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9章 九死一生
    轰隆隆!

    空间振荡,光芒急耀,上古天斗八方大阵震动不以,镇海印也是摇摇欲坠。

    量天八斗光芒黯淡,仿佛隐隐的有一团黑气,正从它的内部渗出,要把八斗八只玉盏全部吞噬。

    此刻再看下面盘膝坐在四门上的各人,胡礼平以及阿娇阿蛮,脸上现出了挣扎的神色,似是要从某种意境中醒来。

    至于张横,早已面目木讷,形如一雕像,根本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变化。

    张横本想借助天斗八方大阵以及量天八斗,来探察三足扛一鼎风水局气运流失的原因。那知,思感在进入的刹那,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吸引。他的神魂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的世界里。

    此时此刻的张横,留在王一鸣老祖秘室里的身体,确实就是没有了神魂的行尸走肉。

    “不好,若是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神窍,只怕哥们的这个实体神魂,就得被这尊者神境里的奇异能量,化为灰灰。”

    张横心神大骇,神魂小人儿的脸色大变。在漆黑的这片世界里,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神魂都颤抖的可怕力量。

    即使他现在的神魂,已达到了天王境界。但因为没有经历过三劫,却是经不得外界能量的攻击。只不过是多了真正的神通,不象以前那样,大神通的本领,是靠外物促就。

    所以,从实际上来说,他的神魂其实仍是处于非常的脆弱。

    “大挪移!”

    张横心神低喝,整个神魂小人儿顿时闪起了一道幽光,刹那变得虚幻起来,似乎要脱离眼前的这片黑暗。

    然而,空间陡地一滞,仿佛是一下子凝固了。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轰然压来。正在迅速虚化的张横,乍然被逼了出来。

    “呃,尊者神威!”

    张横神魂小人儿那张脸刹那变了,目瞪口呆地僵在了当场。他可见识过北冥几位老怪,施展过尊者神威,以达到尊者修为的魂力,在尊者神境中,它们就是真正的神。

    他施展的天王境大神通空间大挪移,已被对方给硬生生地阻止了。

    “这可怎么办?”

    张横心头大凛,正准备加持当年在十万大山中所获得的那墨绿色大挪移光环。但是,心念未动,四周的黑色轰然燃烧起来。

    不错,确实是燃烧,那滚滚的黑色腾起了熊熊的火苗。顿时,焰光蒸腾,如万魔怒舞。与此同时,一股冰寒的灼痛感,也瞬息传遍了张横的全身。

    “绝阴魂火!竟然是绝阴魂火!”

    张横大骇。黑色的火焰,竟然燃烧的是冰冷的火苗,这已是非常的意外。

    但是,张横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种诡异的火焰,正是尊者强者神窍中用来粹练本身神魂的异火。

    尊者强者渡劫时,天地以异火发动雷电,经此异火粹练的神魂,才是尊者境界强者的标志。

    吸收了绝阴魂火的尊者强者,会不时以这种火焰来粹炼自己的神魂,以增强神魂的力量。只是,对于尊者以下的修练者,那根本就是死亡之火。

    此刻,显然那名暗中隐藏的尊者强者,就是要以绝阴魂火,把张横的神魂焚为灰灰。

    嗤嗤嗤!

    黑色火焰炼燃,张横的神魂小人儿刹那腾起了丝丝的黑气,心中的恐惧也轰然高涨。

    “功德光环!”

    张横低喝,神魂小人儿的头顶,顿时现出了一圈璀灿的光芒。溶合了正气歌和神之护佑的功德光环现出形来,陡地在小人儿身周,形成了一圈奇异的光氲。

    腾腾的黑焰似是骤然一暗,但立刻又怦然膨胀。嗤嗤嗤地透过光氲,侵入了功德光环中。

    “呃,竟然无效!”

    张横神魂小人儿的脸都扭曲了。功德光环虽然在经历了神之复活事件后进阶,产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强大功能。但是,此时炼焚张横神魂的黑色火焰,并非是邪恶之物,本身的绝阴魂火,是吸取自天地雷电中的异火,对神魂有粹炼之作用。

    只不过,粹炼的是尊者之神魂。功德光环对此并无屏敝之效,否则,以后张横达到尊者,神窍内也会产生绝阴魂火,功德光环要是会屏蔽它,岂不是张横永远都无法跨入尊者的修为。

    这也就是说,对方用尊者神威境内的绝阴魂火,来焚烧张横的神魂,这完全是以神魂境界的强弱来硬迫,可丝毫没有取巧,张横要抗衡,必须拿出真正的实力相对。

    说到底,这就是实实在在的以强凌弱。在这样的情况下,决定生死的只能靠修为。

    “哈哈哈,小子,本尊知道你不是王一鸣那小儿,不管你是用何种方法,偷入此处,想窥探此地的秘密,那就让你知道,死字如何写!”

