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9章 这才叫打脸
    “嘿嘿,小子,看来你是说不出来了吧?“

    眼见张横吱吱唔唔的样子,两老怪眸中凶光大作,眼神已开始在张横裤档上来回巡视。手中的铁烟斗,呼吱呼吱地冒起火星。看他们那副样子,似乎是寻找到了惩罚张横的方法。

    果然,北冥东一声冷笑:“小子,看来都是你的那根闯祸的根在惹事。老仙看来,那就让它接受惩罚吧!”

    说话间,空间陡地一沉,手中烧得火热的铁烟斗,就直接向张横裤档捅去。

    他并不是想把张横弄成断子绝孙,只是要惩罚一下。但这惩罚也太狠了点。要是张横被他在那里烫上,只怕没个半年一年的根本无法恢复。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吓得魂飞天外?

    “呃,两位老爷子饶命,可不能惩罚这里,要是这宝贝给伤着擦着烫着了,萍儿和盈儿该如何面对其他姐妹?你们两位老爷子,恐怕也不好交待吧?”

    张横最初还以理相对。但见两老怪无动于衷,却是真的感觉到了害怕。他可知道,老怪们行事不按规则,要是真让他们认定了一件事必须做,那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啊呀,两位老爷子,你们不能伤害主人,他可是我们蛮族的天子,你们真的要伤害他,那么就从我们姐妹身上踏过去。”

    阿娇阿蛮厉呼,已是手中剑花怒舞,拦在了张横面前。

    这两姐妹可是谁的话都不听,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誓死护卫自己的主人张横。

    问题一下子变质了,惩罚已然成为内部的争斗。幸好总统套房里没有其他人,否则真的要引起大轰动。

    “黑黑,两个小妞也来管仙客的事,给老仙客一边乖乖呆着睡觉去。”

    北冥西怪笑,他们行事可不讲什么规则,更是没有任何可顾忌的。眼见两女发彪,却那里会在意。

    两女的修为与两老怪相比,那无疑就是真的是天壤之别。北冥西只是随手一挥,两女顿时如同沙包般飞了出去,身在半空,已然昏迷。看她们的样子,这回不乖乖睡觉,也都没办法。

    “嘿嘿,小子你还想逃?”

    两老怪转头,不屑地望向了正在施法的张横,不由笑得更加阴冷了:“不过,你放心,我们兄弟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只要你乖乖接受惩罚,我们可以保证,这次就让你伤半年。嘿嘿,要是

    伤了你的龟蛋儿,我们早就准备了这世上最神效的玄武金龟蛋。据说那玩意思,就算是被阉了,也能帮助长出来。所以,你完全不必怀疑这后半生没了小**。“

    “哈哈,老大说的是,要是伤了你的蛋蛋儿,我们这才无法向萍儿和盈儿她们交待。”

    北冥西立刻一唱一合地凑了上来,看那样子,完全是不往落井的张横,砸上一石头,也至少得砸块砖不是?

    张横那个气那个急,却也终于明白,今天是在劫难逃。以两老怪的实力,自己要想克意从他们的包围中逃跑,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这可怎么办?这到底该怎么办?”

    知道两老怪手中有了倚仗,张横豆大的汗珠都下来了。尤其是感受到两老怪如潮的压迫,身形已限入几座巨岳无形的威压里,他更是心急如狂。

    “嘿嘿,这回惩罚你半年,要是下次再犯,说不定就是一年两年甚至就是十年。”

    身形一晃,北冥东的身形已窜到了张横的面前,手中火光腾腾的烟斗,也陡然焰芒大作。

    “啊呀,老爷子,你太狠了吧!”

    张横惊呼,双腿死死地夹住了裤档。

    “有种东西不狠可不行,那就是你那根祸根。想来,有过这一次惩罚,它也该收敛收敛了。”

    北冥西一脸的肃然,神情如同是一块铁板,无比的冰冷。显然,他这次是绝意惩罚张横了。

    张横的心凉到了谷底,他其实并不畏惧所谓的下阴燎。以他获得的黄帝内经的玄门篇,那怕是最难治的伤势,也可以凭此解决。

    问题在于,要是自己被两老怪实施了下阴燎,这可绝对是好说不好听。从两老怪的行为来看,惩罚他的小弟弟,并不是真正的目的,而是借此威逼张横。

    他们会答应张横,不向外界透露今天张横受罚之事。但也会要张横记得,这一次的后果。如果张横再犯,他们就绝不会帮他隐瞒,从而弄得天下尽知。

    这可是比杀了张横都要难受。

    明白了这一点,张横算是消除了想逃跑之心。两老怪故意设下此局,岂容张横有机会逃走?

