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1章 奇怪的杀手
    府山仁川小镇。

    这里是韩岛第二大城市,一幢幢摩天大楼,处处透露着现代社会的繁荣气息。忙碌的人们,更是张扬着城市的紧张节奏。

    不过,仁川小镇,却象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在这片喧哗的现代世界里,仍保持着它古老的气息。因为小镇附近有一座风景十分优美的仁川山脉存在,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靠山吃山,仍沿袭着此处千百年来的宁静生活。

    “各位旅客们,我们已来到了着名的仁川小镇,我们这次的目标仁川山脉,就离我们不远了。”

    一名手拿大喇叭的导游小姐,洋溢着职业的微笑,开始向众人介绍起来。

    这是一个国际旅游团,整整一车五十多人,来自各国的旅客,一个个好奇地从车上走了下来,一边叽哩呱啦地说着什么,神情很是兴奋。

    “这里就是仁川小镇吗?”

    张横站在宾馆前的停车场,神情变得很是复杂。

    府山的仁川小镇,正是张横此次韩岛之行的目的地。当日与李佳楠相处,他当然早就从李佳楠那里,知道唐手流的总部,就在韩岛这个看似与世无争的小镇里。

    此刻,望着远处隐约的仁川山脉,张横的心情确实是有些特别的异样。尤其是镇海印那神秘空间里,王一鸣老祖的神魂,竟然变得非常的活跃。显然,这老家伙在沉寂了许多年后,来到他出身之地,仍是有了强烈的反应。

    不仅如此,张横的心神一颤,他陡地感觉到,收藏在江山社稷图中的一件物品,似乎猛地震动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顿时警觉:“江山社稷图自成一个空间,一般情况下,收藏在里面的任何东西,都与外隔绝。但是,为什么现在会有对其中的物品,产生感应?”

    张横又惊又奇:“莫非是感应之物,与外界的那件东西,有着某种本元上的共鸣。否则,怎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

    口中喃喃着,张横的意识立刻探入了江山社稷图里。不过,一扫之下,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僵:“竟然是它,海先生当日交托自己的那个盒子?这怎么可能?”

    张横的心头大凛,此时此刻,那件海先生交托之物,正隐隐地散发出了光芒,一种奇异的波动,似乎于外界某件物品产生了感应。只是,张横顺着这种感应,却无法确定,感应之物来自什么方位,一切阴晦而不明。

    “看来,此处果然是唐手流经营了数千年的老巢。”

    张横目光一凝:“而且,海先生所托付的这个盒子,里面所存放的也绝对是唐手流中无比重要的物品。否则,它一进入某个范围后,就会让那里产生反应。”

    微微沉吟,张横已然从事情的支鳞片爪中,捕捉到了一些珠丝马迹。

    “这是?”

    仁川小镇中,一座看起来已是有些年头的古老小屋中,一位年青人陡地身形一震,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也急剧变化起来。

    他的目光迅速望向了左手。在中指上,赫然有一枚黑色的玉石戒指,现在玉戒竟然灼灼地闪烁起了幽光,一股灼热的气息,也陡地让他的手指产生了火烧的感觉。

    “祖神在上,这,这是真的吗?天渊玉戒竟然出现了传说中的感应,难道,难道那件东西已然回来了吗?”

    年青人那张英俊的脸上,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续尔,已是狂喜不以:“哈哈哈,天助我也!如果真是那东西回到了这里,区区唐手流,还不由我翻云覆雨!”

    不过,得意的狂笑还没有荡漾开来,年青人的神情轰然一僵,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他猛地发现,中指上的黑色戒指,此刻已然恢复了平静,就象先前的所有,全部都是错觉。

    可是,这怎么可能,明明就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怎么会一下子消失。

    “不,肯定是对方采取了什么措施,封印了那宝贝,暂时让神戒与宝贝失去了联系。”

    年青人的神情中现出了狰狞:“不管是什么人,隐藏了我派中神物,我也都要把他给挖掘出来 。神物是属于本王的,它是本王的!”

    喃喃着,年青人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深遂的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传本王之命,对于进入此地周围五十里范围,在最近两天内出现的任何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国藉,必须给我调查个清楚。”

    嗡!

    墙角空气一阵波动,隐约浮突出了一个人影:“是,少主!”

    须臾,黑影消失,古老小屋的厅堂里,只剩下了年青人仍仰首望向天际,整个人都象是笼罩着一团淡淡的金光。

    “果然是这样!”

