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7章 离奇的故事
    “你是什么人?别在此装神弄鬼,有胆的就现出身来!”

    声音层层叠叠,震得众人心神狂颤,神魂都几欲从神窍中被逼迫出来。张横大骇,知道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陡地,他厉呵一声,再次摧动了诺亚神舟的防护力量,以尽可能阻止那声音对大家的影响。

    诡异的声音应声而止,空间刹那陷入了一片死寂的沉寞。仿佛是只是停顿了几秒钟,又象是等待了上百年,一声长长的叹息终于再次响起:“我是谁,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多少年了,想不到还会有人问本神的名字……”

    声音喃喃着,一种极度苍凉,极度悲愤的情绪,在整个黑暗里弥漫。诺亚神舟中的众人,不禁神情一变,被这种莫名的情绪所感染,竟然人人现出了悲愤之色。

    “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横顿时警觉,心念一动,亚圣意境赫然现形,身周现出了一个朦胧的大儒形像,同时朗朗的读书声也响彻空中。

    “啊!”

    艾尔莎白以及颜彦和露斯等人,猛然惊醒,望望眼前充满神圣气息的张横,立刻都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几人的脸色再次骤变。

    要知道,以艾尔莎白和颜彦的修为,竟然被对方的声音所迷惑,陷入了他的情绪中。这是她们平生所从未遇到的事,这足见背后隐藏的人物,其力量是何等的强大。一时间众人尽皆心神为之震摄。

    “本神到底是谁,我到底是什么人?”

    喃喃的声音仍在空中回荡。一圈圈奇异的涟漪,也在黑暗的中心处,开始急速地荡漾开来,扩展向四面八方。

    “这是?”

    张横陡地一震,真实之眼猛然射出了淡金色的光芒,死死地瞪在了那个地方。

    不仅是他,旁边的颜彦以及艾尔莎白两女,也显然注意到了那里的异常,不由娇躯巨震,下意识地靠近了张横,一左一右,拉住了张横的胳膊。

    “张横,那是什么?”

    颜彦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一抹惊惶。

    “我不知道。不过,我感应到了一缕残魂的气息。”

    张横的眼眸中现出了奇异的光彩,暗金巫字也已现出了形来,真实之眼的力量,已发挥到了极至。

    此时此刻,他可以隐隐地洞察到,在那团涟猗的中心,正有一个诡异的影像在逐渐生成。

    那影像最初还只是一团光影,渐渐的,它已有了朦胧的轮廓,竟然是一位披着金盔金甲,头上戴着皇冠的西方神灵。

    神灵缓缓地抬起头来,目光望向了张横这边。

    嗡!

    空间剧震,两道电芒直射而来,与张横的目光相触。张横浑身狂颤,脸色刹那变得震骇之极:“神啊,这是真正的神灵吗?”

    张横这回是真的被震憾了,仅仅是与对方的目光相触,他已感受到了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如万钧巨岳压来,几乎让他的亚圣意境轰然崩溃。

    这还仅仅只是一缕残魂留下的力量,要是完整的神魂,那该又是如何的恐怖?一念及此,张横的心神是完全被震摄了。

    并没有结束!

    金甲神灵的目光扫过,仿佛是一下子洞察了张横,脸上的神情现出了惊疑之色:“竟然是东方玄门的修练者,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这么多年了,本神乌拉诺斯,竟然还可以再遇到东方的玄门人士。”

    金甲神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思绪也陡地变得活跃起来,原本遗忘的本名,此刻也脱口而出,并且喃喃着述说道:“想当年,本神有幸受东方玄门的守护者之邀,前往东方,那一次经历,让本神大开眼界,受益非浅。这才真正明白,天道之追求,永无止境。哈哈哈!”

    自称乌拉诺斯的金甲神灵疯狂地大笑起来,显然想到了无数年前让他难以遗忘的兴奋之事。“乌拉诺斯?”

    张横下意识地念道了一句,感觉上,这个名字很熟悉。只不过,他毕竟对诸神国度了解的不怎么详细,一时却记不起乌拉诺斯是那一位神灵。

    “ 乌拉诺斯?”

    一边的露斯却是陡地尖叫起来:“神啊,天神乌拉诺斯,竟然是天神乌拉诺斯。”

    乌拉诺斯在诸神国度中,自然是极其有名的神灵。因为他正是宙斯神王的父亲,也是统治神之国度的前一任神王,这才以天神命名。

    据古老的传说,天神乌拉诺斯是第一代神之国度的众神之主。只可惜他所生的最小儿子宙斯,却带领兄弟姐妹,把他从神王之位上赶了下来。而且,借助神之护佑的力量,打开地狱,把他封印在了地狱最底层。

    露斯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她竟然见到了被封印了不知多少年的天神乌拉诺斯。一时间,露斯浑身剧震,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

    “哈哈哈!”

