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0章 丘比特之箭
    张横确实是被体内的变化震惊了。此时此刻,他心脏的异样早已消失,神魂中的小人儿,也是如此。

    但是,让张横难以置信的是:神魂小人儿的胸口部位,多出了两瓣心形的金色光团,被一枝金色的小箭串在一起,闪烁着迷离的光芒,看起来玄奇之极。

    心念一触及那枝金色小箭,串在箭上的两瓣心形,立刻荡漾起来,其中一瓣心形中便传来了一个清晰的意念:“张大哥!”

    与此同时,谢芳紫娇羞绝丽的清容,也刹那浮突在了脑海中,仿佛这一刻,张横聆听到了她的心声,感受到了她思绪的变化。

    一时间,张横呆在了当场,他怎么也无法明白,自己的神魂中怎么会多出这奇异的东西。又怎么会与谢芳紫之间,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联系?

    “诸神在上!丘比特之箭,竟然是传说中的丘比特之箭!”

    正是时,谢芳紫也是俏脸震惊无比,樱唇喃喃着,震憾之极:“神啊,我和张大哥竟然得到了小爱神的祝福,结成了丘比特之箭。”

    此刻,在谢芳紫的心脏部位,也出现了奇异的现象。一团金色的光晕,两颗心形的光点被一枝金色的小箭串在一起,闪烁浮沉,玄奇之极。

    在古西尔腊古老的传说中,战神阿瑞斯和爱神阿佛洛狄忒所生的儿子名为丘比特。他不会长大,总是像个小孩子,背上长有翅膀,到处飞翔,和他母亲爱神一起主管世上的爱情和婚姻。

    丘比特有一张金弓、一枝金箭和一枝银箭,被他的金箭射中,便会产生爱情,即使是冤家也会成佳偶,而且爱情一定甜蜜、快乐;

    相反,被他的银箭射中,便会拒绝爱情,就是佳偶也会变成冤家,恋爱变成痛苦、妒恨掺杂而来。

    因此,丘比特之箭,又被人们称为爱恨之箭。而被他金箭射中的男女,就是这世上缘份天注定的爱人。

    可以说,丘比特之箭,相当于是东方传说中的月老的红绳。而得到丘比特之金箭的男女,也被称为被爱神祝福的有缘人。

    如今,出现在张横神魂以及谢芳紫体内的心形图案,完全与传说中的丘比特之箭相符。

    谢芳紫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和张横,竟然会受到爱神的祝福。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根石柱的阵势根本无法摧毁?”

    石柱边,颜彦和艾尔莎白两女神情焦虑之极,额上细汗都下来了。

    她们在外面已折腾了近两三个小时,在最初的搜索阵势暗门无果后,两女最终决定,强行破开这根石柱,看是否能找到张横和谢芳紫。

    然而,让她们意想不到的是:纵然是两人联手,眼前的这根石柱仿佛是铁铸铜造一样,竟然丝毫没有动静,更是无法把它摧毁。

    这下,两女是真的震惊了。如此强悍的石柱阵,已完全超出了她们的能力范围之外。

    嗡!

    正是时,空间一沉,一股庞大的威压,陡然降临上空。与此同时,一阵哈哈的狂笑声也传来:“哈哈哈,神之护佑碎片真的在这里,哈哈哈!”

    “啊!”

    场中众人陡然大惊,一个个下意识地抬头上望,刹那间脸色尽皆变得震憾无比。

    此时此刻,空中现出了一个赤袍的人影,正遥立上方,目光灼灼地凝视下面。那股扑天盖地的威压,正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主啊!尊者,他是位尊者!”

    艾尔莎白娇躯剧震,一张脸已是骇然之极。

    尊者,那是教庭供奉殿中才拥有的绝世强者,是这个世界上已属于震摄力量的顶尖存在。以艾尔莎白的身份和地位,也曾只是见识过一位教庭供奉的尊者。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此刻竟然会有一位修为达到尊者的人出现?

    问题是:看他的打扮,好象是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人。那么,他突然现身于此,目的何在?难道自己等人在此的动静,竟然惊动了诸神复活这个组织的核心高层?

    不仅是他,颜彦也是身形剧颤,手中刚祭起的莲座几乎就直接被迫了回去。以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承受尊者的威压。颜彦的心被震骇了。

    至于说威尔,在那股威压降临的瞬间,整个人顿时僵化,如石雕般凝固在了当场,甚至连思维也在这一刻完全冻结,形如痴呆。

    “啊,难道,难道是……”

    反尔是露斯,原本有些迷茫的神情,在看到空中赤袍人的刹那,陡然惊醒。脸上更是露出了惊骇之极的神情:“这怎么可能,两百多年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神使,大神使他老人家来了!”

