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8章 偷龙转凤
    “胡礼平,你与我这位朱兄弟好好亲近亲近。刚才听朱兄弟说,他今后会带着爱人在韩岛这边发展。如果他碰到什么困难,你得好好帮他。”

    张横慎重其事地向胡礼平道。

    “是,谨遵师命。”

    胡礼平恭敬地答应。心中却有些诧异,目光也不由望向了朱荣国。

    以胡礼平达到三品的修为,而且也算是唐手流中大力培养的人才,不知师父怎么就会叮嘱自己,要让自己今后照顾这个普通人?

    朱荣国此刻却还没意识到张横对他的别样相看,见张横介绍给他的弟子相识,自然也是非常的喜欢。立刻伸出手来,与朱荣国热情地相握。

    “嗯!”

    望着两人握手的情形,张横不由暗暗点头,心中暗道:“不知道自己这一推波助澜,又会带给朱荣国这位命中注定的枭雄人物,多少的助力?”

    把陈平安和朱荣国送走,胡礼平刚想离开。这个时候,张横摆手叫住了他:“胡礼平,为师这些年不在,今天晚上倒是要好好考教你一下,你这些年来的进步。”

    说罢,起身走向了宫宇的后面。

    “是,师父!”

    胡礼平脸上闪过了一抹惊喜,眼眸都不禁亮了起来。

    宫宇后面乃是这座惊天居的禁区,自王一鸣老祖化符后,就一直被他当年亲手所布置的阵势所封锁。即使是胡礼平做为他的弟子,也不能进入。

    现在,见他竟然要把自己带入里面,胡礼平知道,这是师父要给自己好处了。

    几个闪身,张横带着胡礼平以及阿娇阿蛮两女,出现在了另一处秘室内。

    秘室方圆只有近百平米,中央摆着一只青铜巨鼎,四周的地面上刻画了无数奇异的符号和图案。

    这里,正是当年王一鸣老祖练功的所在。

    张横的目光微微一凝,望向了中央的巨鼎,心中却是不禁大是震动:“天斗八方阵,王一鸣老祖当年果然是大手笔,竟然在此布下了上古的天斗八方阵!”

    天斗八方,星辰燃烧。

    张横喃喃着,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他所说的这句话,正是他所看过的古藉中,对上古天斗八方大阵的描述。这一上古阵势,虽然可以凝聚天星精华。但是,消耗之巨大,也是绝对的恐怖,其中星辰燃烧的意思,就表示每使用一次,相当于是燃烧一颗星辰的能量。

    虽然说的有些夸大,但却也是可见其一斑了。

    微微沉吟,手指已然指向了空中。

    嗡!

    顿时光芒大耀,镇海印已轰然旋转,悬浮在了头顶。

    要启动此处的上古天斗八方阵势,还必须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亲自出手。所以,张横祭起了镇海印。

    轰隆隆!

    一柱华光直射而下,地面刹那震动不以,那只巨鼎也猛地旋转起来,地面上的无数图案和符篆,一下子象活的一样,浮突到了空中。

    眼前一片璀灿炫丽,光怪陆离。一边的胡礼平和阿妖阿蛮,不禁都是精神大振,目光凝注到了阵势上。

    “嗯,可以了!”

    张横微微一笑,已是指挥起来:“这次开启王一鸣老祖的上古天斗八方阵,目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要借助此阵,探察整个唐手流的秘境。

    张横可没忘了,当时在天路进来时,曾看到唐手流秘地的三足扛一鼎的风水布局,出现了气运流转的现象。

    因为光凭洞微之瞳,他还无法窥探到其中的究竟,现在回到了王一鸣老祖的地方,自然是要静下心来,好好研究一翻。

    不仅如此,开启上古天斗八方大阵,也顺便可以锤练胡礼平和阿娇阿蛮的力量,一举双得。

    “青龙之门就交给老夫了,其他朱雀,白虎以及玄武三门,就由胡礼平,阿娇和阿蛮你们来守。”

    张横神情一肃:“四门八斗,开启!”

    轰!

    天地一震,一道极其耀眼的光柱,从头顶直破而入,刹那笼罩了整个秘室。仿佛此刻秘室已然处于天穹中,再无遮挡。

    “果然是天星精华!”

    张横的眼眸一亮,细细地感受着空中落下的光柱。那柔和的光柱中,丝丝缕缕的光芒在流转,浓如甘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畅快地呻吟。

    这浓如液体的光氲,正是天星之力的精华,对于修练者来说,无疑就是天霖甘露。

    果然,目光望向其他三门的胡礼平他们,此刻三人一个个如痴如狂,显然已是受四周浓郁的天星精华滋润,正处于某种奇妙的境界中,完全忘了身外的一切。

    “量天八斗!”

