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4章 追根问源
    巴卡阿米族在没有成为神奴族以前,自然也有着自己的信仰,那就是他们的祖神。

    据说,祖神创造了巴卡阿米族,并在祖神的指引下,定居在了爱琴海的这片岛屿上。

    古德兰此刻额间现出的奇异符号,就是祖神后裔特殊的标识。在巴卡阿米族中,它是身份地位以及高贵血脉的象征。

    一直以来,只有具有巴卡阿米族之烙印的祖神后裔,才能成为统治整个巴卡阿米族的皇,所以,这个烙印,也被称为皇族印记。

    古德兰虽然是千年难得一出的奇才,被巴卡阿米族称为近两百年来最杰出的大英雄。但是,他的血脉也仅仅只是普通的巴卡阿米族血脉,并不具有皇族印记。可是,他现在的额头上,现出了这枚祖神后裔的标志,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枚印记,来自他所溶合的大魔王墨斯托拉托的灵魂。

    这岂不是说,一直被世人所认为的大魔王墨斯托拉托,正是巴卡阿米族祖神的后裔,是巴卡阿米族的皇族吗?

    一念及此,露斯心神大震,她这回就算是不信,却也不得不在事实面前,承认古德兰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曾经的诸神,被巴卡阿米族认为是恩赐者的诸神,确实是一直在愚弄巴卡阿米族的族人,在欺骗所有的人。把他们祖神的后裔,丑化为了人人痛恨的大魔王。

    “露斯圣女!”

    古德兰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面貌也渐渐地回复到了先前自己的模样,神情中却是现出了极度的悲愤:“你现在相信老夫的话了吗?”

    “古德兰大人!”

    露斯无力地跪倒在地,深深地低下了头去。她这是表示忏悔,也是为整个巴卡阿米族而忏悔。

    “老夫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古德兰深深地望了露斯一眼:“当年,当老夫寻找到大魔王被镇压的所在,并费尽心思,破开封印,进入里面。终于溶合了大魔王墨斯托拉托的一缕残魂,从而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古德兰的神情变得悲切起来:“纵然老夫早有接受所有不可思议事物的心理准备。但是,当老夫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也是难以相信这就是事实。”

    “唉!”

    说到这里,古德兰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再次现出了一抹苍桑:“不过,事实既然就是如此,老夫也不得不接受。而且,溶合了墨斯托拉托的记忆,让老夫更是明白了许多巴卡阿米族以及诸神的秘密。”

    场中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张横他们倾听着古德兰所说的故事,神情一个个变得很是异样。

    现在,所有人的心里,除了感慨还是感慨。关于诸神以及大魔王的传说,实在是太离奇。大家还真没有想到,其中会有如此曲折的隐情。

    “当年,巴卡阿米族的族人,被诸神在灵魂中下了毒咒。当时的墨斯托拉托也曾想尽办法,想化解这一禁制。”

    稍倾,古德兰继续道:“但是,他使尽了手段,也始终找不到化解之法。后来,与祖神沟通,得到祖神的指示,这才明白,诸神下在巴卡阿米族人灵魂中的毒咒,乃是利用诸神的至宝神之护佑的力量。所以,要想破解,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由此,墨斯托拉托也知道了关于神之护佑的一个秘密,那就是它有一个潮汐期,每过三千年就会进入衰弱期。”

    古德兰的神情变得炽烈起来:“而神之护佑又是诸神力量的根本。一旦能摧毁神之护佑,诸神将逐渐失去力量。”

    墨斯托拉托正是从祖神那儿得到启示,这才发动了那次与诸神的突袭战,最终摧毁了神之护佑。也让诸神不得不全部进入神王殿长眠,相当于是与墨斯托拉托同归于尽。

    “原来是这样!”

    露斯终于抬起了头来,她的神情中满是痛苦。心中的信仰被摧毁,她经历了平生最折磨的时刻。

    不过,露斯毕竟是巴卡阿米族的圣女,心中又对古德兰这位大英雄充满了敬意。所以,她还是接受了这一事实,支撑了下来,思绪也渐渐恢复了冷静。她的目光望向了古德兰:“我明白了,大人您之所以在之后的近二百年里,一直没有再有音讯,也没有再回族中,更是没有实现您当日的诺言,为族人们化解种在灵魂中的诅咒。”

    “ 唉!”

