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2章 刺杀
    年青人恍若未知,仍是顾自向着前面而去。

    他所到的地方,其实乃是仁川小镇的镇外镇,是一处仁川小镇与真正外围隔开的地带,大约有十里左右。

    不过,这里已没有了多少的现代化建筑,一条横贯东西的长街,把此处一分为二。两边的建筑尽皆没有高过两层。虽然建筑都显然是在近些年翻造过,但总算保持了一种古色古香的风格。

    张横和两女跟随着年青男子,走入了这条横街。举目四望,这里店铺琳琅满目。只是,让张横好奇的是:这里的店铺装簧无比的讲究,特别是入目就给人一种富丽堂煌的感觉。就象这条街上的店铺,是在斗奇争艳,相互在门面上攀比一样。

    等看清这些店铺的招牌,张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家家的店名上,五彩炫丽地挂着一块块的招牌,什么至尊美容院,皇后化妆品专营。更有离谱的竟然还用上了韩岛总统的名字,当了一家整容院的名字。

    “这里原来开办的全是与美容整容以及相关的化妆品。”

    张横暗自感叹了一声:“怪不得所有的门面都要化费心思,弄得如此的与众不同。”

    事实上,张横并不知道,至从化妆美容业在韩岛崛起,成为世界时尚的一种潮流,仁川小镇外的镇外镇,就渐渐的形成了一处美容化妆品的地下市场。

    据说,每年出自这里店铺的化妆和美容品,占到正规渠道,流入世界各地总量的百分之五十。足见这里的黑色化妆品产业有多大。

    张横信步而入,一直远远地跟着那年青人。街道上人流并不多。但因为禁止大刑车辆进入,行驶在此处的,尽皆是世界各个名牌的豪车,让人眼花缭乱。

    幸好,这几年张横和阿娇阿蛮也算是周游世界,自然不会象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这些豪车,他们还真没当一回事,注意力却都暗暗放在了前面独行的年青人身上。

    年青人也似乎完全不在意四周的一切,至于张横三人,他根本就是连眼角也没瞄一下,就一直以一种坚定的步伐,向前走着,目光变得渐渐的冰冷,身上散逸的杀气也越来越甚。

    “看来,他早就有了目标,而且已接近了那里。”

    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从年青人的表现来看,并不是什么专业的杀手,不然,他不会显示出如此幼稚的许多漏洞。

    要知道,就算是普通的杀手,也是经过特别的训练。象他一看就能让人感觉杀气腾腾的模样,如果是真正干这一行的,早就死过数十上百次了。

    杀手,没有侥幸,靠的全凭实力才能求取一线生机。

    张横对他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菜鸟,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大老远地从外面,赶到这处偏僻的地方,意图刺杀某个人?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年青人已在一家店面前站住了脚步,目光也望向了那里。

    “真子整容?”

    张横心头一震,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但是,还没等他转过念来,真子整容的里面,突然窜出了四名彪形大汉,一个个身穿保安服饰,恶狠狠地就朝着年青人冲来。

    “华夏猪,又是你?难道你上回还没有被奏怕吗?这次还想偿偿那滋味?”

    一名大汉厉喝,手一挥,已把年青人围在了中间,摩拳擦掌,一副一言不合,就准备上全武行的架势。

    大汉说的是生硬的汉语,显然知道对方就是名华夏人。,而且之前也应该碰过面。

    “你们,你们太不讲理了。”

    年青人气得直哆嗦,脸色也变得悲愤之极:“我要见你们的院长,要与他谈我女朋友毁容的事。”

    “哈哈,你以为我们院长象你这种闲人一样,整天没事干吗?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大汉不屑地冷笑:“他日理万机,你要是想见他,得预约。否则,给我滚!”

