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9章 少女之心
    张横昏死在了谢芳紫的怀里,谢芳紫却是手足无措:“不,张大哥,我不要你死,你不要死,我错了,我不该对你那样……”

    谢芳紫凄厉的哭喊声响彻整个空间,但是,回应她的却是一片沉寂,只有呼呼的风声,带着呜咽的声响,回旋在两人身周。

    “不……”

    谢芳紫下意识地死死抱紧张横,脸已不由自主地埋入了张横的胸口,她真的不想张横就这么离自己而去,想要把他留住,更想就这么依偎在他宽厚的怀里。

    卟通,卟通!

    一阵奇异的震动声响,从张横胸口传来,在这静寂的空间里,显得如此的刺耳。

    谢芳紫的娇躯巨震,神情也猛地有所清醒过来。她听到的是张横心脏跳动的声音。只是,受到魔心血图影响的张横心脏,每一次跳动,都如同是擂鼓,听在谢芳紫耳里,却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但是,这异常的心跳声,却是让谢芳紫猛然回过了神。心脏还在跳动,这意味着张横现在还没有死。

    “不,我一定要你活着,我一定要救张大哥。”

    谢芳紫的眼眸中突然现出了一抹绝决,目光也开始在张横全身巡察起来。

    此时此刻,张横的情况更加的不堪。他原本就因当日功德光环受损,神魂处于虚弱状态。此次突遭魔心血图毒咒的爆发,不仅体内真元骤然混乱,而且神魂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谢芳紫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种入张横心脏处的那幅魔心血图,正在迅速地延展,以至于张横的整个心脏,已然化为了一张恐怖的魔鬼脸,心脏的功能正在急剧地失去。

    心为神之灵,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也是人体力量的源泉。一旦心脏爆裂,张横的这具肉身,自然就会从此腐朽,化为枯骨。

    但这并不是魔心血图最可怕的地方。之所以它被称为无其他术法可破解的死亡毒咒,就是因为,魔心血图不仅种在人体的心脏内,而且还直接种在了神魂里。

    现在的张横,他神窍里的小人儿,也出现了异常。一个血色的魔鬼脸,正狰狞地在小人儿的心脏部位隐隐地浮突出来。

    小人儿神情萎糜,瘫坐在虚空,它头顶的功德光环,也黯然无色。张横的神魂,也处于了崩溃的状态。

    “张大哥,我绝不会让你离我而去,我一定要你好好地活下去。”

    细细地探察着张横的情况,谢芳紫的素手轻轻地抚过张横那张因痛苦而显得有些扭曲的脸,为他擦拭去了额上的汗珠,动作轻柔的就象是一位妻子,正在服侍生病的丈夫。

    嗡!

    陡地,谢芳紫素手一扬,一团金色的星辉骤然爆起,渐渐弥漫开来,把她和张横笼罩在了其中。四周的景物顿时变得朦胧起来。

    并没有结束!

    谢芳紫一只纤巧的小手,伸向了张横的胸口,以一种柔和的姿式,解开了张横所穿外套的第一枚钮扣。

    一枚,两枚,三枚……

    张横的外套终于被脱落。紧接着是他的内衣,在谢芳紫轻柔的小手侍弄下,也解了开来。

    不一会儿功夫,张横那强健的上半身,已暴露在了谢芳紫面前。她的俏脸也早已羞得通红一片。但是,她依然没有停手,小手继续伸向了下方,。

    与此同时,谢芳紫的另一只手,开始去解自己身上的衣服。一阵轻风吹过,她那件迷彩服外套,已然滑落在地,紧接着衬衣,牛仔裤,以及零零碎碎的女孩子身上**部位的遮羞物,也一件件地被她抛到了一边。

    朦胧的金色光氲里,一具玲珑的娇躯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个时候,张横身上所有的累赘物,也已被谢芳紫清除得干干净净,两人就这么赤条条地相对,站在了漫天的金色星点里,如梦如幻。

    “张大哥,不要怪小芳,魔心血图,只有处子之血可解。”

    谢芳紫喃喃着,俏脸上的神情娇羞难忍,但她依然坚定地踏前了一步。

    金色的光晕变得更加的朦胧,谢芳紫的身形渐渐地伏了下去,与躺在地上的张横合二为一。

    呜呜的风声,突然声调一转,似乎变得轻快起来。金色的光晕中响起了隐隐的糜你之声,渐渐的汇成了迷离的一曲。

    魔心血图在理论上被称为这世上死亡毒咒,无任何其他术法可解。不过,上天终有好生之德,还是留有一线生机。术法不可解之死亡毒咒,女儿破身时的处子之血,却偏偏是唯一的解药。

