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7章 一煞冲天格
    “韩兄,此事说来老夫也是感觉不可思议!”

    说到在韩王府的经历,张横的脸上也现出了狐疑之色:“从当时的情况来看,韩王确实是有截杀在下之意。只是,不知为何,却是半途放弃,甚至还与在下定了汉拿圣山之约。”

    说着,便把当时的情形,详细地说了一遍,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漏掉。张横直到现在,也是没有搞清韩王临时变卦的原因。所以,现在细细地述说出来,想听听韩海的意见。

    对于张横来说,他此次偷偷前来韩岛,并没有长期逗留的想法。他可没忘了,早已与莲花圣母颜彦相约,在一个月后前去倭岛。

    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将当日海先生所托付给自己的物品,交给唐手流,完成自己对海先生的承诺。

    那知,事情却是出现了如此的变化,他的到来,几乎就成了唐手流李家一系与韩王府一系正面爆发的导火线,这却是张横所意想不到。

    因此,他现在也是要重新审视,唐手流目前的形势,或者是说,整个韩岛玄学界的形势。此刻,回到李家天皇宫,与韩海以及阿蒂玛三人,立刻商讨起了问题。

    “竟然是这样?”

    韩海和阿蒂玛互望一眼,眉头都微微蹙起。

    韩王会对付王一鸣转世之身,这是在韩海他们预料中的事。

    然而,韩王竟然放弃大好机会,就此让王一鸣回来,这却是韩海所想不通的地方。至于说汉拿圣山之约,更是出乎了他和阿蒂玛的意料。

    “哼,韩俊杰那小子,满嘴仁义道德,其实却是卑鄙小人。现在竟以我们韩岛玄学界的前途命运为己任,以花溪流现任门主野心勃勃为理由,成为他要夺取我们唐手流门主的口号。”韩海最后一拍桌子,满脸的愤怒:“阿西妈的娘贼子。”

    韩海忍不住来了一句韩岛的国骂,这才似是稍微出了口气:“反正管他做出了什么决定,背后有什么阴谋。我们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韩海出身海上的海盗王国,平时说话就带着三分匪气,此刻韩王府的问题,让他感觉头昏脑涨。他也就懒得想了,准备一拍桌子了事。

    “嗯,韩兄说的也是。”

    一边的阿蒂玛微微一笑:“十天之内,小宫主必将出关。到时,诸事就由小宫主论断。”

    花仙子阿蒂玛生性柔和,要她为争斗出主意,还真是件困难之事。

    “嗯,这样也好。反正汉拿圣山之约,也得宫主最后决定。”

    张横点头,他现在算是有些了解了,为什么李家一系,这些年会势微至此。

    以韩海和阿蒂玛两位老祖的性格,确实是不善管理。而李佳楠年幼,又加上是女子之身,怪不得会被韩王一系处处打压。

    事实上,李家三老祖,王一鸣在世时,被称为一铭不漏铁算盘。这一铭不漏,就是指他精打细算,被他算过,绝不会错一文钱,足见他的精明。是李家一系中的军师级人物。以前李家就全是由他统筹。

    自他化符后,李家确实是少了一大辅佐。本来,王一鸣也为自己化符后做了打算,他留下的弟子胡礼平,其能力不弱于他,是他精心培养的接班人。

    只可惜,他化符时胡礼平年纪还轻,根本还没多少声威,却是无法接过他的担子。

    商量没有什么结果,三人也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一切等李佳楠出关后再说。

    走出秘室,胡礼平以及阿娇阿蛮仍然恭敬地等在那里。一见张横出来,胡礼平立刻上前:“师父,您是回当年的老祖殿还是临时在天皇宫中住宿一夜?”

    “嗯,老夫当年所居的惊天居可否还在?”

    张横沉吟了一下,却是想到了另一处地方。

    王一鸣老祖当年生活比较奢华无度,尤其是到了最后几年,明知修为突破无望,只有化符转世这一条路。所以,更是不再抱有什么希望,只想纵情享乐。

    因此,他的老祖殿里,收容了来自天下的不少女子,数量不止上百。虽然不知现在这些女人都怎么样了,可张横也不敢回老祖殿。毕竟他可不是真正的王一鸣,有些话是好说不好听。

    反尔想起最初决定闭门冲关的惊天居,那里清静优雅,没有任何人打扰,确实是处好地方,再加上离李佳楠闭关之处非常近,现在临时居住那儿,是最好的选择。

    惊天居就在天皇宫附近的一座小山上,乃是李家秘境核心秘地的所在,能在此拥有住宿的,都是李家极其重要的人物。

    惊天居是一座小型的宫殿,是当年王一鸣老祖亲手布置。

    马车缓缓上山,一路的景色曲径通幽,让人仿如进入了一片世外桃园。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心中更是暗暗点头。

