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3章 噤若寒蝉
    王一鸣若是真的转世再次,他自然不会答应。

    而张横必然也不会答应!

    他的目光阴冷无比,看着崔白彦,一字一句地问道:“是你的意思,还是伊藤诚的意思。”

    崔白彦对上他的目光之时,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

    这双眼睛……好吓人啊!

    “是……是在下的意思,但也……”他咬着牙准备把话出口,然而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便已经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宫殿的墙壁上。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张横是怎么出手的,张横的右手便抓住他的后脑勺,像是拎起小狗一样将他高高拎起,怒然砸下。

    一声巨响之后,崔白彦整个人便已经被张横的力量砸入了地板之中。

    “王祖威武!”

    “王兄威武!”

    唐手流所有人山呼海啸起来。

    “王祖糊涂啊,且不说这崔白彦所说之事能不能当真,便是他真的有这个意思也没有这个胆啊,这背后必然是伊藤诚在指使,目的在于试探他的底线,没想到王祖这般经不住挑衅,若是伊藤诚以此为借口,公然倒向韩王一方,我唐手流……”

    “我以为王一鸣这老儿转世以后智商会上升一点,没想到仍然是这般的莽撞,如今发生了这种事请,我看跟他们结盟一事还是往后推吧,不然跟花溪流之间的各种合作项目,怕是会受到干扰。”

    “哼,王一鸣就等死吧,伊藤诚只怕就在等着这一件事情发生吧!”

    ……

    旁边的人虽然默默看着不敢说说话,但是心里都敲起了鼓,准备就此离开天皇宫殿,以免被王一鸣所作所为招来的祸端缠上,他们那些想要跟王一鸣合作的苗头也都被他们立刻扼杀在了心里。

    “王老儿这事做得虽然欠妥,但是也还算是有点血性。”一直在旁边观战的赵岭虎冷哼一声。

    “我唐手流的天皇血脉,何时需要嫁给一个杂种来谋取唐手流的安稳了?”

    韩海阴测测笑道:“赵兄这句杂种只怕说得也欠妥吧?”

    赵岭虎一拂衣袖,大义凛然地说道:“明明是个韩岛人,偏偏取了个倭国名字,而且一身修为也皆是从倭人手中所得,不是杂种是什么?”

    “有本事……你……你杀了我!”崔白彦遍体鳞伤地从坑洞之中爬了出来,对着张横咬牙切齿地喊道。

    “你不杀我,就等着我回去跟随门主一起踏破你唐手流,让你成为阶下囚,更要将李佳楠当做侍女使唤!”

    嘭!

    又是一声巨响。

    刚刚从坑洞之中垂死挣扎爬出来的崔白彦已经被张横再次砸入了坑洞之中。

    张横若无其事地走上正殿的高台,坐到了高座椅子上,淡漠地对跟着崔白彦一起过来的花溪流门人说道:“你们的崔主事觉得我唐手流的宫殿很是繁华,如今流连忘返,想要在此多待几天,嘱咐老夫告知你们在这边游玩一番之后就自己回去吧,若是门主想他了,就告诉门主,让门主亲自过来看他。”

    “王祖息怒,崔主事确实该死,但是能不能让小人先把他从坑洞之中救出来……”

    一个花溪流门人弱弱地商量道。

    谁知张横却是摆了摆手说道:“坑洞里?坑洞里有人么?你们估计是看错了,这个坑洞是我家楠楠在这里修炼时候弄出来的,你们崔主事,现在已经在后面休息了!”

    “可是……”

    那人还想说什么,但是旁边的人已经拉着他逃也似的跑了。

    “王一鸣,你给我等着!我家门主一定不会饶恕你的!”

    张横眯起眼睛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心中暗道:“打我的女人的主意,我还不想放过你们呢!”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所有韩岛玄门中人噤若寒蝉,不敢多说半句话。

    王一鸣强留花溪流门主伊藤诚身边的红人崔白彦,更放出豪言让伊藤诚亲自前去领人回来。

    无数人都在等着看伊藤诚带着所有花溪流的强者杀上唐手流的山门。

    并且都不看好王一鸣所率领唐手流,觉得伊藤诚虽然是新晋崛起的新秀,但是无论他的实力还是花溪流的实力,比起王一鸣和现在四分五裂的唐手流都不逞多让。

    只是那些人终究没有等到最后的争端爆发,因为第二天,汉拿圣山便开启了。

    一直在按兵不动的韩俊杰也带着人胸有成竹地赶往了汉拿圣山。

    张横和李佳楠也不落后,带着韩海和阿蒂玛以及赵岭虎和龚永旺一起出发了。

    张横遵照自己的诺言,将龚永旺带在了身边,而赵岭虎则是被李佳楠请来帮助唐手流度过这次难关。

    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赶到了汉拿圣山之前。

    早早赶到这里等待他们和韩俊杰以及伊藤诚撞上的人们也没能如愿以偿。

    因为韩王和伊藤诚似乎还没有到来。

    反倒是张横他们先看到了一个熟人。

    朴王府的朴金秀。

    李佳楠面色铁青地走上前去,质问道:“朴王公主殿下这是何意?莫非把我们先前达成的承诺抛之脑后了!”

    张横也是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

    朴金秀很自然地笑了一下,似乎不在意李佳楠和张横的逼迫,说道:“承诺自然是要遵守的,毕竟我还拿了公主殿下一颗补天丹呢,这次带着我家三祖前来,不过是为了给公主殿下和王祖掠阵而已。”

    “掠阵?”韩海讥讽地说:“掠阵何须倾巢而出?只用将三祖带来就够了吧?可是朴王府现在精锐尽出,只怕不是给少宫主掠阵,而是等着落井下石!”

    他是海盗出身,向来都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现在看到朴金秀有出尔反尔的倾向便忍不住出言讥讽。

    然而不管韩海说得如何直接,朴金秀却仍然像是没有听出他言语之中的怒火一样,风轻云淡地说:“如今朴王府归附公主殿下,金秀自当竭心尽力拱卫天皇血脉!”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仅仅凭借张横的三杯酒,是不太可能将朴王府收复的,但是拿人手短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朴金秀拿了补天丹,想来也不会公然反抗李佳楠和王一鸣,至少韩海等人认为她短时间内不会这样。

    但是,现在看起来,朴金秀这女人,还真是厚颜无耻啊,说翻脸就翻脸。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