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9章 为了小命
    为了小命,张晓彬什么也顾不得了,当众向张横求起饶来。

    别看张晓彬如今是仁川小镇这一带的地下势力之王,走到那里,都是威风凛凛,在俗世也算是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

    不过,他却出身最底层,是从一名普通的小混混,一步步打拼上来。曾经玩的就是有奶就是娘,哪管什么礼义廉耻。此刻,更是发挥了他的本性。

    开玩笑,为了小命,面子能值几分钱一斤?

    “他妈的金正义。”

    张晓彬陡地转向了金正义,厉声喝道:“是你这狗娘养的东西,误导了我,今天的事,全是由你而起,如果你不能让老祖原谅,那今天老子就当场毙了你。”

    张晓彬把所有的过失,全部推到了金正义身上。他此刻已是把金正义给恨到了骨子里。这次事件,如果不是金正义上报,岂会招来这杀身之祸?

    而且,他心中也早已有了打算,今天就算不能免灾,也要拉这家伙一起上路。

    “啊,彬爷,我,我,我……”

    金正义早就吓得脸无人色,两条腿都在打棉花抖了。给他三个脑袋,都绝对不会想到现在的结果。

    地下势力跺跺脚,就能让整个仁川小镇抖三抖的彬爷,如今竟然成了这副孬样,已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

    他更是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敬仰的彬爷,会是这样一个翻脸无情的人物,这让他心中更是巴凉巴凉地,知道自己这回是死定了。

    不过,他这数十年,可也不是白活在了狗身上。目光四转,立刻就看到了一脸冷漠的张横和神情无比震骇的陈平安和朱荣国。

    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原本结巴的口齿也顿时变得顺溜了起来:“是,彬爷,给小的一次机会。”

    金正义已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人物陈平安。

    一切的一切,都是陈平安所引起,没有他的出现,岂会招来眼前这位年青的老祖震怒?以至于让他金正义陷入了走投无路的困局中?

    一念及此,他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急走两步,奔向了陈平安:“陈老大,陈老大,都是小的没长眼,得罪了您老人家。还请陈老大您大人有大量,把小的当屁给放了吧!”

    金正义根本不敢向张横求情,看张横那副样子,连彬爷都没放在眼里,他金正义算老几。所以,他直接就向陈平安求起饶来:“陈老大,您要商量的事,那根本不成问题,是小的有眼无珠,这才不识金镶玉。您看这样可以不:您所有的要求我们立刻答应。小梅小姐的整容,我们一定会请来世界上最优秀的整容师,给她恢复容貌。”

    “而且,我们愿意赔偿小梅小姐的精神损失费。”

    金正义点头哈腰,态度极其的恭敬,完全是把陈平安当成了真正的爷。

    开玩笑,小命是不是能活下去,就全看在了陈平安上下嘴皮子一搭上,这位街外街的美容业黑道老大,哪里还有先前的半点嚣张。如今只要陈平安愿意,他是喊陈平安一声爷爷,跪在地上舔他的脚背都愿意。

    一边说着,他陡地意识到了什么,已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支票本,刷刷刷地填了个数字:“陈老大,您看,这是小的给您的压惊费,您看……”

    金正义毕竟是世俗的地痞流氓出身,知道光靠嘴皮子承诺,哪里有真金白银的兑现来的好。所以也不顾三七二十一,当面拿出了支票本,就讨好起了陈平安。

    “一百万美元?”

    陈平安的目光在支票上扫过,神情刹那变得怪异无比。金正义递过来的支票上,赫然写的是一百万美元。

    如此的巨款,还是陈平安平生所见。不仅如此,貌似这还是精神赔偿的压惊费。看金正义的意思,后面还会有更大额的赔偿。

    陈平安这回是真的被震动了。出身山村的小农民,虽然参过几年军,接受过几年的教育。但精神的境界,却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被净化到无欲无求的层次。从骨子里来说,他还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农民,对这世上的物欲,还是充满了向往。一下子见到一百万美元,确实是震在了当场。

    “天!”

    一边的朱荣国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一百万美元,对于他来说,也是同样的震憾。

    不过,望着眼前这位在仁川小镇上,也算是一号人物的金爷金正义,此刻象哈巴狗一样,正对着自己的战友乞尾求怜,朱荣国的心中更是怪异到了极点。

    让堂堂街外街的黑道老大服首,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此次前来帮助陈平安,他本是抱着必死之心。那知如今却是出现了这样的结局。

    一时间,他也愣在了当场,不知该如何回答。

    “呃,陈老大,您,您,您……”

    见陈平安和朱荣国似是无动于衷,金正义这回是真的吓得魂儿都没了。要是不能求得这两位爷的原谅,接下来可就是他的悲惨下场了。所以,他一时您您您地不知该您什么,身形也是轰然一矮,终于跪倒在了陈平安和朱荣国面前,恨不得抱住两人,去舔他们的脚背了。

    “呃……”

    场中一片惊愕声,谁也没有想到,今天的事竟然会发展成这样的结果。

    张横神情冷漠,似是毫不把眼前的事情放在眼里。但心中却也是一阵畅快。能把几位韩岛黑道上的头儿,弄成这副丧家犬的样子,这也算是为受到欺骗的千千万万个来自华夏或是世界各地的小梅,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自然不能插手,所有的决定,还是要看陈平安和朱荣国。

    “哼!”

    韩振雄不禁冷哼一声,皱了皱眉。他也是没想到,自己的手下,一个比一个不堪,竟然都是些软骨虫。他现在是有些后悔了,不该当众处理张晓彬。以至于造成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

    但此时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当着王一鸣老祖的面,要给他出口气,就算想反悔,也不可能自己推翻自己的决定。

    “呃!”

    这个时候,陈平安和朱荣国也总算反应了过来。两人互望一眼,又齐齐望向了张横。

    他们可也不是傻瓜,明白能出现这样的局面,完全是张横在此造成的震摄。

    张横漠然不语,只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两人顿时明白了张横的意思,陈平安神情一肃,语气也尽可能地变得冷淡:“这事容我想想。”

    虽然不喜欢吃蒜,但装蒜还是可以的。许多电视电影中,那些装b的哥们,可是给了无数精彩的桥段。所以,陈平安立刻醒悟,也装了一回大佬。

    “是,多谢陈老大,多谢陈老大。”

    金正义顿时如奉大赦,连连向两人行礼,热情地双手握住了两人:“陈老大,这位兄弟,我们是不打不相识,这回请允许小的作东,好好款待两位爷。”

    金正义立刻顺阶而下,先把此事给摆平了再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