    他现在算是死了心,而对两老怪,更是连恨都恨不起来。不说两老怪可能暗地里就接受了自己几位红颜的命令。就以两老怪以及他们背后北冥七怪的力量,张横现在是根本离不开他们。没有北冥七怪坐镇,只怕张家的天阙园还真不知能存在多久。毕竟,没有尊者这样层次的力量,在这错综复杂的玄学界,极有可能会朝夕不保。

    “小子,你就乖乖受罚吧!”

    北冥东怪笑,已然是准备动手。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娇喝传来:“老怪,你们想干什么?在我的地头上,难道你们还想兴风作浪吗?”

    “是你,小丫头,你来干什么?”

    两老怪顿时警觉,厉声喝道。

    “嘻嘻,本小姐到此,当然是有重要的事。”

    说话间,一个身影已在空中扭曲着化出形来,不是谢芳紫又是谁?她笑盈盈地出现在了两老怪与张横之间,猛然转头:“嘻嘻,张大哥,还不快走。”

    谢芳紫现形,手中陡然现出了一柄黄金权杖,上方镶嵌的一枚拳头大小的宝石,刹那光芒暴耀,把四周映得一片彩光迷离。

    “臭丫头!”

    光影中响起了两老怪的怒喝:“你,你,你……”

    两老怪这回是真的差点把肺给气炸了。他们就在因为谢芳紫这臭丫头与张横的事而惩罚张横。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到了紧要关头,谢芳紫竟然出面破坏他们的计划。

    更要命的事,他们现在所居住的总统套房,完全就笼罩在维纳斯顶楼的核心阵势之内。谢芳紫就是借助了这一优势,突破他们的屏障,在他们眼皮底下,就这么带走了张横。

    “哇呀呀,看老仙如何拆了这乌龟壳!”

    两老怪怒极狂吼,紧接着便是传来了乒乒乓乓的狂砸声。他们可管不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管你是每平米装簧近万美元,四周尽皆是各国的传世珍宝,这一回,数百上千万投资的总统套房,算是真的遭到了鱼池之殃。

    “哈哈,两个老怪物,这回算是给老夫打了脸了吧?”

    顶楼的诸神世界里,古德兰盘膝坐在祭台上,望着眼前一根柱子里,呈现出状若疯狂的北冥东和北冥西,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与两老怪的积怨,说来也是够深。无论是在此处被两老怪突破防护,破坏了阵势的外围。还是在秘境中被两人联手,最终让古德兰成为了阶下囚。这都是让古德兰难以容忍的羞辱。

    不过,与张横的连盟,也让古德兰明白,他与两老怪之间的恩怨,算是到此一笔勾消。但是,心中积虑的火气,却怎么也无法让他咽下一口气。

    因此,古德兰一直暗中注意着两老怪,准备一有机会,好好地让两老怪出个大大的丑。

    机会很快来了,在诸神世界的监察下,他看到了两老怪意欲惩罚的行为。也顿时领会了两老怪的目的。这立刻让他兴奋之极:这可是对付两老怪的最好机会。

    果然,他把此处的情况,告诉了曾孙女谢芳紫。并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谢芳紫一听,本就羞怒交加。要是张横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实施了下阴燎的刑法。自己和太爷爷的这张脸,已是丢到了太平洋。

    当听到太爷爷的计划,她丝毫没有犹豫,就这么利用此地的阵势,趁机闯了进去。在两老怪措不及防之下,带走了张横。

    这一手确实是出人意料,以两老怪的能力,其实仍是当场可以拦下谢芳紫。不过,终究顾及身份,不便向谢芳紫这小辈出手。而且,两老怪心中明白,此事背后可能会有古德兰的影子。

    想到现在张横正与诸神复活关系密切,两老怪在大局为重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忍住几欲爆发的心头怒火,没有直接向古德兰挑战。最后就只能是

    拿总统套房出气了。

    轰隆隆,咔喇喇!

    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声响,从五十层的总统套房传来,居住在维纳斯大酒店里的客人,早就被惊动。

    人们惊呼着,怪叫着,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恐怖事件。幸好,警察和军队在第一时间赶到,把混乱的秩序稳定了下来。

    望着混乱一片的现场,爱尔凯伦岛的总警司,却是头痛得要死。先前维纳斯大酒店的电闸事件还没有平息,这回又来了个爆炸事件,他屁股上烧的这两把火,可是烧得够呛,说不定就这么把他从这个位置上烧得皮开肉烂。

    幸好,另一个消息传了过来,让总警司几欲跳楼的灰色心情,一下子变得兴奋之极:“快,快,快把最新的消息传过来。不,我要亲自去现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