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7章 仇人在外等着你
    “小子,这可是我多少年来都没有向人说起过的事。”

    古德兰脸色变得复杂起来,眼眸里也露出回忆的神色:“自从在东方接触了一些玄门的高人,我感觉到你们东方血脉的异样。因此心中就多了一个想法。想利用东方血脉,希望与我下一代子孙的血脉融合。尝试着改变下一代血脉,期待出现没有受诅咒的孩子出生”

    “终于,这一想法,在几位东方玄门高人的支持下,得到了实施。”

    古德兰的眼眸变得忧伤起来:“其实这一尝试,我当时非常的痛苦。陪我反出巴卡阿米族的尼娜刚刚病逝。甚至在她弥留的最后一刻,古德兰都没能为她完成最后的心愿:回巴卡阿米族去看看。”

    古德兰长叹了一声,这才继续道:“不仅如此,几位东方的朋友,为我选择的妻子,乃是一名善良贤慧的女孩子。亭儿不但年青,而且出身东方散修世家,冰清玉洁,兰心慧质,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对了,亭儿就是我这一生中最难忘怀的第二名妻子,真名叫谢亭亭。她虽然在百多年前,因为修为无法突破,最终跨不过那道槛。但是,直到如今我都时刻难以忘怀她。”

    古德兰抬起了头来,目光望向了天际的某个方向,陷入了沉吟中。张横隐隐地可以看到,他的眼角闪过了一抹水光的折射。显然,这老头子眼眶里已是盈满了泪珠。只是以他倔强的脾气,却不愿让人看到他的眼泪。

    张横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好默默地站在他身边,等待着他后面所说的话。

    良久,古德兰似是回过了神来:“尤其是想到,要是尝试失败,自己对亭儿那就是无情的伤害。所以,当时的我,确实是非常的矛盾。不过,既然万事俱全,只待东风,一切也只能继续下去。”

    十月怀胎,古德兰迎来了他与谢亭亭的结晶,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子降生了。

    可是,小男孩子的体内,所蕴含的血脉,仍然有曾经诅咒的残留。

    这也就是说,这次尝试完全失败。谢亭亭做为其中最重要的鼎炉,自然是大伤元气,甚至修为也几乎降到了一品。可以说,她的这次偿试,为她今后的死,埋下了祸根。

    后来,直到古德兰接受了大魔王的传承,真正明白了血脉中的诅咒,原来是诸神对巴卡阿米族族人的阴谋。古德兰这才恍然大悟,也完全清楚了一切。

    得到大魔王神魂的溶合,他成为了这世上唯一没有在神魂中烙印下诅咒烙印之人。古德兰本该惊喜若狂。

    但是,谢亭亭接下来做出的举动,却是让他悲喜交加。因为谢亭亭愿意再次做为鼎炉,进行下一次的偿试。

    不管怎么说,只有古德兰的孩子中,出现了不含诅咒血脉,才能说明,大魔王的血脉,确实是没有受诅咒影响。

    谢亭亭更是以她有过前一次尝试,有了先前的经验,她是最适合进行下一回尝试的最理想人员。

    纠结了好一段时间,古德兰终于拗不过谢亭亭,最终答应了她的要求。

    这一回的尝试非常成功,当第二个小孩子降生。各种检查和测试表明,他不但血脉中没有诅咒的烙印。而且,他的血脉中,竟然生出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异能。比如与动物天然的亲和力,以及一些特殊的能力,都在他身上体现了出来。

    只可惜,谢亭亭这位伟大的母亲,却是因为再次的偿试,更加的不堪。虽然经古德兰满世界地寻医求圣,耗尽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却也是回天无力。最终在百多年前逝世。

    说到这里,古德兰又是长叹一声,陷入了沉墨。四周一片静寂,大家看到古德兰在一边与张横说话,自然没有人不识趣地过来打扰。

    因此,此刻感受到两人这边气氛的凝重,却是谁也不明白他们发生了什么,不得不就那么站在远处,呆看着两人,小心地窃窃私语起来。

    “小子,这就是我发现的东方玄门血脉的异样之处。一旦与之溶合,会有许多不可思议的改变。如今我一支血脉的传人,就都拥有这些特殊异能。经这么多年的遗传和实验,已是发掘了更多的异能。”

    古德兰终于恢复了正常,神情一凛:“芳儿也是如此,而且还是我这一支血脉脉中的佼佼者。所以会被老夫选为雅典娜的传承。希望你今后与她多亲近亲近,也许从她身上,你会发现更多。”

