有几分苍老之色。仅看他的容貌,人们肯定会认为,他只有四五十岁。

    不过,他此刻神情急剧地变化着,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难道最后一片神之护佑终于现世了吗?否则,本座收集的另三块碎片,怎么会在此刻产生反应?”

    赤袍人南喃着,灰褐色的眼眸中,陡地暴射出了凌厉的光芒:“哈哈,天助我也,无论如何,本座都要让神之护佑复元。”

    微微偏头,望了一眼身后,赤袍人嘴角浮起了一抹嘲弄的笑意:“嘿嘿,来自东方的两个老东西,你们先在下面慢慢玩,等本座弄明白了上面神王殿的状况,回过头来再来收拾你们。”

    北冥东和北冥西暗中跟随赤袍人进入,两人虽然无比的谨慎,但仍是很快就被赤袍人发现。

    赤袍人似乎对地下河流的情况无比的熟悉,立刻沿途布下了重重的阵势,想阻止两老怪。只可惜,两老怪在阵势方面那可也算是专家级别,他一路布下的简易阵势,根本无法阻挡他们。

    就这样,双方一前一后,相差不过数里,沿地下河流逆流而上,经过大半天的赶路,终于赶到了最上面一层的神罚地狱。

    到了进入神山的暗门,赤袍人总算松了口气。从下面进入神山的地方,这是当年诸神为镇压大魔王封印之地。他哪里还会客气,立刻利用封印之地的力量,重新布置了一道禁制,要把两老怪挡在下面。

    以他的估计,就算东方来的两老怪修为通神,要破开他以封印之力布置的禁制,没个一天半天,也休想办到。

    这也就是说,他有近一天的时间,可以从容地了解神王殿内部发生的事,从而轻松地化解所有问题。回过头来,自然可以凭借神王殿的力量,把敢追蹑他的两老怪置于死地。

    心中想着,赤袍人身形一闪,刹那消失在了山脚下。他已是有些迫不急待。因为他竟然感应到了无数年来,一直苦苦寻找的神之护佑碎片。

    这是他来此之前,所意想不到的意外惊喜。这次重回此地,如果能让神之护佑,重新复合,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

    嗡!

    空间微漾,眼前一阵扭曲,赤袍人在神王殿面前浮突了出来。

    望着再次被水波纹笼罩在其中的神王殿,赤袍人的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不禁又长叹了一声。

    “叽哩咕噜!”

    续尔,他迅速恢复了冷静,口中念起了一段拗口的音节,双手也已结出了怪异的手印:“开!”

    光芒急闪,波纹振荡,神王殿的建筑宫宇群终于再次呈现在眼前。赤袍人微一踏步,整个人已消失在了那里。

    “阿!”

    张横脸上的痛苦之色更甚,额上也滚落了豆大的汗珠,手捂心脏部位,几欲昏倒。不过,他还记得怀里的谢芳紫,挣扎着想奋起全力,把谢芳紫送出去:“小芳,你先走,这里有问题!”

    现在的张横,视野已然有些模糊,意识也处于半昏迷状态。所以,他根本没有觉察到怀里谢芳紫的异样。

    但是,他双臂一送,却陡地一个踉跄,不但没有把谢芳紫抛起,口中更是猛地咳出了一口鲜血:“啊!”

    魔心血图的爆发,如洪荒猛兽,刹那让他体内真元爆乱一片,张横竟然已使不出一丝的力量。

    “张……”

    谢芳紫正全力施为,摧发种入张横心脏的魔心血图。张横的这一举动,顿时把她惊醒。而她的娇躯不由剧震,所有的动作,也陡地一僵。

    她下意识地想喊张大哥,但是,猛然想到自己此刻所做的事,嘴里吐出一个张字后,后面的大哥两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小芳!”

    张横的嗓子已有些沙哑,似是想对谢芳紫再说些什么。但是,心脏传来的刺痛,让他竟然无力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张大哥!我……”

    望着张横满脸痛苦的模样,谢芳紫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终于哽咽着喊出了张大哥三字,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张横:“我真的不想这样,但是,我却不能不这样!”

    谢芳紫的眼角,两串晶莹的泪珠,突然滑落。此时此刻,他的心也痛如刀绞。

    一直以来,他接近张横,是怀着不良的目的。除了监视和探察张横外,就是想弄清张横的细底。

    本来,以她在诸神复活中的地位,根本不可能会被派出来做事。不过,当时她正闲着无聊,所以主动接下了此次任务。

    最初时,她也抱着游戏的心理,全把张横当成了玩弄的对象。然而,与张横之间的接触,却是让她对张横越来越感兴趣,甚至心中产生了莫名的情素。

    虽然两人的交往,大多是她主动。但是,张横对她如同妹子般的关爱,却触动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要知道,她因为在诸神复活组织中身份特殊,一直受着组织内人们的尊敬,无数人会对她阿谀奉承。但是,她早就厌恶了这种虚伪面具下的生活,只感觉一份寂寞和孤独,内心的深处,渴望着有一个能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遇到了张横,虽然张横对她就如同是邻家的小妹。但是,张横却是对她真诚真切,每一分关爱都发自内心,这使谢芳紫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温暖。

    可是,如今为了得到张横身上的神之护佑碎片,谢芳紫却不得不对张横下手。望着张横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谢芳紫原本因得到神之护佑而涌起的兴奋和喜悦,刹那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揪心的痛。

    尤其是张横在半昏迷的状态下,最后仍是关心着她的安危,更是让谢芳紫陡然胸口如遭巨锤狂锤,一颗心都要碎了。

    “不,张大哥,我不要你有事,张大哥!”

    陡地,谢芳紫叫喊了出来,猛然把张横搂得更紧。

    啪!

    一神之护佑的碎片掉落,滚向了一边。但是,谢芳紫恍若未觉。她现在哪里还会在意这块先前被她当成是至宝的东西?

    “我要你好好的,只要你好好的,张大哥……”

    谢芳紫有些语无伦次,语气中带着哭腔。她突然对自己所做的行为,充满了强烈的悔恨,悔不该发动张横身上的魔心血图咒。

    要知道,魔心血图,这是一项极其歹毒的术法,一旦爆发,受术者的心脏将遭万蚁噬咬之苦。最后会心脏爆裂而亡。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其他术法可破解。

    当时谢芳紫在张横身上下此毒术,可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后悔的时刻。而张横之所以遭她暗算,除了本身被她迷惑外,最重要的是:她当时正与两老怪从维纳斯大酒店顶楼脱困,不仅功德光环受损,更是连带神魂也遭到了创伤,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

    否则,谢芳紫也休想能暗暗在他身上下此毒咒。

    “阿!”

    张横又是一声闷哼,终于昏迷了过去。魔心血图的毒咒,已然全面爆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