    说罢,陡地逼近一步,浑身凶扞之气大盛。旁边的三名保安也是如此,一个个从四周逼了过来,已形成了合围之势。

    “妈的,我与你们这些狗腿子拼了。”

    年青人显然是早有硬闯的准备,陡地一声怒喝,不退反进,朝着正面逼来的大汉就是猛地一记弓拳。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挑。从年青人与四名保安的对话中,他已大约明白了事情的原由。想必这个来自华夏的年青人,其女友在这家真子整容做整容手术,最后反尔是毁了容。

    由此,双方发生了争执。想必先前的谈判并不怎么愉快,所以,他这次是狠了心再次上门,准备来狠的。怪不得他一路上就是杀气腾腾,意欲杀人的样子。他此次确实是有要与人拼命的想法。

    年青人一出手,顿时与几名保安扭作一团。只是让张横感觉奇怪的是:这里闹成一团,四周所有店铺的人,好象对此熟视无睹。不但没有人过来看热闹,即使是看见的人,也一个个无比冷漠地当成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全是空气。

    这样的情形,很是出人意料。要知道韩岛人也有华夏人围观的习惯。尤其是象这种发生在整容院的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发生了医疗事故,应该是人们最感兴趣的事件。

    照常理来说,应该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早就被无数围观者给围得水泄不通了。哪里会出现无人观注的现象?这看似平常的事,已是让张横感觉到了蹊跷。

    不仅如此,以张横的眼力,也立刻看了出来,年青人应该出身军队。张横当年曾担任奥岛军方特种部队的教练,对军方的搏技术无比的熟悉。此刻那年青人所使的,正是标准的军用搏击术。

    这让张横顿时对他的好感骤生。在奥岛军方的经历,对张横来说无比的深刻,对军队出身的复员军人,有着一种特别的亲切。

    此刻,见此年青人,正是一名复员军人,心里立刻打定了要帮帮他的想法。更何况,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在这家真子整容院,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张横可也曾在网络中看到无数这样的案例,许多爱美的年青女孩子,怀着心中的梦想,来到韩岛。化尽了平生的积蓄,不惜债台高筑,为的就是整容。

    但是,大多女孩子,因为找到的是黑中介,最后做整容的医院,往往是没有什么资质的地下美容院。最终导至了整容的失败。美容不成反尔变成了毁容。

    最可悲的是,因为术前没有与对方签定合同。或是术后被对方强势地夺去了合同或是各种身份证明。在四方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不得不悲哀地自认倒霉,黯然回国,从此过起了再也见不得人的悲惨生活,自食了这枚恶果。

    想到这些,张横的神情变得愤怒起来,脸色已是阴沉的可怕。

    这时,年青人与四名保安的打斗已进入近身肉搏。他虽然勇悍,但与他缠打在一起的四名保安,显然也出身并不一般,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

    “哼!”

    张横冷哼一声,已是准备出手。不过,还没等他有任何的动作,此时几个身形,已是急冲冲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金正义,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

    突然,打斗中的年青人,陡地狂吼一声,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其中一个身形肥胖,打扮得很是有气度的中年男子。在这胖子的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大汉,显然是他的保镖。

    “什么?”

    被称为金正义的男子,似是有急事要出门,根本就没注意到门口的纠斗。陡然被人叫了名字,不由一怔,嘴里也用韩岛语叽呱了一句。

    不过,当他抬头,立刻看到了年青人,不由脸色大变:“妈的,又是你这阴魂不散的华夏猪。”

    一边说着,他已改变了方向,显然他与年青人之间,先前肯定发生过冲突。而且,也肯定在年青人手中吃了亏,因此对年青人已是有种心理阴影。此刻却那里愿意被对方拦住,已准备改变方向出门了。

    “金正义,你今天不给我解决问题,我与你拼了。”

    那知,年青人看到他,连眼睛都红了。他猛然挣脱了围住自己的四人,不惜被他们在胸口脸上等重要部位狂击了几拳,嘶吼着就向金正义冲去。

    金正义正是这里的院长,虽然长得人模人样,但却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事实上,他能在这条仁川小镇的镇外镇街上,开起这家黑整容,背后自然是大有来历。因此,在这一带,非常的嚣张。这就是刚才打架,根本没有人过来围观的原因所在。

    开玩笑,谁会去招惹这位金爷,知道他背景的人,都非常清楚,招惹了金爷,那就是给自己纯粹是找麻烦。

    “老子跟你拼了!”

    正是时,年青人已挣脱包围,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冲到了金正义面前。旁边的两名保安,刚想阻拦。但是,两人的身形不禁微微一滞,因为,年青人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多了一柄军用匕首,一股凛冽的杀意,散发而出,让两名保安,不禁一呆。

    刷!

    匕首划破空气,滋啦一声,已是切向了金正义的咽喉。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