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3章 圣山传说
    “王爷!”

    感觉韩俊杰语气中突然有要放过王一鸣的意思,一边的韩长老以及妖媚等人,不由大惊,忍不住出声,似是想要说些什么。

    不过,还没等众人的话说出来,韩俊杰已然是举手阻止,一边却是哈哈笑道:“王祖这些年化符转世,不知对汉拿山可有了解?”

    韩俊杰话锋一转,竟然扯到了汉拿山。在场众人尽皆一怔,脸上也都现出了狐疑之色。甚至连张横也不禁微微一愣,目光凝注到了韩俊杰脸上。

    汉拿山张横自然知道,在民间被誉为韩岛第一高峰。不过,在韩岛的玄门,汉拿山却又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地位,被玄门中人称为圣山,之所以以汉拿命名,就是誉为可以捉拿银河的神山。

    韩岛玄门把此山当成是圣山,地位相当于是华夏的昆仑,在韩岛玄门中,有着不可比拟的地位。

    当然,他们所谓的汉拿山,可不是人们能攀登的那座汉拿,而是指传说中的汉拿,一个平时不知存在于何处的神秘所在。

    传说中的汉拿,是一片无限广阔的世界。曾经上古无数神灵般存在的人物,就生活在那里。只是,平时汉拿山被人们眼里的汉拿山所掩饰,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它的真正位置。

    韩岛玄门之人,虽然清楚汉拿山的存在,但也只有每过一段时间,汉拿山现出迹象,才清楚它出入之法。因此,汉拿山之神秘,确实是韩岛玄门这数以万千年来之最。

    不仅如此,之所以汉拿山会被誉为玄门圣山或神山,并不是因为它的神秘,更是因为它每一次出现,都会兆示韩岛的一次巨大变动。不但表现在韩岛俗世,而且还会关系到韩岛的玄门。

    所以,韩岛汉拿山的动静,每每牵动着玄门各大势力的关注。

    “莫非汉拿山又出现了什么状况?”

    心中想着,张横的眼眸不禁一凝:“可是,我怎么就没听佳楠有所提及?”

    “哈哈,老夫这些年闭关,确实是对汉拿山的近况知之甚少,难道汉拿圣山最近出了什么状况?”

    张横对汉拿山确实也是充满了好奇。这座地位相当于昆仑的异域圣山,到底有了怎么样的变化,以至于韩俊杰在此当口,却撇开了双方的敌对,说起了汉拿山。

    “王祖看来是真的不知了。”

    韩俊杰也是微微诧异。在他以为,以王一鸣老祖在李家如今的地位,有关汉拿山这样的大事,应该是会有所耳闻。

    不过,看眼前张横狐疑的模样,确实是象对此事毫无所知。

    稍一沉吟,韩俊杰还是开口道:“最近几年,汉拿山突然不时出现异相,这已引起了各大势力的关注。”

    “想必王祖也知阴绝大师的本领,据他所占卜,这正是汉拿山即将开启之兆。”

    韩俊杰继续道,目光却是转向了站在一边的阴绝。

    “哈哈,王祖也是这方面的高人,想必如果细细感应,也能觉察出汉拿山的变异。”

    阴绝脸上顿时现出了傲色。他一向是负责整个唐手流占卜的天机殿老祖,对自己的占卜之术自然是无比的自负。甚至当年王一鸣在世时,也不敢对此有任何的置疑。

    此刻,韩俊杰当面提起他对汉拿山的占卜预示,自然是充满了无比的信心:“而且,老夫还预卜到,汉拿山即将会在近期开启,最迟不会超过半月。”

    说到汉拿山的事,阴绝似是想到了韩俊杰突然收手,要对付王一鸣的理由。所以,他也不急着要动手了,反尔慢条斯里地说了起来。

    “是吗?”

    张横的神情一凛。对于汉拿山这座韩岛的奇山,张横以前并没有在意过。在此之前,也因为李佳楠没有提及,所以也根本不当一回事。

    现在听韩俊杰和阴绝慎重其事地提起,顿时警觉。

    只是,一时半会的,他既没有任何的准备,却哪里去感应所谓的圣山汉拿山?

    “哈哈,王兄难道置疑老夫的预卜?”

    阴绝脸现不悦:“王兄可见过老夫哪一次有过失言?”

    “阴兄何必多疑,以阴兄的看法,此次汉拿山的异相,又意味着什么”

    张横可不想与他在是否信他的事上扯皮,连忙扯开话题道。

    “王兄可知,在我韩岛玄门阴阳派,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阴绝不答反问。不过,他显然也是没想让张横说出答案,还没等张横说什么,自己已是说了下去:“汉拿气动,天翻地覆。”

    “什么意思?”

