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9章 龚氏服软
    如今自是萧瑟季节,荷花本便不会盛开,加之龚王府这些年也或多或少被气运一说影响,满池塘的荷花更是蔫败凋零殆尽。

    能够让这满池塘的荷花逆转阴阳四季地绽放开来,完全是神迹一般的手段。

    那位出手阻拦张横的龚王府老祖满脸震惊之色。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气运衰败的天皇李家居然能够施展出这一手。

    片刻之后,他才收敛了失态神情,强作古井无波状,说道:“王祖这一手逆转阴阳,令荷花再开,着实让龚某长见识了,但是今天老太君要做什么样的抉择,你也不能阻拦!”

    他名龚诚,原名崔诚,因为当年跟随在龚王身边,伴龚王出生入死,为龚王挡过刀子,所以被龚王赐姓龚。

    那一任龚王走了以后,他便秉承龚王的遗愿,一直默默守护着龚王一脉。

    张横淡漠地笑了一下,努力模仿出王一鸣神魂中的那种桀骜不驯,哼道:“老夫已经说过了,这次来,不是跟你们商量,而是告知你们,尔等若是有意见,咱们手下见真章如何?”

    “好一个手下见真章!”

    龚诚还未开口,龚王府之中又传出一声滔天巨吼,转眼之间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天王境的空间大腾挪术!”

    李佳楠如临大敌,秀眉颦起,怎么也没想到这落魄的龚王府一脉居然有着一位天王境老祖。

    “不过初入天王境而已!”

    张横神念一动,江山社稷图之中的伏以神尺已经握在手中,他随手一点,一股强大的天大元力便如同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的牵引而来,瞬间形成了一座无形的牢笼将那人镇压在了其中。

    “伏以神尺,画地为牢!”

    这一手画地为牢,正是他进入天王境之后对天地元力领悟带来的新手段。

    “区区破茅屋,也想镇我这条过江龙?痴人说梦!”施展空间大挪移术而来的天王境龚王府老祖发出一声冷哼。

    又一道天地元力迸发开来,撞击在张横凝聚出来的牢笼之中,霎时间空气剧烈震荡。

    两位天王境的老祖各施手段,寸步不让。

    龚老太君见状立刻露出了慌张的神色,跑上前来再次跪到在地,悲号道:“两位老祖不必为我龚王一脉大打出手,当今之际,理应一致对外啊!”

    此话说罢,张横还未收手,对面龚王府的老祖却是率先拂袖收手。

    待他站定之后,咬牙切齿地看着张横,怒吼道:“王一鸣你这老东西,以前死缠烂打地前来找我龚王一脉为你光复唐手流效力,我龚王府一脉没有答应,你倒也没有强来。”

    “怎么?如今靠着转世带来的一点精进修为便想要强迫我龚王一脉就范?”

    张横双手大袖挥舞,淡漠地说:“好一个我龚王一脉!赵岭虎,你真当自己已经不是天皇李家的仆臣了?”

    “不是又如何?老太君说的一点都没错,良禽择木而栖,你李家的大树都要倒了,难道还要强求我等跟你们一起走向灭亡?”

    赵岭虎理直气壮地回应张横。

    旁边的李佳楠听到这句话之后,浑身颤抖,脸色发白,这赵岭虎怎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遥想我李家列祖列宗在开宗立派之时如何对待你们?不仅让你们列土封疆,还赐予你们世代荣华,怎知到了现在你们不但不念及当年的香火情分,甚至还落井下石!

    听到这番话之后,张横也终于动了肝火。

    当然,他倒是不在乎什么唐手流和什么身外之物,他只是觉得这句话让佳楠伤心了。

    赵岭虎往前猛踏出一步,气势暴涨,一身修为攀至巅峰,他继续说道:“你这一手嫁接天地元气诱池塘荷花开的手段,龚诚看不透,真当我也看不透?”

    “若是李小公主现在真的拥有整个唐手流的气运,能压倒韩王何至于要等到这一天?何至于要等到不久之后的汉拿圣山之约?”

    他怎么能够看得透张横的手段!

    李佳楠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拽着天渊之心的秀手也在不住的颤抖着。

    这次龚王府满塘凋零荷花逆转阴阳绽放,确实是她和张横联手施展风水大阵,借天地元气所为。

    但是她很自信龚王府的人看不出这手段。

    没想到,这赵岭虎居然看穿了!

    “是又如何?”

    与李佳楠的慌乱不同,张横则是一脸的坦然自若,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一样。

    他也往前踏出了一步。

    这一刻,他身后的满塘荷花尽数凋零。

    他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有我在,唐手流和李佳楠就永远身怀天下气运!”

    又一股天地元力源源不断地涌来。

    一朵已经完全衰败的荷花兀地从碧绿的荷叶之上缓缓飞出,而后落入了他举起的右手手掌之上。

    “因为,我就是唐手流和李佳楠的气运!”

    随着这一声怒喝响起,被张横托在手中的荷花猛然绽放。

    他托着荷花开始向着赵岭虎行去,每走一步,他身后的荷花便再开放一朵!

    一步,一朵!

    两步,两朵!

    ……

    当他走到赵岭虎面前的时候,满塘荷花再次绽放开来!

    刺啦刺啦……

    在赵岭虎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张横右手之上的荷花寸寸崩裂,花瓣随风飘飞。

    等待这一朵荷花已经落尽之后。

    张横才看向龚老太君,开口说道:“你以死谢罪罢,走了以后龚王会再次受我天皇李家册封,老夫看他资质还不错,是块料子,会收他为徒,好好雕琢他的!”

    龚老太君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真实的喜悦神情,激动地跪倒在地,心悦诚服地磕头回应。

    “谢公主殿下大恩,谢王祖大德!”

    等她起身之时,张横已经带着李佳楠消失了。

    她起身对赵岭虎道了声谢谢,而后便捡起地上的那把刀,准备自刎。

    赵岭虎勃然大怒,吼道:“老太君,你这是何意!”

    “难道你真的要如王老怪所说自刎谢罪么?”

    他右手一抓,那把刀硬生生从龚老太君手中飞出。

    龚老太君很坦然地转头看向他,对他微笑着摇头,而后走到他身边,伸出苍老无比的双手颤颤巍巍地从赵岭虎身后取下一片荷花花瓣,目光诚恳地说:“赵祖,刚刚若不是王祖收手,留在你身上的就不是一片花瓣而是一个伤口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