    古德兰长长地叹息,脸上现出了愧疚之色。

    对于他来说,自从了解了巴卡阿米族人的真实情况后,为族人们化解种在灵魂中的诅咒,成为了他最大的目标。

    然而,获得墨斯托拉托的记忆,知道诅咒无法可解,他整个人顿时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这一事实,打击了他的信心,也让他对族人充满了自责。

    他自觉无脸再回族中,而更让他痛苦的是:当年随他反出巴卡阿米族的妻子尼娜,在不久后病逝。眼看着妻子尼娜临终前欲言又止的模样,他心中更是充满了深深的悲哀。

    他能明白妻子尼娜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话。做为曾经巴卡阿米族族长之女,尼娜决然跟随自己,背判了巴卡阿米族。这虽然是对他的信任和挚爱,却也在她的内心,造成了无可比拟的伤害。

    她之所以会之后得病,不治而逝,全是因为心中对巴卡阿米族充满了愧疚。也许,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多么希望回到族中,得到族长的原谅。可是,为了古德兰,她终究是没有说出最后的心愿。

    想到这些,古德兰整个人也象是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变得很是苍桑。

    “古德兰大人,我还是有一个疑问。”

    露斯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心中的问题提了出来:“您曾经说过,因为诸神所下的诅咒,我们巴卡阿米族的族人,力量达到四品初期后,再无法寸进。而您又说,下在这我们灵魂中的诅咒,根本无法破解。那么,问题来了,您也是身有诅咒之人,您又是如何突破四品初期,达到如今的力量。难道,您身上的诅咒已然化解了吗?”

    露斯不愧是兰心慧质,立刻想到了其中矛盾的地方。现在更是当着古德兰的面,指了出来。

    张横和颜彦以及艾尔莎白三人,互望一眼,神情也立刻变得更加的肃然。露斯所想到的这一疑问,也正是他们心中最难以理解的地方。此刻,他们却是要听听,古德兰如何解释这一自相矛盾的说法?

    “不错,老夫确实是化解了灵魂中所下的诅咒。”

    古德兰神情一凛,说出了一句让大家无比震惊的话来:“而且,老夫也是如今世上唯一化解了诅咒的巴卡阿米族的族人。”

    “啊,您是当今世上唯一化解了诅咒之人?”

    露斯脸现震惊之色:“为什么,那为什么其他人无法可解,只有您才能解去诅咒呢?”

    “哈哈,问得好。”

    古德兰眸中神彩暴闪:“没有为什么,老夫之所以能化解诅咒,就是因为溶合了墨斯托拉托的一缕残魂。”

    说到这里,古德兰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当年的墨斯托拉托,他做为祖神的后裔,自然具有与众不同的能力。诸神的神之护佑力量虽然恐怖,但是,他受祖神庇护,还是逃过了一劫,所谓的灵魂诅咒,根本没让他受到影响。这也正是他一直在暗中组织力量,与诸神作战的原因。因为他是唯一清楚真相之人。”

    “老夫得到墨斯托拉托一缕残魂的溶合,得到他灵魂力量的滋养,他灵魂力量中的祖神力量,竟然化解了诸神所种下的诅咒。”

    古德兰又继续道:“化解了诅咒,又得到墨斯托拉托的传承力量,老夫这才会修为暴涨,突破四品初期。又近二百年的勤修苦练,才能有如此的成就。”

    “竟然是这样!”

    张横的眼眸一眯,望向古德兰的眼神已变得异样起来。

    古德兰所说的这些,虽然有些离奇。但是,张横却仍是可以理解。尤其是获得了黄帝内经的玄门卷,对神魂的认知更多了一层了解。

    他现在也明白,相互溶合的神魂,因强弱的存在,弱的一方会被强的一方所吞噬。

    所以,古德兰原本所中的诅咒,会莫名的消失。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古德兰,虽然仍保留着他自己的意识和思想。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已不是他自己,而是当年的墨斯托拉托替代了他。只不过,古德兰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哦!”

    另一边,露斯显然是有些难以消化古德兰所说的话,轻哦了一声,微微蹙起了眉头。不过,她很快释然了,既然事实摆在眼前,她就算一时无法理解,也只有相信的份。

    “古德兰大人!”

    微一沉吟,露斯再次提出了一个问题:“从您现在所表现的种种迹象,如今的神之复活,应该就是由您在背后操纵。那么,我想知道,您既然如此痛恨当年的诸神,把他们当成是您最大的敌人。可您为什么要为诸神的复活,不懈努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露斯终于问出了最核心的疑问。

    事实上,巴卡阿米族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观注神之复活这个组织。发现了它许多可疑之处。她现在所问的,也正是所有巴卡阿米族人想知道的疑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