    张横一声低喝,再次手指一指。

    顿时,八道光氲腾起,量天八斗立刻悬浮于头顶八个方位,与天斗八方大阵的八个阵基,连成一体。

    量天八斗本就是当年王一鸣老祖之物,是配合天斗八方古阵的古物。此刻祭起,天斗八方古阵阵势威力大增。

    嗡!

    张横的思感刹那延伸了开去,脑海中猛然现出了一片天空,迅速向遥远的深处探入。

    这样的感觉,张横曾经好几次借助量天八斗之力感应过,当年在十万大山的时候,就是凭此手段,取得先机,从而避开了兽潮。

    不过,此刻的感觉又是不一样,因为思感所延伸的所在,正是唐手流仁川秘境的深处。

    怦!

    正是时,思感的前端,陡地似是碰触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同一时间,意识中一荡,那片星空立刻有了变化。

    “三足扛一鼎!”

    张横的眼眸猛然一眯,意识中出现的影像,已然变成了先前从天路进来时看到的情形,四座雄伟的山峰,各筑有一坐宫殿,下面三座形如三足,把中间一座高高地簇拥其中。

    这正是唐手流秘境的阵基三足扛一鼎。不过,现在看到的乃是它的真相,不似当时看到的是表面的幻像。

    “果然是有气运被窃的状况。”

    张横洞微之瞳已然开启,在如今破开一切虚幻,面对其本体的时候,洞微之瞳所观察到的,更加的清晰。

    “哼,偷龙转凤!好一个偷龙转凤!”

    张横心中喃喃起来,脸色也难看无比。三足扛一鼎的阵势,在三团彩氲中,左侧下面的一座山峰,竟然暗暗探出一条如龙如蟒的云带,如同是长虹一般,缭绕中央山峰,丝丝的气运所凝成的流彩,如同是倾泄的山泉,正向那座山峰汇去。

    这正是风水局中的偷龙转凤,把中央山峰凝聚四周地脉地气的气运,偷偷地窃取而去。

    “小爷倒是要看看,这窃取气运的家伙藏在何处?”

    张横心中一动,思感刹那依附在那道彩虹中,迅速地探入其中。

    虽然从种种迹象来看,韩王府就是窃取气运的背后贼子。但是,要从三足扛一鼎这样数千年前,集李家和三大王族各位先人之力,所建起的古阵阵基中,窃取气运,这又是何等让人震憾之事。

    以张横现在的修为,即使是在量天八斗和天斗八方大阵的帮助下,真正的看清了其中的实质,却仍是弄不清楚,对方是用了何种手段,可以从三足扛一鼎中,寻找到气运的倾泄口。

    所以,此刻他想探察其中的奥妙,以便能找到化解之法。

    嗡!

    脑海再次一震,意识中所有的影像消失了,一片光彩炫丽的世界,却没有任何事物的存在。

    “这是哪里?”

    张横有些诧异,正想展开思感,向四周延伸。

    但是,心头警兆乍现,张横陡地一震:“这是什么?”

    思感的触角向着感应的方向探去。立刻,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印入了意识。只见,无边的炫彩中,陡地现出了一点黑点。

    黑点就象是浓墨的墨汁,滴落在纸上,迅速地渲染开来,从最初如笔尖的一点,陡地化为了一个如烧饼般的圆,然后是面盆,脚盆。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点黑点已然弥漫了远处的一小半天空。

    “这,这是什么?”

    张横心神大骇,不由一时僵在当场。

    轰隆隆!

    正是时,笼罩半边天空的黑色,轰地一声爆鸣,滚滚的黑色如潮翻滚,已然扑天盖地的向张横这边掩来。

    张横的思感一顿,神魂象是被什么东西所吸取,刹那飞入了那片黑色中。

    顿时,世界变成了漆黑,没有任何一丝的光亮,就象是浑沌之初,一股可怕的威压,也轰然压来,让张横的神魂,猛地象是化为了一粒小泥丸,要被四周那股无可匹敌的威压所碾碎。

    “不好,尊者的神威境,自己竟然进入了尊者的神威境里。”

    张横大骇。当日他曾看到过北冥两位老怪,在飞机舱外现出实体神魂,怒斩天地雷电。

    这是达到尊者后期,渡过三劫后才会拥有的能力。

    不仅如此,能渡过三劫的尊者,本身的神窍,也已然发生了质的变化,会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那就是尊者的神威境。

    张横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神魂,在探出思感的时候,竟然会被一位尊者瞄上,而且,对方已然施展了秘法,把自己的神魂吸入了对方的神威境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