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2章 当众提亲
    逼死龚老太君,三杯酒使得朴王府三位老祖低头,如此战绩,纵使是当初的王一鸣亦不可为。

    没想到如今的张横,居然做到了!

    这两件事情传出来以后,整个韩岛玄学界震惊无比。

    尤其是当初附庸于唐手流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玄门,尽数前来登门拜访王一鸣的转世,企图再次归附唐手流。

    “那可是一手撑起龚王一脉的龚老太君啊,王一鸣居然说逼死就逼死了!”

    “嘘,噤声!马上就要登入天皇李家的宫殿了,王祖可就端坐在里面呢,你要知道王祖无论是在转世之前还是转世之后都不是脾气好的人,要是知道你在他背后嚼舌根子,你的舌头还要不要了!”

    先前提着各种贺礼说话的那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不已。

    劝告他的那人叹了口气,道:“其实也不用说是王祖转世之后手段太狠,只能说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可以支撑他为所欲为的地步了,否则龚老太君凭什么用自己的身家性命来赌这一场豪赌呢。”

    这一众提着贺礼前来天皇宫殿拜访王一鸣的人们,听到这一段话之后,脸色各异。

    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是曾经从唐手流离家直属势力被背叛去的那些人,如今王一鸣的修为随着转世暴涨,一手压得两王服软,实在是让他们寝食难安,生怕王一鸣下一站就选择他们的府邸。

    “哼,一群墙头草!”

    一个身穿工整西装的男人在一众保镖的簇拥之下向着天皇宫殿慢慢行去,途中听闻这些前来拜访王一鸣的人发生的对话之后,忍不住在心里对他们大加贬低之词。

    “区区一个天王境的王一鸣算什么?若是门主不将自己封印,反手就可以将他从世界上抹除,看他还能够在这韩岛耀武扬威什么!”

    “而且……门主若不是想要得到李佳楠,也犯不着让我前来跟他们虚与委蛇,唉,要我说啊,反正唐手流都要被灭,门主完全不必派我前来,更不必跟他们多往来!”

    他们这一行人的脚步并不太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踏出一步,行走的距离却比正常玄学界的人都要长几分。

    “此人是谁?居然会缩地成寸的秘法!”

    一个极为见风使舵的小玄修出言问向旁边的人。

    旁边朋友嗤笑一声,鄙夷地看着他说道:“这个人你都不认识?花溪流现任门主伊藤诚身边的天字一号大红人崔白彦啊!没想到连他都来了,要知道花溪流跟唐手流可是一向不怎么对付的,还不知道他此次过来是何用意呢!”

    “是何用意?当然是过来示威啊,你不会觉得他还是来劝说王一鸣跟花溪流合作的吧?”一个刚刚从宫殿之中走出的人面色不善地说道:“现在花溪流的人也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王一鸣老儿能够支撑多久,到时候花溪流和韩王联手,你还不是乖乖服软,说不得李佳楠还要拱手送入人家花溪流门主的怀里呢!”

    他的目光带着异常的仇恨,因为不久之前他代表自己宗门前来拜访王一鸣被拒了。

    这使得他很不爽。

    当然,张横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现在唐手流人丁稀少,急需招揽外援壮大自身,若是萍水交情的人,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偏偏这人是当初从唐手流公然背叛出去的唆使者,所以张横才会让人把他逐出门去。

    他现在恨极了张横和李佳楠,心中无限地回想他们当着众人将自己无情逐出门的画面,只希望花溪流和韩王早点弄死这一对狗男女。

    却说崔白彦很快就进入了宫殿,面见了李佳楠和张横。

    “花溪流门主伊藤诚听闻唐手流王一鸣王祖归来,特命在下携带天材地宝前来恭贺,另外也希望在下替门主向王祖传达两门交好的愿望。”

    崔白彦微微一鞠躬,毫无诚意地把这番话说了出来。

    旁边的韩海和阿蒂玛已经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悦了。

    居然是代替自己家主子前来,就应该表现得诚恳一点,如今你以这副目空一切的样子来跟我家王祖和少宫主说话,是几个意思?

    身着白衣,一头长发随意披散,十分美艳的李佳楠面无表情地点头。

    张横则是做好王一鸣的戏份,老道地说:“贵门主有心了,这次汉拿圣山之行还希望两方都能够知进退,以后有机会我也会去拜访拜访他的。”

    这一番话可谓是不卑不亢,甚至隐隐之间有警告花溪流的意味了。

    言外之意便是,如果你们门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我也不会放过花溪流的。

    当然,扫荡花溪流一直都是张横这次韩岛之行的目标之一,现在这样说话,只是在做表面功夫而已。

    崔白彦目光闪烁,张横的意思,他焉能不懂。

    只是他却仍然傲气无比的说道:“好说好说,王祖你转世之后修为大增,我家门主也陷入了修炼桎梏,若是能够得到王祖的指点,想来也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尽数闭上了嘴巴,不敢多说一句话。

    张横翻天印之中的王一鸣神魂已经激动不已,巴不得出来斩杀此子了。

    崔白彦这几句话无疑是当众挑衅唐手流。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崔白彦已经是在挑战王一鸣的底线的时候,他却再次开口了。

    “我家门主对唐手流的少宫主李佳楠小姐一直都有爱慕之情,崔某已经数次看到门主看着李佳楠小姐的照片愣愣出神了,想来必定是相思入骨。崔某无德无能,但是只有一个亦兄亦友的门主,此次前来,斗胆为门主提亲,恳请王祖能够做主将李佳楠小姐嫁给我家门主!”

    “若是王祖答应,那双方结下秦晋之好,联手造就韩岛玄学大业自是人间幸事;但若是王祖无情拒绝,那我也只能告诉你,我家门主是那种得不到就毁掉的性格了。”

    华夏古代曾有与外族结亲一说,往往都是国家不得已向外族低头之时才会选择这种举措,如今崔白彦当着所有前来拜访王一鸣的人面前说出这番话。

    这是在羞辱唐手流、羞辱王一鸣。

    更是在羞辱张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