    在仁川秘境深处的一座云山上,一位头戴古朴王冠的老者,正盘膝坐在山顶上,眉心一个奇异的符号,正急剧地闪烁着。

    透过那个符号,可以隐约地看到,符号里张横的神魂小人儿,正被滚滚的黑色火焰焚烧,迅速地变得枯萎起来。

    “哈哈,无论你有什么本领,本尊倒要看看,你如何能逃脱本尊的神威境,又如何能抵挡本尊的绝阴魂焰。”

    古冠老者得意地大笑:“实力才是王道,哈哈哈!”

    老者正是觉察到张横神魂偷窥之人,此刻见来犯之敌,已限入了被炼魂的困境中,不由狂笑不以。

    然而,他的笑声刚刚荡漾开来,他的神情陡地骤变:“啊,这,这,这是什么?”

    轰!

    老者眉心的奇异符号急剧地扭曲起来,影像中也幻化出了一幕诡异的情形。

    只见,正在被炼燃的张横神魂,轰地头顶出现了一只鼎状物,一下子把它笼罩在了其中。

    嗡嗡嗡!

    黑色火焰刹那如煮如沸,滚滚的焰流也陡地汇成了滔滔的怒火,向鼎状物冲去。

    咣!

    意识中猛地传来了一声鼎鸣,如元古的洪钟,震得老者的心神一阵恍乎,他的脸色已然变得惊骇之极:“不,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轰!

    老者浑身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陡然化为了一道极光,整座云峰都剧烈震颤起来。须臾,一切影像消失,这一片区域,再次陷入了无限的浑沌中。

    轰隆隆!

    眼前黑色的世界轰然炸散,无数的影像如走马灯般闪过,张横的神魂随着一道虹流,骤然划过无限的空间。

    “我竟然出来了?”

    天斗八方大阵青龙一门,盘膝而坐的张横猛地睁开了眼来,脸上露出了震憾之色。

    再看看四周,天斗八方大阵正急剧地摇晃,守在其他三门上的胡礼平以及阿娇阿蛮三人,也正睁开了眼来,脸现骇色。

    显然,天斗八方大阵已然被某股强大的力量影响,强行停止了运转,三人也被惊醒了过来。

    匆匆一扫,见胡礼平和阿娇阿蛮无事,张横的意识立刻回到了自己的神窍,细细地察看起了自己神魂的情况。

    先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张横完全来不及弄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此刻,突然发现,自己的神魂已脱离暗中隐藏的那名尊者的神威境,他顿时惊喜若狂,察看起了自己的状况。

    “呃,这是?”

    心神一凝,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此时此刻,在他地神窍里,出现了一片不可思议的景象。

    只见,神魂小人儿已然长身而起,遥立在彩光中。只是,在他的头顶,正有一只鼎状物,滴溜溜地旋转,一股腾腾的黑焰,在鼎内燃烧。

    “天斗八方大阵的天机鼎?”

    张横一时还有些迷糊,以为出现在自己神魂小人儿头顶的那只鼎,正是天斗八方阵的布阵阵宝。

    但是,细细一探察,神情却是变得异样无比:“不,它不是天斗八方阵中的那只鼎,是当日从蓬莱山秘境中,所得的那只怪鼎。”

    张横自然没忘了,当日在蓬莱秘境中,因为要开辟通往外面的秘道,自己无意中挖出了一只古鼎。

    只是,那只古鼎确实是无比的诡异,竟然让当时连北冥几位老怪在内,全部被它散发的奇异力量所吸引,几乎全部丧命于它。

    虽然,最后因机缘巧合,自己家宝宝无意救了众人,让大家从那只古鼎的吸引怪力中所摆脱,却也是让众人吃了不少的苦头。

    怪鼎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只不过大家也对它充满了忌惮。张横之后虽然也对它细心地研究过,但始终没能搞清它是什么。因此,也就把它放在了江山社稷图中,再也没有理会。

    那知,这一刻,这只怪鼎,竟然已进入了自己的神窍。而且,依稀还记得,似乎就是这只怪鼎的出现,这才解了自己的此次危难。

    那么,这只怪鼎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究竟是什么神物?

    张横满脑子的狐疑,思感不由缓缓地探向了怪鼎。

    嗡!

    思感一触,怪鼎不再象以往那样毫无反应,反尔是立刻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同一时间,鼎身上无数奇异的符号和图案,也刹那象是活过来了一样,从鼎部浮突而出。

    嗡嗡嗡!

    黑色焰芒从鼎内狂腾而起,一股可怕的气息,也刹那弥漫整个神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