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0章 进退两难
    “哈哈,小子,想不到你有这样的机缘,竟然得到了什劳子的神之护佑,还得到了什么神灵的传承。”

    这个时候,北冥东和北冥西两老怪拖着昏迷的古德兰大笑着来到了张横身边:“而且,你的修为也大有长进,已达到了天王的顶峰,哈哈哈,小子,你这回是又捡了大便宜啊!”

    “嘿嘿,那都是托两位老爷子的福。”

    张横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现在的张横,得到乌拉诺斯和神之护佑的溶合,不仅神魂的伤势尽复,功德光环更进一步。而且修为也暴涨,从准天王的境界,一下子突破到了天王境顶峰,就差度三劫成为一名尊者了。这一提升的速度,不可为不快,纵观玄学界,不说后无来者,却绝对能称前无古人。

    要知道,天王这一关是另一道分水岭,是突破四品后,最艰难的一关。一般就算是资质绝佳的世家子弟,在集无数资源投入的情况下,也需要十年二十年。

    象他仅仅一年不到,就完成了这个过程,确实是世所罕见,。也怪不得两老怪都要羡慕了。

    “对了,这个老家伙如何处理?”

    北冥东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手拎起提着的古德兰道:“要不,就直接把他给……”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嘴里却是嘎嘎怪笑起来。

    两老怪可对古德兰没有什么好感,无论是在维纳斯大酒店的顶层,还是在这次追蹑古德兰的行动上,都是一直被逼处于下风,肚子里早就憋了一团怒火。确实是要杀古德兰泄愤。

    “哦,这个……”

    张横的目光移向了古德兰。这位先前不可一世的枭雄人物,如今是惨不忍睹,头发散乱,面无血色,前襟的衣服上,满是血迹。

    此刻,他正微微地睁开了眼来,望望四周的情形,目光陡地怨毒地瞪到了张横脸上:“小子,你杀了我吧!”

    古德兰当时正全力攻击张横,却那里料到两老怪会趁机出手。纵然他修为在尊者顶峰,但两老怪的力量丝毫不比他弱。这才会一击重创,被两老怪抓为了俘虏。

    事到如今,他虽然后悔自己不该把张横送入地狱,意欲永世镇压。但眼前的情况,已是回天无力。不过,他也不失枭雄本色,只想力求一死,也不愿受人侮辱。

    张横却是沉吟起来。要如何处理古德兰,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难题。不管怎么说,他可是谢芳紫的太爷爷,要是真的杀了他,谢芳紫那里肯定交待不过去。

    可是,要是就这么放了他,张横绝对相信,老家伙一旦脱困,必将实施雷霆万钧的反击。

    只要想想维纳斯大酒店顶楼那恐怖的十二神卫,张横就是头皮发麻。一时间,他却是犹豫不决。

    “小子,你没胆杀我吗?哈哈,那你若放了我,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哈哈哈!”

    古德兰已是抱着必死之心,那里还会有什么顾忌,肆意地狂笑起来。

    “啊,张先生,不要,请您放过古德兰大人。只要你答应,我露斯愿意答应你所有的条件,我们巴卡阿米族所有人,也会听您指挥。”

    卟通一声,露斯跪倒在地,向张横苦苦的哀求起来。

    虽然古德兰没有实现他的诺言,为族人们解除毒咒,甚至还夺了秘典那么多年,在如今的巴卡阿米族中,早已不是英雄,而是判逆。

    但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明白了巴卡阿米族人确实是被诸神所愚弄和奴御。在她心中,古德兰已不是判逆,而是以前的那位大英雄。所以,她此刻不顾一切地为古德兰求起情来。

    “露斯!”

    张横正想对她说些什么,此时,突然又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不,张横,不要伤害我的太爷爷,张横,不要啊!”

    喊叫声中,谢芳紫披头散发地从神王殿那边冲了出来。

    先前,古德兰为了对付两老怪,丢下谢芳紫先一步冲出了神王殿的宫宇群。谢芳紫百感交集,一方面因为张横等人被送入地狱之门而悲伤不以。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最宠爱自己的太爷爷竟然丢下自己而去,倍感伤情。

    最后,还是茫然无序地走了出来,却看到了眼前这副情形。她顿时醒悟过来,想必在她滞留的这段时间里,情况已发生了不可思议的逆转。

    听到露斯在为自己的太爷爷求情,她更是明白了此刻太爷爷的处境。那里还会顾及什么,便向张横这边冲来。

    “芳儿!”

    张横一把拉住了谢芳紫,一时却不知该怎么说。

    “张横你可不要伤害我的太爷爷,否则,我,我,我……”

    谢芳紫泪如雨下,满脸的哀怨和委屈。抱住张横的胳膊,苦苦地哀求起来,看样子就要向张横下跪了。

    而她我我我地,却是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张横心中一痛,连忙抱住了她:“嗯,芳儿,我不会伤害你太爷爷。”

    “嗯,张横,我爱你,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太爷爷。”

    谢芳紫破涕为笑,猛地在张横脸上亲了一口。

    “哼!”

    两老怪冷哼一声,目光凌利地望向了谢芳紫。从两人此刻的表现来说,绝对是有了什么关系。

    这让两老怪很是恼怒。貌似两人可是告戒过张横,不可在外拈花惹草。显然这小子没把他们的话听在耳里,全当是耳边风了。

    所以,两人心中暗恼,自然不会给谢芳紫好脸色。

    不过,两人平时虽然小子小子的叫张横,但在外人面前,还是知道分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责备张横,只待回去了,再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场中也出现了一片怪异的情形。艾尔莎白和颜彦互望一眼,神情都现出了一丝哀怨。如果先前还只是猜测,但如今的场面,再看不出张谢两人有一脚,那就真是傻瓜了。

    当然,大家的心里此刻也充满了狐疑。张横竟然答应谢芳紫不伤害古德兰,那么,他该如何处理古德兰呢?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想看看他接下来会如何做?

    “哈哈,姓张的,来杀我啊,我不要你的怜悯,老夫活了二百多年,绝不会向你屈服,不管你说什么,老夫也绝不会答应。”

    古德兰当然听到了张横与谢芳紫的说话,他可不想向张横这个小辈屈服,所以立刻提出了不接受任何条件的话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