    莫沙激动之极,朝着天空中的赤袍人,卟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喃喃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赤袍人的出现,刹那震摄全场,把所有人都给震憾。不过,他冷冷的目光从下方扫过,却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眼神只是在露斯身上稍微停留了一秒,似乎露斯引起了他的兴趣。

    只是,他现在也没时间多做停留,狂笑声中,他的身形渐渐地如同是幻影般变淡。与此同时,那根刻着雷电图案的石柱,骤然光芒大作,嗡嗡嗡地怒旋狂舞。

    “哈哈哈,神之护佑的碎片,本座终于找到最后一块神之护佑的碎片了!”

    声音还在回荡,赤袍人已完全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里,空间的威压刹那消散,石柱的光芒也眨眼间敛去,四周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仿佛刚才的一切,就是一个梦境。

    怦!

    张横和谢芳紫所在的空间中,一声闷响传来,天空中突然探出了一只巨掌,朝着地面上的一块碎玉片抓去。

    “不好,小芳小心!”

    张横刹那警觉,陡地转身,把谢芳紫护在了身后,同时目光一凛,望向了天际。

    此时此刻,天空已然变得一片阴沉,空旷的天际却横亘着一只巨掌,几乎笼罩了这一片天地。

    “是位尊者?”

    张横心头大震,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到底是何方神圣,突然来到这里?”

    然而,还没等他转过念来,光芒一闪,巨掌消失,一个赤袍人影,已凌空遥立在了头顶。

    “是你!”

    张横心里惊呼,他已是立刻认出了空中出现的人是谁。他不就是在维纳斯大酒店顶楼的神之国度模型世界,看到的那位赤袍老者吗?

    “哈哈,神之护佑的碎片,确实就是神之护佑的碎片。”

    赤袍人此刻的注意力却全在手上的碎玉片上,一只手也忍不住细细地在玉片的每一寸抚过,灰褐色的眼眸里,折射出了疯狂的光芒。

    “百多年了,百多年了,本座费尽心思,投入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寻找这最后一片的碎片,想不到竟然今天总算找到了。哈哈哈,本座等待了百多年的心愿,终于可以实现了,哈哈哈!”

    赤袍人肆意地狂笑起来,笑声震得整个空间都微微震颤,状若疯狂。

    “我们快走!”

    刹那的震惊,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见赤袍人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边,脑海中立刻闪过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脚底抹油。

    心中想着,张横已然转身,就准备拉起谢芳紫,偷偷溜走。

    但是,身形刚转,张横的神情却是猛地一滞:“呃,小芳,你怎么了?”

    此时此刻,谢芳紫的表现确实是怪异之极,她竟然痴痴地望着空中的赤袍人,眼眸里满满的是崇敬和爱戴。

    张横这回是真的惊呆了,谢芳紫现在表现出的神情,那完全就是对一位让她无比崇拜之人的现象。可是,小芳怎么会对神之国度的那位神秘人会有如此的表现?

    “难道?”

    张横猛地想到了什么,脸色骤变:“难道小芳与这赤袍人,有着什么特殊的关系?”

    张横终于想了起来。当日经艾尔莎白提破,自己确实是觉察出了谢芳紫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位西方玄门的修者。

    不仅如此,经自己的仔细观察,发觉她似乎与诸神复活这个组织,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甚至就是诸神复活的人。

    此刻,见她看到空中的赤袍人,竟然表现出这样的神情,张横的心震惊了。他已隐隐地感觉到了谢芳紫与赤袍人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哈哈,芳儿,原来你也在这里!”

    正是时,赤袍人终于停住了笑声,目光也转向了这边。不过,他眼神凝注的竟然是谢芳紫,脸上也露出了欣然的笑意:“你也该玩够了吧,这回就跟太爷爷回去吧!”

    “太爷爷?”

    张横身形剧颤,脸色已然变得惊骇之极。赤袍人自称的这声太爷爷,如一记重锤一样,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口,让他刹那心胸窒堵,一时竟然都有些无法呼吸了。

    “嘻嘻,恭喜太爷爷得到神之护佑碎片。”

    谢芳紫俏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撒娇似的道:“不过,芳儿现在还不想回去。”

    “是吗?”

    赤袍人的神情却是微微一凝,似乎看出了谢芳紫身上有什么不对,棕褐色的眼眸都不由微微眯了起来。

    “当然是啦!”

    谢芳紫并没有注意到他神情的细微变化,仍是撒娇地道:“太爷爷,芳儿还要跟张大哥一起看看外面的世界。”

    说到这里,谢芳紫突然想到了什么,俏脸一阵娇羞:“对了,太爷爷,芳儿正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哦!”

    “张大哥?”

    赤袍人的注意力顿时被谢芳紫话中的这三个字所吸引,目光也陡然转向了张横。神情变得凛冽无比。

    陡地,他猛然似是发现了什么,脸色骤变:“啊,小子,你竟然敢欺负我家芳儿,该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