    正是时,乌拉诺斯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团涟漪中的形像,也渐渐地浮突到了上方,眼前原本一片漆黑的众人,顿时看到了一团金光,还有金光中的那位金甲神灵。

    “啊,真的就是天神乌拉诺斯!”

    露斯再次尖叫,难以自己。而经露斯提醒,张横也已想了起来,所谓的天神乌拉诺斯是谁,他的脸色急剧地变化着,望着眼前这个有些虚幻朦胧的第一代众神之主,神情很是异样。

    不仅是他,一边的艾尔莎白以及颜彦等人,也一个个脸现惊色。传说中被镇压在地狱中的天神乌拉诺斯,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这确实是让众人心头无比的震憾。

    “来自东方的玄门修者。”

    乌拉诺斯的目光灼灼地凝注在了张横身上:“想来你肯定是得罪了我那不肖逆子宙斯,才会被他送入此处。看来,那不肖子现在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连东方玄门都敢招惹。”

    被镇压在此无数年,乌拉诺斯的记忆还停留在当初被送入此地的情形。因此,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显然并不知晓。

    所以,他认为张横等人的出现,乃是宙斯所为。那知,事情却完全不是这样,外面的世界,在他被镇压

    的这么多年里,已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切都已然不是以前的那个模样了。

    “尊敬的天神乌拉诺斯!”

    感受到乌拉诺斯这缕残魂对自己的友善,张横的态度也有了变化,对眼前的这位曾经神之国度的众神之主,肃然起敬:“您这回是猜错了,把我们送入此处的并非是宙斯,而且,您所说的宙斯,早在无数年前,长眠于神王殿内。”

    “什么?”

    乌拉诺斯身形一震,脸上的神情也现出了惊讶之色。,张横所说的话,确实是让这位天神也感觉到了震憾。

    “东方的年青人,那你快与本神说说,外面的世界,如今到底是什么模样?”

    乌拉诺斯眼眸骤亮,迫切地向张横道。

    “是,尊敬的天神乌拉诺斯!”

    张横点头,他也不隐瞒,把自己所知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最后道:“当年,诸神与大魔王墨斯托拉托同归于尽,长眠于神王殿中。他们在长眠之前,为今后的复活做好了万全之策。那知却被巴卡阿米族的大英雄古德兰识破,并由此掌控了现在的诸神复活的过程。确切地说,现在的诸神复活,已是古德兰在背后操纵,变成了巴卡阿米族的一次报复。”

    “原来如此!”

    乌拉诺斯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续尔却是哈哈狂笑道:“报应,这就是报应。逆子宙斯,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在乌拉诺斯统治诸神的时代,那时并没有巴卡阿米族之人。确切地说,当时的诸神,还是在他们出生之地。

    正是因为推翻了天神乌拉诺斯的统治,宙斯才要把居住之地迁往别处,正好就选择了巴卡阿米族所在的爱琴海外的这片岛屿世界,也有了奴御巴卡阿米族,愚弄欺骗和奴御这一种族后裔的事情。

    此刻,听着张横所说的这一切,乌拉诺斯不禁百感交集。他当年之所以被自己的儿子宙斯赶下神王之位,被镇压在地狱的最底层,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事情还得说到当时他受东方玄门守护者的邀请,前往东方与之聚会。在那次聚会中,他见识了东方玄门许多神奇而强大的存在,这才明白,自己虽然是西方诸神之主,但比起东方的强大,仍是有所不及。更让他理解了,天道之追求,永无止境。

    自那次从东方回来后,他一心潜修,把诸神国度的事务,全部交给了宙斯处理,自己却闭关修练。

    只可惜,他最信任的宙斯,却是在趁他闭关之际,拉笼人心,背地里实施了推翻他统治的阴谋。

    于是,就在乌拉诺斯闭关处于关键时刻,宙斯的夺位之举也陡地爆发了。正处于修练虚弱期的乌拉诺斯,终于重创,被镇压在了地狱最底层。

    当是时,乌拉诺斯已是处于滨死的状态。不过,以他天神的力量,纵然**被毁,灵魂依然存在。只是,地狱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尤其是对灵魂具有强烈的腐蚀性。纵然乌拉诺斯灵魂无比的强大。被镇压在此地无数年,如今也只残留下了一缕残魂。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