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6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感应到自己被人暗地里瞄上了,张横不惊反喜,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

    如果没有身上的海先生所托之物,突然被人感应到,张横的这次来韩岛的行踪,他一直保持着低调和隐秘。

    但是,自海先生所托之物,突然有了异常。即使是张横立刻做了应对措施,张横也已意识到,自己的行踪已然被发现。

    他也立刻做出了反应,不再隐藏行踪,甚至光明正大地露面。艺高人胆大,张横倒要看看,暗中感应到海先生所托之物的人,到底是谁。

    此刻,区区数十名地痞流氓盯上了自己,张横那里会把这些乌合之众放在眼里。

    他和阿娇阿蛮互望一眼,全然当成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就这么踏出了仁川宾馆。反尔是陈平安,这个时候也似是有所觉察,不由身形一滞,正要向张横提醒。

    但是,一切都迟了。

    嘎吱吱!

    一阵紧急的杀车声,十数辆车子,疯狂地向这边冲来,嘎然在几人面前停住了车。

    一阵乒乒乓乓的开门关门声,数十名黑衣人已从车子里冲了下来,一个个手中枪械,指住了张横他们:“不许动,不然就别怪我们手中枪支不长眼。”

    一众黑衣人厉喝,黑洞洞的枪口猛地指住了张横四人。同一时间,几名大汉已扑了过来,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准备把他们给拖入车子。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陈平安脸色大变,已是意识到了不对劲。不禁猛地挡在了张横和阿娇阿蛮两女面前,手中也拔出了匕首,想阻止这些人。

    “嘿嘿小子,你还想反抗?”

    又一辆车子停在了外围,横刁着香烟的金正义从车上走了下来:“还不乖乖投降,否则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是你!”

    陈平安浑身剧震,他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由,原来招来如此的横祸,祸端还是出在真子整容方面。

    “哈哈,全部带回去。”

    金正义冷笑,一挥手,就准备把张横等人带走。虽然此地是他的地盘,但是弄出如此的阵仗,毕竟还是影响很大。

    所以,金正义是准备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一行动。

    “嘎吱吱!”

    正是时,陡然一辆车子,从黑暗处狂冲而来,雪亮的大灯照得面前一片惨白。人们的视线顿时受到了影响。大家只看到那车子如同是黑暗里冲出的一头野兽,哞哞怒吼着,横冲直撞而来。

    “不好,有敌人,快,快拦截它!”

    四周响起了一片怒吼狂嘶。看到这一幕场景的地痞流氓,个个惊呼,人人骇然变色。

    乒乒乓乓,慌乱中已是有人朝着冲过来的车辆开了枪,四周的情形,也刹那混乱一片。

    “妈的,狗崽子!竟然有人敢与老子作对?”

    金正义在几名保镖的保护下,慌不迭地钻入了自己的车子,一边叫嚣着:“快,拦住他,一定要把人留下。”

    金正义是真的气急败坏了,他带领这么多手下,前来携持这几个华夏人。明明已是被围成了网中之鱼。那知,半路突然杀出个煞星,竟然要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救人。

    这事要是发生了,他金正义今后也就不用再在这里混,他的那张脸,已已是被拍得噼叭直响,根本没脸见同道。

    一念及此,金正义脸现狰狞,厉喝着要把对方来救援之人拦下。

    此刻,场中已是乱成了一团,来人不但彪悍,而且手中也有家伙。一边疯狂地冲击,一边也是开了火。火光四射,发出的子弹在黑夜里留下了一道道刺目的轨迹,情形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

    金正义的手下虽然人多,但先前全部汇集在一处,乍逢突袭,确实是乱了手脚,哪里还能形成有效的还击。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冒出个救援的人来?”

    金正义大出意外,张横和陈平安

    也是迷惑不解。在韩岛,他们可以说是孤力无援,根本没有帮手。

    可是,现在看来人的样子,那完全就是有备而来,目标非常明显,那就是为了自己这几人。

    那么,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又是何方神圣?

    “安子,快过来,我是朱荣国阿荣。”

    这时,那辆车子里传来了一声大吼,车窗里也隐约看到一名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正向陈平安拼命地挥手。

    “啊,荣国,你小子怎么来了?”

    陈平安大惊,脸色骤然而变。

    不错,出现在此的那年青人,正是陈平安的战友朱荣国。只是,陈平安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的形势下,朱荣国会单枪匹马地闯到这里。

    “快,安子,有什么话离开这里再说。”

    朱荣国满脸的焦急,却那里有时间解释,拼命地朝着几人招手。

    朱荣国突然出现在此,自然是有原因。先前陈平安联系上他,让他照顾女友小梅。这本就让朱荣国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当他来到医院,知道了事情的整个过程,心里更是不禁一沉。

    他是最了解自己战友陈平安的性格,看起来平日里内向,但其实发起脾气,那完全就是个炸药桶。

    现在,他和女友遇到了如此不平之事,以陈平安的性格,哪里肯忍得下这口气?

    于是,朱荣国就暗中留意上了陈平安,生怕他做出些傻事来。那知,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陈平安在安置好了小梅,拜托他和女友照顾她后,就说了一句有事前去处理,一个人离开了。

    等朱荣国联系他,手机根本不通,从此再也无法联系上陈平安。

    朱荣国大惊,心中暗叫不妙,已然想到陈平安可能是去找真子整容的麻烦了。

    朱荣国在韩岛呆了几年,对仁川小镇这一带的情况也是有所了解。清楚能在此处经营美容整容业的,无不与韩岛的地下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若是陈平安上门前去找他们的麻烦,结果自然会非常的悲惨。

    一念及此,朱荣国那里还等得下去,立刻驾车向真子整容这边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希望还能赶得上陈平安。

    当他赶到这里时,恰好看到这边发生的事。朱荣国惊怒交加,但是,他还是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就采取了行动,成了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说来朱荣国与陈平安的关系确实是够铁。当年在部队同是侦察兵。一次执行任务,朱荣国不小心被敌人发现,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中。最后,还是陈平安不肯放弃他这位战友,孤身深入敌腹,把他给救了出来。

    可以说,没有当年的陈平安,就没有现在的朱荣国。两人可以说是结下了生死的交情。

    因此,看到陈平安遇险,朱荣国也是豁出了性命。

    眼看自己的战友不顾一切,前来救援自己。陈平安感动之极,他当然也不想战友因自己而牺牲。立刻答应着,一边招呼张横他们,一边就向朱荣国的车子靠近。

    然而,骤变乍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