    古德兰语气无比的凝重,显然这话他是有把谢芳子托付给张横的意思。

    “是,老爷子您放心,今后芳儿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绝不会辜负芳儿,更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一丝的委屈。”

    张横眸中射出了灼灼的精芒,慎重其事地道。

    “哈哈,小子,你这样说,老头儿也就欣慰了。”

    古德兰大笑,他绕了老大一个弯子,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现在看到张横的答复,他确实是老怀大慰。

    与张横的接触虽然不长,但无论是当时查到的资料,还是自己与他正面的冲突,他都可以感受到,张横的品质和为人。有他亲口承诺呵护自己的曾孙女,他还有什么不放心?

    听到这边传来的笑声,四周人不尽都松了口气。 对于古德兰与张横之间的结盟,大家都感觉有些转折太快,所以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刚才双方拉到一边,脸色凝重,让大家尽皆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幸好,现在古德兰满脸的春风,看来问题是解决了。众人心头的一块石头也总算都落了地,心情轻松起来。

    “老爷子!”

    望着负手仰天的古德兰,张横喃喃了一句,心情其实也是有些复杂。

    他现在总算明白了,古德兰向自己诉说前尘往事的原因。一方面,埋藏在古德兰心中的这些事,确实是让他有一种需要倾诉的**。

    另一方面,他是怕张横怀疑谢芳紫血脉,所以通过解释自己的经历,来说明谢芳紫的血脉,其实很纯正。

    最后一点,他更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想让张横给自己一个承诺。现在,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愿完成,他确实是毫无遗憾。接下来就是全力扶持谢芳紫,让她借助诸神的传说,争夺宙斯神王之位,从而完全统治诸神复活。

    “哈哈,小子,我看好你。”

    古德兰拍了拍张横的肩,神情已恢复到了先前的威严。

    “好了,小子,在这里的事已结束,我们也该出去了。”

    古德兰心情显然大好,向张横道。

    “好的!”

    张横点头,向众人拍了拍手:“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大家做好准备。”

    “耶!”

    一众女生发出了尖叫,兴奋之极。被困在此这么多天,她们早就厌恶了此地,现在能有出去的希望,确实是恍若重生。

    轰!

    空间剧震,光芒闪耀,所有人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诡异的扭曲。

    当众人恢复视觉,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啊,这里是维纳斯大酒店的顶楼天平,我们真的出来了,我们真的出来了!”

    “哇,这里的景色好美,整个爱尔凯伦岛就在我们的脚下!”

    ……

    无数的赞叹和感慨声响起,场中顿时热闹一片。

    时间正是晚上,这是在秘境里面,谁也无法预测到的。他们根本就已是处于西里糊涂中,那里还能分辩黑夜和白天?

    只是,出来的地方,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敢相信。一片巨大的平坦地面,凝目所望,四周星星点点的火光,映出这片世界的璀灿和神秘。

    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眯,心中也是非常的震动。出来的出口竟然就是维纳斯酒店的顶楼观景天台。这也是张横所预想不到。

    不过,微一细想,张横却是恍然了。如果古德兰在百多年前,就凭着秘典,找到了三层魔鬼地狱。那么,在这百多年的经营中,他自然是要把这一核心秘密完全掌控在手中。

    因此,要把出口定在此地,完全合情合理。只有这样,任何有出入秘地的人,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皮。

    果然,古德兰又是哈哈大笑,用力地拍拍张横的肩头:“小子,想不到吧,我会把秘境出口设在此处。不过,今后这一切都是你们的了。”

    “属下恭迎大天使大人,恭迎圣姑!”

    还没待张横说话,突然,一阵恭迎声响起,在黑暗的某处,一大群人陡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什么人?”

    顿时四面一阵骚动,赵子强等人,已然立刻反应过来,结成了一个阵势,保护住了张横等人。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

    “没事,诸位,这是老夫教中最重要的人物。”

    古德兰的声音响起。既然与张横他们合作,秘地的核心也即将公开,他也不再隐瞒什么。

    所以,在走出秘地的时候,早就召集了教中的核心,让他们等待在此,也算是与张横来一次公开的见面,以示自己的真诚。

    “原来如此。”

    众人尽皆松了口气。但是,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一个声音陡然响起:“大使使,圣姑,这人是我教最大的仇敌。”

    刷,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对方。只见,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年青人,正满脸愤怒地指向了张横,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怨毒。

    “冯慧星,竟然是这家伙!”

    张横身形一震,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