    张横神情一肃,眼眸微微眯紧。

    就在他刚才感应到江山社稷图的异常,立刻就把海先生所托付的木盒,以秘法手印封印了它与外界的隔绝。立刻,他就感受到了一股阴晦的气息,从身边扫过,似乎自己这边的情况,已让暗中之人有了某种警觉。

    “嘿嘿,看来这次韩岛之行,并没有那么简单。”

    张横默默地心中暗道:“不过,既然是有人在背地里搞鬼,哥们倒也想看看,是什么妖魔鬼怪在暗中兴风作浪?”

    “主人,怎么了?”

    这时,身边传来了阿娇的声音,正一脸狐疑地望着张横。

    这次出来,张横非常的低调,也没有动用任何力量,为自己在韩岛之行铺路。所以,他只带来了阿娇和阿蛮两女,没有让任何人随他而来。

    这也是经几位家中的红颜首肯,她们知道阿娇和阿蛮可不象表面上还只是个小女孩子。有她们在张横身边,也算是给张横随身带了两盏电灯泡。

    三人一进入韩岛境内,一直就非常的小心,以防张横被唐手流各地的探子给查到身份。甚至中途还参加了一个到此旅游的国际旅游团,以掩人耳目。

    因此,直到现在为止,张横他们自信,还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不过,接下来的旅程,却可能不同了,海先生当日所托之物,已被人感应到,张横三人,也许会在不久之后,就会成为别人暗中追查的对象。

    “没事,阿娇!”

    心中想着,张横朝两女微微一笑:“不过,我感觉麻烦来了。所以,你们接下来要小心。”

    “是,主人。”

    阿娇和阿蛮应诺一声,神情顿时变得凛然起来。对于他们来说,张横所说的就是神谕,她们更是对这位蛮族的天子,敬若神明。

    “对了,主人,那位怪人离开宾馆,向仁川小镇那里去了。”

    阿娇似是猛然想到了什么,又低声向张横道。

    “是吗?”

    张横的目光一凝,却已是望向了她所说的怪人。果然,在一条小路上,一个拖得长长的影子,正向小镇那边走去。

    这座名叫仁川的宾馆,虽然名义上已是在仁川小镇上,但其实离真正的小镇,还有三十多里。

    只不过,仁川小镇的外围,早被这上百数十年来的商业化运行,变成了水泥建筑的森林,完全没有了小镇内自然的乡村气息。

    不过,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现代化的进军脚步,也就到此为止,原先仁川小镇所有的原居民居住地,却丝毫没有受到破坏。好象有一条无影的警戒,成为了一条与外面隔断的红线。小镇外和小镇内,是截然不同的风景。在外围无数现代化摩楼的掩映下,里面这方圆数十里的仁川小镇,就如同是一块被仙人丢下的翡翠,显得特别的山青水秀。

    张横他们这支国际旅游队,到达的时候已是下午。按照行程,旅游队将在这外围的仁川宾馆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才会进镇里。因此,这接下来的时间,就属于自由活动。

    只是,那位被张横看出行为举止怪异的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在此逗留的意思,已离开了队伍,向进入小镇的外围走去。似乎早就有了目的地。

    张横微微皱了皱眉。他之所以感觉那人很怪异,自然是看出了其中的蹊跷。

    对方是位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打扮也是城市白领阶层的模样。

    可是,他虽然参加的是旅游团,但身上没有带任何的物品,甚至连旅行包都没一个。

    不仅如此,来人自上车后,大半天的路程,硬是没有与四周人说过一句话。而且,张横从他的身上,隐隐地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气。

    此人明显不是玄门中人,虽然凝成的杀气也因为常年练武,而变得有些凌利。但在张横眼里,也就不过如此。

    一个普通人,竟然满怀的杀气,参加了这次旅游团。张横还怀疑他是对旅游团中的某人有仇,要在车上见机刺杀。不过,经历了这一路,见他始终没有注意车里的什么人,这才想到,他的目标可能是在目的地。

    虽然从他面貌来看,是一位亚洲人。只是,凭着张横超强的感知,还是感觉到他似乎是华夏人。因此,张横这一路也就特别的观注他。

    此刻,看到他离队而去,并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气越见凛冽。张横的心头陡地一突,已意识到了什么。

    “嗯,阿娇,阿蛮,我们也过去看看。”

    张横向两女打了个眼色,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已跟着年青男子的身影,追了过去。

    对于这个充满了怪异的杀手,张横是真的被引起了好奇心。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