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8章 一塘荷花
    当年李家以唐手流为依仗,于韩岛玄学界称雄,布下三王扛鼎之局,希望天皇李家能够国祚绵长,经久不衰,然而没想到传承到现在,莫说国祚问题,便是李家都差点血脉断绝,仅仅靠着李佳楠苦苦支撑。

    三大王族也是各自发展,韩王一脉更是成为气候。

    如今张横和李佳楠前来登门的龚王宫殿却是人丁稀少、门庭冷落。

    龚王府的事情,张横自然也是知道一些。

    “龚王府这些年因为种种原因,差不多也要断了血脉。”

    两人一路行来,李佳楠也在说着龚王府的情况。

    如今龚王一脉,大致也只剩下一两位老祖级的人物了。

    张横的空间大挪移将他们搬运到了龚王宫殿之下。

    他们拾级而上,还未来到宫殿正门前,便远远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站在红漆大柱子旁边。

    李佳楠美眸一扫,低声道:“这便是龚王府现在唯一的支柱龚老太君了。”

    “老身参见公主殿下。”

    待得张横和李佳楠走到龚王大殿正门时,龚老太君躬身行了一个很繁琐的古代大礼,五体投地地趴在了冰冷的地上。

    李佳楠哼了一声:“起来吧。”

    按照唐手流律例,三王见到天皇及天皇血脉当率自己亲族行大拜之礼。

    可是现在龚老太君只是一人前来,虽行那古代繁琐的大拜礼节,但是毕竟不符合唐手流律例。

    不过现在唐手流陷入困局,三王和天皇李家更是不同心,李佳楠也不计较那么多了。

    三人就那么站在萧索的冷风之中,旁边是一个大大的池塘,里面的锦鲤有气无力的游着,一大池塘的荷花都已经完全凋零了。

    好一副衰败凄凉的景象,一如如今的唐手流。

    张横好好打量了龚老太君几眼之后才戏谑地开口说:“龚老太君似乎不太给王某面子啊,是不是这几年日子过得太安逸了,都快忘记三王见到天皇血脉该执何礼了?”

    龚老太君听到“王一鸣转世”的问话,当即露出大惊神色,再次跪倒在地,呜咽着喊道:“王祖明鉴,龚氏一族对天皇李家之衷心天可怜见,一直都将李小公主和王祖视为神明。”

    “那你龚氏一族最后一位小王爷呢?何不出来面见老夫和公主殿下?莫非怕王某一怒之下将其斩杀?”张横两眼微迷,怒吼一声。

    旁边的李佳楠亦是脸色铁青。

    龚老太君再次伏身在地,磕头喊道:“小王永旺不来面见公主殿下和王祖,实是因为不能、不敢啊!”

    “何为不能,何为不敢?”

    “如今韩王威逼利诱,龚王若是跟李小公主亲近,那韩王日后若是得势该如何处置龚王?老身在一日,也许他还能活一日,若是老身撒手人寰,那龚王岂不是立刻便要追随老身而去?这是为不能;王祖新近转世,风头正盛,李小公主如今晋升四品,皇威更甚,而龚王则常年跟随老身,稚气未脱,繁文缛节一并不知,若是不经意得罪了王祖和公主殿下,那龚王不也是没有好下场么?这是为不敢!”

    “如此说来,王某和公主竟是不通情达理毫无人性之人了?”

    “老身并无此意!”

    张横和李佳楠冷眼看着,谁都没有出言让她停止磕头。

    这番话说出,心灵剔透的他们如何能够不知道龚老太君的如意算盘。

    龚老太君亦是半身入土了,这样大动干戈,又是以头抢地,没多久便磕出了鲜血,气都快要提不上来了。

    “姥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稚气未脱的怒喝响起。

    李佳楠回身一望,一道闪电状的身影便猛然冲了过来。

    她冷哼一声,天玄龙魂珠威能大发,健步横飞而去,与那闪电身影撞在一起,顷刻间又分离开来。

    嘭一身,一个身穿大黄蟒袍的年轻男子已经倒在了地上,而李佳楠的秀手上则是拎着一串挂件。

    真是当年李家赠与龚王一脉的天渊之心。

    “龚王一脉,于天皇李家失势之时选择袖手旁观隔岸观火,不曾尽力拱卫天皇血脉,如今更是对天皇血脉大大出手,你可知罪?”张横怒哼一声,一身修为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朝着龚老太君走去。

    龚老太君却是无所畏惧地站了起来,跑过去将龚王永旺扶起来,面色坦然地看着张横说道:“良禽择木而栖,当年的李家是当年的李家,如今的李小公主是如今的李小公主,我龚王一脉,如何选择皆在天意!”

    张横收起神通,讥讽地笑着:“说到底你不过是要跟我讨价还价而已,摆出这么一番苦肉计有什么意思?看看你身后这个一身奶气的臭小子,你不会觉得你们选择韩王,能够逃得过这场浩劫吧?”

    龚老太君低头,“所以我选择和你们谈判。”

    “谈判?”张横冷笑一声,右手一扬,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掉落在地,发出哐当的声音。

    他面无表情地说道:“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王某要跟龚王谈判,而不是要跟一个傀儡谈判!”

    龚老太君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

    他要的是一个完整的龚王,或者说是一个可以被他操控的龚王。

    “姥姥!不要!”龚王永旺也明白张横的意思,当下便大哭出声,想要上前去阻止龚老太君。

    龚老太君一把推开龚永旺,手中的匕首便要攀上自己的脖颈。

    “你不要逼人太甚了!”

    这个时候,一道沉闷的声音传来,一个头戴七星冠身穿韩服的老者缓缓地从宫殿之内走了进来,他走得不快,但是每走一步他跟张横等人的距离便近了不止五米。

    “龚王府里的老祖,终于来了。”张横眯起双眼。

    那人对着张横拱拱手,然后便转头看向龚老太君,冷哼道:“且不说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王一鸣的转世,便是他真是王一鸣的转世,你也犯不着摆出这样的阵势来赌这一局,你以为现在的天皇李家还能给你多少么?”

    龚老太君无奈地摇头笑道:“你以为韩王真的会履行承诺照顾好永旺?”

    那人再次冷哼一声,转而看向张横,摆摆手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王一鸣那个老家伙,但是现在请回吧,你李家气运已尽,我们龚王府能给你最大的条件就是两边不占了!”

    “两边不占?”张横哈哈一笑,右脚一步迈出。

    “王某几时说过来跟你们商量了?老夫只是来通知你们,从今天起,你龚王府将回归唐手流李家部下,为我唐手流李家任意驱使,而且龚老太君要以死谢罪。”

    “至于你?大不了就杀了!”

    这位龚王府老祖的修为和气势在张横此番话语说完之后立时攀上顶点,怒视着他。

    张横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再往前踏出一步。

    “谁人告诉你,天皇李家气运已尽?”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少宫主身上带的是什么东西!”

    随着他这响彻天地的一声大喊,李佳楠亦是大喊了一声:“开!”

    当是时,一股天地玄力猛然涌来。

    他们身边的池塘之中,那些衰败的荷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马上复活,并且开出了花朵。

    一塘荷花,满池气运!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