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3章 又一个人间悲剧
    “阿西吧!”

    金正义看似养尊处优,但他出身黑道,本身的底子就非常不错。刀光闪现,他立刻下意识地向后一仰。

    嗤啦一声,刀尖划过,金正义却是险险地躲过了这一刀,只是在他衣领处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他也陡地反应了过来,不禁用韩岛语怒骂了一声,紧接着狂吼道:“杀,杀了这小子,这次绝不能放过他。”

    金正义叫嚣,几名保安也猛地醒悟了过来,尤其是紧追在后面的四人,已是狂扑而上:“小子,去死。”

    “杀!”

    前面的两名保安,这时也回过了神,一个个羞怒交加,怒吼着扑了过去。

    两人心中还疑惑着,为什么刚才看到对方使刀子,怎么就一下子愣了神。这可是做为刀头舔血的保镖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张横却是暗叹一声可惜。两名保镖的突然发愣,正是他暗中做了手脚。张横可也不怕事情闹大,看年青人如此的仇恨金正义,他还真有帮助他完成刺杀的心愿。

    只可惜,还是让金正义逃过了这一劫。此刻,看到年青人被围,以一人之力,要想逃脱六名保镖的围攻,是绝不可能的事。更何况,听到这边的怒吼狂喝,从里面又冲出了数名保安,一旦被所有人围住,那真是插翅难飞。

    “哼!”

    张横冷哼一声,正想有所动作。不过,阿娇阿蛮两女,早就领会了他的心意,已是陡地一脚就跺在了地上。

    嗡!空间微漾,地面剧震,以两女为中心,猛然荡起了一层涟漪。场中的众人,突然一阵身形摇晃,头脑也骤然传来了阵阵的昏晕。

    蛮神震,乃是蛮族的不传之秘。由阿娇和阿蛮两位得到正宗传承的蛮女使来,更是威力强大,岂是金正义等一众地痞流氓可以抵挡?

    等金正义和在场的一众保镖回过神来,现场已是空荡荡一片,除了他们之外,那里还有别人的影子?

    “怎么回事?人呢?”

    众人哗然,一个个面面相觑,几个保安还不死心地跑到了门口,但四处张望,哪里还有年青人的身影?

    “这怎么可能?”

    金正义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神情中陡地现出了一抹惊骇之色:“难道,难道是有玄门中人暗中出手了。”

    做为仁川小镇的一名地头蛇,金正义当然清楚许多不为普通人知道的事。明白这世上,还存在着玄门这样超越世俗的力量。因此,此刻看到眼前的怪异情形,顿时让他反应了过来。

    “看来,这事得向上面汇报。有玄门的人在此现身,这可绝不是简单的事。”

    微一沉吟,金正义的脸色已是变得非常的难看,他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要知道,仁川小镇,表面上看是一处与世无争的乡野。但是,这里却是韩岛传承了数千年的唐手流的总部所在。能在此立足的地下势力,多多少少都与它有关,甚至就是归属于唐手流的各条眼线。

    因此金正义也清楚一些内幕。即使是有玄门中人来此,也都不得不收敛,绝不会公然在此小镇的范围内,显露身份。

    象刚才这样的事情,是从所未有的情况。金正义细细地回想了一下,立刻感觉先前似乎有一男两女站在一边。虽然对方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但因为他之前的注意力全被闹事者所吸引。因此,也完全没有在意那三人。

    现在想来,却是感觉那三人确实是有些与众不同。这让他猛然醒悟,这三人可能就是暗中出手的玄门之人。

    那么,公然敢在仁川小镇上暴露玄门之人的身份,这岂是小事?

    “多谢三位救命之恩!”

    仁川宾馆六楼的一间标间内,阿娇正给满头满脸是血的年青人敷药。年青人一脸的狐疑,目光望着三人,向张横道。

    “哈哈,我叫张横,这两位是我的妹子。看你也是个硬汉。所以就顺手帮了你一回。”

    张横点头:“不过,我感觉你好象与那家真子整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张大哥”

    一听真子整容,年青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激愤起来:“我叫陈平安,真子整容真是太坑人了。”

    说到这里,陈平安也没有隐瞒,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他如今已是走投无路,确实是希望有人能倾听他的悲惨境遇。更何况,他也看出来了,眼前的三人,似乎并不是普通人。

    陈平安是华夏四川人,两年前从部队复员,自己在家创业,办起了数十亩蔬菜大棚,在当地乡村中,也算是位能人。

    这不,一年多前,他经人介绍,找了位女朋友。两人也算是情投意合,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不过,他的女朋友是位追星族。与陈平安结婚,别的要求没有,就是只想做一次整容。

    虽然说整容将化费一大笔钱,而且近乎是陈平安如今所能支出的全部积蓄。但是,想到这是女友小梅婚前的唯一心愿,陈平安咬咬牙也就答应了。不管怎么说,小梅整容,也是为了追求美丽,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为了他。

    见陈平安答应,小梅惊喜若狂。经她的小姐妹介绍,最后准备去韩岛一个叫真子整容院的地方整容。

    由于是小梅的小姐妹介绍,陈平安非常的放心。所以,这一次整容,他并没有一起去,为的也是想要节省去韩岛的那一笔不菲的费用。

    然而,事情却是出现了变故。小梅所谓的小姐妹,根本就是韩岛几家整容院的黑中介,每拉到一位客人去韩岛,就能收取近百分之三十的中介费。

    至于说整容成功不成功,那就得看天意,之后的所有事,完全是根本没有任何的保障。

    小梅的情况就是这样,她的手术彻底的失败,原本还算是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变成了鼻歪眼斜的模样。她算是毁容了。

    可是,问题在于:当时带小梅一起到韩岛的小姐妹,却突然失踪了,怎么也联系不到她。

    不仅如此,小梅根本不懂韩语,当时与对方签定的合同以及各种手续,都是由对方经办。里面到底说的是什么,连小梅也不知道。等出了事情,不但人找不到,而且连那些资料也不翼而飞。

    一时间,在韩岛孤立无助的小梅,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所带的钱全部在手术中花完,身无分文,她别说是呆在韩岛寻求援助,连呆在韩岛的生活费都无处着落。

    最后,被迫无奈的小梅,不得不忍受着毁容的凄苦,打电话向陈平安求助。陈平安一听,那里还顾得上什么,立刻抛下一切,从国内飞了过来。

    说到这里,这位先前被五六名保安围攻而没吭过一声的铁汉,眼睛不由又红了。他拿出了一大叠照片,让张横他们看。

    然而,一看照片上的内容,张横和阿娇以及阿蛮三人,神情却是陡地僵住了,脸上也露出了怪异的神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