    在张横命悬一线,生死危急之际,谢芳紫翻然醒悟,其实在她心中,张横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她不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张大哥死去,更是后悔自己曾对张横所做的一切。

    所以,在这一刻,她放下了少女的矜持,抛开了羞怯,不顾一切地要为救治自己的张大哥而奉献她最珍贵的处子之身。

    时间象是突然失去了意义,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陷入浑沌的张横,陡地有了一点意识。

    “啊,小芳,你……”

    张横微微睁开了眼来。立刻,他的眼帘里映入了谢芳紫那张清秀绝丽的俏脸。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异样。

    此时此刻的谢芳紫,俏脸艳红如同要滴出血来,脸上的神情更是千娇百媚,多了一抹平时难得一见的娇羞和妩媚。

    更让张横心头一颤的是:“她脸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鼻息娇喘,媚眼如丝。这样的娇态,张横可并不陌生,这不是女儿家在事后的那副样子吗?

    貌似张横如今可不是初哥,与他有亲蜜关系的女子,已是有过好几个。象谢芳紫此刻这般的经历,他也不是头一回。

    “难道我刚才在昏迷时,对小芳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张横的脑海陡地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他浑身剧震,原本还有些朦胧的意识,也在这一刻陡地被震醒了过来。

    稍稍抬头四望,果然见到自己与谢芳紫如同是两条八爪鱼般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怀里更是感受到了她的体温和娇躯的柔软。

    “啊,我,我,我……”

    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把张横魂儿都惊出神窍。但是,望着纠缠着自己,与自己身体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的谢芳紫,他却是我我我地我不出话来了。

    他不知此刻如何面对谢芳紫,还以为是自己在昏迷的状态下,做出了绝不应该做的事。

    “张大哥!”

    见到张横突然醒来,谢芳紫的身躯也是陡然一震,忍不住把脸埋到了张横的怀里,口中喃喃地呼喊了一声张横。

    “阿,小芳,我,我,我对不起你,是我不好,我竟然做了这样人神共愤的事!”

    张横满脸的忏悔,不由哀叹道。但是,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下去,一只香喷喷的小手,已是按在了他的唇上:“张大哥,不,不是你的原故,是我自愿的。”

    “呃,自愿?”

    这下,张横是真的被弄糊涂了,一时傻傻地望着谢芳紫,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是的!”

    谢芳紫此时已有所恢复,轻轻地从张横怀里挣脱了出来,迅速地穿上了堆在一边的衣服。

    望着谢芳紫俏丽的背影,张横却象是被人点了穴一样,仍然僵在那里。他依稀地记得,当自己用神之护佑的碎片,吸取了这片空间恐怖的雷电能量后,正想带谢芳紫离开。

    可是,就在那一刻,他的心脏陡地传来了刺痛,与此同时,神魂小人儿也同样遭到了不可思议的遭遇。还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的心神和意识,就在如潮浪般的刺痛冲击下,刹那陷入了昏迷。

    之后的事情,张横的记忆有些模糊了,甚至直到此刻都记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地感觉,自己的心神一直处于一片黑暗里,难以醒来。

    不过,愣了半晌,张横猛地想到了什么,不由又是一声暗呼,整个人也象是装了弹簧一样,从地上跳起。

    他也顾不得寻找自己的衣服在哪里,心念一动,已是从江山社稷图中取出了一套,同时把魑魅盔甲,也招了出来。

    说来也是惭愧,魑魅盔甲一旦张横意识陷入昏迷,就会完全失效。所以,这才让谢芳紫如此轻易地与张横的身体,有了一次最紧蜜的接触。

    谢芳紫显然就是在等待张横穿衣服。纵然已与张横有了肌肤之亲,两人之间可以说再也没有什么秘密。但是,她毕竟是平生第一回初尝禁果,那里还敢再次面对赤条条的张横。

    “张大哥,你刚才不知怎么的,突然陷入了昏迷。”

    谢芳紫娇羞地低着头,手指无意识地搓弄着衣角,却还是把先前的原由说了一遍:“后来,也不知怎么的,你竟然就猛地一把抱住了我!”

    她自然不会把自己暗中对张横下了魔心血图的事说出来,稍稍改变了一下故事的情节,把自己甘愿用处子之身来救治他的事,说成了是张横昏迷中的胡乱之举。

    “啊,原来还是我……”

    张横一惊,脸色不由大变。

    “不是的,你当时很虚弱,如果我不愿意,你根本不可能欺负我。”

    谢芳紫讷讷地道,头已是低得要垂到胸口去了。说到这里,她已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再说什么,连忙又道:“对了,张大哥,刚才看你好象很痛苦的样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现在好些了吗?”

    经谢芳紫一提醒,张横也猛地记起,心念一动,立刻细细探察起了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脸色却是刹那变得震惊无比:“呃,这,这,这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