    张横眉头微微一凝。

    如果仅是从阴绝话语的字面上来理解,这句属于风水一行的话,非常的清楚。汉拿气动,其中气动自然就是说地脉地气的异动。至于说天翻地覆,那就意味着这一地气地脉的异动,必然会造成不可想象的巨变。

    只是,做为一名来自华夏的玄门中人,自然不知道韩岛玄门中所谓流传的古老预言。因此,他对阴绝所说的话,那完全就是满头雾水。

    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阴绝脸上。在场的这些人,虽然都是韩王府中的重要人物,都知道韩王府的机密。关于汉拿山的事,他们或多或少都明白,甚至大多人都出席过韩俊杰为此召开过的一个会议。

    不过,再次提到汉拿山的事,仍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也一下子因为这事而消弥了许多。

    “汉拿气动,天翻地覆,汉拿气动,天翻地覆!”

    阴绝脸色阴沉,却喃喃着并不急于回答。好半天这才抬起头来,目光望向了天际:“此乃上古流传之预兆。现在突然出现,虽然谁也不知道,结局到底会是什么,但是,此预兆已是从许多方面显示了一场谁也不可预料的大变即将发生。”

    说到这里,阴绝长长叹了口气:“其实,无论是我唐手流如今的状况,还是花溪流的野心勃勃。或者是俗世帝王的变迁,当今女王竟然被弹劾入狱,都是这预兆的一种体现。”

    “哦,那么,韩王爷和阴兄的意思是?”

    这回,张横也感觉暗自震惊了,他还真没想到,汉拿山所谓的预兆,竟然牵涉如此之深。

    尤其是阴绝所说的女王弹劾入狱,这种关系到国家正权变动的大事,原本与他这位来自华夏的小民毫无关系。现在却是从阴绝的占卜中,看到了端倪,这如何不让张横对所谓的汉拿山异相,更加的感起兴趣来?

    “哈哈,其实小王的意思很明白。”

    韩俊杰的神情陡地一凛,那股枭雄的狂霸之气也轰然高涨:“既然乱相将出,而我唐手流一派,却仍为派中两族谁高谁低而纷争不休。错失占据主动之良机。”

    “与其拱手把大好机会送给别人,不如就把事情摊到桌面上来。”

    韩俊杰目光变得凌利无比,死死地瞪到了张横脸上:“老祖这次回归,必将重振李家一脉。那么,老祖你见过李少宫主之后,是否可敢答应,让我们的战场,移到汉拿山上,把暗斗变成明争。如果那一方没有能得到神山祖神之赐福,那一方就此服臣,不再争唐手流之主。”

    韩俊杰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场中却是顿时哗然,所有人都被他的这个决定给震憾了。

    “当真?”

    张横却是心头一震,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韩俊杰的这个决定,确实是完全出乎了张横的意料。摆着现在明显占据优势,放弃在这样的情况下,搏杀王一鸣。

    若是就此放王一鸣离开,那无疑就是放虎归山。以王一鸣当年在唐手流,或者是直接说李家一系的声望。他回去后,必然可以振臂一呼,得到无数人,尤其是那些摇摆之人的响应,从而让李家声威大振,重新可以拥有抗衡韩家的力量。

    此为大不智。

    至于说是把胜负依托在虚无飘缈的圣山祖神赐福上,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要知道,每次汉拿山异相频起,就会有四处流言传播,说是祖神即将赐福,得到祖神赐福者,必将会有天大的机缘。

    韩岛一向是拿来主义,因此对创世神并没有真正的概念。为此,玄门中人,以祖神为他们的创世神,算起来也是韩岛玄学界的一大特色。

    因此,祖神乃是韩岛玄门各派信仰之神,就象是佛祖或道祖。在韩岛的玄门人士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所以,圣山也被看作是祖神的出身之地,才会被玄学界如此的重视。

    祖神与汉拿山的传说,从上古一直流传至今。虽然谁也没有见过祖神赐福是什么,但流传至今,所有的玄门中人都相信祖神赐福的存在。

    甚至三百多年前的血色时代,花溪流的那位绝世强者,暗地里就有人传言,他是得到祖神赐福,才会成为当时天下第一人,从而有了想要统一韩岛玄门的野心。

    韩俊杰现在竟然把对付王一鸣的重要决定,取绝于是否能得到圣山祖神的赐福,这确实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目光也死死地瞪在了韩俊杰脸上。他的心中有老大一个疑团升起:以韩俊杰的聪明材智,岂会把最终与李家之争,当成儿戏一样?

    他这样做,难道还暗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祸心,或者是他掌握着外人所不知的某个秘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