    从王一鸣的记忆中,惊天居乃是他化尽平生所学,集他一生财富所设计和建造的为修行而建设的宫殿。可以说是他平生最得意之作。

    殿内核心秘处,用天下奇珍异宝,建起了一座上古法阵,可以凝聚天星之精华。以天星之精华凝练身体,一旦突破,就可成为精华之体。这可是千万年来,无数玄门修者梦寐以求的一种神体。

    只可惜,他老人家命运不济,最终是被挡在了天王这一关。现在想来,他之所以冲关失败,也与他所追求的太高有关。

    “一鸣惊天,一鸣惊天!”

    张横喃喃着,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怪不得他要给自己居住之处,取名为惊天居。若是他有幸冲关成功,修得精华神体,确实是有一鸣惊天的成就啊!

    张横微微摇头,心中很是感慨,他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王一鸣老祖的心思。

    “对了,师父,您的那两位朋友,弟子也已把他们接到了此处。”

    胡礼平再次汇报道。

    “两位朋友?”

    张横一怔,立刻又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陈平安和朱荣国两人?”

    “是的!”

    胡礼平道:“您暗访仁川小镇的事,我们很快得知。只是韩王府抢

    先一步,把您接走。当弟子带人来到时,已是追之不及。“

    “不过,弟子从旁人口中得知,您还有两位朋友,被街外街的小混混头子金正义带走。”

    胡礼平继续道:“弟子不放心,所以就把他们一起带过来了。”

    “好,做的好。”

    张横不由一阵惭愧,向胡礼平赞了个好字。

    对于陈平安和朱荣国的事,他确实是疏忽了。此时想起,一旦韩长老他们回过头来,必然是会对两人不利。

    “张兄弟!”

    这时,陈平安和朱荣国两人已被带了进来。现在的两人,可没有了先前在停车场时的勇猛和彪悍。一路见识了这里的排场,他们也看出来了,他们所认识的那位叫张横的年青人,绝对是个大人物。

    所以,两人现在倒是有了几分拘谨,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哈哈,陈兄弟,朱兄弟,来来来,一起坐。”

    张横连忙起身招呼,与两人握了握手。在与朱荣国握手的时候,更是特别注意多看了他几眼。

    “一煞冲天格,好一个一煞冲天格。”

    张横细细观望着朱荣国的面容,脸色不由现出了一丝诧异之色:“一煞冲天,枭雄本色。哈哈,想不到今后韩岛数十年的一代枭雄,竟然就在此处。”

    朱荣国相貌堂堂,一张国字脸,看起来正气凛然。不过,他这张标准的国字脸上,在眉宇之处,却有三道川字纹,形成了一个抽象的塔字纹路。

    在一般的相师看来,这川字塔纹,绝对是面相中的破煞,被称为命克。意思是说,此人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必然因为刑克,会遭不测。

    然而,张横何等境界,他的看法自然不是一般的相师可比拟。在看到这个塔形纹路时,已然心中怦然大动。因为,这个纹路,虽然暗藏凶险,确实是有命克之兆。

    可是,一旦度过命克之刑,必将大富大贵,甚至乃是一朝草头王之兆。

    这就是张横所说的一煞冲天格。

    回想起朱荣国在停车场时的表现,张横更加的确定,他就是命中注定的一煞冲天格。

    拥有此格的人物,为人勇悍,可以与朋友肝胆相照,平生虽有凶险,但往往能逢凶化吉,最终成就一代枭雄的伟业。

    眉宇川字塔纹,正如一顶王冠,增加了他的气运。张横不知道,今后在朱荣国身上,会发生什么。也无法预料,在如今现代这样体制的社会里,又如何成就枭雄之业。但是,命格如此,时也,命也!

    心中想着,不由对眼前的朱荣国更多了几分好感。以朱荣国当时的表现,他的这份与朋友生死与共的侠肝义胆,确实是让张横佩服。

    此刻,看到他别具一格的相道,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三人闲聊了几句,知道陈平安从金正义那儿,得到了五百万美元的赔偿。对方还愿意请世界上最高明的整容师为小梅整容。

    不过,陈平安见识过张横药物的神奇,所以还是愿意相信张横,想让张横为小梅治疗。

    张横欣然答应。一边说着,一边转向了朱荣国,目光陡地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向胡礼平道:“对了,为师有一件事要交待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