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8章 勾心斗角
    “是吗?代老夫向韩王爷问好。”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他已敏锐地感觉到,对面的韩长老正以一抹思感在探察自己。

    张横此刻早就把镇海印神秘空间中的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完全地释放了出来,让王一鸣老祖的气息,最大程度地弥盖了自己的气息。

    只不过,说来无奈。自从当日收服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后,把它镇压在镇海印中。之后,却是再也无法让它转世重生。毕竟,要帮助一位老祖级的人物,纵然是张横的进阶速度已是无人堪比。但在达到天王境界之前,仍是无法办到。

    现在虽然是修为到了,但一时半会的,要为它寻找到一个替身,却又谈何容易。所以,为王一鸣老祖寻找到合适的转世之身,这事还得看机缘。因此才让它仍保持着最初的状态。

    此刻,被韩长老这位本就无比熟悉的人探察,张横的心也是有些忐忑。王一鸣老祖的身份,是否能被唐手流的高层认可,这关系到此次韩岛之行是否顺利的关键。

    不过,张横心中也早就有了打算,王一鸣老祖的神魂气息弥漫到了最大。同一时间,他的神窍中,神魂小人儿也光芒渐盛,功德光环缓缓地浮突出来。

    “老祖,您……”

    韩振雄正细细地洞察着眼前年青人,此刻却是陡然心头大震,一股凛凛的神威,猛地向他迫来。

    “不,竟然已达到了天王的境界,王一鸣转世后,竟然又有了突破!祖神在上,这怎么可能?”

    韩振雄大惊,他感受到的那股凛凛神威,正是只有达到天王修为的绝世强者,才可以凝成的天王神威。

    可是,这怎么可能,王一鸣当年化为神符,就是因为无法突破天王境界。而转世之后,力量虽然可以留存部分。但要从最初的力量回复到四品之后,这谈何容易。据派中秘典记载,这一过程也至少在百年以上。

    更何况是要突破到天王,没有再过个百年,是根本不可能办到。这岂不是说,王一鸣在转世后,又遇到了大造化。这才能在短短的数十年里,有如此大的跨越。

    一时间,韩振雄心中震憾,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至于想凭借探察之力,来判定眼前年青人,是否就是当年的王一鸣转世,他已然完全没有把握。

    转世后修为已突破天王的王一鸣,根本不是他如今的修为可以探察到真正的细底。

    “韩王一向对老祖您敬重有加,一直想聆听老祖您的教诲。只是以前没有机会。这次老祖回归,韩王派在下前来迎接,也是想由在下表达敬慕之意。”

    深深地吸了口气,压抑住心头的震惊,韩振雄再次向张横施了一礼:“老祖您要是方便,韩王已是为您摆下了盛宴,请老祖移驾。”

    韩振雄代表韩俊杰向张横发出了邀请。这也是韩俊杰在改变了主意后,要韩振雄亲自前来的原因,他是准备先行对张横施展怀柔之意,力图不动干戈,把转世的王一鸣老祖招揽。

    “哈哈,多谢韩王美意!”

    张横哈哈一笑:“想来现在的俊歌儿,也已早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英俊帅哥,老夫倒是要确实见见他。”

    张横立刻以老卖起老来,很爽快地答应了韩振雄的邀请。这次前来韩岛之前,张横自然早就与李佳楠用秘法联系过。知道李佳楠自上回在自己的指导下,修练了一项唐手流中的古法,半年前就进入了闭关,如今正处于突破四品的关键。

    所以,此次前来,最初肯定是见不着李佳楠。他之所以提前到来,就是要以外人的身份,从旁观察整个唐手流的形势,以对唐手流有一个整体的了解。

    如今,身份已被识破,他自然也就改变了原先拟定的计划,准备亲自接触唐手流反对李佳楠的一方势力。此刻韩振雄的邀请,正中他下怀。

    “哈哈,多谢老祖!”

    韩振雄喜出望外,他还真没想到,王一鸣会如此爽快的答应。

    以他对王一鸣的了解,这是个脾气又臭又强的老头。许多时候,认定了的事,就算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象今天这样的情况,韩振雄根本就没留什么希望。

    不过,微微沉吟,他的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色,一个念头浮上了脑海:“难道转世之后,王一鸣这老鬼,也改变了性子?这可是件好事,得马上向韩王汇报。至少,得重新对王一鸣进行评估。

    心中想着,目光却是陡地转向了张晓彬:“哼,张晓彬,看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韩王的命令也敢违背,对老祖无礼。”

    得到王一鸣的赴会答复,双方的关系已是再进一步。韩振雄立刻脸色一沉,责问起了这一事件的始作俑者。

    他可记得,自己发出的信息,乃是要张晓彬好好招待王一鸣。那知,赶到现场时,情况竟然演变成了如此的糟糕,他的心中确实是愤怒无比。

    “啊,韩长老,我,我,我……”

    张晓彬那里还有先前出场时那八面威风的模样。当他看到韩长老亲自出面,心里已是暗暗地在打鼓,知道自己这次是闯了大祸。

    他自然不能说,是因为自己会错了上面的意思,这才造成这样的局面。要是真的这样说了,估计他这回就算有十条命,也该死一百次。

    感受到韩振雄轰然高涨的气势,张晓彬瑟瑟发起抖来,整个人都几乎要软瘫在地。

    不过,他这几十年的黑道老大也不是白当的,知道现在躲是躲不过去,必须找个替死鬼。

    一念及此,张晓彬连忙向韩振雄行礼道:“韩长老,是属下一时不察,这才对老祖无礼。还望老祖大人不计小人过。”

    对于张横这位年青的老祖,张晓彬根本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来历。貌似他从前也完全没见过派中的老祖级人物,还以为老祖只是一种称呼。

    说着,他已卟通跪了下去,叩头如倒蒜,向张横求起饶来。

    “哼!”

    张横冷哼一声,却哪里会把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里,根本连眼角都没瞄一下张晓彬。

    “啊呀,这回要糟了!”

    一见张横这样的态度,张晓彬汗出如浆,心里已是大呼不妙,以为自己这次小命要丢在这里。

    不过,他的目光突然看到了旁边的金正义,顿时精神一振,陡地想到了什么:“老祖,在下还有话要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